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插播电视

标签: ,

【大纪元10月16日讯】

Real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41.8MB)

主持人岳峰: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明慧焦点。我们从镜头中看到的这个人叫雷明,年仅30岁。2002年3月5日晚8时,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突然同时中断了原来的电视节目,转而播放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以及“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播出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这在当地引起极大震惊。雷明就是其中参与插播的学员之一。事件发生后,雷明和许多参与插播的学员遭到抓捕,并且被迫害致死。在今天的节目中,这些当时人将向我们讲述他们的经历和遭遇,已经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采取电视插播这种看似“极端”的行动。

记者:长春插播事件发生一个小时后,官方已经开始挨个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抓捕,之后是全省范围的大面积抓人。据明慧网报导,当时的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在接到插播消息后,感到震惊,恐惧,和暴怒。他密令对插播的学员要“杀无赦”。

采访长春警察

记者:那几天长春的天气狂风大作,空气中充满了沙尘。大街小巷到处是警察和便衣,行人经常被盘问或翻包。一段时间内长春市的每个电线杆旁边都有人看着,人手不够,就从各个单位抽调或包片。之后,就传出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采访长春警察

记者:在这次大搜捕中,至少有5000法轮功学员被关押,有8人被虐待致死。其中,参与插播的侯明凯在被抓捕后两天内即被迫害致死。主要插播者刘成军,在经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于2003年12月26日离开人世,其尸体在7个小时内被警察强行火化。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参与插播的吉林省白山市法轮功学员雷明,亲自演示的被捕后所遭受的酷刑折磨。据一位目击者事后透露,雷明被长春市公安局打得浑身骨折,全身只有眼珠能动。他见到雷明躺在担架上,耳朵、眼、鼻孔、嘴唇和闭不上的牙齿等处都有血迹。而负责抬他的刑事犯人则说,他晚上根本就睡不了觉。

吉林省白山市法轮功学员雷明:我一进看守所监舍的时候,号长叫脱衣服,脱衣服首先洗澡。我一脱衣服满身的伤啊。给我糊(电棍电)的地方,加上他们给我烫的地方,所以这些犯人看着我浑身的伤,都龇牙咧嘴的,有的甚至都不敢看。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六个多月后,2002年9月18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对15名参与插播电视节目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审判。虽然饱受折磨,但法轮功弟子们的当庭表现却令所有在场的人都受到极大的震动。

雷明:进这个大厅的时候。我们十五名大法弟子排着队往里进的时候,我们大法弟子就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候这些法警,他们就往外拽我们,我们就使劲的喊。后来都被拉出来了。他们就有个“训纪室”,“训纪室”里有三个人,手里一人拿一根高压电棍,这个电棍电压非常非常高。每个大法弟子进去都被他们电一顿,非常邪恶的。他们一个一个审讯。进去一个大法弟子,那边拍录像,这边审问。到审问我的时候,问我的时候,他问为什么我们插播电视啊?我就说因为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诬蔑法轮功,我们没有说话的地方,所以说我们用这种方式。我连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呢,他们马上就把镜头挪走了。“下一个”的叫,我这就算完事了。根本就不听你那一套,根本就不听你说。完了就换下一个就把我整过去了。就这样对一个一个大法弟子。他们其实是为了拍录像,根本就不在乎你说什么,根本就不听你说。拿着这个麦克风问你,当你说出几句的时候,马上审判长叫下一个,那么这个麦克风马上就撤走,就不让你说。根本就不是说公开、公正、公平,根本就不是这样。他们对法轮功根本就不讲法律。想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他们已经早就订好了。

在这次电棍加酷刑的法庭审讯过场之后,15名学员分别被判处4到20年的徒刑。其中,雷明被判处17年,并在2002年10月25日被送到吉林监狱。当局为了达到转化雷明的目的,指使同监的犯人对雷明进行了令人难以想像的折磨。

雷明:两个人按着双腿,一个按着双手,由另一个脱我的裤子,就捏我的睾丸,使劲的捏,给我疼的死去活来。我就喊我就叫唤。这时候他们有个人就捂着我的嘴,捂着我的嘴我也喊,给我疼的满头大汗。后来他们一看我使劲喊他们没招,因为中午人家有下夜班的,他们就停止了。

2004年11月,雷明因为呼吸困难,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在病情严重的情况下,狱方才给他办了保外就医。因为长期的酷刑残酷迫害,雷明的双腿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生活也不能自理。家人把他从监狱背回了家。

2006年8月6日,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的雷明,含冤去世,年仅30岁。

主持人:对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残害是令人愤怒和发指的,但另一方面,法轮功学员似乎不断越过“雷池”,从而一再触怒中共的做法不少人也并不认同,由此对迫害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该如何理解这些问题呢?

