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实:日本保守派的先天基因——反共

在文化马克思主义等左派思潮风靡一世的当今,日本也有一股反其道而行之的力量存在,中共将他们称之为“右翼”、“军国主义分子”,指责这些人否认、歪曲历史,走军国主义老路,反华,破坏了中日关系、世界和平……

中共的标签显然偷换了概念,那些被中共痛骂的政治家既非所谓的“右翼”,亦非“军国主义分子”,而是具有反共基因的保守主义者,将他们称为“反共的保守派”较为恰当。

那么,中共与之不共戴天的这些日本保守派究竟是怎样的一些人?其生态圈是如何形成的?他们的“反动”言行究竟有哪些?其保守、“反动”具有怎样的特征?

安倍晋三(中)是战后日本首相中最传统、最坚定的真正保守派。图为2012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再次当选为首相。(Toru Yamanaka / AFP)

明治维新后的改革与保守

1868年4月6日,日本明治天王以对天地神明誓约的形式,对公卿、诸侯等发表了昭示明治政府基本方针的《五条御誓文》,决定开国进取,大规模实行西化。同年9月发布《大学校御取立之御布告》,宣布“汉土西洋之学共为皇道之羽翼”,将日本文化与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关系定位为“和魂汉才”,将与西洋文化的关系定为“和魂洋才”。

1868年4月6日,日本明治天王发表《五条御誓文》,决定开国进取,大规模实行西化。图为明治天皇1868年底从京都前往东京。(公有领域)

1868年6月11日,发布规定明治初期政治大纲、统治机构的《政体书》,提倡三权分立。1881年10月12日,明治天王下诏,决定于1890年召集议员,开设国会,钦定宪法。随之,日本的政党诞生。1890年,《大日本帝国宪法》颁布实施,设立帝国议会。

这一政治制度框架的形成,使不同理念、行为得以产生、共存,并获得制度保障。于是,持不同思想主张的派别纷纷涌现,有主张超然主义的藩阀,主张进步主义的改进党,主张自由改进的自由党等。当时日本的政治情势与国策是“脱亚入欧”,脱离落后的东方亚洲,成为欧洲列强一员。这些政治主张都被视为是进步的,顺应时代潮流的,而主张“寻求秩序与进步并行”的保守派政党立宪帝政党的主张则遭到排挤、批判。

立宪帝政党于1882年3月13日成立,旨在对抗自由党、立宪改进党,对抗自由民权运动。该党反对激进党派推行的激进主义政治,主张采取渐进方式维持社会秩序,依照钦定宪法推进社会进步。他们将实行天王主权、钦定宪法,限制选举、司法独立、言论自由等作为政党纲领。其支持者多为旧幕僚体系中的知识界人士、高阶官吏、僧侣、神官、国学者,而其基盘为大地主、名门望族、旧士族、退役官吏等保守层。该党虽然于1883年9月24日解散,但这个政党的诞生与主张,证明了在“脱亚入欧”为时代潮流的明治时代,依然有一股很强的势力主张维护传统,并成为日本近代保守派的原点。

1900年,伊藤博文成立了立宪政友会,日本的政党政治从此开始,持有激进、保守等不同价值观的政治家自然将自己的价值判断带进政治,并影响社会文化;而政党政治、政策也自然成为激进、中道、保守思想的集中反映与其成效之集中体现。

概言之,明治维新后,日本整体趋势是“脱亚入欧”,渐次偏离传统,引进近代西方的民主自由理念与相关制度。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源于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却从未消失,犹如地下水一般始终存在,悄无声息地滋润着日本社会文化大地,至今为其提供有机养分。只是,在人类文明生态环境不断演变过程中,其隐性存在及潜在影响往往被人忽视。

战后保守势力形成的历史背景

二战后,在GHQ(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支配、监督下,日本从政治结构到思想文化重新构建,渐次形成日本战后体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宪法。

