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如何妥善因应中共国政经危机?

人气 619

【大纪元2024年06月20日讯】自2001年就传出的“中国即将崩溃”,吵嚷二十多年后终于逐渐成为共识,其政经情势岌岌可危,崩溃正倒数计时。不过,根据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不久前发布的《2024年度威胁报告》,指出中共正试图改变全球秩序,并试图打造排除美国的治理模式。

报告提到,中共试图先下手为强,阻止对其信誉和合法性的挑战,削弱美国的影响力,挑拨美国与其伙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中国(中共)将要求统一台湾”。尽管中共国经济遭遇挫折,中共领导人仍维持国家主义经济政策,引导资本流向优先领域,并进一步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进行军事现代化。

政经危机下的中共国

尽管中共制造出越来越多内部和外部的“敌人”,民间也出现激烈反弹,面对更严峻的人口和经济挑战,却更可能使中共成为一个更具侵略性和不可预测者。就在当下,中共国就以“过剩产能”倾销全球,破坏国际市场。眼下中共政权对电动车等产业给予巨额补贴,被称为“社会主义的规模经济”,意图以此占领国际市场,并藉以控制世界。

欧盟国际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就在5月8日于柏林的一场演说中表示,欧盟市场充斥着获得大量政府补贴的中国电动车,并呼吁“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保护我们的工业”。

尽管习近平5月初访欧时,当面对法国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冯德莱恩说,从比较利益与全球需求来看,中国“产能过剩”问题不存在,但事实胜于雄辩。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为958.7万辆,销售949.5万辆,产销连续9年居世界第一。其中,出口120.3万辆,同比增长77.6%,欧洲市场占38%。中共国电动车在欧洲市场增长迅速,用的是“廉价倾销”,即使不赚钱也销售。中共政府一直对其扶植的产业给予“政策性补贴”,并对制造业实施减税、减费、低利贷款等政策,由而推高了产能。据《日经新闻》调查,在五千多家中国上市公司中,2023年上半年获中共政府补贴的前十大企业中,有五家是电动车或电动车电池制造业,且补助金额均逐年倍增。

中共的这种以政府政策补贴、低成本大量生产、低价出口攻占国际市场的伎俩,从其1980年代放权让利改革开放时就开始使用了。到2001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更变本加厉地用得淋离尽致,这种政策也可称为“重商主义”,将商业“竞争”赤裸裸地变为“战争”,而政府以补贴、优惠、奴工等等政策让中共国的出口商品成本极低,使中共国的廉价商品向世界倾销。初期是服装、家电、家具所谓的“老三样”,在全球市场上占相当份额,2023年中共又大力推进电动车、太阳能电池、锂电池、钢铁和其它关键产业所谓的“新三样”。

平实而言,这种“倾销”“商战”“策略性贸易”等等政府以政策大力推进的伎俩并非中共国的发明,早在18世纪以前就出现的“重商主义”就是这种主张者。

到1776年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的《原富》(The Wealth of Nations)这部经典出现,将重商主义否定掉,而以分工合作,以“比较利益”原理出发,各国发挥其比较利益(生产成本相对低)生产自己拿手的产物,进行相互交易而所有参与者都有利可图,这是利己利人,利他又自利的交易、贸易方式,也就是“互通有无”、私利与公益相调和的方式,经由“无形之手”市场机能的自由运作,以“诚信”为基础的谐和分工极致发挥,世人的财富、幸福也能臻极大。

这样子的理念经过两世纪,到1930年代世界经济大恐慌之后,就受到质疑。在凯因斯(J.M. Keynes)的“政府创造有效需求”的政策被认为消弭大恐慌之后,政府主导经济成为主流,于是“经济国家主义”复活,以“新重商主义”弥漫全球。争权夺利、尔虞我诈的国际经济谈判司空见惯,自由贸易受到抹黑、讪笑。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 Krugman)刚出道时,由其“国际贸易”专业领域立场,大力针砭“经济国家主义”,对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佘罗(L. Thurow)大力挞伐。

