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馆藏珍品:普桑铜板油画

作者:大纪元专栏作家Lorraine Ferrier 嘉莲 编译
[法]尼古拉‧普桑,《园中苦祷》(The Agony in the Garden)局部,1626—1627年作,铜板油画,62×49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由乔恩和芭芭拉‧兰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妇为纪念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而捐赠。(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4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译注1)画在铜板上的油画只有两幅存世。2022年1月,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得到了其中一幅──《园中苦祷》(The Agony in the Garden)。

尽管一些17、18世纪的文献提到过这幅画,但它到1985年才重现于世。此后直至最近,此画一直在艺术收藏家乔恩和芭芭拉‧兰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妇家中,但如今,它已加入普桑作品在欧洲之外的最大收藏——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供大众叹赏。

MET欧洲绘画部负责人、约翰‧波普-轩尼诗(John Pope-Hennessy)策展人斯蒂芬‧沃洛吉安(Stephan Wolohojian)在一份新闻稿中说:“这件雄心勃勃的作品曾属于17世纪最重要的罗马收藏家之一,它从画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倍受珍视。”

沃洛吉安提到的收藏家,就是曾任比萨教区大主教的卡洛‧安东尼奥‧达尔‧波佐(Carlo Antonio dal Pozzo),他是古董商卡西亚诺‧达尔‧波佐(Cassiano dal Pozzo)的弟弟,后者成为普桑的朋友及其在罗马最有影响力的赞助人。

[法]尼古拉‧普桑,《园中苦祷》(The Agony in the Garden)局部,1626—1627年作,铜板油画,62×49cm。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由乔恩和芭芭拉‧兰多(Jon and Barbara Landau)夫妇为纪念基思‧克里斯蒂安森(Keith Christiansen)而捐赠。(公有领域)

画面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

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在这幅夜景中,普桑描绘了最后的晚餐之后,基督在客西马尼园(耶路撒冷橄榄山脚下的一处花园)祷告的那一刻。基督知道他即将被钉上十字架。普桑将他画在背景中,而他却是画面的焦点。当基督通过天使向上天奉上象征苦难之杯时,小天使们萦绕在他身旁。三位门徒彼得、詹姆斯和约翰在前景中沉睡,对他们的主即将为世人作出的牺牲浑然不觉。

铜板“画布”

中世纪的时候,艺术家开始在铜板上创作油画。在这类绘画中,油画颜料固着在金属表面,而不是渗入多孔的木板或画布。在铜板上作画,使画作获得了坚固持久的支撑;虽然铜板也会弯曲或生锈,但不像帆布和木板那样容易变质。

亲眼见到普桑《园中苦祷》的原作而不是通过电子屏幕观看图像,一定是一种享受,因为铜的光泽会为这一神圣场景增添一种空灵的效果。

欲知更多关于尼古拉‧普桑画作《园中苦祷》的信息,请访问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MetMuseum.org

【译注1】尼古拉‧普桑(1594—1665),法国巴洛克时期重要画家,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绘画奠基人。

作者简介:
Lorraine Ferrier是英文《大纪元时报》美术与工艺美术专栏作家,主要专注于北美和欧洲艺术与手工艺的美感与传统价值。她特别感兴趣的是将不为人知的珍贵艺术带入大众视野,以保护我们的传统艺术遗产。Ferrier居住在英国伦敦郊区。

原文:The Met’s Rare Poussin Painting on Copp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圣本特教堂位在丹麦灵斯泰兹(Ringsted, Denmark),是斯堪地那维亚半岛最古老的砖造教堂,也是丹麦第一座王室教堂。教堂在1170年由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一世(King Valdemar I)委托建造,作为父亲圣克努特(St. Canute)的陵墓与纪念之所。
  • 在多数人心中,大海似乎总能激发两种感受:面对碧海汪洋感到宁静安详,心灵被浪花拍岸的涛声抚慰;或是面对海洋之浩瀚和不羁力量,感受到一己的渺小与人生的短暂。1564年出生的威廉‧莎士比亚多次在作品中融入海洋意象,十四行诗第60首便是一例。这首诗发表于1609年,收录于莎翁154首十四行诗中的“美少年”(Fair Youth)组诗,同时收录的诗作都描写了诗人与一位美少年的深厚友谊。
  • 卡尔津城堡(Culzean Castle)坐落在苏格兰西南的亚尔郡(Ayrshire)悬崖上,是苏格兰1800年代流行的建筑风格──乔治亚建筑(Georgian architecture)的最佳典范。乔治亚建筑的特色包括古典又内敛的室内装饰,以及切割均匀的外墙石材,即“方石”(ashlar)。
  • 圣保罗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位于伦敦市中心,拥有一千四百多年历史,教堂著名的特色包括灵感来自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米开朗基罗设计的圆顶,以及精致的西立面,有着宽敞门廊和双塔楼。雷恩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汲取灵感,融合科林斯柱、壁柱和三角楣饰造型,将这些元素与巴洛克风格合为一体,诠释出独特的英式风格。
  • 舍维尼城堡(Château de Cheverny)不仅仅是一座雄伟的城堡古迹,更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家庭住宅。这座城堡座落在法国中部罗亚尔河岸的一个美丽山谷中,是一个活生生的博物馆,展示着过去法国家庭生活的样貌。
  • 瓷器的历史大约可追溯至两千年前的中国。瓷器是一种玻璃化半透明的白色陶瓷,通常由高岭土(kaolin)(一种黏土)和白墩子(petuntse)(一种矿物)以高温烧制而成。瓷器到了近代才成为西方的遗产。14世纪时首次从中国传入欧洲。
  • 一生嗜茶,精于茶道的陆羽,被誉为茶圣,奉为茶仙,亲自踏访考察各地茶乡,从种茶、制茶、焙茶、饮茶、品茶,不只深究水质、土壤、气候等环境因素,如何影响茶叶的生长和气味,更讲求煮茶技艺、饮茶的配置与器皿,因而写就世界首部茶学专著――《茶经》。
  • 1940年代后期,尽管世界逐渐从二战的破坏中恢复过来,但有些传统艺术和文化的元素却逐渐被削弱了,传统艺术中的真、善、美价值渐趋式微。
  • 圣约翰大教堂拥有雕刻精美的外观和双排飞扶壁(flying buttresses)造型,毫无疑问是晚期哥特式建筑。教堂长377英尺,宽203英尺,白色抛光外墙上装饰着雕像、石像鬼(雨漏)、窗户浮雕,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飞扶壁。飞扶壁上妆点超过95位十九世纪荷兰人物。一旁简约的红砖罗马式塔楼与哥特式装饰风格的大教堂形成鲜明对比。
  • 富维耶圣母大教堂(Notre-Dame de Fourvière)与巴黎圣心大教堂(Sacré-Coeur)一样,都是为了遏止社会主义公社的发展而建造,标志着回归宗教与传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