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阿富汗撤军行动 美报告两届政府均有失误

人气 751

【大纪元2023年07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霆综合报导)美国国务院周五(6月30日)发布报告,检讨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过程。该报告认为,拜登和川普(特朗普)政府都犯了错误,使撤军行动以混乱的悲剧告终。

2021年8月26日,喀布尔机场发生了自杀式爆炸事件,超过180人丧生,其中包括13名美国军人,这标志着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不堪结局。

近两年来,共和党人多次表示,必须对混乱的撤军行动进行分析,并一致认为拜登政府的优柔寡断导致了这场灾难。

2021年8月21日,在阿富汗喀布尔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Hamid Karzai International Airport)疏散期间,第24海军陆战队远征部队(MEU)一名海军陆战队员在向撤离人员提供水。美国军方正在协助撤离工作。(Isaiah Campbell/U.S. Marine Corps via Getty Images)

拜登政府反驳,这场无序的撤离行动,肇因于川普政府在2020年2月与塔利班签署的《多哈协议》。该协议同意在2021年5月前完全撤出美军。他们说,撤军导致了阿富汗政府迅速崩溃,并使有序的撤离变成了失败的撤退。

国务院在这份《阿富汗行动回顾报告》(After Action Review on Afghanistan,PDF)中,分析了2021年1月至8月的事件,并指出两届政府都犯了错误。

报告指出:“川普总统和拜登总统结束美国在阿富汗军事行动的决定,对阿富汗政府及其政权的生存产生了严重后果。”

“在两届政府期间,高层都没有充分考虑最坏情况,以及这些情况可能很快发生。”报告写道。

报告特别指责拜登政府,未能迅速应对2021年夏天喀布尔迅速恶化的安全局势,并指出国务院和五角大楼之间、情报机构和当地现实之间,喀布尔和华盛顿的决策者之间的沟通不畅,存在着鸿沟。

虽未点名,但检讨报告中也对国务卿布林肯提出了批评。

报告指出,2021年8月塔利班向喀布尔推进时,美国国务院未能及时扩大危机管理工作队,以及任命一名“在7楼办公”的高级外交官“监督危机应对的所有要素”。7楼指的是美国国务院顶楼,国务卿与高级外交官员都在此办公。

8月20日,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一名美军军医在疏散过程中,检查被撤出人员的健康状况。 (美国国防部网站)

美军仓促缩编 加速塔利班的胜利

2021年1月拜登就任总统时,阿富汗境内有2,500名美国士兵,比2020年2月签署《多哈协议》时的13,000人大幅降低。

2021年4月,拜登说,美国不会按计划在5月撤出最后2,500名士兵,而是在2021年9月11日全部撤出,以确保美国公民和阿富汗盟友的适当撤离。

8月初,只剩650名美军士兵留在阿富汗,全部驻扎在喀布尔,以保护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Hamid Karzai)和美国大使馆。

报告认为,川普政府签署《多哈协议》时设定的期限,使撤军行动仓促,且未考虑要如何撤离在当地协助美军的阿富汗人。在塔利班逼近喀布尔时,成千上万希望离境的阿富汗人涌向机场,使撤离行动困难重重。

报告指出,拜登政府在7月,决定将巴格拉姆空军基地(Bagram Air Base)移交给阿富汗政府,这意味着“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成为撤离非战斗人员的唯一途径”,这也加剧了国务院面临的困难。

报告指出,喀布尔的大部分混乱,至少可部分归因于拜登新政府的不稳定。

在2021年1月至8月期间,“许多重要的国内和海外部门职位,并非由参议院确认的任命者担任,而是由代理身份任职的职业雇员”,他们“在困境下表现出色”,但“代理者再有资格,也不等于正式就职”,永远不确定谁负责什么。

报告指出,“填补国内高级职位或海外使团团长的长期空缺”导致了混乱。分析以当时空缺的南亚和中亚事务副国务卿为例,并指出“特别是在海外,代理者可能无法接触到能充分推进美国利益的东道国高级官员”。

2021年8月17日,在喀布尔的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Hamid Karzai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名在法国大使馆工作的阿富汗人的家人(右)在出发航站楼等待乘坐飞往法国的专机离开本国。(SAJJAD HUSSAI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方情报错误 加剧撤离挑战

报告还指出,美国国务院依赖的是2021年7月的情报评估。该评估认为,阿富汗政府在没有美军之下可维持6至12个月。

报告引用了2021年8月10日的另一份美国情报,指出喀布尔政府至少可坚持“30至90天”。但事实上,它5天后就沦陷了。

“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政府突然崩溃,塔利班进入喀布尔”,报告说,国务院面临着“规模前所未有的复杂任务”,不正确的情报和拜登政府内部不确定性,都加剧了《多哈协议》引发的不利情况。

“高级行政官员没有在行动开始时,为处于危险中的阿富汗人做出明确决定,也没有确定这些阿富汗人将被送到哪里。这大幅增加了撤离过程中面临的挑战。”报告指出。

报告赞扬了在当地的国务院官员,指出他们“以极大的灵活性、决心和奉献精神作出反应,同时在国内和海外承担了很少有人预料到的角色和责任”。

然而报告认为,具体而言,国务院和拜登政府应“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特别是(撤退)可能演变成必须大规模地空运非战斗人员,以进行人道疏散。

报告在一开头,也表彰了所有参与撤离行动的国防人员,包括在2021年8月26日丧生的13名美国士兵,指出他们在史上最大的战区平民疏散行动中,为保护人民献出了生命。

在整个过程中,美军总共安全疏散了约125,000人,其中包括近6,000名美国公民。

这份报告虽于周五(6月30日)公开,但事实上该报告早已于2022年3月完成。国务院官员拒绝透露为何报告至今才公开。

完整的报告有85页,公诸于众的是非机密版本的24页报告。

周五,白宫新闻发言人卡琳·让-皮埃尔(Karine Jean-Pierre)为此,对拜登政府的撤离行动进行了辩护。

她对记者说,“他当时必须做决定”,美国已投入“数十亿美元到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之中”,拜登“想要喊停,想要终结这件事”。

川普的发言人史帝芬·张(Steven Cheung)透过电子邮件表示:“需要为撤出阿富汗的这场灾难负责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拜登。”

英文大纪元记者John Haughey对本报导有所贡献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好莱坞筹款活动 拜登总统获三千万美元善款
无缘市长候选人辩论会 李爱晨投诉选举干涉
纽约市长亚当斯为金兑锡站台
纽约州政要相继表态支持恢复蒙面禁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