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伊波拉病毒与冲击日店

人气 1

【大纪元4月14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大纪元》网站3月25日刊登了一则消息,就是在中国的广东深圳出现了伊波拉病毒的疫情,至少已经导致了几个人的死亡和三十人失踪,为了确认这个消息,《大纪元》的记者特地打电话到深圳给提供消息的这位人士,现在我们先和观众朋友们一起来听一听这个电话录音。为了保证这位提供消息人士的安全,电话录音作了技术的处理。

连接收听

〈电话录音〉

记者:很感激您给我们提供的这个情报,您能不能详细的再把您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们?

消息人士:这不是我经历的,这是我一个朋友他的纪录,就是那个海关,他也是前几天也没消息了。原来他在的时候,他们有一些活动,就是他们预计是要查走私,查没查对,把一个合法运输的船等于是非法登那个民船去查,而且一直追到公海那边,实际上对方是合法的。然后那个死的那个人他在跟他玩的时候带着姓杨的那个老板,姓杨的也是跟他一起住在田面花园那边。他跟张小姐在那边玩的时候,把那个小姐抓走了,隔天他们去过不止是南澳那边,现在知道的是南澳那边出事了,还有像惠阳塘埔那边,东莞那边接近南澳还有湖头,刚开始没出什么事情,后来出事的原因就是他里边有一个登船的小官,科长是吧,他二奶那边出事了,刚开始没人说是伊波拉病毒,也没人讲,就说是出血热,后来突然封锁,有点强制戒严宵禁那种味道,那个死的人他的血感染到医生,医生死的症状跟死者是一样的,问题出在这里,就是说它有传染性。

记者:那个女的,就是那个科长的二奶出事之后,听说身体都化掉了是不是?

消息人士:对对对,我要传的最关键的就是要传这个消息,这是最典型的症状。

记者:医生死亡和那个女的死亡前后相差多少时间?

消息人士:医生刚开始一发病的时候不是马上就死,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死的,间隔差不多将近有接近一个月,发病以后才发现有问题,是这个情况。

记者:他们全都死了吗?

消息人士:有一个确定是死了,那几个根本查不到死活啊,哪查啊?得病之后他就没消息了。举个例子,有一个他说是爱滋病发作,然后就过去了。有一个问题你要知道,如果这个人要是死在医院里的话那就很正常了,医院死人是司空见惯,但是如果这个人不是在医院死的话那就报警了,那是刑事案件。现在你知道那个病例第一件他不是医院死的。

安娜:好,观众朋友们,今天我们就请特约评论员韦实先生来跟我们谈一谈这个话题,韦实你好。

韦实:安娜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安娜:韦实我想你可能也看到了这则报导,在《大纪元》网站上就报导的非常详细,它有真实的人名,而且也有发生的地点,还有各个区如何进行疫情的处理,听了之后让人觉得好像跟当时萨斯出现的时候有似曾相识之感,所以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给大家先来介绍一下这个伊波拉病毒是怎么回事?

韦实:这个病毒首先是来源于非洲,开始它实际上是猴子身上带的病毒,是绿猴身上带的,它本身是一种RA病毒,它到人体之后,免疫细胞没办法杀死。它比较可怕的一点就是说一般人死了是内出血死掉,有的人就说这个病例里边,第一个女子当时描述是化掉了,颅内出血,而且各个器官内出血。

它造成人的细胞产生一种干扰素也好,或者其他细胞因子也好,它针对的是人自己的器官,血管里内壁细胞之间间隔就会逐渐变大,内壁细胞就会坏死,然后血就流出来了,到了后来凝血机制启动以后没有办法凝血,血就越流越多,所以是很可怕的一个病。在非洲的安哥拉以前已经流行过,而且不只一次。

那如果再回去以前,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特殊的办法来治疗这个病毒,没有药,现在病毒宿主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与人之间是通过血液、汗液、体液、尿液的传染,但是不像SARS那样在空气中从呼吸道就可以传染,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再往前推,现在有人认为,当年公元前雅典城邦或者希腊时期那种瘟疫,很可能按照正常描写就是出血热。再过来就是罗马在公元六百多年的时候,罗马当时迫害基督徒,他们也是有大规模这种瘟疫,按当时史学的描述,也是血从喉咙里边流出来,现在认为也有可能是一种病毒,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那么在中国跟SARS相同的是什么呢?就是说它经过一个比较长的潜伏期,我记得SARS当年刚开始讲是感冒的症状,后来隔了两、三个月开始大规模沸沸腾腾从人群中开始散布。那么这个时候开始是今年一月份,深圳海关两个官员,一个叫江东平,一个叫杨兴,两个人在海上要去检查船的走私问题的时候,和其他国黑人船员发生扭打的肢体冲突。回来以后江东平的二奶是第一个发病,然后死掉了,然后顺藤摸瓜,江东平和杨兴已经证实是死人了嘛,但是中国方面说查无此人,顺着这条线来,他的二奶、他的妻子,把二奶欧阳彩莉给江东平的这个人是深圳市名为贸易有限公司的副总叫杨波,这个人也是失踪了,失踪实际上从某层面来讲其实就是死掉了。按照他给的名单,比如说其他南澳死亡的欧阳彩莉,人民医院死亡的有医生,诊治的医生死了两个,这基本都是查有此人,一个深圳传染症科医院,一个人民医院,通过这个线索披露出来的,失踪有三十人。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情况。

安娜:这个从深圳提供消息的人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呢?

