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奇迹:双胞胎流产幸存者讲述自己的故事

人气 586

【大纪元2023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Louise Chamber报导/梓依明编译)一位双胞胎流产幸存者分享了她如何原谅生母的故事。她希望人们知道:除了堕胎之外,妇女们还有其它选择,大家无须独自前行。

34岁的克莱尔‧卡尔威尔(Clarie Culwell)是一位演说家,著有回忆录《幸存者》(Survivor)一书。她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Austin),被沃伦(Warren)和芭芭拉‧卡尔威尔(Barbara Culwell)夫妇收养。现在她与丈夫和孩子们住在德克萨斯州的林德尔(Lindale)。

克莱尔告诉《大纪元时报》说:“我是个早产儿,出生时体重只有3磅2盎司(约1.41公斤)。一对善良的基督徒夫妇将我抚养长大,妹妹瑞秋(Rachel)和我不是同一个生母。我们在一个充满着爱和宽容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在日常生活中,养父母践行着自己的信仰,对我们的生活倾注着鼓励。”

克莱尔‧卡尔威尔。(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你的生命是个奇迹

克莱尔出生时臀部脱臼,足部畸形,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后才由养父母带回家。2岁前,她需要使用臀部束带、足部石膏和身体石膏进行矫正。18岁之前,她一直是儿童医院的病人。

养父沃伦‧卡尔威尔和克莱尔。(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克莱尔和妹妹知道她们是被收养的,而且瑞秋的收养是公开的。2008年瑞秋与她的生母联系上后,克莱尔看到了她们之间这种联系的力量以及瑞秋母亲的牺牲精神。她决定求助收养机构,寻找自己的生母。

“在团聚服务部门工作的黛比‧坎贝尔(Debbie Campbell)恰好是多年前我生母个案的工作人员”,克莱尔说,“她通过聚友网(MySpace)找到我生母,而我生母托尼亚(Tonya)也同意与我见面。我真是太激动了!”

2009年3月,克莱尔在养父母和妹妹的陪同下,与生母在达拉斯(Dallas)见面。

克莱尔说:“我简直无法相信我们的长相和行为是那么相似,我知道我很喜欢她。我迫切地希望能与她有更多的一对一的联系,并真诚地感谢她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们约定了第二次见面的时间——2009年5月于俄克拉荷马州。我带了一份礼物和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感谢您给了我生命’。”

2009年3月,克莱尔与生母见面。(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托尼亚)不停地道歉,说:‘很抱歉,我并没有打算生下你,你的生命是一个奇迹。’”克莱尔说,“我当时非常困惑,这一切都说不通啊。她什么意思呢,她没有打算生下我?”

痛苦的遗憾

托尼亚泪流满面地讲述了她的故事。她告诉克莱尔,自己13岁时怀孕了,她母亲做主,让她堕胎。

20周时,托尼亚做了扩宫排除性流产(D&E)。然而,医生并没有意识到托尼亚怀的是双胞胎,所以手术过程中只流产了一个婴儿,克莱尔幸免于难。

几周后,她在堪萨斯州(Kansas)做了第二次堕胎尝试。然而,这一次,托尼亚被拒之门外,因为她的羊水破了。然后她被带到俄克拉荷马城的Deaconess医院,直到1988年3月生下克莱尔。

克莱尔的养父母于1988年5月将她从医院带回家。(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克莱尔说:“托尼亚当时感到孤独、害怕、无人问津。没有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人问她在流产或分娩期间,她需要什么帮助。

“她的母亲替她做出了选择——将我送去收养机构。之后,她不得不回家,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哭了,因为这些决定是她最深、最痛苦的遗憾。”

看着生母讲述着自己的痛苦,受到震惊的克莱尔想要发布她是堕胎幸存者和“从双胞胎到单胎”的消息。然而在那一刻,她发现自己很容易原谅生母托尼亚。

她说:“当时那种情况下,托尼亚也是受害者。原谅她并不难,因为我是在宽恕和信仰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我知道这并不是一个意外,因为从小的信仰告诉我:上天安排了一切,而且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

克莱尔和养母在她的书《幸存者》宣传活动中。(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多米诺骨牌效应

克莱尔的信仰使她坚信上天正在利用她的经历行善。今天,她分享了她的故事,并在全国范围内倡导胎儿的权利。

她说:“我承认妇女有权对自己的身体做自己想做的事,但我也相信胎儿的身体并非母亲的身体。胎儿的身体是母亲体内一个独立的人,拥有一套独立的DNA。”

由于克莱尔自己现在也是一位母亲,她能看到“堕胎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2021年6月,克莱尔与生母和养母在科罗拉多州。(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如果我生母堕胎时,我没有侥幸活下来,就不会有我的女儿,我的孩子也不会有母亲。”克莱尔说,“我们在谈论堕胎时,应该放眼大局,注意到堕胎对一代人的影响。”

克莱尔感到很幸运,能够活着讲述自己的故事,并与“愿意倾听的人”分享。她说:“在过去的十年里,信仰对于帮助我了解自己生存故事的真相起了很大的作用。”

2022年6月,克莱尔和丈夫大卫以及她的孩子们在北卡罗莱纳州的海滩上。(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克莱尔还致力于帮助保证每一位妇女不会像她生母当年那样感到孤独。

2020年1月,克莱尔在支持生命的集会上发言。(克莱尔‧卡尔威尔提供)

克莱尔经常想到她失去的双胞胎姐妹,说:“女性们无须独自前行,大家都很坚强。我们有能力在可用的资源和帮助下做母亲。”

“几年前我意识到,每当我照镜子时,我仿佛都能看到我的双胞胎姐妹。这对我来说是那么的真实。”克莱尔告诉《大纪元时报》,“我永远也无法完全理解我失去了什么,但我将继续以双胞胎的名义发声。”

责任编辑:韩玉#

相关新闻
夫妇收养14个残疾弃儿 起名带“吉”字
爱心妈妈收养的28名弃儿被强行送入福利院
悲伤母亲分享流产18周胎儿水浴照 缅怀夭折儿
堕胎幸存者:感谢神赋予自己用爱宽恕生母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Lacoste经典鳄鱼Polo衫 6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