依照《波斯坦宣言》与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旨意,日本于1946年10月制定了现行宪法,其核心思想有三:国民主权、尊重基本人权、和平主义。为防止再次发生对外侵略扩张,第二章第九条规定:永久放弃作为解决国际纠纷手段的由国家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为达此目的,不保持军队(对外)战斗能力,不具国家交战权。但同时,该宪法虽然对《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关于天王地位做了更改,将天王主权改为国民主权,但还是保留了其“国体护持”的地位,即象征天王。

二战后日本宪法虽然将天王主权改为国民主权,但还是保留了其“国体护持”的地位,即象征天王。图为1952年11月日本明仁天王(中)的王太子登基典礼。(Jiji Press / AFP)

战后,西方盛行的各种思潮纷纷涌入日本,其中,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思潮影响、冲击最大。年轻一代对战后民主主义产生怀疑、不满,在社会主义思想的影响下产生了新左翼,1968年至1969年发生了大学生大规模抗议运动。

其实,战后的日本思想文化极为混乱,希望与迷茫、进取与颓废、改革与保守共存,总趋势是渐次脱离传统,积极引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对此,一些保守的教育家、哲学家开始批评日本战后的历史教育为自虐史观,呼吁正视历史、传统,但却日渐式微。其时,保守一般被视为复古、反动。1970年,保守派(有人称极右派)代表人物、作家三岛由纪夫自杀,该事件被认为是那个时代的象征。

战后保守势力的形成与保守党崛起

1945年,日本自由党成立。1954年,一部分党员从中分离出去,成立了日本民主党。1955年11月15日,保守政党自由党与日本民主党联合,结成自由民主党,在《立党宣言》中主张寻求在秩序中前进,趋向保守。

1959年,在保守观念被质疑、批评的背景下,日本评论家福田恒存表明了自己的保守观:“我的生活及思想之根本是保守的,但是,我不认为自己是保守主义者……我要说的是:某人即使具有保守态度,也不应称其为保守主义者。”他的观点对思想界影响很大。

1963年,林健太郎编撰《新保守主义》(《现代日本思想大系 35》)一书,他在解说中说:“保守主义既不是反动,也不是恶,而是在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对抗中一直存在的一股力量。”

1978年保守派文化人发行月刊杂志《文化会议》,并举行东西文化比较研讨会等,尔后成立了三得利文化财团,及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

三得利文化财团为公益法人,旨在支持日本与世界的学术、文化发展;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是应首相中曾根康弘提议而成立,旨在打造弘扬日本文化的“日本学”,实为向传统回归之举。1992年,该中心成立国立综合研究大学院大学,培养博士生。

这个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在日本及世界的日本学研究领域学术地位很高,极具影响力,虽然随着时代发展,其科研体制、研究方法等不无自由化之嫌,但其保守的传统理念却始终浸透其中,对社会思想文化的影响是潜在的、巨大的。

1980年后,日本战后保守思想渐次清晰,保守派也逐步形成,并开始影响到政治。在此过程中,1982年成为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颇具代表性,当时,他与美国里根总统、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西德总理科尔一道,被称为新保守主义者。

1986年,日本参众两院同时选举,执政党自民党获得压倒性胜利,提倡“生活保守主义”。从此,日本社会进入希望维持现实生活、不希望社会动荡的“生活保守主义”时代。

1991年,日本经济泡沫崩溃,进入经济萧条期;同年,苏联解体。1993年,日本政界重组,自1955年一直执政的自民党下野,最大在野党日本社会党上台。

中曾根康弘的保守思想

2019年11月29日,101岁的原首相中曾根康弘离世,他军人出身,经历过战争,立志修改战后宪法,但未能实现。中曾根主张废弃美国主导制定的现行宪法,通过修宪使日本拥有国防自主权。他强调,一旦日美同盟破裂,日本便处于危险境地,日本需拥有军事能力,包括核武器。因此,小泉纯一郎任首相时向阿富汗、伊拉克派遣国际维和部队,他给予了很高评价。

