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雲飛:把人當牲口管理的中國大學

冉雲飛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11月24日訊】【劉曉竹點評:今天這一代北大人是夠窩囊的,北大被共產黨治得如滿清的翰林院一樣,一要為朝廷分憂,二要做先進奴才。但是,滿清起碼給翰林院出生活費,共產黨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只要馬兒跑,卻不給馬兒吃草。歷史上的北大從來是三個超前的:一、思想文化超前,二、學生運動超前,三、求新求變超前。現在可好,在當局軟刀子的宰割下,北大的精神被閹割,思想意識憤青化。此外,學生們除了體育運動,沒有其他像樣的運動了。三是”求富求貴”取代了”求新求變 “,保守與陳腐 的空氣籠罩在未名湖上,讓人實在看不過去。我感覺總會有一個反彈的,或許北大的學運正蓄勢待發。為結束一黨專制,北大人焉能落後?(選自劉曉竹博客)】

眾所周知,大學是衡量一個國家開放自由的標尺。一個國家,連素以創造力、青春活力著稱的大學都是死水一潭,大學毫無自治與民主可言,把大學像當作小學生甚至像當作牲口一樣來看管,不允許有不同意見,不允許發表有別官方主流的思想,那麼這樣的國家,還說什麼正在崛起,實在是癡人說夢。中國正是這樣癡人說夢的專制國家。

因為學運是中共奪取政權的拿手好戲,四九年得鼎後,官方對大學的管制從來沒有放鬆過,從五二年開始大規模分割各綜合大學,向蘇聯的教育模式投降,使得學科支離破碎,從而為愚教育打下堅實的基礎。因為不是通才教育而是死板的奴才教育,所以對官方的愚民宣傳毫無分辨力的大學生,也像其它沒有經受任何教育的普通民眾一樣,被別人賣了還幫著別人數錢。這種狀況,在如今還在加強高校政治思想工作的情形下,并沒有什麼根本性的轉變。從小到大,中國學生所受的愚民教育而耗時之多,浪費青春,在世界上是有目共睹的。可以毫不隱諱地說,中國學生大規模的厭學情緒,除了教學方法等方面的原因外,政治課的假大空是難辭其咎的罪魁禍首。

從洗腦教育到日常管制,無不透出對大學學生管理的嚴苛。九十年代以前,用思想說教教來管理,九十年代以降用給封口費的辦法,讓大學裏老師不再發出批判的聲音,在講臺上不再講真話,加上擴招帶來的師資不足,整體上看,大學生雖還有些活力,但學習的熱情與創造力,卻未必如九十年代以前。再者從五年前開始,教育部開始搞害人不淺的高校評估,其實就是把已經沒有多少活力的高校再套上一層緊箍咒,藉此鉗制思想自由和師生的創造力。高校評估的辦法既未經教育專家的討論,其評估之科學合理否,根本不得與聞。端賴沒有制約之教育部行業利益的膨脹,以及打壓師生思想和創造力的官方要求,來整肅高校的活力與自由思想,從而為打壓別人自由與利益,而實現官方小集團的和諧穩定做貢獻。

由於高校評估本身就是黑暗的權力對高校自由的打壓,所以各高校為了高校評估合格,不惜全校師生一起上陣造假,這也是整個社會公開秘密。這次北京大學為了配合教育部的高校評估,在加強網絡管制的同時,清洗那些無學生證來聽課的人員——大家想一想民國時有多少北大旁聽者,可見彼時北大之自由,哪是今日所能夢見——同時拆除毀棄北大學生各種信息與思想的一塊象徵之地”三角地”, 使得北大在四九年後屢遭閹割之後,連一點自由的象徵物最終亦遭清洗乾淨。清洗乾淨後,三角地後址會安一塊電子信息牌,由洗腦之校團委統一發佈信息,使得北大學生僅有一點自由發表慾望都遭扼殺於搖籃中,白茫茫一片大地真乾淨。吃飯睡覺住房子要嚴加管理,內心思想則更要死守嚴防,官方的虛弱,色厲內荏,由此暴露無遺。

像北大這樣稍有自由精神的大學,都遭如此斬草除根式的清洗,那些本來深陷愚民深淵的大學則更無論矣。官方以為如此一來,便不懼違逆世界文明政治的潮流,就可以長期保持其血腥統治,在我看來,必是白日做夢。

2007年11月6日於成都急就

(《動向》2007年11月號)

由 NCN Editor 於 11/23/2007 11:04:00 下午 在 新世紀 New Century Net 上發表@(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吳庸:五七年「右派」發出你的聲音!
齊戈:我為《中國孩子》做點事
王怡:中國的七大違章建築
冉雲飛 : 真正的自由緣於自我救贖:序《五八劫》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四川瀘州6級地震 人禍還是天災?
【新聞看點】澳洲造核艇日本劃紅線 習再喊備戰
【財商天下】北京動戰備儲油 失大宗商品定價權
【秦鵬直播】多國合圍成功 中共樹敵策略失靈
【橫河觀點】美英澳聯盟威懾中共|米利密電北京
吳明德:中共通過發債券捲走香港庫房資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