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科学家—沈括

文‧蔡文婷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6日讯】 英国著名的中国科学史大师李约瑟认为,沈括所着的《梦溪笔谈》,是整部中国科学史的标竿。在他的名著《中国的科学与文明》书中,时时都以之作为评论对比的标准。一千年前的科学钜着,如今已经被译成英、法、德、义、日等不同语文版本!

三十多岁开始,沈括经常梦见一个地方:先是登上一个小山丘,上面花木如锦,山下有流水清澈,两岸乔木郁生。十多年后,一个道士告诉他,有人要卖地,虽然沈括没有看过那块地,竟然也买了下来。又过了几年,在他退休之后,路过该地,于是顺便去看看。一看大吃一惊,竟然就是他梦中所游之地,于是他就定居下来,并在此写下他一生的研究发现,这个神奇的故事,就是中国科学史上大名鼎鼎的《梦溪笔谈》的来源。

科学无边界
生于西元一○三一年,卒于一○九五年的沈括,一生担任过的官职多得惊人。他当过出使辽国的使臣,带过兵指挥作战;他还当过国家最高财政官员,及国家天文台台长的职务。

科学上,不论在天文、气象、地理、矿物、数学、历法各领域,沈括往往都有超越西方数百年的发现。他发现指南针会向南,但又不是完全的正南,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地磁偏角”的人。他创造的“隙积数”和“会圆术”,为后世数学领域中,球面三角学和高阶等差级数奠定了基础。看到山西太行山麓中夹有海贝的化石,与海滨往往有较圆润的卵石,因而判断太行山古时候临海。看到浙江省雁荡山一带有竹子的化石数百茎,推断已无竹子的雁荡山,在太古时代要比当时温暖。沈括甚至对民间工匠的发明也充满兴趣,毕昇所发明的胶泥活字版,若非经由他的详细记录,也不会为后世所知道。

科学与迷信同在
过去的学者总是只看重沈括的科学成就,对于《梦溪笔谈》中一些神奇异事加以忽视或贬抑。然而在沈括的世界里,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迷信,什么是科学,在他的天文、数学研究中就有科学界排斥的象数玄学,对于研究沈括多年的清华大学历史研究所教授傅大为而言,“沈括绝对不是一个极端科学主义者。他的科学是一个处处可以见理,又处处充满神奇的世界。”

在《梦溪笔谈》的〈神奇门〉中,也曾谈起在台湾引起喧腾讨论的佛牙。在距沈括有千年之远的世纪末台湾,有人认为只要信仰佛牙就好,不必管它真假;有人则认为迎佛牙就是迷信。信仰者忽略佛牙在历史上的丰富意义,而斥佛牙为怪力乱神者,却又对佛牙的历史文化意涵一无所知。

然而被称为伟大科学家的沈括,却不只以科学家理性的思考将佛牙归入迷信范围,一本他向来审慎观察的研究精神,斋戒过后的沈括拿起佛牙,看见佛牙“忽生舍利,如人身之汗,飒然涌出,莫知其数,或飞空中,或坠地,人以手承之,即透过,……”这样在现实世界中惊见灵异的神奇,恐怕许多人都要戴起理性的眼镜来怀疑。然而与沈括为友,详细研究过整本笔记的傅大为肯定表示,《梦溪笔谈》可不是神怪笔记,沈括更是从不妄言。

人们已经知道科学无法解决一切疑问,尤其是自然界或超自然界丰富的可能性。对于天地人都感兴趣的沈括,以宽阔的胸襟,让知识与神奇彼此相容、互相欣赏,而今正成为下一个世纪科学研究的一种新领域。(摘自光华画报杂志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往今来,不仅是帝王的来历不凡,身居高位者同样如此,或是秉承天命下世,或是前世所积福报而致。本文的主人公、唐朝顺宗和宪宗时的宰相袁滋的前世就是修行的和尚。
  • 成吉思汗1211年针对金国的攻势以蒙古军队的胜利结束,蒙古大军驻扎在金国北部边境修整,金国将领刘伯林、夹谷长哥等来降,他们后来都成为成吉思汗手下的干将。而哲别攻克金国的东京,让那里一心复国的契丹人、金千户耶律留哥也在1212年初公开叛金,自称“都元帅”,数月间发展至十多万人。其后他遇到进入辽东的蒙古军,耶律留哥以契丹军之名依附大蒙古国,并表示效忠成吉思汗。
  • 华佗,东汉末年三国时期的神医,尤其擅长外科,精于手术,因此被后人称为“外科圣手”。东汉、三国时期,与他齐名的神医除了后世所熟知的张仲景、董奉外,还有一位姓郭名玉的医学家。
  • 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神言、神迹比比皆是,奇人异事不断涌现。本文说说东汉末年的奇人和隐士樊英。樊英字季齐,南阳鲁阳(今河南省鲁山县)人也,生活在安帝和顺帝时期。年少时在三辅(今陕西西安周围地区)学习《京氏易》,兼研修《五经》。此外,他还学习并擅长谶纬之学,比如风角(占卜之法)、星算、《河》、《洛》七纬,可以预测灾异、推算阴阳变化。
  • 在获得部众和盟友的支持以及长生天的庇佑后,成吉思汗发动征讨金国的战争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过,那时没有人想到,在针对女真人的战争开始后,蒙古大军不仅将冲出草原,还将驰骋在从印度河流域到多瑙河流域、从太平洋到地中海东岸的广大地区。在未来的三十年间,蒙古人将击败他们碰到的任何军队、夺取所有的要塞、攻陷所有的城池。
  • 于成龙
    于成龙是清朝著名的廉吏,45岁才出来做官,当过知县、知州、知府、道员等地方官,较高层级则为藩臬按察使、布政使二司、督抚大员。到哪他都勤政廉洁,到哪都深得民心。史书对他的评价是:“得民心如此,古史罕见。”
  • 唐朝安史之乱后,唐皇增添了许多节度使,节度使管辖的地区称为藩镇。在随后的一百多年间,藩镇的形势是比较稳定的,但与安史之乱前的大唐盛世相比,中央政府并不能完全控制节度使,因此,唐朝中后期时有节度使叛乱。而在中唐的乱局中,一位“战王爷”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 刘大夏曾有两句名言,一是“居官以正己为先,不独当戒利,亦当远名”;二是“人生盖棺论定,一日未死,即一日忧责未已”。前一句的意思是:做官要首先正己,而后才能正人。只有不图名利,才能真正做到清正。后一句则是说:严于律己要自始至终,不可有一日松弛。
  • 古时候,倾心诗词的才媛不胜枚举,潜心钻研学问的女先生却寥若晨星。王照圆的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熟悉,她的丈夫却是清代大学者郝懿行,精通古籍的训诂与考据,其著作《山海经笺注》《尔雅正义》等至今都是学术界的必读书目。
  • 若是一位孩童,精通某项才艺,如写诗、作画等等,人们就要称赞他是神童了。而清代这位出身江南书香门第的小女孩,不仅能诗擅画,甚至能用书画换取钱财,承担养家的重任。她不仅是神童,更是才华与担当兼备的传奇女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