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以日本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为战后首例。其时,他与胡耀邦私交很好,为了不使中共党内有人借此找胡耀邦的麻烦,他决定放弃每年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也主张为过去的历史向中国人民谢罪。

中曾根康弘在2015年9月号的《文艺春秋》上发表了〈大勲位的遗言〉文,集中展示了他的保守理念。他在文中明言:过去的战争是侵略行为,对此反省。但同时,主张日本应具有国防自主权,与美、澳、韩、东盟等国家携手遏制中共的扩张,维护地区、国际和平。

关于教育,他认为,战后的教育提倡自由、民主、平等,但这些概念颇抽象,是无色透明、无机的存在。教育应在历史、传统、文化、家庭、道德、公共精神的基础上,培养基本的价值观和健全的主观思想。正因为当今的教育蔑视这些重要因素,才导致出现各种各样扭曲的家庭、社会问题。今后,在全球一体化进一步加深之际,日本只有更重视本国的历史、传统、文化、家庭等人类共同价值观,才能与其他民族、文化相互理解、尊重。

中曾根重视传统文化,虽无宗教信仰,但喜欢坐禅。图为1986年1月1日时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在家中作画。(AFP)

中曾根重视传统文化,虽无宗教信仰,但喜欢坐禅。

他认为,2006年修改的教育基本法(加入继承传统、公德等保守内容)绝不是内向的,更不是保守、反动。人的价值观之形成的基础是家庭,学校、社区、社会需共同培养孩子,使他们与日本历史、传统文化相连接。

他主张日本要堂堂正正地修宪的另一个理由是:人们在习惯于自由、民主、和平思想的过程中,忽略了很多重要东西,那就是历史、传统、文化等,如果一部宪法中没有对历史、传统、文化等传统价值的讴歌,那才是最大的缺欠。

最后,他寄语年轻一代:反省历史,开拓未来,在以科技文明开拓未来的同时,要将目标放在更高的精神文明应有的状态上,一步步迈向理想国,迈向下一个历史高点。

小泉纯一郎的保守与参拜靖国神社

2001年4月,小泉纯一郎当选首相,继承了中曾根的思想路线,成为亲美保守派,从此新保守主义也成为日本政坛的主体。

小泉在任期间,加强美日同盟关系,2003年3月在国际上全力支持美国出兵伊拉克,为了使自卫队能在海外协助美国维持和平,在国际事务上发挥作用,通过了三项法案,为海外派军提供了法律依据,2004年以后,日本开始派遣自卫队到海外执行维和任务。此外,他积极推动与多国、多组织的全方位外交,努力推动使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小泉2006年9月退位,执政时间为战后第四长。他实施了邮政私有化等一系列大刀阔斧的行政、经济、医疗制度改革,以及对中共的强硬政策等,颇得民心。

他在竞选首相时宣布,二战结束日的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因此自上任后每年都在此期间参拜靖国神社。因此他被中共媒体痛斥为自我陶醉的独裁者,右翼反华分子。

对中共的指责,小泉说:“日中关系很重要,我是主张日中友好的”,但我有参拜神社、向战争牺牲者表达敬意的权利,这也是在表明日本不再发动战争的决心……连人的精神信仰都要作为外交问题干涉,实在是难以理喻。

小泉纯一郎自上任后每年都在二战结束日(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图为2006年8月15日,小泉纯一郎(中)参拜靖国神社。(Kazuhiro Nogi / AFP)

由于中共纠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问题,2002年后两国首脑没有互访。2002年9月,为解救被北韩绑架的日本人质,小泉突然访问北韩。当时,他亲自给江泽民打电话通报此事,但江拒绝接听。胡锦涛时代,中共通过日本外务省给小泉传话,如果他明年不再参拜靖国神社,可以举行首脑会谈。小泉回应说:“明年会继续参拜,如果不想会谈就算了。”随后,中共又说,如果在会谈前后不提参拜一事,既可举行会谈。而后,当记者问及参拜靖国神社一事时,小泉回答说“适当考虑”。于是,2005年4月23日,藉参加亚非首脑会议之际,小泉与胡在印尼终于见了面。

