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图:澳洲淘金古镇 再现150年前风情

人气 308
标签: ,

【大纪元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夏雨薇/墨尔本报导)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省第三大城市巴拉瑞特(Ballarat)﹐有一个享有国际声誉的野外博物馆,集中再现1851年巴拉瑞特地区发现金矿后头个十年的历史﹐这就是占地约25公倾的疏芬山(Sovereign Hill)淘金古镇。

巴拉瑞特距离墨尔本以西112公里﹐车程约2个多小时﹐在19世纪50年代发现黄金后人口暴增,被称为“新金山”﹐是当时世界最大的淘金地之一,巴拉瑞特也因此成为当时澳洲最大的内陆城市。

巴拉瑞特疏芬山淘金古镇,金脉经过五十年的挖绝已经枯竭,矿场在20世纪初关闭。虽然淘金浪潮画上句点,但古镇大致保存良好,所以巴拉瑞特政府将老房子修复后于1970年开放观光,分为矿业博物馆、地下矿区、金矿区、中国村、淘金作业区等等收纳古老装备器物,用多种方式让现代人体验这段历史。

身穿150年前澳洲服饰的妇女。(大纪元胡宥华摄)


身穿150年前澳洲服饰的妇女。(大纪元胡宥华摄)


疏芬山淘金古镇最吸引人的噱头﹐就是所有工作人员一律换上百年前服饰,或在铁匠店、面包店、糖果店、邮局工作,或穿梭园区为游客服务﹐连华语导游人员也不例外的穿上清朝服装。

在这里,游客可以随时享受淘金乐趣,欣赏拓荒剧场,品尝以百年秘方制成的糖果和面包,参观地底矿坑,坐马车游览,或参观黄金博物馆(Gold Museum)﹔游客也可以在帝国保龄球馆(Empire Bowling Saloon)里仿效古人打保龄球,或者在十九世纪摄影室里穿着当时的服装照相。

身穿百年前服饰的警察。(大纪元胡宥华摄)

淘金古镇的乡村乐队在演奏。(大纪元胡宥华摄)

工作人员穿上百年前服饰穿梭在古镇上。(大纪元胡宥华摄)

淘金古镇的马车。(大纪元胡宥华摄)

淘金古镇的马车。(大纪元胡宥华摄)

如今﹐疏芬山淘金古镇是澳大利亚对外开放的最主要的博物馆,已经成为来到维多利亚省必游的景点﹐30多年来每年都吸引着50多万游客。而在当年,它可是凝聚着淘金工人辛酸和血泪的地方。

体验150年前淘金潮

1851年在澳洲西北方的克隆镇(Clunes)发现金矿后,便展开了澳洲淘金史的一页,一时间从欧洲,美洲和亚洲涌来了大批的淘金寻宝者,其中从中国大陆的广东和福建等沿海地区就来了4万多华工,当时他们称美国为“旧金山”,将澳洲的巴拉瑞特称为“新金山”。

华人淘金者兴建的关帝庙。(大纪元胡宥华摄)


直至1860年,这股寻金热才慢慢冷却下来。不过真正因淘金致富的人屈指可数,赚到钱的多属是商人与制造业者(制鞋、做糕饼、缝纫等等),大多数劳工辛劳整日仅得温饱。再想想干燥酷热的夏天与漫天飞舞的苍蝇,迅速枯竭的地表金沙,地底矿坑工作环境恶劣且意外频频,缺乏干净的饮用水让生存环境更加恶化,还有孩童教育问题、治安、有毒废弃物等因素,让许多移民发财梦碎,甚至客死他乡。门票25元澳币,不算便宜,但提供的服务却值回票价。

蜡像馆展示了当时的淘金历史。(大纪元胡宥华摄)

蜡像馆展示了华人飘洋过海参与淘金的血泪史。(大纪元胡宥华摄)

购票入场后,先来到室内展示馆,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群栩栩如生的蜡像,描述1850年代,当维多利亚省发现金矿的消息传到伦敦时,引起当地媒体以“号外”大作报导,使当时伦敦市民的生活有了变化,接着人们可以看到以实物模拟先民搭乘的船舱、帐篷摆设、木屋、矿场、淘金设备等等,当时淘金的种种工具及方法的展示,另外馆内也播映一部发现金矿后头十年的采金历史影片。

淘金镇主街上两旁木造仿古商店林立。(大纪元胡宥华摄)


在淘金镇主街(Main Street)上两旁木造建筑,商店林立,完全仿古,仿佛走进十八世纪小镇。旅客可以在大街上买到本地妇女所制作的刺绣、金银器、药草茶、糖果及香水等,商店开给旅客的收据,日期仍停留在十九世纪,而街尾一家小店的招牌上还标示当时各种交通工具前往墨尔本的时间及价格。

铁匠正在打造蹄铁。(大纪元胡宥华摄)

修整马蹄铁。(大纪元胡宥华摄)

