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媒体人简余晏揭中共入侵台媒新型态

知名媒体人简余晏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畅谈新书《入侵编辑台》揭露中共如何全面渗透台湾的媒体。(陈冠均/大纪元)
人气: 35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3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戴德蔓台湾台北报导)当全球把目光放在中共何时会武力攻台时,前台北市议员、现任台湾观光协会秘书长的知名媒体人简余晏直言,两岸战争早已开打,敌军已经杀到家门口,入侵台湾媒体的编辑台。

简余晏近日出版新书《入侵编辑台》,她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揭露中共如何透过认知战、舆论战、资讯战、超限战,从各体系渗透入侵台湾大小媒体编辑台,侵蚀台湾的新闻自由

简余晏举美国要炸毁台积电这则消息为例,这是典型中共认知战的做法。早在去年(2022年)9月以及今年2月有被炒作都被美国否认,今年5月2日,美国民主党众议员莫顿(Seth Moulton)在一个论坛提到,要吓阻中共最直接办法,就是让中共明白“如果入侵台湾,我们就炸毁台积电。”他强调那只是一个有趣的想法。这段话被中国影片平台抖音断章取义,简化成“美国要炸毁台积电”,引发热议。

简余晏抽丝剥茧找到其中散播的路径,5月5日周五中国东南卫视的抖音凌晨四点多发出“美国政客又倡议要轰炸台积电”,由台湾一家媒体的网路报同步刊登并广传,当天在台湾的立法院就马上有立委质询国防部长邱国正,之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的推特开始炒作。

“这则新闻从一片鹅毛被吹嘘成一头鹅,手法完全是假新闻中共一条龙的操作模式。”简余晏说,“你还认为中共需要花钱说,拜托你的抖音要转载我东南卫视的抖音吗?其实完全不必,中共已经正式入侵台湾的编辑台了。”

简余晏从民意代表再到台北市观传局长,再重回媒体人,虽然不再具公众人物的身份,她觉得有责任与义务将十几年来研究中共如何渗透台湾新闻自由,让台湾民众知道。所以她将博士论文改编成《入侵编辑台》一书,提醒社会大众,台湾的“制脑权”每天都被红色轰炸,台湾人的心防正一点一滴被中共侵蚀不自知。

影响媒体记者自我审查

简余晏分析,早期中共是透过买媒体、下广告、购买新闻,国台办打电话给报社社长、总编辑下指导棋,这些都需要“在地协力者”也就是中间的节点,进行渗透。

简余晏提到中共的一些操作手法,比如透过买台湾的美食节目、大陆行脚,要求记者、来宾必须到中国大陆,去的地方都有中共刻意要置入的行销。她采访的一位旅游记者说,去到当地都是台办接待,要求做一些置入,这位记者本来也觉得没什么,可是去的都是一些二线城市、小村落,中方要求要把普通的东西写得很吸引人,这位记者在脸书个人社群抱怨,这有欺骗行为,还因此被报社开除了。

简余晏还提到,中共的中宣部或是对台办,他们各司其职,分工非常细,他们会系统性的打电话影响台湾的媒体人,平时透过参访,三个月轮调一次,表面上是大家交朋友,实际上是要确认你的思维逻辑。之后,慢慢影响让媒体、记者等自我设限,如果影片要卖到中国去,就要知道中共的红线在哪,比如法轮功、达赖喇嘛、活摘器官这些词自然而然就被消音了。

她也举书中的例子,当年有电视台购买台剧《台湾霹雳火》在中国播出,虽然按惯例一些中共不喜欢的内容得删,比如中华民国、民主自由,其中主角秦扬的一句“台湾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漏删了,直接播放出去,隔天电视台干部遭约谈,买片及审片的全遭调查,最后电视台遭警告,再犯就撤照,以至该台今生不买台剧了。

中共勾结黑道介入本土电台

另外,中共还透过黑道介入媒体,简余晏说,她访问一位本土电台非常知名的名嘴,这位名嘴说,光他看到就有两次,白狼张安乐来电台接受采访,一次挹注一两百万,而且资金都是透过台湾的公关公司也叫做“在地协力者”合法给予。也不需要主持人讲中国多好,毕竟原本的受听众都是比较台派的,他只需要让张安乐讲就好。