2005年8月15日(二战60年纪念日),他发表谈话,就日本过去对亚洲国家的侵略与殖民统治谢罪。2006年以后,小泉携次子小泉进次郎一同参拜。小泉进次郎现为国会议员,日本政治新星,被认为将来有望成为日本首相。

当时日中关系紧张之际,美国白宫副幕僚长罗伯特.布鲁斯.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在与被视为小泉继承人的安倍晋三、麻生太郎会谈时曾说,为修复日中关系,如果美国能做些什么,我们会很高兴去做。但小泉直到卸任,一直坚守他的政治承诺。

安倍晋三是真正的保守派

安倍接棒后,基本继承了小泉的保守路线,历任两届首相(2006年9月至2007年9月、2012年12月至2020年9月),成为日本宪政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从政前的同事评价他说:安倍受过良好教育,很有修养,做事认真,性格温和,传统保守。他出身名门望族,其绅士风度颇受国民好评,在日本非常有人气。他之所以能长期任职,除了能力、品格外,更是与其保守理念及其政策有关。可以说,安倍晋三是战后日本首相中最传统、最坚定的真正保守派。

2006年7月19日,他出版了《迈向美丽之国》(文艺春秋出版)一书,阐述了他的政治信条与奋斗目标。该书从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谈起,就内政外交及日本面临的问题阐述了他的政策,倡导传统与保守,誓言将日本建设成一个美好国家。

他指出,日本国家的根基是天王制,天王被定位为象征天王前(战后修宪前)就是日本的象征,要建立日本人的归属意识,保护我们重要的价值、理想。

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国民之志,建造有品格的国家。日本人从儒教中学到了礼节,从佛教的禅宗中学到了自律,从道教中学到了崇拜祖先、敬畏自然……

人们说,眼下家庭观在蜕变,家庭在解体。比如,教科书上说:同居者、离婚家庭、再婚家庭、单亲妈妈、同性婚姻,乃至与狗生活等,都称之为家族……教育的使命之一,就是教导孩子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家庭。

2006年12月,日本修改了《教育基本法》,将培养爱国心作为教育目标之一,要求尊重传统与文化,注重道德培养。他反对夫妻别姓,指出:“夫妻分姓意味着家庭解体……这是左翼、共产主义的戏码。”

在言及中共对日本的指责时,他反驳道:“战后日本的领导者们,譬如小泉纯一郎首相,是否指示过侵略邻国?”我们“是否实行过人权镇压?限制自由?破坏民主?答案都是否定的。”同时也强调,日本人必须谦虚地对待历史,我们曾反复对过去的历史谢罪。

2013年9月25日,安倍在纽约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时说,中共的军费至少是日本的两倍,世界第二,且每年还以百分之十以上的速度持续增长,而日本时隔11年才增加一点军费,幅度只有0.8%,即便如此中共还要将我称之为“右翼军国主义”的话,那就这样叫好了。

他积极推动修改现行宪法,使日本拥有国防自主权,以对抗中共武力威胁;外交政策以“价值观外交”“提议外交”为轴心,与盟友一道推广普世价值,遏制、围堵中共。

安倍晋三以“价值观外交”为轴心,与盟友一道推广普世价值,围堵中共。图为2019年5月28日安倍晋三与美国总统川普抵达横须贺美军基地。(Charly Triballeau / AFP)

有人说安倍晋三是保守派,也有人说他是改革派。其实,他是被国内外形势逼着不得不改革的保守派政治家。亦即,行动上虽然实施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其价值理念是保守的,而因应改革最终所要达到的目的也是要回归传统。

石原慎太郎:反共不反中

石原慎太郎(1937至2022年),是日本著名文学家、政治家,担任过议员、大臣、东京都知事等要职。中共骂他是极右分子,但石原却认为自己是稍微偏左。

在钓鱼岛问题上,他对中共持绝不让步的强硬立场,为了促使国家行动,他提出东京都出资购买钓鱼岛,收为国有。针对中共在钓鱼岛、南海地区的军事扩张、威胁,他主张日本应提高军费,拥有核武器,自主防卫。2011年8月5日答记者问时他说,“日本如果不能成为拥有军事自主能力的国家,在世界上绝对要丧失存在感。”