佘罗在1992年春出版的《世纪之争》(Head to Head)一书畅销全球,被克鲁曼认为与该书副标题“一场即将来临的经济战争”密切相关。该书并获得当时的美国总统柯林顿及许多有影响力人士的支持,可见“经济战争”“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战争”普受认同。

红色党国资本主义的“经济侵略”

就在“新重商主义”弥漫之际,1980年代美国总统雷根曾努力拨乱反正,提出“公平贸易”主张,并逐渐向自由贸易趋近,到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出现,可说进展顺利。不过,到2001年中共中国加入WTO之后,形势丕变,中共的“红色党国资本主义”比新重商主义更具侵略性,其政府主导力更强更广,而“假恶斗”邪恶技巧的发挥,掀起“经济侵略”,到2016年连美国都快被并吞。

幸好川普(特朗普)上台,揭开中共的伎俩,以“重振美国、重创中国、重建世界”为职志,利用“关税”这项武器与中共进行贸易战。“以恶制恶”“以战止战”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逼迫中共进行“结构改革”,终极目标是拉中共下台,让中国政治自由,进而建立民主法治社会。

持平而论,川普的“关税政策”有效地击中中共要害,不但美国制造业回归、就业提升、失业减低、美国经济也有效复苏。美国企业家、专栏作家韦恩‧埃林‧鲁特在2018年6月5日就曾为文指出:“货币市场已经打开,大家又开始购买、又开始写支票了。我是活证据,我正在筹集资金用于商业交易,一些财团主动上门来投资。……我们又可以自由地赚钱了,太阳出来了,天空变蓝了,各领域都有工作机会,‘川普奇迹’展现出来了。”

其实,川普只是对中共祭出“提高关税”这种保护政策,对国内是松绑管制法规和减税,对其它国家是朝向“零关税”“零补贴”的自由贸易前进,如果不将中共的“新重商主义政策”打垮,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知道,川普的施政就是“重建美国”“重塑中国”,以及“重振世界”,最终让全球谐和分工、互助互利互惠,而最关键的就是“重创中共、重塑中国”,让中国彻底进行“结构改革”,真正地达成“经济自由、政治自由”体制,若不将“新重商主义政策”扫除,是不可能实现的。

中共新重商主义祸害无穷

众所周知,中共的“强国崛起”是在1978年邓小平“放权让利”经济开小门的经济自由之后开始的,而2001年底加入WTO更是最为关键。原本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帮助中国加入WTO(所谓的“入世”),是要藉经济自由改变中共,“让中共中国进行政治改革、转向西方自由主义”。没想到这个如意算盘完全落空,中国入世后,并未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没有走向西方国家预期的经贸体制,亦即:市场导向的资本分配、汇率灵活性、国有企业改革、尊重知识产权、公平的工业政策、无歧视的竞争政策、资讯共享、法治和市场经济。反而采用“新重商主义”政策,对全球进行“经济掠夺”,让各国经济深受其害,美国是重灾区。

财经专家史蒂尔特‧帕特森(Stewart Paterson)在2018年10月出版的《中国、贸易和实力:西方的经济接触政策为何失败》(China, Trade and Power: Why the West’s Economic Engagement Has Failed)书中,就对中共入世后带来的不良后果详细解说。

帕特森说:中国入世后,采用“新重商主义”政策,各国经济深受其害。2001至2011年间,美国和英国的制造业就业人口下降了三分之一。在欧盟,制造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例,由2000年的30%下降到2010年的25%。西方国家在对华贸易中非但没有获得实质利益,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还下降。在中国入世后10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名目(nominal terms)增长率,从5.3%放缓至1%,若以实质(real terms)增长率观之,则下降了10%。而且,中国经济崛起导致第三世界国家政治忠诚度的转变,这些国家视中国为潜在的朋友、投资者和陪伴者。不过,北京则是要获取第三世界国家的“心灵、思想和钱包”。

