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胡锦涛画肖像:塚中枯骨 护邪之犬

评胡锦涛的秘密报告

三人行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月28日讯】胡锦涛走马上任,在四中全会上做了一个秘密报告。在笔者看来:整个一个‘胡’头大乱,通统是‘胡’言昏语,又昏又乱,值得一评。

一,昏乱交加 弥留之际

胡锦涛为躺在棺材板上喘粗气的中共辩证施治之后,究竟开出来什么样的灵丹妙药呢?摘其要者有三:

一,一声笑容可掬的‘敬爱的’老江安慰剂,向世人透露了江胡一体、狐鼠一窟的真实关系;

二,一帖‘严厉打击’,‘毫不手软’的虎狼药,向世人重申了江规胡随的意愿,显示了中共杀人本性至死不变;

三,一包效法朝鲜的追命散,向世人宣示了胡某人以金正日为楷模,不惜殉葬中共的决心。

至此,胡锦涛终于揭开了他的麟鸾面纱,露出了鬼蜮真面。光凭他亮的这手绝招就可以断定:在为中共准备后事的同时,也应该为他准备后事了!作者在‘中共死亡进行曲三乐章’一文中,曾经指出:现在进行式胡时代的‘弥留之际’,乃是中共死亡交响乐章之终曲末篇。胡的这番讲话,正是从‘死亡三章’转向‘终曲末篇’的一个标志性音符:既然邪教掌门人昏乱交加,鬼语连篇,岂不是中共已经进入‘弥留之际’?

请教胡锦涛:既然北朝鲜‘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那末在阁下看来,金正日当绑匪、炸民航、搞核讹诈以及凶残暴虐、荼毒百姓,干一切不齿于人类的勾当,使用不择手段的手段,必定都是‘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了?那末,江泽民一伙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以及酷刑罪,必定都是‘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了?

此种政治纲领性的提法,意味着胡锦涛对中共邪恶历史的肯定与发扬光大,势必也为中共法西斯化张本,读者切不可等闲视之。

顺便再问一句:据悉,贵政治局正在下令调查‘九评’撰写人是谁,意欲何为呢?以金正日为师,组织绑架暗杀摆平他们吗?以我之见,此乃下下之策;纵然得逞,不过是提供犯罪新证,坐实己罪,助原告胜诉而已。可见,心仪景仰金恶少是一回事,付诸行动则又当别论了!君不见,江泽民的‘天安门自焚’与曾庆红的‘南非买凶枪击’两案,巳经闹得沸沸扬扬,臭名远播天下,江曾因此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难道说阁下也要自甘堕落吗?

面对‘九评’的讨伐,理应堂堂正正应战。或媒体辩难,或公堂对薄,方显得光明磊落,虽败犹荣;实在不行虚晃一枪,好歹也算走个过场。否则,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岂非等同默认人家的指控?敝人窃以为,徐庶终生不为曹操设一谋可以,中共一言不发则不可以:毕竟事关奸邪盗杀、无恶不作一类,在执政合法性普遍遭到质疑的情况下,硬着头皮在全世界老百姓面前装聋作哑、装痴卖傻,不给一个交代,今后在世面上如何混得下去呢?就算混过眼前,必定永远的放弃了法律层面上的答辩权利,永远的丧失了道义层面上的人心法理,划得来吗?

现在,中、朝、古三家形影相吊,‘硕果’仅存,阁下以朝为师,或可浪得谦虚之美名。问题是金弟兄臭不可闻,别人掩鼻避之犹恐不及,阁下如此卑谦甘执师徒之礼,难免有‘乌龟王八是亲家’之嫌。况且,‘以朝为师’的号召,不论从形象、士气、人心、道义任何一方面考量,无一不是败笔。想当年中共自吹朋友遍天下,到如今江湖日下物是人非,秋风箫索使人愁。相信党同志听到阁下的就任演说,一定一个个都成了泄气皮球:伟光正都惨到这个份上了!向谁学不成,非学金无赖不可?

继三代表之后,倘若非要高举‘政治上学朝鲜’的胡思想不可,恐怕还得为国人进一步洗脑。写进党章宪法中去?再掀学习胡思想新高潮?写吧!掀吧!等到写完了掀完了,阁下就该携手中共共赴棺材,与马克思相见于地狱黄泉了。多亏了胡锦涛的想像力,终曲末篇‘弥留之际’方显得悲剧喜唱妙不可言!