2007年5月17日,他在访美演讲中指出:“台湾及钓鱼岛受到攻击,美国对日本的防卫能负多大责任,是个问题”;“如果美国保护不了日本,我们自己保卫自己。那也将带来美国担心的拥有核武器问题。”

2014年6月22日,他在电视实况转播中明言,为了对抗中共,防止日本沦落为其附属国,我们(日本维新会)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包括呼吁修改宪法、容许行使国家自卫权等。

2006年,他在随笔中写道:“日本天王,是当今世界稀有的圣职王”,“天王从本质上说,与其称为宗教,莫若说是具有宗教性质的、保障日本文化根源资质的祭司。”

他主张首相参拜靖国神社,说如果首相不前去,这个国家就从中心崩溃了。中共一直敦促日本政要不要参拜靖国神社,但他从不理会,每年8月15日都参拜,2013年作为日本维新会共同代表前去参拜。

他对日本文化的堕落,持批判态度,提倡净化社会风气。2011年,他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指出,毁了年轻一代的有三种东西:手机、电视、电脑。他说,这些工具虽然也能使人获得知识,但那些知识却不具备“身体性”,不能成为真正的学识教养。

他强烈批判中共一党独裁体制,并抨击日本政府与台湾断交。他很亲台,多次访台。2010年,他说,“我反对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共产主义”,“我喜欢中国历史、文化,但是,我讨厌中国的共产主义”,“我不反中,但是中共统治的中国对日本是一个威胁”。

石原慎太郎被中共骂为极右分子,但石原自认为稍微偏左。图为2007年4月8日,石原慎太郎当选东京都知事。(Toru Yamanaka / AFP)

日本民众评价说:“石原是个真正的中国通,讨厌中共,但热爱中国文化;他对中国的理解,超出一般中国人……”

岸田文雄从鸽派转为鹰派

岸田文雄2021年10月4日,就任日本第100代首相。在保守的自民党中,岸田文雄是温和派、鸽派,他曾任自由主义色彩较浓的党内派系“宏池会”(现为岸田派)会长。

岸田文雄原属的宏池会,出了四位首相:池田勇人、大平正芳、铃木善幸、宫泽喜一。自民党内,原本护宪派.鸽派势力较强,长期成为主流,但由于麻生太郎退出而导致分裂,使“细田派”抬头。“细田派”继承了岸信介(安倍的外祖父)首相和福田赳夫首相的政治理念,以安倍为首,是自民党内最保守的派系。2000年后,有森喜朗、小泉纯一郎、福田康夫、安倍四人出任首相,在总数379名议员中占89名(岸田派41人),为最大保守派系,在党内6个派系中占近四分之一。

阳明学者安冈正笃曾对“宏池会”创始人池田勇人提出忠告:低姿态、高姿态皆不正确,如果有自己的哲学的话,人自然而然就会有“正姿态”。岸田文雄将其作为信条,力争使自己保持“正姿态”。岸田文雄曾多次说,安倍是保守派、鹰派,自己是自由派、鸽派。

上任当初,人们普遍认为,在安倍、菅义伟的保守政权持续近9年后,在保守的自民党政治光谱中居中、或偏左的岸田,在经济方面会改变保守的“新自由主义”政策,重视、强调“经济增长与分配”,外交上也会改变安倍的鹰派政策,但如今左派指责岸田:比安倍还保守。

岸田文雄对民主党派提出的实施夫妇分姓制、允许同性婚姻等提案持否定态度,反复强调“这些是关系到我国家庭形态根基的问题,需要极为慎重对待”,2023年2月1日在国会答辩时警告说:“一旦改变制度,家庭观、价值观、社会状态等将发生改变。”这与安倍的观点完全一致。

