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男孩读母亲韩秀经历 特反感中共

专访美外交官夫人韩秀谈中国经历(2)

安捷在十岁时读半本《折射》,就认为中共政权无法存在太久。(大纪元记者岳芸翻摄)

  人气: 38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从1960年代一个十七岁少女面临人生重大的抉择,可以一下子把话题跳跃到今年一位八十五岁老人画下人生的休止符竟令中共如临大敌,因为尽管隔了四十几年,中共还是一直没变,都是在违反人性。

韩秀谈起四十几年前宁愿坚守心中那块净土,也不愿认同中共荒谬的做法──与父亲划清界线,忆起了不久前深受瞩目的赵紫阳离开人世:

你的高贵是别人不能来屈辱的

到了今天它们还是要跟赵紫阳划清界线,多少年过去了,这种情况完全没有改变。就从这次对赵紫阳的整个态度可以看到,那种没有人性的做法始终一贯。

很多人对胡温政权都有一定的幻想,但现在就看一个衰弱的、生病的老人家都觉得非常恐惧。对有人身上别一朵白花要去纪念他,要去表达一点哀悼的意思都不能容忍,要打人家、抓人家、关人家,为了什么?

为了一个已经去逝的八十多岁、被它们软禁十几年的老人家,为了这样的状况,我就觉得这样的政权是非常虚弱的,非常胆怯的。如果它是强大的,还怕什么?

这个老人能怎么样,会颠覆它吗?它为什么会怕?因为怕他的精神力量,所以我始终认为,没什么可能不可能;如果不怕死,不怕把牢底坐穿,那么,就没有什么可怕的。当你自己有这种精神力量的时候,你的高贵是别人不能够来屈辱的,那个时候实际上是你比它强大。

小小年纪有颗敏锐的心

韩秀儿子安捷在看了半本英文版的《折射》,就不忍卒读,并且体会到“那个违反人性的存在必然不可能天长地久,无论它看起来多么‘欣欣向荣’或是多么‘强悍’。”

《折射》是一本长篇小说,文学作品的笔法是含蓄的,不像新闻报导那么直接露骨,而且该书的一半才开始谈文革没多少篇章,可是安捷却对中共有上述的看法,这颗心灵是敏锐的,记者请韩秀谈谈安捷对中共的认识:

1995年出版英文版《折射》,安捷只有十岁,他是一个阅读的小孩,从小在家里爸妈都读书,他也爱读书。就是现在电脑这么普及,他学的是computer science,他每天还是花不少时间在读书上,是读书而不是在网上东看西看就算了。

当他读这本《折射》的英文版,和他所读过的其它书完全不一样,就让他看到从来没想过的一种状况──不自由,不能够掌握你自己的命运。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状态,尤其是加在他妈妈身上,他特别感同身受。

说话与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

安捷有一点像英国的撒切尔(或译作佘契尔)夫人,有人问过撒切尔夫人:“你毕生最重要的志向是什么?”撒切尔夫人说:“瓦解共产主义。”她是英国人,英国从来没受到共产主义制度的干扰或破坏,但是她为什么毕生要瓦解共产主义,因为共产主义本身是反人性的,是不符合自然法则的存在,这存在对人类没有一点儿好处。这就是为什么政治家撒切尔夫人在英国土地上成长,她的政治态度是如此。

像我儿子这样纯净的小孩,当看到这样一个狰狞的东西,他就觉得这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东西,一个不共戴天的存在。他可能没有任何理由会受到这种制度的破坏,但是他作为一个自由人,他反对这个东西,所以他在那么小的时候,就与生俱来了反对这种东西的一种力量。

他觉得人生本来应该自由的、平等的,人应该有说话的自由,有信仰的自由,有表达自己意见的自由,有决定要住在哪里的自由,这些都是天赋人权。他不一定能够说出天赋人权这句话,但是他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个权利。

违反自然的制度不可能存在久远

为什么一个制度要剥夺这么多人的权利,这个制度不可能是对的,所以不可能存在太久。

到了1990年代,我儿子看这本书的时候,苏联已经没有了,东欧已经瓦解了,已经开始在很短的时间里走上民主之路,多么的快。罗马尼亚在一夜之间,实际上那个社会已经准备好了,等到那个制度一翻过来,整个社会、整个人群就走上非常自然的方向。这个方向没有人要去教他,就是他应该有的,所以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共产党是违反自然的东西,一个违反自然的东西是不可能长久存在的。

有人说,中共从1949年到现在还在撑着。苏联不也撑了七十年,七十年把好端端的俄罗斯弄得那样子,但是它说变就变。当然中国大陆如果变的话,没有那么容易,这有几个原因。列宁、史达林做了非常多的坏事,但是列宁、史达林没有破坏俄罗斯的文化,没有在这七十年里告诉他们柴可夫斯基是反革命,没有告诉他们普希金的诗是不能念的,从来没有否定过俄罗斯文化的辉煌。

