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庸:五七年「右派」發出你的聲音!

--冉雲飛正在編輯《右派分子名錄》

(大陸)吳庸

標籤:

【大紀元3月18日訊】「右派」受過雙重欺騙:以「言者無罪」蠱惑鳴放,轉眼又以「言者有罪」橫施鎮壓,致使百萬家庭遭受二十餘年苦難折磨。用同一標準,既劃你為「右派」,又為你「改正」,翻雲覆雨之間,掌權者狡猾地將當年民主與專制的對抗一筆勾銷,受害者的正義形象繼續被玷污、被埋沒。如今,倖存者垂垂老矣。難道要讓他們帶著怨恨離別世界?讓這個霸道者忽悠一輩子。不!受害者一定要發出自己的聲音,讓世人知道人間尚有一代受屈未能伸張,尚有一筆欠債未曾償還。這是時代的要求,是歷史的呼喚。

(一)寫出自己受迫害、被欺騙的歷史。這是最簡便、最安全的方式,派出所民警不會因此找上門來。每人的回憶都是事實的控訴,都是血淚的聲討。眾多回憶集合起來就是真相的匯集,就是歷史的鐵證。當年的原始材料正在流失、散佚,歷史正在悄悄隱沒。如果不把倖存者的記錄搶救出來,將給那段歷史的研究帶來無法挽回的損失。即使倖存者的回憶錄現時無法上網、無法出版,也可交給後裔保存,總會有見天日的時候。在撰寫回憶錄的同時,還可把受害的經過概括為三百字的簡介,通過郵箱lijuhantian@sina.com寄出(冉雲飛君正在編輯《右派分子名錄》),這是一項資料性的工程。一九五七年民主運動在中國近現代史上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這個重要課題將成為專門學問而被歷史學家研究,建立「一九五七年學」。這樣,保留這段歷史的材料就彌足珍貴。

(二)建立一九五七年事件網絡平台很有必要。現在是信息時代,互聯網成為信息流通的最迅速的通道。倖存者從這裡發出的聲音瞬間傳遍全球,專制者的反傳播手段無法阻攔。如果能夠建立這樣一個網站,有關一九五七年的材料搜集、信息擴散、問題研究、觀點探討就可全面解決。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一個民間網站,具有300MB以上虛擬空間,保證瀏覽暢通,技術上可提供全程服務,經濟上可提供足額投入,也已登記註冊。其主人已將其改為一九五七網站,還考慮在海外開通以防政府封鎖,只欠合作者。正是「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三)理直氣壯提出索賠要求是發出聲音的必然。一位「右派」後代署名「趙女」,訴說了種種痛苦遭遇後,滿腔怨憤化作五個字:咀咒你,魔鬼!讓我們把這些怨憤化為索賠行動吧!原北大學生燕遯符於一九九五年向學校黨委提出,因無辜被劃「右派」應向她致歉、賠償損失。一九九六年再次提出,迫使校黨委統戰部不得不函覆:「北大無法個案處理,請諒解。」二○○六年,她第三次提出同樣要求,似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意。她雖已六十九歲,又毅然同六十位受害者一起,於二○○七年三月三日上書中央,要求以適當方式鄭重宣佈反右運動是完全違反我國憲法的錯誤的政治運動。個體索賠昇華為集體上書,同前後眾多「右派」集體上書一起,構成對「反右」運動的義正辭嚴的反應。這是受害者紀念一九五七年民主運動五十周年的勇敢獻禮!

受害者正在尋找足智多謀的帶領者,正在思索改進集體維權的內涵和方式,正在爭取中共資深人士的道義支持;正在考慮對付安全部門壓迫的策略。這些維權群眾將匯入工農維權行列,共同爭取民主自由的明天。

轉自《動向》2007年3月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吳庸:政治體制改革的兩個幻覺
吳庸:中國大陸維權運動的重大進展
吳庸: 改革,謎一樣的困惑
越共守「領導權」底線 民主派走向組織化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時事軍事】卡梅爾在路上 梅卡瓦MK5還有多遠
【馬克時空】藉「機」摸透Su-30 印日年底進行聯訓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未解之謎】失而復得的孩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