岸田文雄,在党内担任过政调会长,在安倍内阁担任过外交大臣、防卫大臣等要职。因此,他对自民党政策、国防、外交,尤其是日本所处的严峻处境十分清楚,也知道只有大力武装自己,联合盟友强有力地对抗中共才是解决问题的出路。

形势逼人,本来较为温和、中庸的岸田文雄执政后也不得不推出一系列比安倍更强硬的政策,从鸽派变成一个十足的鹰派,因此遭到中共媒体的痛斥。其实,就是中共自己将本为鸽派的岸田文雄逼着变成了反共的鹰派、保守派。

形势逼人,本来较为中庸的岸田文雄(右)执政后也推出一系列比安倍更强硬的政策。图为2023年1月13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左)与岸田文雄签署美日太空合作框架协议。(Jim Watson / AFP)

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分歧点

所谓保守,一般是指持有这样立场的人物、势力、政党:他们要保护传统的思想文化、风俗习惯、社会制度,反对激进的、革命式的改革,秉持稳健的思想及行为。日本近现代所言的保守、保守主义,其内涵与外延不甚明确,大抵被认为是重视传统的文化、思想、信仰,其反义词一般为自由主义(liberal)。

保守 自由
①天王制度.神道 维护 反对、废止
②国家与个人关系 以国家利益为重 轻视国家,重视个人
③国家机能 建立小政府 构建大政府
④社会价值观 主张社会自由、公平竞争 主张社会平等,限制竞争
⑤税金 减少税金 增加税金
⑥军事力量 强化军事力量 压缩军力,优先社会福祉
⑦核能源开发 维持核能,保持制造核武能力 废除核电站,放弃拥核
⑧夫妇分姓 破坏传统家庭,不可 个人自由,积极推进
⑨参拜靖国神社 赞成政治家以公职参拜 政教分离,政治家不可参拜
⑩宪法 修宪,确保国防自主权 反对修宪,维持现行宪法
⑪传统价值观 维护传统道德、文化、价值观 轻古重今,维护现代民主自由

实际上,无论是从日本近现代史的纵向看,还是从某一时代社会文化横向看,保守与自由都是相对的、不确定的,被称为保守的政党与个人绝非简单的事事时时保守。反之亦然,日本的自由派也具颇多保守基因。概言之,保守与自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中有非我、你中有非你的混沌状态,绝非泾渭分明。例如,在宪法问题上,保守派主张修宪,自由派却成为护宪派。再如,小泉纯一郎虽为强硬的保守派、鹰派,却主张废止核发电,放弃制造核武器能力。

日本的保守与自由之间虽有许多相近、相交、相容之处,但在以下诸点上,二者分歧却是较明确的,是当今两派博弈的关键领域。

日本的保守派与自由派的分歧点

日本当今的保守与自由,体现在日本社会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方方面面,大到国家政策,小至个人行为,但其最集中、最明确的体现是在各政党的政治主张中。日本目前有十个政党,持有不同政治理念,在保守.自由座标上,一般认为:最左的是共产党,其次是社民党;而最右的则是日本维新会,其次才是自民党。

上述五位保守派人物皆出身于自民党(石原慎太郎曾一度担任日本维新会联合会长),是战后日本保守的典型代表。此外,在战后历任首相中,被视为保守的政治家还有吉田茂、岸信介、佐藤荣作、桥本龙太郎、森喜朗、麻生太郎等;而自由派政治家的代表有村上富士、菅直人(两人皆为民主党)等,余下原首相大多属于不偏不倚,或忽左忽右的保守派“中道”,包括与中共建交的田中角荣,其后继承亲中路线的福田赳夫、大平正芳、铃木善幸等。

日本战后有55代总理大臣,历史评价声望最高的前十名分别为:池田勇人、吉田茂、佐藤荣作、中曾根康弘、小泉纯一郎、三木武夫、安倍晋三、鸠山一郎、岸信介、田中角荣。这前十人都是出自于自民党的保守派,或温和保守派。