记者:1920年,早期行为主义心理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华生和他的助手进行了后来成为心理学史上著名的一次实验。这项实验揭示了在一个婴儿身上是如何形成对恐惧的条件反应的。

被作为实验物件的是一个叫阿尔伯特的小男孩,当他还只有9个月大的时候,研究者把一只小白鼠放在他身边,起初他一点都不害怕;可是,当用一把锤子在他脑后敲响一根钢轨,发出一声巨响时,他猛地一打颤,躲闪着要离开,表现出害怕的神态。给他两个月的时间使这次经历淡忘,然后,研究者又开始实验。几次这样的试验之后,阿尔伯特对老鼠形成了完全的恐惧条件反应。对老鼠和一切展现在他面前的毛乎乎的刺激都感到害怕,这时候,并没有任何钢轨敲击的声音。

这个著名的实验,被称为“恐惧的形成”。

数十年后,中国共产党和它的领导人再次进行了类似的实验,这一次被实验的对象,不是阿尔伯特,而是全体中国人民。

美国费城汤姆斯 – 杰弗逊大学医院精神科医师杨景端博士:中国人对共产党的恐惧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条件反射。那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中国人经历了“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后来到“六四”,到现在“镇压法轮功”。那么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目睹了当共产党不喜欢你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的将你置于死地,或者让你生不如死。在社会上把你搞得臭不可闻,让全社会都来唾弃你,排斥你。那么这样的情况下,每个人都会产生恐惧心理,生怕自己被当成了一个镇压的对象。那么中国有句话叫 “杀鸡儆猴”,那么这种情况下虽然大部分的中国人可能没有直接的在每次运动都受到迫害,但是他们一旦有政治运动发生的时候,他们的恐惧心态就油然而生。

古代先哲曾经断言,“观者即所观之物”,“恐惧是恐惧本身”。这种被训练出的恐惧一旦被深深植入我们心中之后,和惩罚已不再有直接联系,而是确实变成了我们的思维本身和行为方式。所以,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它都如影随形,紧紧跟随。

杨景端:恐惧的心态一旦产生以后,它不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那么它也成为一种记忆。那么这种记忆一旦被唤醒的时候,它就会产生一种生理上的反应。过去人讲“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一旦看到可能是井绳的东西的时候,他马上全身的交感神经开始兴奋,那么这时候他就要开始逃跑了。那么面对这种恐惧的状态之下,那么有人就采取了逃避的方法。总之呢,我躲你远远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不喜欢学生,我就离学生远一点,你不喜欢法轮功,我就离法轮功远一点。不管在这时候是非曲直,善恶美丑的标准,就暂时放在一边,生存变成第一位了。那么还有人应付恐惧的方式是另外一种,他发现最安全的地方,最安全的方式,最能保护他自己的方式,就是跟共产党站在一边,主动接受它的宣传,接受它镇压的借口,甚至帮助它从事镇压。这时候他觉的自己安全了。那么在心理学上我们经常见到,有人为了生存,有人为了自身的安全感,那么他就主动站在了攻击者一边,对他来讲这是他应付恐惧的一种方法。

心理学家解释说,心理疾病是可以治愈的。针对阿尔伯特的例子,专家的意见是一种所谓的“边缘策略”。首先和他谈论动物,或者是一些“毛茸茸”的东西,然后让他接触一些小的毛玩具,同时和他讨论他恐惧的原因。据说,这个策略的有效率为百分之八十。

最近两年,中国人民也开始实行这个“边缘策略”。无论是下岗工人,失地农民,拆迁户,爱滋病患者和乙肝病毒携带者等等,都在进行边缘的抗争,既没有政治目标,也没有组织化和策略纲领之类的档。这一波被称为“维权运动”的形式,或许都属于早期的小型“毛玩具”。