马厩养着马,蹄铁匠正在敲打(花几块钱可买到刻上名字的蹄铁),缝制贩售皮革的商店(可买到打上名字的皮件)、杂货店(摆出来的东西都能卖)、女装店、旅馆(不提供住宿)、酒吧、药店(sorry,不卖药)、棺材店、家俱店、学校(要上课要预约)、银行(休业)、鞋店(老板刚好出城办事临时停业)、制烛店(可亲自将蜡烛染色或制造多色蜡烛)、卖锅碗瓢盆与淘金盘的店(看得到的也都卖)、小礼品店…。不要以为这只是摆好看的,工作人员穿着当时的服装,拿着旧式的工具,完全以手工与古法打造产品。糖果师傅从原料开始一路操作,直到一颗颗糖果成形,不仅过程公开,随意照相,还可购买这些手工制造的糖果。

铸造金砖–加热黄金。(大纪元胡宥华摄)

铸造金砖。(大纪元胡宥华摄)

另外还有当时金币铸造机器的展示,游客可在此购买金币,并请园方铸上自己所设计的字;不过只有英文字,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可取得。大街上的百年纽约面包店,以古法烘烤面包和传统糕点,松软可口,香味四溢,尤其叫人难忘。

红衣士兵在街上行进操演。(大纪元胡宥华摄)


每天固定时段有红衣士兵在街上行进操演,各种店铺也有排订的“表演时段”,最好仔细研究刚进门拿到免费提供的说明书,才能决定如何“赶场”。游客可花三块半坐马车绕城镇一圈(约五分钟),花几十元穿古装照相(要当场预约,可能要两三小时才轮得到),男女幼童各种尺码的服装任选。

红衣士兵每天一次的鸣枪仪式。(大纪元胡宥华摄)

红衣士兵每天一次的鸣枪仪式。(大纪元胡宥华摄)

在疏芬山淘金是免费的,只要在河边拿起铲子,将砂石铲入盘中,就可在流水中淘洗起来,不懂的话尽管大方地请教旁边热心的工作人员。那段浅浅的河道应该是特地设置的,为的是让游客亲身体验淘金的甘苦。当沙砾与泥巴洗去,即可看见一抹金黄在生銹的盘底闪烁。

华人工作人员示范淘金的场面。(大纪元胡宥华摄)

淘金河。(大纪元胡宥华摄)

澳洲金矿开发史,有着华人飘洋过海参与的血泪史。为了让旅客体验当年矿工生活,疏芬山特别每天燃烧两顿的煤,维持蒸气杠杆抽水机的运转,以保持坑道通风干燥。导游手持电筒引旅客进入漆黑的坑道中,眼前一幕幕的景象,真实的展示矿工们艰苦和危险的生活情况。矿坑的某一处,一段描述华人血类的故事,经过声光烟雾效果的处理,生动写实的记录中国人在离乡背井的状况下求生存,求财富的辛劳。

疏芬山另值得一提的是,该镇是学校举办校外教学的重要设施,镇中常可见当地学生在老师带领下参观做笔记,另外该镇也提供两天一夜的课程,提供十至十一岁的儿童体验当代的生活,每年仅有1700个名额,必须在一年前预约。所有来上课的学生,均穿着十九世纪服装,园中工作人员则有扮成校长﹑老师﹑商人等角色,模拟当时上课情形及不时有商人上门来找奴工的情形。

黄金博物馆与淘金镇入口相对﹐并隔一条宽阔的马路﹐其中收集了大量的历代黄金制品,金币和珍贵的历史图片等。还有巨型原块金矿石,难得一见。

黄金博物馆展示的巨型天然金矿石。(大纪元胡宥华摄)

黄金博物馆展示的巨型天然金矿石。(大纪元胡宥华摄)

黄金博物馆展示的巨型天然金矿石。(大纪元胡宥华摄)

黄金博物馆陈列黄金制作的法老王面具。(大纪元胡宥华摄)

淘金镇也提供了供残疾人使用的轮椅坡道和电梯,及轮椅可去地方的小册子。日文、德文、中文、韩国文、印尼文、法文和意大利文等导游印刷品也随处可见。

这里活动从白天一直到夜晚,一场名为“血染南十字星”(Blood on the Southern Cross)的表演,真实描述了当年在尤里卡(Eureka)发生的暴动事件,透过特别设计的声音、灯光和剧场背景,游客可以从中感觉到当时的紧张气氛。尤里卡事件是矿工发起的反对殖民官员腐败和执法不公的暴动事件﹐虽然以失败告终﹐但被称为是澳大利亚民主发展的起点。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澳洲穷人的生活什么样?
流浪汉称澳洲人心肠越来越硬
澳洲新媒体法尚待公布 媒体大亨已行动
澳洲广播电视职员集体罢工 影响新闻播出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国“觉醒主义”
【未解之谜】百慕大三角大揭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