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谷歌是否兑现“不作恶”诺言

人气 21529

【大纪元2024年02月28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信宇编译)1998年,谷歌(Google)公司成立时提出了“不作恶”(Don’t Be Evil)的口号。

对此,我们早就该担心了。这感觉有点奇怪,不是吗?假设城里有一家甜甜圈店,它的口号是“我们不会毒害顾客”。

人们可能会问:为什么这家甜甜圈店会想到毒害顾客?为什么他们要否认别人都不谈论的事情?难道是上头有人建议给人下毒,然后又有人说不行,还是算了吧?

如果这家店突然撤下标语,那就更奇怪了。也许那就是顾客开始担心甜甜圈中毒的时刻了。

好吧,谷歌在2015年创建伞形公司“字母控股”(Alphabet)时,就撤下了这个面向公众的口号。当然,一定是在那个时候,这个公司决定拥抱邪恶。

当然,从那时起谷歌的问题就越来越多了。搜索结果的偏差越来越大。2016年,唐纳德‧川普(特朗普)当选为总统后,谷歌的一场企业观摩会上一片哀嚎,所有人都咬牙切齿。公司内没有人需要任何指示。整个公司陷入了全面的反川普错乱综合症(Trump Derangement Syndrome)。不仅如此,谷歌公司还与自己的用户和广告商作对,与深层国家利益集团密切合作,利用一切手段扼杀国内外民粹主义的崛起。

早在几年前我就不想再关注这家公司了,然而即使是现在,它仍然在搜索市场上占据着主导地位。96%的市场份额都在它的控制之下,竞争者几乎没有喘息的机会。我最喜欢的是成立于2008年的“鸭鸭向前冲”(DuckDuckGo)搜索引擎,然而它的市场份额徘徊在1%左右。而“Brave搜索”是另一款正在起步的搜索引擎,但也远远落在后面。与此同时,谷歌在2021年向苹果(Apple)和三星(Samsung)等两大巨头支付了263亿美元,成为这两家公司设备上的默认浏览器。这已经称得上是市场垄断了。

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事件,让广大消费者有意识地决定给予这家公司百威淡啤当年遭到的公众待遇。然而直到今天,这个事件才姗姗来迟。

事情是这样的。谷歌发布了自己的人工智能(AI)版本,并(毫无创意地)称之为“双子座”(Gemini)。颇为吸引眼球的就是,它具有图像创建功能。发布仅一天后,用户就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人工智能引擎根本无法创建白人的图像。没错,奉行“觉醒”(woke)原则的程序已经到了几乎无法显示白人的地步!

用户开始在这个版本尝试一些小把戏。显示黑人男性:完成。显示黑人女性:完成。显示白人男性:做不到,外加一个关于多样性和包容性的讲座。显示白人女性:做不到,再加上一个关于多样性和包容性的讲座。这太极端了,以至于也适用于所有历史人物。展示美国国父:非白人的奇怪组合。展示一些教宗:女性和黑人男性。展示维京人:各种有色人种。这真是疯狂到让人看不懂了。

就连搜索完全由白人男性主导的体育运动,如国家冰球联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简称NHL),也无法产生任何准确的内容。

谷歌如此致力于宣扬包容,以至于将所有白人排除在其人工智能搜索引擎之外。

这已经超出了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笔下极端主义的范畴了。这是蓄意的思维重构,利用蹩脚的意识形态技术来憎恨70%的美国人。在这里,并不是说白人比其他人享有特权,只是承认他们的存在而已!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一些当下无法理喻的怪事。

好了,这个丑闻已经登上了《纽约邮报》最近一期的封面了(链接)。此时,谷歌禁用了它的人工智能图像创建器。他们说,这显然有一些小毛病,他们会解决的。是的,没错。它所做的正是它应该做的。只是不应该这么明目张胆而已。

这似乎是谷歌的越界行为。用扑克牌的术语来说,它终于露出了马脚。这暴露了这家公司的真实面目。简而言之,甜甜圈店终究还是向顾客提供了毒药。

如果谷歌在处理图片时也这样做,那么它的整个人工智能系统就会问题频出。它的搜索系统就会误导用户。它的分析和广告推送系统也会害人。显而易见,整个谷歌体系都在作恶。

在这里,我要罕见地进行一次呼吁,尽管这不像我的一贯风格,因为事态发展到需要专栏作家公开呼吁的地步,那就非常糟糕了。但我还是要说:如果可以的话,请远离谷歌产品!

通常而言,普通技术用户对应用程序的预设表现得言听计从。我猜,只有不到1%的人会去查看、修改自己的偏好设置,并检查这些程序究竟提供了哪些不必要的设置。无论如何,普通用户们都会选择相信技术给他们带来的一切。

我曾无数次看到人们总是被手机上的弹出窗口弄得不胜其烦,当我问是怎么回事时,他们会告诉我说那是CNN的自动新闻推送。我告诉他们可以关掉这个功能,当我向他们解释如何关掉后,他们很快就会关掉。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可以自行关掉。

谷歌的搜索首选项也是如此。打开应用程序的偏好设置,查看项目搜索,然后选择不同的搜索系统即可。Brave搜索引擎没有在列表中,但“鸭鸭向前冲”(DuckDuckGo)搜索引擎在列表中。虽然这只是一小步,但却很有意义。如果有足够多的人这样做,谷歌可能会失去数百万用户和数十亿美元的广告收入。

别忘了,谷歌还拥有“油管”(YouTube)视频网站。这是一个受到严格审查的视频服务。他们会删除任何与媒体叙述相悖的内容。事实上,YouTube并不是唯一选择,我们完全可以选择更加自由的Rumble视频分享网站。是时候行动了。现在就行动吧!

诚然,不得不承认,我还在使用谷歌提供的Gmail电子邮件服务。不过,可以提供加密服务的Proton Mail电子邮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也正打算用这个邮件系统。我仍然找不到谷歌文档(Google Docs)的合适替代品。谷歌文档是一个伟大的服务套件,比微软(Microsoft)的Word好用多了。但这个文档服务也很危险。我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我有一些朋友,如果他们的文章被认为过于偏离事实,那么他们的文档就会被谷歌删除。

我当然希望有公司能提出更好的替代方案。然而,当我想到这一点时,可能这样一家公司马上就会为了权利而提起诉讼,这确实是个悲剧。谷歌从成立之初直到现在,被允许获得了太多的权力和太多的市场支配地位,这主要归功于它与情报界的密切关系。

别忘了,谷歌当年是在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the 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简称DARPA)的资助下创办的。曾几何时,我认为这并不重要。然而事实就摆在那儿。我现在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采用了“不作恶”(Don’t Be Evil)的口号: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时机会来临,也许他们一开始就做好了适时反戈一击的打算。

那些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就是如此。现在,我们必须根据这些信息采取行动了。

作者简介:

杰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Austin)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创始人兼总裁。他在学术界和大众媒体上发表了数千篇文章,并以五种语言出版了10本书,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锁》(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杂志《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编辑。他还定期为《大纪元时报》撰写经济学专栏,并就经济、技术、社会哲学和文化等主题广泛发声。

原文:Google Is Evil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甲骨文诉谷歌案 关乎基本宪法权
【名家专栏】如何限制大科技公司的权力
【名家专栏】大科技公司对新闻节目竖起高墙
【名家专栏】不可忽视大科技公司的结构性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