可是在中国大陆这么多年都是在批判所谓的封资修,封是封建,实际上把中华传统文化里非常美的一部分全都否定掉,在批林批孔当中,孔孟周公都已经被批判的不成体统。大陆道德沦丧到极点因为它文化被破坏了,从前有父慈子孝的传统,后来造反有理,不但是造当权派的反,也是造父母的反,人与人之间是一种反目的关系,这种状态在苏联并没有彻底的实行过。

有信仰的人是最有力量的

文化之外,再有就是宗教,列宁、史达林并没有毁掉东正教。等到苏联瓦解,俄罗斯等于重生,然后很多加盟共和国分出去变成独立的政体,像乌克兰这些都变成独立的国家,这时候宗教马上就回来了,东正教在俄罗斯还是人民普遍的信仰。

今天如果中国的政治制度彻底改变了,在中国土地上会有哪一种宗教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崛起?连藏传文化都遭到这样子的摧残,佛教、天主教、基督教,到现在所谓的家庭教会还是遭受破坏。

改革开放到现在已经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这么怕有信仰的人?因为有信仰的人是最有力量的,有信仰的人不管信仰什么,但是他信仰那东西的时候,会有一种全力以赴、全身心奉献的精神在里头,他的精神力量就是强大的,他不相信共产党,这东西对它们来讲就很可怕了。

有些人读《圣经》,为什么《圣经》那么可怕,《圣经》是目前全世界出版量最大的书,影响人类多少年,为什么在别的国家不觉可怕,在这里它们觉得很恐惧?这不是很奇怪吗?

新疆维吾尔人信奉伊斯兰教,他们有他们的文化与语言文字,为什么一定要改造人家?同化人家?人家有人家的文化,为什么不准人家相信人家的宗教?你怕什么呢?怕的不过是人家不相信你,这就让它觉得很恐怖了。

在美国,谁能说你一定要相信基督教?没有,没人说你一定要相信什么,很多人说我什么都不相信,我只相信我自己,那也可以,你还是可以成为这个国家的好公民。没有人说你一定要怎么做,或说你不可以信什么,你要信什么就信什么了。(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岳芸台北专访)我们将看得见中共的崩溃,但我们期待什么才不会给中国大陆与全世界带来太大的震动呢?当这个最后的共产主义堡垒瓦解之后,这个世界将会有什么样的景象?中国大陆如果没有共产党又会如何?
  • 在大陆军队里,情势十分严峻,大陆军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满离开军营后,再招募起来一只军队,就更加艰难了。华盛顿将军决定,趁着圣诞节,英军忙于过节防御松懈,大陆军过河攻打新泽西首府特伦顿。
  • 蒋经国先生在台湾的数十年间,除了进行反共及保防教育的工作外,在许多场合中都以幽默而风趣的口吻讲了很多发人深省、意义远长的小故事,借此不断的教育人们正确的认识,列举中三个经典故事......
  • 松浦弥太郎在43岁陷入职场困境,当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示意图。(Shutterstock)
    出版近20本书、被誉为“日本美学大师”的松浦弥太郎,在43岁那年因为解决不了的工作压力,陷入困境,身心健康都亮起红灯。谁知,当他开始尝试跑步后,甩掉了疲劳、压力,人生也重启。他坚持跑了九年,最后成书《只要我能跑,没什么不能解决的》分享跑步带来的人生改变。
  • 在跟随华盛顿将军征战纽约,撤退新泽西的这支大陆军里,有一名炮兵上尉,从哥伦比亚大学退学前来参军打仗的年轻人,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他将成为华盛顿将军在战争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后美国的第一任财政部长,美国宪法、美国财政的奠基人。
  • 自公元1949年中共建政,国民政府播迁来台后,中共一直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并吞台湾,从古宁头战役、登步岛战役登陆到九三海战,接连不断的军事行动下,情势一度危急。直到韩战爆发后,美国开始了解到台湾的重要性,因此对台湾提供军事、经济援助,台海局势也逐渐转危为安。
  • 有人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舞剧红眼石狮的受欢迎,是不是也意味着人们内心对传统文化道德的憧憬与向往呢?
  • 将军得到英军突袭的消息,几乎同时,英军就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此时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体撤退。而此时,美军的士兵们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万火急的紧急撤退中,几乎什么装备都没来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纽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带着英军赶到美军营地时,篝火边有热呼呼的早餐,士兵们过夜用的毛毯。
  •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谁都想青史留美名,随着道德潮流下滑的人们,很少有人去思考如何做才能流芳千古。金钱、财富、权势仅仅是一时一世,有的甚至一生没有走完,就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研究古今中外的历史都很容易得出结论:唯有善举才能青史留美名,才能流芳千古。
  • 香港是一个特殊之地,除了是东亚地区最重要的金融及航运中心外,在1949年前后,与台湾同样是自由世界与共产主义阵营在东亚交战的最前线。然而却很少人知道,他同样也是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启蒙之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