二,心态扭曲,无可理喻

总而言之,政治上学朝鲜,决不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想得起来的,说胡某人心态扭曲,荒诞不可理喻决不为过。一入邪教,邪灵附体,圣药也会变成毒品,何况名利中人,更遑论中共邪教教主了。

聪明也罢,低能也好,只要是一个人心智正常的人,他至少应该:

一,道义为先,仁爱在心。

若不是仁心仁术缺损,如何解释面对千古奇冤的法轮功,至今不作为?至少在停止酷刑迫害这一点上;如何解释强行遣返九死一生逃离魔窟的北朝鲜难民,百般阻绕第三国的人道救助?据说,在国内电视上甚至可以看到,被遣送者一过鸭绿江,立即铁丝贯耳,当然更悲惨更凶险的的命运还在后头。

可见,任何一个例子足以戳穿新三民主义的伪善,戳穿胡锦涛的伪善!岂止是伪善,简直是人性缺损良知丧失。由是观之,胡某人乃是一个外表谦和,凶残内敛的阴险人物。

二,深明大义,审时度势。

朗朗天下大势,浩浩历史潮流,二十一世纪独裁政权垮台绝种的大趋势,只有疯子、傻子和瞎子才视若无睹。‘进也无处进,退往何处退?’ 是中共深陷困境的真实写照。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其道巳穷,更是不争的事实。

有人硬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胡天胡地说什么:苏共垮台,不是马列主义社会主的失败,说到底是逐脱离背离背叛马克斯主义社会主义和广大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氏是苏联东欧巨变的罪魁,社会主义的叛徒,等等。如此妙解苏共垮台原因的人,如果不是一个权力偏执狂,就是一个窃国大骗子,或者兼而有之,决没有第三种可能。

请问胡锦涛:

1) 究竟是谁顶着那张共产豹皮,干着专制独裁的勾当?

2) 究竟是谁干着全面背弃共产教义的勾当?

3) 究竟是谁干着全面出卖无产阶级,最疯狂劫夺其赖以生存的公有生产资料的勾当?

4) 究竟是谁干着最终极的向人类展示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血腥痛苦、谎言无边、无耻无行、荒谬绝伦的勾当?

毋庸置疑,这样的罪魁,这种最本质的背叛,首推中共。要骂背叛该骂中共,要骂放弃独裁才骂到戈尔巴乔夫。胡锦涛以一个彻头彻尾背叛者的身份,打扮成捍卫者的模样,贼喊捉贼,骂叛徒、骂背叛,骂得如此的诚挚恳切,如此的恬不知耻,如此的逻辑混乱,这是怎样的一种超级流氓行迳!

同样,天安门屠杀国家菁英,囚禁对屠杀说‘不’的赵紫阳直到生命终点,遣送朝鲜难民返回死亡集中营,以及中共犯下的种种屠杀‘广大人民群众’的反人类罪行,难道都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阁下的言论与邓屠夫自诩为‘人民的儿子’异曲同工,这又是怎样的一种超级流氓行迳!

可见,胡锦涛鬼话连篇的真正含义是:苏共未能有效阻止戈氏放弃独裁政权。由此得出结论:马克斯主义社会主义的成毁,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早被这个背叛者扔到爪蛙国去了,绝对无关胡锦涛半点痛养。他的真正痛养就在维持中共独裁政权,读者诸君切不可被他的胡诌扯谎诓了!

胡锦涛这副嘴脸充分烛照了他的阴暗无比的心里,显示此人现在的兴奋中心全在独裁权力这一点上。如果世人难以理解绝对权力怎样使一个人心智失常,发疯发狂,就请看胡大郎。

你若要跟这种人讲什么‘道义为先,仁爱在心’,讲什么‘深明大义,审时度势’,好有一比:等同于面对一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在一针海洛英扎下去之后,于云里雾里欲仙欲死之时,劝他为家人幸福着想戒掉毒瘾毒品一样不可能!

