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把人当牲口管理的中国大学

冉云飞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11月24日讯】【刘晓竹点评:今天这一代北大人是够窝囊的,北大被共产党治得如满清的翰林院一样,一要为朝廷分忧,二要做先进奴才。但是,满清起码给翰林院出生活费,共产党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只要马儿跑,却不给马儿吃草。历史上的北大从来是三个超前的:一、思想文化超前,二、学生运动超前,三、求新求变超前。现在可好,在当局软刀子的宰割下,北大的精神被阉割,思想意识愤青化。此外,学生们除了体育运动,没有其他像样的运动了。三是”求富求贵”取代了”求新求变 “,保守与陈腐 的空气笼罩在未名湖上,让人实在看不过去。我感觉总会有一个反弹的,或许北大的学运正蓄势待发。为结束一党专制,北大人焉能落后?(选自刘晓竹博客)】

众所周知,大学是衡量一个国家开放自由的标尺。一个国家,连素以创造力、青春活力著称的大学都是死水一潭,大学毫无自治与民主可言,把大学像当作小学生甚至像当作牲口一样来看管,不允许有不同意见,不允许发表有别官方主流的思想,那么这样的国家,还说什么正在崛起,实在是痴人说梦。中国正是这样痴人说梦的专制国家。

因为学运是中共夺取政权的拿手好戏,四九年得鼎后,官方对大学的管制从来没有放松过,从五二年开始大规模分割各综合大学,向苏联的教育模式投降,使得学科支离破碎,从而为愚教育打下坚实的基础。因为不是通才教育而是死板的奴才教育,所以对官方的愚民宣传毫无分辨力的大学生,也像其它没有经受任何教育的普通民众一样,被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这种状况,在如今还在加强高校政治思想工作的情形下,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转变。从小到大,中国学生所受的愚民教育而耗时之多,浪费青春,在世界上是有目共睹的。可以毫不隐讳地说,中国学生大规模的厌学情绪,除了教学方法等方面的原因外,政治课的假大空是难辞其咎的罪魁祸首。

从洗脑教育到日常管制,无不透出对大学学生管理的严苛。九十年代以前,用思想说教教来管理,九十年代以降用给封口费的办法,让大学里老师不再发出批判的声音,在讲台上不再讲真话,加上扩招带来的师资不足,整体上看,大学生虽还有些活力,但学习的热情与创造力,却未必如九十年代以前。再者从五年前开始,教育部开始搞害人不浅的高校评估,其实就是把已经没有多少活力的高校再套上一层紧箍咒,借此钳制思想自由和师生的创造力。高校评估的办法既未经教育专家的讨论,其评估之科学合理否,根本不得与闻。端赖没有制约之教育部行业利益的膨胀,以及打压师生思想和创造力的官方要求,来整肃高校的活力与自由思想,从而为打压别人自由与利益,而实现官方小集团的和谐稳定做贡献。

由于高校评估本身就是黑暗的权力对高校自由的打压,所以各高校为了高校评估合格,不惜全校师生一起上阵造假,这也是整个社会公开秘密。这次北京大学为了配合教育部的高校评估,在加强网络管制的同时,清洗那些无学生证来听课的人员——大家想一想民国时有多少北大旁听者,可见彼时北大之自由,哪是今日所能梦见——同时拆除毁弃北大学生各种信息与思想的一块象征之地”三角地”, 使得北大在四九年后屡遭阉割之后,连一点自由的象征物最终亦遭清洗干净。清洗干净后,三角地后址会安一块电子信息牌,由洗脑之校团委统一发布信息,使得北大学生仅有一点自由发表欲望都遭扼杀于摇篮中,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吃饭睡觉住房子要严加管理,内心思想则更要死守严防,官方的虚弱,色厉内荏,由此暴露无遗。

像北大这样稍有自由精神的大学,都遭如此斩草除根式的清洗,那些本来深陷愚民深渊的大学则更无论矣。官方以为如此一来,便不惧违逆世界文明政治的潮流,就可以长期保持其血腥统治,在我看来,必是白日做梦。

2007年11月6日于成都急就

(《动向》2007年11月号)

由 NCN Editor 于 11/23/2007 11:04:00 下午 在 新世纪 New Century Net 上发表@(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吴庸:五七年“右派”发出你的声音!
齐戈:我为《中国孩子》做点事
王怡: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
冉云飞 : 真正的自由缘于自我救赎:序《五八劫》
最热视频
【直播】G7峰会结束 拜登召开记者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