日本自由民主党自战后长期执政,仅八年在野。持保守思想的自民党受到日本国民拥护。图为2017年10月11日,静冈县的自民党支持者。(Behrouz Mehri / AFP)

日本自由民主党是日本最大的政党,战后长期执政,仅八年在野。这一政绩说明:持保守思想的自民党是受到日本国民拥护的。换言之,日本国民整体是保守的,或倾向于保守的。那么,自民党的政治主张如何,为何能获得日本国民的支持?自民党《立党宣言.纲领》给出了部分答案。

2009年9月,自民党在大选中败给提倡改革的民主党,次年(2010年),下野的自由民主党反省自身,重新改写了党纲,新纲领名为《立党宣言.纲领》。其中,不仅阐述了该党的方针政策,也明确了其保守思想,明确提出要尊奉天王,建设真正的日本。

党纲中说,我党将“反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反独裁.反集权统治”与“建立具日本特色的日本”作为建党目的,我们在日本国及国民统合象征的天王陛下之下,造就了今日和平的日本;今后,要展示日本特色,制定新宪法,拥有自卫能力。同时,也阐述了国民素质、人权、经济、政府、社会与家庭等方面的愿景,誓言“将日本建成一个为世界和平尽职尽责、为人类共同价值做贡献的有德的日本”。

这一保守纲领体现的特点有:反共、拥王、强军、传统、尚德。

日本保守的特征

依照日本学者丸山真男的观点,日本的所谓保守主义不像法国保皇派那样固守其保守理念,而是顺应不同时期现实的保守主义。中村宏也认为战后日本文化是“顺从政治文化”,是没有价值观的“无奈文化”。这种否认日本传统保守思想存在的论断有一定代表性,在某一特定语境中不无道理,但日本的保守主义却是客观存在,毋庸置疑的。原因有五。

其一,上述战后日本的保守思想及行为业已证明:虽然战后日本的保守思想多具时代色彩,且不乏实用主义因素,但与自由主义的观念、行为相比,其本质无疑是传统的、保守的。

其二,天王制度的存在既是保守的象征,也是保守的结果。日本在思想精神上尊重传统的神道、佛教、儒教、武士道,并在此思想文化框架下构建了天王制。日本天王为万世一袭,至今已承传了126代。天王制最具日本历史、文化、传统特征,影响着日本的政治、社会、文化,既是保守的体,更是保守的用。

天王制度的存在既是保守的象征,也是保守的结果。图为2023年2月23日,日本天王德仁与雅子王后和爱子公主迎接祝福者,庆祝天王63岁生日。(Rodrigo Reyes Marin / AFP)

其三,日本国民整体保守。与西方不同,受日本历史、文化的影响、制约,日本社会、国民整体是相当保守的。保守派、保守政党、保守政权之所以能长期执政,就是有民意的支持,这也反证了日本社会、国民整体是保守的,或趋向保守的——这是日本保守的基石。

其四,反共是保守。遭中共诘难的日本政治家们具有两个共性:保守、反共。由于他们秉持传统的保守理念,因此使他们本能地排斥、抵抗共产主义,对破坏传统道德、变异人类文化、集所有邪恶于一身的中共,更是水火不容。换言之,此一对邪恶势力的本能反应既是保守,而且是真正的保守。

其五,日本至今仍保持着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这也是保守的一种体现。日本自隋唐时期大量引进中国文化以来,虽有朝代更迭、文化衍变,但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继承来的文化神髓并没有改变,其基础并没有被撼动,而这一文化现象的本质就是保守,是传统的保守。如今,若去日本观光,便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文化被日本人较好地“保存”并“守护”着——这该是另一境界的“保守”了。

(本文作者呈实为日本问题专家)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周晓辉:中共驻日总领事恶言指责 难阻日本反共态势
安倍中枪中共网军竟叫好 专家:将激化日本反共力道
【思想领袖】共产主义是谎言 西方如何对抗?
呈实:日本被中共一步步逼上梁山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