韦实:这个人当然具体身份不便透露,他也是和海关这些人联系很密切的。包括我们讲到的江东平和杨兴,他跟他们可以讲是朋友关系,或者起码是熟人,他对深圳海关的运作也比较清楚;再一点就是,他实际上不是先给《大纪元》投稿的,他是要投给《南方周末》啊等各个网站,包括辛辣,通通无一例外全被打回来了,至于说他投稿的那个朋友说,我知道有家媒体叫《大纪元》,你应该投给他们,所以这个消息是辗转才告诉《大纪元》的,是这么一个途径。他对这些事情都很明白,比如说海关之中死掉的这个商人叫杨波的,怎么把自己的二奶送给深圳海关的职员叫江东平的,用来换取走私也好,或者进出口关税的好处,这个经历讲的都很清楚,大家可以到《大纪元》那个文章上去看,它是这么一个状况。

安娜:那你以为这个疫情从这个人提供的讯息来看,这个疫情是不是很确着的呢?

韦实:我觉得这个确着呢,一开始我是抱着比较谨慎的态度去看,但是《大纪元》的记者可能有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比如说中国的记者并不是那么多,他可能有一些披露的地方,那么引起我的好奇是那里呢?就是说马上经过这个消息之后,突然有个深圳的市委、深圳市政府、加上中国的卫生部,加上统一口径,很多媒体一直讲说我们国家境内没有出血热、没有伊波拉病毒,甚至政府领导也站出来讲话。

同时你看他的报导就很有意思,里边说:世界卫生组织看到了某媒体上报导这一条消息,认为人名确着,地点很详细,譬如深圳市中心的田间花园,描述的症状就是伊波拉病毒、出血热这些症状。于是世界卫生组织通知中国的卫生部,通知深圳市要盘查有没有这种疫情,中国马上打出一些就说这是造谣,马上把矛头一转说“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要调查有没有造谣的可能”。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深圳法治报说是大世纪新闻网报导“有目的的散布谣言”什么的,我觉得就很奇怪,这是唯一一个来引《大纪元》的,而且它是用大事记的手法,把名字都不告诉你,其他所有网站都讲,境外媒体散布这种所谓的谣言,可是媒体是什么都不讲。按照萨斯去年处理模式,比如说张文康他可以拍胸脯讲说没有萨斯,说现在萨斯已经得到控制。如果是从卫生部长久的作为来看,包括这个事情,有名有姓有凭有据,连几号发病怎么样死的,包括它里边描述到北京牌号的防疫车,还有各地的防疫人士到了深圳,在这种情况下,我并不觉得这个提供消息人士在撒谎,或者世界卫生组织是在撒谎。如果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大纪元》是个造谣媒体的话,它绝不会花人力去关注《大纪元》的动态。我觉得从萨斯以后,他得到的一个很大的教训,就是说从中国政府或者从卫生部里拿到的情报不一定是确着的。

安娜:我们都知道在萨斯开始的时候,中国政府掩盖这种事实的真相,后来实在盖不住了,他又向世界说:“我们现在发现萨斯了,我们要怎么样赶紧去处理这种疫情”,他已经对自己的形象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了,如果他这一次还是重新再演练一遍的话,我想对他的形象就更是一种打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怎么看中国官方的反应呢?

韦实:他这种反应其实是一贯的,就是在问题的表面、在问题当中去解决问题,他没有看实质的最好的做法是什么。那么最好的做法就是让老百姓知道有某种东西出现,自己来预防,让每个人都注意了,这疫情自然而然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再一个也就是有个透明机制,即时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援助,因为他们在各国已经有这方面的经验了,这样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我刚才讲过,出血热你不知道它的宿主是什么,你自己乱搞,很可能不会有最好的效果。

再一点,回到萨斯上来看,他关心的不是民众的生死,就像深圳这回提供消息人士讲,有一种叫做消失,就是深圳有些人不是死掉了,是失踪了,这个人是存在过,但是因为怎么样呢?肯定是因为感染嘛!而这种病跟萨斯还不太一样,他一旦有症状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让一个人消声很容易。据报导里边讲,在深圳想去消一个人的嘴或者消一个公司曾经存在过,让这个人在世界上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十万二十万就够了。

这种情况下他要保持所谓的稳定,他不会去管整个老百姓死活问题,就跟萨斯是一样的,他只关心在各种舆论媒体上看不到这件事情,人们逐渐淡忘掉,保持他经济的增长。比如说深圳这个地方它也是南方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口岸,就像萨斯也好,在那个时候他还要吸纳外国旅客来旅游,不管本国人民的死活,也不管游客的死活,他只关心经济或者自己所谓的稳定,这是一个关键解决问题的思路所在。所以如果他的思路不变,他只会在一个问题之上用他常用的办法来解决,他不会有更加好或者是更理性的处理办法。

安娜:从消息人士提供的讯息来判断,这疫情应该是存在的了。我们看到最近在深圳发生的
一个三千多人因为日本要求申请进入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所以有三千多人在深圳冲入了日本的商店,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那就很难避免流血。你觉得如果他们知道这种情况的话还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吗?

韦实:我觉得很可能不会发生,或者规模会变得很小,再可能就不用这种暴力的情况,因为一旦出血很容易传播嘛,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透明的媒体或者透明的讯息,对人的生命是多么的重要,因为你的行为是受你的思想支配的嘛,如果人真知道这种事情的话,他肯定第一时间要保护自己的生命,至于去砸日店也好,并不能解决日本能不能进常任理事国这个问题,或者是绝对起不到一个正面的作用。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安哥拉爆发马堡症病毒  已造成一百多人死亡
中国出现伊波拉病毒 当局严密封锁消息
深圳伊波拉病毒未入侵香港  港府密切注意
伊波拉病毒疑已蔓延 当局封锁更加严密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财商天下】习点赞航天股价大跌 二十大开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