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军事法院院长遭免职隐情

人气 2987

【大纪元2023年10月25日讯】今年9月1日在中共人大常委会上,宣布了一项人事任免。在二十多人的任免中,中共军事法院院长程东方被免职成为舆论话题,媒体不约而同地以“在职仅八个月即被免”作为关键词进行广泛报导。

由于官方没有公布程东方的免职理由以及其去向,免职时机正好与传闻国防部长李尚福等多名军队官员受到调查的时间重叠,引起各种猜测。诸多报导指,程东方可能因严重失职,被迫下台。不过,所有分析免职关联的报导在大陆迅速被屏蔽。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程东方被免职的同一天,中央政法委书记陈文清主持会议,专题研究执法问题。他在讲话中似乎暗示出程东方被免职的原因。陈文清强调,政法部门“要勇于自我革命”,要解决“执法不作为、乱作为”等问题。作为习的亲信,陈文清的这番讲话更像是在警告:在司法系统中存在“站错队,乱作为”的立场问题。

熟知中共军队司法内情的前《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分析认为,程东方卸任的原因和去向都被官方回避,只可能是立场出了问题,他解释说:“军事法院院长这个角色太重要!对习近平正在军队展开的大清洗举足轻重,显然习对程东方的政治立场不放心。”

前党媒记者:拖延刘亚洲案 阻碍习快速整肃军方

姜维平现居加拿大,早前因揭露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的严重腐败问题和令人瞠目的男女关系问题,2001年5月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判刑8年。姜维平曾长期在中共宣传系统任职,了解中共体制内诸多内幕。

姜维平认为,程东方被免职的主要原因是一直在拖延原空军上将刘亚洲的案子,至今没有拿出习近平想要的结果。他说:“程东方显然是‘不听话’,习近平现在整肃军队的速度很快,很多将领被抓,习想以‘一言堂’形式快速判案,但是程东方审理刘亚洲的案件,审理多久了?至今还没有结果,习不会满意他这样审案。”

姜维平说,军队的法院与一般民间法院有很多不同之处,有它特有的“独立性”,而且是个封闭狭小的环境,办案对象不是一般的普通民众,而是涉及军中错综复杂的各种势力,通常审理案件的程序过程“比较认真”,不太敢像当下的民间法院那样可以随意制造冤案。

据了解,原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退役上将刘亚洲在2021年突然传出失踪的消息,直到两年后的今年3月,才陆续有媒体放出消息说,刘亚洲涉嫌利用基金会、协会等名义聚敛巨额财富,犯下严重贪腐罪行,将遭重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后据大陆资深媒体人高瑜透露,太原“第七干休所”接到上级通知,要在全所范围全面彻底清查清理刘亚洲有害信息活动,要清查和下架刘亚洲的相关书籍、报刊杂志以及影像制品。

高瑜还说,“去年网上还有大量刘亚洲的著作在卖,现在确实清零了。”

高瑜说,刘亚洲与习近平的崇拜对象正好相反。“刘亚洲对毛泽东进行辛辣的讽刺和批评,但是对邓小平却歌功颂德、顶礼膜拜。”还吹捧邓小平动用军队镇压“六四学运”换来了“十三年的辉煌”。

两年多过去了,程东方没有给出媒体放风所暗示的“重判”结果,这让习近平很恼火。

谜团人物程东方 被称驻港部队“名片”

程东方与秦刚、李尚福一样,都是二十大之后,由习近平亲自提拔到重要位置的。那么他到底是习阵营人马?还是暗中与习近平作对的反习势力?或者只是所谓“依法办案”的逍遥派呢?

翻阅程东方的个人履历,能找到的相关信息很少,他的个人资料中连出生年月、出生地、家庭背景都没有公开,履历很简单,留下很多空白。到目前为止,程东方最亮眼的标签是曾经被军报吹捧为驻港部队的一张“名片”。

公开资料显示,程东方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系,获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学位。之后于2005年赴港,曾任中共驻港部队法律处处长和新闻发言人,2015年被调到中共军事法院工作。2016年,程东方任军事法院副院长;2017年1月成为中共二级大法官,同年晋升少将军衔;2020年7月调任四川省军区政委;不满一年,于2021年4月,被任命为军事检察院检察长,同年5月获一级大检察官职称;2022年12月,任中共军事法院院长。

虽然官方没有公开程东方的出生年月,不过,其获得法律硕士后,2005年就赴港任职,可以推断他是一名70后,出生年月大概是1978年、1979年,今年应该是45或46岁。

程东方任职最长的机构是毕业后的第一站:驻港部队。他出任这支部队的法律处处长、新闻发言人。驻港部队是中共军队中唯一有新闻发言人的部队。程东方在驻港部队服役长达10年之久,占据了他服役军队司法系统17年中的大部分时间。