甚至,对方还会给一些新闻稿,只讲一些中国办的活动,把一些不适合台湾的词删除,完全没有谈政治,主持人也比较没有压力,就放放歌,念念新闻稿,连自己稿子都不必准备,轻轻松松一两百万就进来。

这位名嘴忧心的对简余晏说,中共买台湾的媒体、台湾的广播,尤其本土电台,“当然是有效”。因为跟看电视不一样,一般人都是在寂寞的时候打开收音机,就会听到熟悉的声音,你只是跟他聊聊天,讲讲你的看法,他很容易就影响脑波。

简余晏观察,这一波的操作,从桃园、新竹开始往下,买一次大概一两百万,有的卖两三个月,也有人就持续卖下去了。那立场会不会转变呢?她肯定地说“会”。

“有时候遇到无法解决的事,黑道还直接找上门,可以帮你乔(台湾话,意为摆平)事情,对方直接就讲明,他的钱来自老共,只需要某些言论稍微讲一下,他就可以跟老共交代了!”简余晏说,不少媒体人可能会陷入纠结之中,“所以黑道介入媒体是活生生、血淋淋的存在,而且影响新闻方向是‘包准有效的’。”

收买网红 炒作特定议题

简余晏说,中共正以一种全新型态侵蚀台湾的新闻自由。“早期中共透过生意、补助、金钱影响媒体老板,现在则透过网红直播抖内(donate,赞助)金额,不用再透过任何代理人,可以直接长驱直入,影响台湾人的心防。”

简余晏说,比如前面提到的轰炸台积电,直接透过东南卫视的抖音,台湾特定电子媒体转载、网红跟风,台湾主流媒体抢报导,特定议题就会被炒作起来。

另外,中共透过抖内收买直播主,简余晏说,这些抖内的钱都查不出跟中共有关系,但是却可以透过YouTube点阅率分润制度,让网红渐渐改变谈话的议题,从原本的台湾议题改讲一些华人喜欢的议题,增加点击率。

简余晏说,一位名嘴后辈,在台湾的上班时间开直播,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流量就有四五十万,这些流量大部分来自中共的网军,接着给直播主抖内,一次5000、1万,一场节目下来就可以收到丰厚的赞助。

简余晏还提到,中共的维稳经费一年大约台币是6兆4000万,相当于两千多亿美金,大外宣的经费大约70亿-100亿美金,而维稳的经费很多是补助网军,中共有“网军部队”的正式编制,2013年中共官媒报导文宣部聘用200万名“舆论分析师”监控讯息或发动网路攻击,经过十年,简余晏相信网军人数一定更多,目前有24支来自大内外宣、军人、中宣部、外交体系、民兵部门、对台办等不同系统的网军。

吁政府公布假讯息散播途径

简余晏说,台湾面临最迫切的危机,就是中共利用台湾的民主自由买台湾的媒体,影响台湾的新闻自由,展开对台的资讯战、新闻战还有制脑权(在国家认知空间的控制权)。

受境外假讯息严重侵扰的国家中,台湾多次蝉联冠军,如何应对中共一系列的混合战、假讯息、资讯战?简余晏说,北约的假讯息中心的执行长告诉她,面对假讯息时,千万不要用政府或集团的力量养网军对抗,网军就是会互相假装对方分化,制造彼此的不信任,这就达到假讯息的目的,“进入网军交战后,在匿名的世界,会更加不信任网路,这是摧毁民主、摧毁新闻自由、摧毁互信的方法。”

简余晏说,如果在短时间内,某个讯息透过一千个账号进到四千个脸书,政府应该在最短时间,公布散播途径,让阅听人知道有一个讯息不合理地被扩散了,让大家心生警惕,她认为这是当前数位部最重要的责任。

她以香港的新闻自由为例提出警讯,从2002年香港的新闻自由度排名全球第18名,退到今年的140名,从香港看台湾,台湾民主的金丝雀早已经一命呜呼了。中共控制台湾新闻与入侵媒体编辑台超乎想像,她呼吁执政党要积极作为,尽快制定资讯战相关专责法令,达到全民共识,正面迎战中共全面入侵台湾的渗透分化。

责任编辑:陈玟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