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加州学生成绩30年低于全美水平

人气 465

【大纪元2023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梅综合报导)作为家族中的第一代移民、身为人父,加州平等权益联盟(CFER)主席徐佶翮(Frank Xu)在接受新唐人电视采访中谈到,加州的公立教育系统没有真正地帮助加州学生,这现象急需改变。

CFER在2020年大选中领导了反对第16号公投案的选战,57.23%的加州选民投票否决该案,维护了加州人在政府任用、公立大学入学和政府承包方面的平等权益,不被歧视也不给予任何个人或团体优惠。

把孩子转到私立学校

徐佶翮的2个孩子先在公立学校上学,但后来都转学到私立学校,一个因学习内容太简单,另一个因没达到应有程度,转学的目的是让孩子能受到更好的教育。

徐佶翮说,儿子8年级时在公立学校,学习上没什么压力,老师对他的要求就是上课时保持安静,不要闹、不要挑战老师,看电脑或睡觉都可以。儿子和同学喜欢从网上找一些数学或物理题,然后看老师能否解答那些“难题”。

徐佶翮认为这样下去对孩子不好,“他会不尊重老师,在学习过程中,每个人都需要导师的指导”,所以他让儿子在9年级时转到了一所私立学校。

在女儿上3年级时,徐佶翮和妻子去学校和老师见面,老师夸孩子数学好,知道4/1=4,还知道4/0的结果,4/0?,徐佶翮和妻子感到吃惊。徐佶翮谈到女儿做数学作业,比如给你2个苹果和1个梨,但不是要求你做计算1+2=3,而是要求用画笔涂颜色。

到女儿上6年级时,徐佶翮“觉得有点不对劲”,孩子不太会做加、减法以及负数和小数,而这些应该是在3年级或4年级就会的。到了暑假,徐佶翮用了不同的教材并针对问题教导她,“我很快就看到了她的进步,然后在七年级时把她转到私立学校,女儿顺利地跟上了学习进度。”

加州教育评估连续30年低于全美平均

全国教育发展评估(The National 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简称NAEP)是美国国会授权、由教育部和教育科学研究所(IES)下属的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管理的评估项目,旨在制定和改善美国的教育方法。1969年首次评估,是全美最大并持续对各州学生学习成果的评估。

从1992年至今30年,加州4年级和8年级学生的数学、阅读、科学和写作水平一直低于全美50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的平均水平。

在2002-2022年中,加州4年级的数学在2007年和2015年低于全美平均分最多,分别低了9.03分和8.31分;8年级的数学评分在2009年和2011年最低,比全美平均分低了11.23分和9.96分。

2022年全美4年级的数学平均评分为235分,加州为230分(排名第38位);8年级的数学平均分为273分,加州为270分(第38位)。

2022年全美4年级的阅读平均评分为216分,加州为214分(第34位);8年级阅读平均分259分,加州为259分(实际低了0.32分)(第31位)。

尽管加州政府每年的预算都在上涨,K-12的教育经费也是全美最高的,2022-2023年度,加州将为K-12学校教育提供1,190亿美元,那么为什么学生成绩一直低于全美平均?

缩减内容、降低难度和标准

徐佶翮大概从2014年开始关注公共教育,儿子在上小学,“我注意到全美的教育评估,而加州的教育质量非常低,尤其是数学的排名比其它科目还要低,我认为是加州公立教育系统没有招聘那些有才华的STEM课程的教师。”

徐佶翮刚开始时看到女儿的数学作业是填色时还觉得有趣,也许可以培养孩子的创造力?作为父母,我们也需要有个过程才能明白,“后来我意识到,这是降低了教育质量”。一般小学和初中都有艺术类课程,没必要在数学课学绘画。

“学校还试图向父母隐藏那些不好的计分卡,他们会说每个孩子都表现很好,但这会导致孩子对自己的认识膨胀”,徐佶翮说,“如果学生成绩不好,学校通常允许他们多次参加考试,同时还让考试变得容易。”此外,加州的大学也降低入学门槛,不再需要SAT和ACT通考成绩,以让加州的学生更容易被加州大学录取。

“加州的公共教育并没有让孩子做好走入社会的准备。”徐佶翮说,数学、阅读和写作是最基本的要求,因为“阅读和写作能力下降是灾难性的,孩子们会被灌输并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也更容易被操纵。”

真相被封锁

徐佶翮的父母是中国农村地区的小学教师,在同龄人上小学时,他就上了中学,然后14岁上了大学。“但媒体把我描绘成各方面都擅长的好学生,从那时起,我就对媒体有了怀疑。”徐佶翮认为,现在美国的大媒体、美国的教育在封锁真相方面和中国非常的类似。

加州的公共教育部门一直在推进激进的性教育和带有批判性种族理论(CRT)的课程,以种族公平、正义、包容和多样性为名。徐佶翮说,在许多公立学校,你如果有不同的看法,你就会被抨击,被扣帽子,被贴上偏执和仇恨的标签,被称为种族主义者。

“许多公立学校成立了多元化的公平委员会并制定新政策,为了提高学生在学业上的整体幸福感以及学生的分数。”徐佶翮说,这样做不会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在成绩方面可能呈现更大的差距。

教育能改变人生

2022年,徐佶翮决定竞选帕洛玛社区学院(Palomar Community College)教委,因为“教育是改变人一生的最重要的工具”。

“许多人和我一样来寻求美国梦,我们珍视这里的自由、民主和平等”,徐佶翮说,他参加公共教育和地方管理的活动就是为了下一代,“多接触地方的组织,参与活动,这样你就可以了解政治运作以及竞选活动是如何进行的了。”

他的对手得到了教师工会的支持,包括超过6万5千美金的捐款。“教师工会尽最大努力在推举代言人,以维护工会的利益”,徐佶翮说,“我认为这是加州公共教育质量下降的另一个原因。”

竞选期间,一名大二的印度裔学生联系了徐佶翮,“他说他们的生物老师基本教不了什么,上课就是看视频,班上的每个学生都需要参加课外补习班,否则很难通过。”还有一位高中学生也谈了类似情况。他因此体会,那些没有资源或家庭经济力不足的孩子是最大受害者,“会进一步加大差距”。

徐佶翮指出,加州因为无法提供优质教师和教学资源,就采取了降低标准的方法,让大家都能通过。◇

责任编辑:方平

相关新闻
圣地亚哥县学生统考成绩高于加州平均
接管学区董事会 加州支持父母权利组织者正在竞选
加州或将强制学生上小学前必须上学前班
美顶级公立大学录取率大幅下降 学生承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