三,蚊骂孑孓 犬吠英雄

依笔者之见,如果说中共骂苏共等同蚊子骂孑孓,苍蝇骂蛆虫,那么胡锦涛骂戈尔巴乔夫就等同恶犬吠英雄。

第一个比喻也萛得‘撒盐空中差可似’,至少对苏共而言不够准确。因为不能说苏共就不叮人吸血,不散播污染与病毒。蚊子骂孑孓,苍蝇骂蛆虫,只取苏共不及中共的邪恶发展充分完备,充分到全面自食其言全面自我否定的程度,完备到向世人展示共产邪说罪恶成虫的全过程。

第二个比喻称得上‘未若柳絮因风起’,至少对戈氏而言颇为神似。未盖棺已论定,戈氏实乃二十世纪馨香百代顶天立地之大英雄是也。若没有非凡的见识,过人的勇气,戈氏决不会弃邪教皇冠如敝履,视民选总统宝座为荣耀。特别,他发誓要让苏联东欧人民从不正常变得正常,其实就是发誓让亿万民众摆脱邪教精神控制,很有点悲天悯人的味道。他善用个人的权位,成就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伟绩:不费一兵一卒,谈笑间,让一个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庞然妖物轰然毙命,完成了上天交给他的伟大史命,也圆满了充满人性光辉的个人心愿。从邪教教主到民选总统再到布衣白头的传奇人生,足以成就他名垂青史。

不知凤凰之伟志,难料天地之高远,向这样的伟大历史人物吠声喷粪,喻之为犬可能还是客气的,若不悬崖勒马,改弦更张,将来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实在难说得很,让我们拭目以待。

四,诛心灭性 魔化标本

就个人风格而言,江泽民和胡锦涛迥然有别,前者属于流氓无赖类,后者属于诚恳骗人温文尔雅型,极具迷惑力。

倘若不是诛心灭性,练就一身太极推挡功夫,倘若不是爬到三位一体的独裁高位,一阔就换心变脸,在知识份子群中,胡锦涛原本不失为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他的同学朋友可以相约胡夫妇吃顿家常便饭,并在茶余饭后论一论江泽民的无耻无行。决不至于沦落为今日又一个言不由衷,逻辑混乱,胡言昏语,党文化的话匣子;沦落为又一个心态扭曲,荒诞不可理喻,毫无仁心仁术的邪教教主。

笔者相信:胡锦涛从一个腼腆纯真少年演变为今日之疯人形状,仅此一例,足够作为一个永世流传的魔化标本,佐证‘九评’所论的精准:中共的的确确是邪教,它那一套洗脑换心邪灵附体的妖术的的确确非常可怕;因而也成为一副清心醒脑剂,足以让那些对‘九评’摇头置否的人们解昏去迷,从中共幻化的迷梦中醒悟,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

以胡锦涛的眼光观中共,执国柄已历三代四世,甲兵数百万鹰犬遍及穷壤,魔音不绝缭绕神州,邪灵附体华夏儿女精神染疾,怎么也不相信邪魔中共覆亡在即,所以他下决心为中共的命运搏一搏。但是,正如我在‘中共死亡进行曲三乐章’中指出的那样:枪炮再多,可以用来治愈邪教中共老爷子的癌症糖尿爱滋综合症吗?枪炮再多,可以用来征服人心、收买道义,‘菅理’意识形态吗?

可见,再聪明的人一旦邪灵附体,也变得目光如鼠,脑瓜似瓢,充其量不过是一只护邪之犬罢了!

有的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但是,见了棺材了,就回不去原点了!敝人不才,愿为不见棺材不掉泪者算一算命,推宿命断生死:

一,下下签:凶不可禳,死定了;

二,生前:披麻戴孝、摔盆哭丧,然后往中共的棺材中一躺!

三,身后: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民族千古之罪人。

除此之外,还能干什么呢?驱使十亿国人为中共垫背?奉劝阁下一句逆耳忠言:在‘严厉打击’,‘绝不手软’之前,一定要仔仔细细掂量掂量,想想好自己的退路与后路,在这一点上,最好学学希特勒的名将隆美尔,这只‘沙漠之狐’和蒙哥马利周旋于北非之际,居然做到完师而退不失一兵一卒。后路不想想好,没有隆美尔那两下子,你就敢轻举妄动?权欲熏心如痴如醉,不顾民族大义,冷血民生民瘼也不是不可以,问题在于:

一,如何保证自己不做齐奥塞斯库第二?就算阁下决心杀身成‘仁’,为邪教中共殉葬,跟刘永清商量好了吗?她也甘愿陪做 ‘齐’夫人第二吗?在苏联东欧的党酋中最数齐氏权欲熏心而下场最惨,齐氏应成为一切权欲熏心、胡头大乱者戒!