中共军报曾经称,程东方处理了不少在香港有影响的事件,称他是驻港部队的一张“名片”。言外之意程东方是驻港部队的标志性人物。

不过,十年中能检索到的程东方以驻港部队发言人身份出现的两三件港媒报导中,他递上名片的场合并不具有当局需要的“正能量”,反而相当尴尬、难堪。

2006年1月,中共一名驻港士兵与妻子到香港迪士尼乐园游玩时,偷窃了礼品商店中的一枚钥匙扣,被判罚款一千港元(约129美元)。

针对此事,程东方作为驻港部队发言人出面解释称,驻港部队驻港八年多,一向依法,“这次只是个案”。

另一件是中共驻港官媒2007年报导程东方如何与港府多次交涉,成功解决了驻港部队一营区“臭气熏天”的难题。

报导称,驻港部队的新田营区环境优美,唯一不足是营区周围有9个养猪场,浓重的猪尿粪味随风飘来飘去,经过营区的运猪车还会时不时掉下“礼物”:一坨坨猪粪,使新田营区“臭气熏天”。

于是,驻港部队法律处从2006年开始,与港府多家机构交涉,最后达成协议:特区政府利用扶助金计划,让猪农自愿交出养猪牌照,停止养猪,政府给予经济补贴。之后,约有7家猪农交出了养猪牌照。

程东方对港府行动力表示满意,还自信地预见“新田军营猪臭问题不久将彻底解决”。

在港十年中,能查阅到程东方从法律专业上,给驻港部队留下的成绩大概是他与他的同事为驻港部队制定了上百项规章制度,避免中共军人在法治社会的香港触碰到法律红线。

仕途大转折 参与徐才厚、郭伯雄等军中大案

程东方在香港十年,时间虽然最长,但是接触到的几乎是当地的琐事,他真正开始“办大案”却是在他从香港调回大陆,进入军事法院。

2015年程东方被调回大陆,进入军事法院服役。这一年,习近平在军中反腐运动中,堆积的一系列巨大贪腐案相继进入调查、审理阶段。包括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等大案。

公开资料显示,中共军事法院是军队以及武警部队的最高级别军事法院,组织上直属中央军委政法委员会,业务上接受中共最高法院以及中央军委政法委员会的双重领导。军事法院主要负责审理正师级以上将官犯罪的第一审案件,或者低阶军人的上诉案件。

2015年7月,卸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移交军事检察机关处理。2016年,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由检查机关向军事法院提起诉讼。同年7月25日,郭伯雄因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褫夺上将军衔。

此外,曾任军队总后勤部副部长的谷俊山2012年因涉贪被查。2015年8月被军事法院以贪污罪等多项罪行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另一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则是在2014年3月涉嫌违纪问题受到调查,不过2015年徐才厚因膀胱癌晚期,医治无效死亡。

上述几件军中反腐大案落幕后,程东方2016年升任军事法院副院长,随后又被晋升少将军衔,推算程东方当时的年龄最多38岁,在中共军队的文职官员中,如此年轻就获得上将军衔极为罕见。

之后,程东方仕途一路升迁,2021被任命为军事检察院检察长,2022年12月,任中共军事法院院长。

如果不是在审理“大案”“要案”上有突出贡献,如此平步青云,恐怕很难说得通。

习疑虑将领忠诚度 军队再次成整肃对象

不过好景不长,程东方仕途很快在另一场对军队整肃中戛然而止。

今年3月习近平一手打造的火箭军的高层传闻被整肃,其司令员李玉超,副司令员刘光斌,前副司令员、现任中共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张振中,于3月被带走调查。

在今年北戴河会议之际,中共军报8月3日头版发表评论文章,强调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要求确保部队绝对忠诚,并再提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辉、张阳四名落马军虎,称要“全面彻底肃清其流毒影响”。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对大纪元表示,在忠诚度问题上,中共军队恐再次进入了整肃期。

最早披露李尚福、火箭军遭到整肃的中国原资深调查记者赵兰健对大纪元表示,自己的消息源透露,针对军队的一场大清洗在所难免,“不可能抓几个人就结束。军队的事是一个大的派系,一个大的系统,现在仅仅是开始,未来会深入到这些派系的支支脉脉,都会遭到整肃。”

也就是在这一时刻,程东方被免去军事法院院长一职且去向不明。

——《人物真相》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人物真相】傅晓田——搅乱红都的“红燕子”
【人物真相】邓小平长子与习家恩怨
【人物真相】卷入许家印赌盘的“世界铜王”
【人物真相】日本新外相 “铁娘子”上川阳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