总之,中国入世后将其商品大量出口到全球,借此成功地避免了深层次的市场经济改革,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增强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而且,北京的经济模式被视为是西方自由主义的替代品,而西方国家则多了一个与其价值观相对立的竞争对手。

中共已开始实施“创新重商主义”

美国智库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ITIF)创始人兼总裁阿特金森(Robert Atkinson)在一份题为“创新阻力:中国经济对发达国家的影响”(Innovation Drag: China’s Economic Impact on Developed Nations)的报告中说,对中国经济的传统观念“过于乐观,且其(中国经济)危害比许多人所预期的还要糟糕”。而“中共中国崛起​​的原因,大多是来自不公正的重商主义政策,其损害了全球经济的创新,特别是北美和欧洲的经济。鲜少有人关注(中共)对这些经济体创新的影响,更遑论对全球创新影响的关注。”

阿特金森说:多年来,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促使中共融入世界经济,不仅可以提高中国的福利水平,还可以提高其它国家的福利。”他们相信,全球市场的整合可以提高所谓的“有效分配”,从而提升英国纺织品或葡萄牙葡萄酒的生产效率。然而,这种假设仅在市场力量发挥作用时才能见效。“现在是经济学家和决策者该思考的时候了,重商主义贸易完全不同于市场导向贸易。”

他更提醒,中共已开始实施“创新重商主义”(innovation mercantilist)政策,包括提供数千亿美元的政府补贴支持重点行业。此外,还采取了各种策略,例如工业间谍活动、网络盗窃、要求外商技术转让、以合资换取市场准入,以及收购外国公司来获得敏感技术等。这些政策虽然刺激了中国的创新,但是,这是以牺牲西方经济体的创新来作为代价的。“创新者需要市场及利润投资研发,然而重商主义贸易通过萎缩市场和降低利润阻碍创新。中共中国通过扶持疲弱的竞争对手、封闭市场、产能过剩和限制收入等手段,重创这两项动力(市场及利润)。”

中共“新重商主义”变本加厉

在川普对中共采取提高关税政策下,仅仅两年已有效阻遏中共的重商主义政策,让美国产业恢复竞争力,而“重振美国”也立竿见影,“重创中共”更是显而易见,而其它国家也都醒了过来,筑起“抗共阵线”,而“重振世界”也指日可待。虽然川普无法连任,没法完成最后一哩路——彻底打垮中共,让中国完成体制(结构)改革。但拜登政府在抗共这件事情上,迄今仍持续,而且在2024大选前还逐渐加大对中共的经济制裁,其财政部长叶伦也从2021年反对川普政策转变过来,一再对中共“产能过剩”抨击,而拜登也在5月14日宣布对价值18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幅提高关税。白宫同时声明,拜登将维持前任总统川普实施的关税,且加大其它关税力度,并表示中共的不公平做法对美国“经济安全”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而这些做法正在充斥全球市场。拜登并强调说,“数年来,中共政府向中国企业投入国家资金……这不是竞争,这是作弊。”在美国对中共提升关税的同时,欧洲也掀起欲对中国进口电动汽车等产品提高关税的做法。

看来自由世界似乎都口径一致承续川普当年发起的“对中共国贸易战”,如此一来,已明显呈现政经危机的中共国不是会雪上加霜了吗?

不过,正如ODNI报告所言,中共更可能成为一个更具侵略性和不可预测者,如何防范和因应是自由世界的一大课题,而多年前纳瓦罗(Peter Navarro)教授对美国的建言:“只有实力才能带来和平”“团结则存、分裂则亡”“击败敌人,而敌人就是我们自己。”地球人必须谨记在心并化为实际行动而且做到才行!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政经危机来临 温家宝力保退休前不出事
分析:大陆洪涝之灾或引发政经危机
政经危机加剧委内瑞拉紧张局势
【中国观察】金融界降薪潮背后的政经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