二,打算坐火车到朝鲜政治避难去?谁能保证金正日的小命比阁下更长;奔伊朗走古巴?同样是风两雨飘摇世事难料;搭乘神州几号游月宫访嫦娥倒是最安全最浪漫,问题是如何确保宇航员三忠于四无限?

五,塚中枯骨 护邪之犬

‘九评’开篇写了个‘共产党是什么?’,看来,现在该写一个‘胡锦涛是什么?’了!今日之胡锦涛何许人也?乃中共成功洗脑典型、文化断根典型、特别是邪灵附体典型。形象的说,可以‘塚中枯骨’‘护邪之犬’八字描画之评论之。笔者申明,这八字定评并非本人杜撰,它的出处来自‘三国演义’。

敝人窃以为:一个在历史上站得住的人物,一个被历史和人民称之为英雄者,总得以天下为己任,以苍生为念,具足堂皇气象、大家气派、海阔心胸和高远视野,还得是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曹操刘备是这样的人,孙权也是。正是:

天下英雄谁对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如若不然,曹操在煮酒论英雄时,就不该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而要推崇被他喻为‘塚中枯骨’的袁术,称许‘守户之犬’的刘璋,夸他们是天下英雄了!

有一阵子,善良的人总是以善良的愿望想像某些人,寄希望于某些人,笔者亦不例外。以善意与宽容想像别人,并没有什么错;错在中共太邪恶,它确有化神奇为腐朽的能耐,轻松愉快的将人变成魔鬼,胡锦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现在可以为今日之胡锦涛画肖像、下结论了:他决非中兴守成之主,也不是光绪和崇祯,而是‘塚中枯骨’、‘护邪之犬’。当然,对处在历史十字路口的胡锦涛来说,此论并非盖棺论定,他还有机会改写人生,只是在急剧转析的历史关头,机遇稍纵即逝罢了。

在这里,我将曹公对刘璋的评价‘守户之犬’这四个字,改动两字,保留两字,以期更为神似,盖因胡锦涛护邪此犬非刘璋守户彼犬也。但是,专利权还应该算是曹公的,本人不敢掠美;若不是当年曹公意气风发议论天下英雄,为我们淮备了如此惟妙惟肖的八字定评,敝人绝对生化不出如此确当的八字新评,来评价今日中共之末代教主!

什么是塚中枯骨?血肉抽干,魂飞魄散之谓也!中共有个元老曾经说过:脏东西挤出来一点,毛泽东思想就能学进去一点。在这里,所谓的脏东西就是指塑造大汉民族之魂的传统文化。挤啊挤,挤得无血无肉,无肝无肠,无心无肺;挤得脑浆蒸发,性灵尽失,魂魄双飞;挤得一个好端端的上帝造的人,只剩下一具用党文化揉捏成的枯骨骨架,这就是今日之胡教主。除了白骨和尸臭,不带一点鲜活的人情人味,塚中枯骨是也!

什么是护邪之犬?邪灵中共附体于塚中枯骨,幻化而成的守护犬是也!守护着忽喇喇将倾之伟光正大厦,无限忠于奄奄待毙之中共邪灵。他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他没有宏大理想,没有长远目标( 政治学朝鲜,经济奔小康 );他想邪灵之所想,吠邪灵之所想吠;他身不由己,如牵线木狗;他畏光明、惧人声、吠太阳,伤人护邪,传染狂犬病;整人技巧挪腾功夫算得上炉火纯青,远见卓识宏图大略则不敢恭维半点。

这也难怪,既然‘守护’有责,守护着一具奄奄待毙、日将暮兮下黄泉的邪灵,还能指望它有什么纵横潚洒的大作为大手笔呢!正是:

护邪之犬是何人?也算昂藏七尺身。钦慕邻家金恶少,居然临死发豺声!

六,天心民意 唯此唯大

其实上天对胡锦涛不薄,岂止不薄,简直是厚待有加。上台伊始,就为他预设了那么多的主动权,预备了那么多张好牌,只要在结束一党专政,还政于民;实现民族和解,重建联邦共和;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与道德精神,实现社会公平,改变与民主自由为敌、与邪恶为伍、与恐怖结盟的国策与外交政策等方面迈出实质性一步两步三步,足以成就他生前众望所归,身后名垂青史。说白了,只要将屁股轻轻挪一挪,从邪教中共那边挪到天心民意这一边来,那时的胡锦涛将是什么样的胡锦涛!