杨景端:中国大陆现在越来越多的维权运动,实际上是因为被逼无奈。人们的恐惧心态主要的产生无外乎是怕失去自己的利益或者生命。如果老百姓他赖以生存的环境都丧失了,房子也丢了,地也丢了,工作也丢了,甚至亲人也丢了,那么到这时候他什么都没有了,他也就只剩一条命了,那么这时候他就会拿命跟你拼了。这时候他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所以在中国现在真正有恐惧心比较强的,恰恰是那些既得利益者,或者说得到了一些小恩小惠的人士,这是比较遗憾的。因为他很害怕失去他已经获得的东西,因此他们也就比较屈从各种各样的不公正、不合法的现象,甚至站在迫害者一边从事不好的事情。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因为这批人常常是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社会上有一定地位的,他们应当是承担起社会的责任和道义,来保护大众的利益,结果这些人恰恰成为恐惧心态比较大的一群。

最直接激烈而又和平的抗争,大约非法轮功莫属了。以电视插播为例,雷明、刘成军等八人被迫害致死之后,法轮功学员并没有放弃这种抗争方式,反而有更多的电视插播事件在全国各地发生。

他们是如何克服他们的恐惧的?

杨景端:自从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开始镇压了以后,法轮功修炼群体里面也是有不同的反应。那么有一些人出于恐惧,压力,或者其它方面的原因他也就放弃了修炼。那么对这群人来讲,他们是真的受到很深的迫害,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个非常好的修炼机会。那么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拒绝放弃修炼。这一点对共产党来讲是没有料到的。这些拒绝放弃修炼的人为什么能做到呢?为什么能克服他的恐惧心态呢?实际上是他们对修炼的真谛、修炼的原则真、善、忍有了比较深的理解。先说这个 “忍”字。很多人认为“忍”嘛就是忍气吞声,其实不是。对修炼人来讲,“忍”是指他能够忍受最大限度的放弃他自身的利益,金钱啦,地位啊,名誉啊,甚至生命。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让他们害怕了。虽然失去工作,失去家庭,丢失社会的生存环境,甚至失去生命,这不是他们的选择,是他们被迫无奈,但是他们并不害怕。真、善、忍原则的“真”字,实际上也是一个很容易说,但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情。也就是在共产党宣传你好的时候,推广你的时候,那么你是真、善、忍原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那么到共产党打击你的时候,迫害你的时候,说你不好的时候,那你还是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也就是说你对真理的坚持,不会因为一个政权的压力,或者某个人的喜好来改变。

其实很多人讲,不让炼你你就在家炼好了,干嘛要到外面来,干嘛要去上访,干嘛要去天安门,等等等等。这就是他不理解法轮功真善忍原则当中的一个“善”字。其实我觉的这个“善”字里面有很强大的力量。因为他修到这一步的时候他发现,他考虑的不再是自身的利益,而是别人的利益。那么这样一个好的修行方法,能让人祛病健身,能让人精神道德升华,那么如果这样一个好东西被说成是不好的东西,甚至人们不再有机会了解它,修行它的话,那么对这些人不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和伤害吗?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这样一种大善之心。完全是为别人着想的心态,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真善忍的原则在他们这么多年反迫害当中,就充份的体现了出来,这时候也就是说他们为什么能够克服恐惧的心态。

主持人:一个生活在恐惧阴影中的人,永远是卑微猥琐的;一个被恐惧牢牢笼罩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希望的民族。八年来,法轮功团体从到信访办上访到去天安门打横幅;从给中共领导人写信到公开发表九评劝三退。法轮功学员在对这场镇压的反对和制止过程中,用鲜血和付出逐步走出了一条自己独特的道路,当中所采取的许多方式,不断冲击着中共统治社会中,人们心中所特有的各种观念和“潜规则”。也使人们看到了一个克服了恐惧的中华民族正在复苏。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次再会。(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双鸭山怪事 半夜出动吊车搞绑架
您听说过吗?“睡觉”也是一种折磨
麦塔斯抵奥地利 政界媒体关注活摘器官黑幕
澳门警方接连骚扰法轮功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横河观点】保守派大会迎战左派 谁觊觎核按钮
【横河观点】蓬佩奥赞人权法 中国移植专家跳楼
【时事军事】失去机翼的F-15 以色列空军传奇
【财商天下】走出至暗时刻 百达翡丽独一无二
【预告】专访程晓农(3):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