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人杀妻案 朋友和同事对这起悲剧怎么看

人气 6487

【大纪元2024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薛明珠报导)周五(2月9日)是中国新年的除夕,一些华人再次来到加州圣塔克拉拉县法院大楼,旁听这起谷歌华裔工程师杀妻案庭审。嫌犯陈立人首次出庭聆讯,他全程目光呆滞,他接受了法庭翻译服务。同时,法官裁定4月19日再次上庭。

在推迟了5次提审后,陈立人周二从医院转入加州圣塔克拉拉县北监狱。周五是他的第6次提审,也是他首次出席圣荷西法庭的庭审。陈立人身着橙红色上衣,外罩黄色马甲,下面是红色裤子,手上戴着手铐,最显眼的是头上戴着一个白色的安全头盔。

周五的过堂只有几分钟,主要涉及到陈是否需要翻译以及确定下一次上庭日期。陈的律师没有提出抗辩。

陈立人和他的妻子于轩一都曾就读北京的清华大学以及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而且都是谷歌公司的软件工程师。
1月16日,27岁的陈立人在圣塔克拉拉位于Valley Way的一栋二百多万美元的居所内,涉嫌用拳头反复击打妻子于轩一的头部,导致她死亡。

陈立人被指控谋杀妻子。检方起诉书指被告涉及严重暴力和严重身体伤害威胁,行为极度残忍。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临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此命案引发全球华人关注,大家为逝去的年轻生命惋惜,同时也为这起悲剧感到震惊。

朋友:希望公开审理 避免悲剧重演

一位参加了周五庭审的华人李兴(化名)表示,他跟陈立人是同事加同学关系。

他在受访时表示,他们圈子很小,大家对这起惨案都感到很震惊,因为这是一个毫无征兆的事。

李兴透露,在悲剧发生后,大家都在重新审视自己、解剖自己的世界观,甚至陈立人被抓后那一周时间人都是恍惚的,因为太感同身受了,甚至会幻想会不会哪一天自己也打老婆。

李兴说,网上很多关于此事的传闻都不是真实的,比如:刚开始出来的新闻是枪杀加自杀,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是陈立人,后来是因为发现突然联系不上陈,才知道是他出事了。

“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公开审理这个案子,让加害人——我希望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希望他能出来接受采访或者接受探视,面对他熟悉的人把有些不能讲给媒体的话说出来,因为很多舆论把案件跟陈就读的学校、工作单位捆绑在一起,这一点我难以认同,因为这是个例。”李兴在法庭外说。

他表示,他很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发生这起悲剧。

“不是替陈说话,而是希望每个人的人生都能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李兴说。

“假如我是女方、是受害人,能从什么时候知道警讯出现。”他说,“面对类似情况,让大家在恰当的时候知道采取恰当的措施。”

他表示,因为灾难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对加害人施加惩罚,受害人也永远不能回来。

朋友:想要找一个假的合理理由来解释

李兴介绍说,他和陈立人过去平均一、两个月会聚餐一次。

他说,陈立人很开朗,也很讲义气和很有想法。

他们同事朋友圈在事发前几天完全看不出来陈有何异常,也从未听说过他们夫妻俩在群里有过吵架或有过发帖冲突。

李兴说,大家想要找出一个解释,哪怕是一个假的合理理由来解释此事。

“我觉得没有发生此事之前,我绝不会对他有任何戒心。”李兴说。

还有一个认识陈立人三年、他之前实习单位的同事表示,她对陈立人的印象是很靠谱,他们以前通过网络工作合作。

她表示,事情出来刚开始报导的是中文名陈立人,第三天才联想到是自己认识的这个前同事Tonny Chen。

她说,这件事对她的冲击很大,因为大家的教育、工作背景都跟陈立人太像了。

同事:先等陈立人把事情说清楚 再下结论

一位谷歌公司员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透露,他们内部对陈立人杀妻案的讨论也是很多,刚开始因为有两三起类似的案件被混淆在一起,特别是中国大陆的网站、微博或里面的很多都是错误的资讯,很多都是加油添醋,以讹传讹。所以他们最后一致决定都不要信这些网络传闻,而是看美国警察的报告以及等待陈立人出庭。

他说,大家都倾向于说先让陈立人在法庭上把事实说清楚,然后再来讨论。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认识陈立人的同事都说,出事前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异样,因为他们夫妻俩在公司里就是非常正常,也有可能大家在外面通常都会表现的比较坚强吧。

“这应该是谷歌公司唯一的一个这样的恶性事件。”知情人士说。“其实公司对员工很好,我们有很多可以寻求帮助的途径。工作压力大家都很大,但是公司有提供很多途径,可以去咨询,可以去帮到员工。”

至于陈立人动手捶打太太致死的原因,是因为工作压力还是家庭内部,大家都不知道答案,因为没有人感觉出来异常。

知情人士说,公司裁员对每个人都会有压力,但顶多真被裁了就是去另外一家公司工作,等市场情况好的时候,还可以再去更好的公司。

“压力每个人都会有,一定会有的,不至于因为压力导致这个结果。”知情人士说。他分析说,陈立人夫妇即便一方受到裁员影响,另外一方也不见得会受影响,所以其实他们的压力不应该这么大,而且他们俩还没有小孩子。

他透露,同事中有认识受害人于轩一家人的,他们正在帮助于轩一的父母办理紧急签证来美。

“出于同事关系尽量去帮忙,但是我们也不批评任何一方,因为事实现在都还不是很明确。”知情人士说。

本案检查官麦克‧嘉德伯格(Michael Gadeberg)周五在法庭外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于轩一家人已抵美,当日双方有会面。

“他们正在哀悼。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段极度艰难的时期,我们正在尽可能的支持他们。但我也想尊重他们的隐私。”他表示,于轩一的家人当天没有出现在庭审现场。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快讯】陈立人现身法庭 4月19日再上庭
洛城华人抗议中共跨国镇压 教公众识别应对之法
风雨中参加小颈国殇日游行 华人:更显对美国的热爱
佛州中国学生会主席卷入毒品案 细节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