但是一到邪教中共这里,再好的人也能变得邪恶无比,即使是1+1的问题也能变得复杂无解,到了这份上,中共还有药可救吗?

‘九评’说中共是暴力,是谎言,是邪灵,是流氓,是专门制造人间痛苦与悲剧,全然无错。多亏了‘九评’这一评,相信中共这个词,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人世间一切邪恶事物的代名词,将来人们不再说:‘你怎么这么邪恶!’,而会说:‘你怎么这么中共!’

我还要说:中共是非驴非马,是不明不白,是进退无据。何香凝与廖仲凯合葬,宋庆龄睡在妈妈身旁,都可谓驴是驴,马是马,明明白白,进退有据。而中共,顶着一张共产死豹皮,干着比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还要邪恶千万倍的勾当,它算是谁的种呢?死了以后是去见马克思,还是去见秦始皇呢?所以我相信共产党这个词,早晚有一天会成为人世间一切荒谬事物的代名词,将来人们不再说:‘你怎么这么荒谬!’,而说:‘你怎么这么中共!’

什么是荒谬?荒谬就是孔老夫子说的:名不正,则言不顺。父女、母子乱伦,生下来的崽算是儿辈还是孙辈?生他的算是爹妈,还是爷爷奶奶?因此,一切荒谬,一切名不正,就一定言不顺,就不蒙上天所喜悦,不受大地所接纳,不为人间正道所认可,就不应该存在,就必定灭亡!

然而,有的人将天心置诸脑后,以强奸民意为能事,一心一意与邪恶为伍,与荒谬共存亡,拒绝天堂之路,猛敲地狱之门,这不是找死吗!

正告胡锦涛:历史正处于巨变前夕,时不我待,历史机遇稍纵即逝。比如说,‘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胡锦涛的主动权已经至少丧失了一半。‘九评’前,他若善用上天之厚待,打出攒在手心的几张好牌,国人就不会忘记他,历史也要为他大书一笔,其功可比戈氏,不输紫阳。区别仅仅在于:一个已经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另一个则可以是衣锦回乡凯歌还,甚至可以重组一个社会民主党,竞选一两任总统应该也不是问题。

但是‘九评共产党’发表了,中共邪恶面目大白于天下,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助邪作恶,仅仅为了让邪恶中共和邪恶江贼多喘一口气。这种人在中共垮台之日,如何能够获得国人的谅解呢?并非笔者危言耸听,我敢断言:胡锦涛若不积大功德于今日,恐怕难结善果,在终局末篇的结尾不为天下笑,就谢天谢地了!

总而言之,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继续那害人害己邪气冲天‘无神两论’社会试验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一点仁心仁术非要在沉船没顶之时拿中华民族垫背的问题;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成为民族英雄或者千古罪人的问题!历史有如大浪淘沙,历史是如此的严肃公正而铁面无情。

综观古今中外,天心民意,唯此唯大,此乃历史之铁律也。犯此铁律者,鲜有不身败名裂,遗臭万年,逃脱历史惩罚者!

毕竟,作者和这位仁兄有些渊源,中心藏有一段故旧情怀,在他‘胡’头大乱‘胡’言昏语之际,在决定生死荣辱的历史关头,用猛烈言词,骂他一个狗血喷头,期冀他福至心灵翻然悔改,实乃情非得已。既为胡仁兄,更为病中华,耿耿此心,唯天可鉴!

即使,姓胡的昏乱不醒,不能作出我所期待的理性回应,作者坚持立此存照,留待历史的检验。勿谓言之不预也!(20/01/2005)

后记:在这篇文章脱稿时, 正值赵紫阳去世的消息传来。这位历史预言中的人物展现了他人性的光辉,人格的魅力,以及道德勇气,和塚中枯骨护邪之犬们的嘴脸形成强烈鲜明的对比,为中华民族树立了善恶为人的两种现代榜样。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相关新闻
【九评征文】论中共是天下第一邪教
中共死亡进行曲三乐章
【名家专栏】摧毁共产主义从各州开始
【纪元专栏】如何提高教课成效?老师需知三件事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远见快评】习纪念入联讲4要点 美点中共软肋
【秦鹏直播】与中共开战?澳防长:让对方回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