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西藏之自由与未来发展

林保华

标签:

【大纪元3月11日讯】

一、中国对西藏的抹黑

马列主义的社会发展史是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农奴制是封建社会初期,还有许多奴隶制度的残余,比中国的“旧中国”还要落后。因此长期以来中共以“农奴制”来阐述“解放”西藏的正当性与必要性。为此,中共在北京与西藏,举办许多展览,对民众洗脑。

其实,西藏是宗教信仰笼罩下的游牧社会,与外界缺少接触,经济发展缓慢,可以说是落后;反而是中共的农民革命,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才是野蛮的象征。因为它开历史倒车,将现代马列学说与中国专制制度结合起来的农奴制,特别是改革开放前人口不准随便迁徙,工作不可自行转换,连口粮等衣食住行也要国家分配,就可以知道国人要如何依附于这个专制野蛮的政权了。而整个中国是谁也逃不出的大监狱。中国向本国民众与国际社会展示西藏的野蛮落后,哪里比得上中共的野蛮?历次政治运动所发明出来的酷刑,大面积的人口死亡,乃至于人吃人事件,以及最近揭发出来的活体摘取器官出售的事件,才是中共的野蛮本质。

也因为本质的不同,所以达赖喇嘛不能忍受中共的统治,与部分藏人于1959年逃出西藏,在印度达兰萨拉建立流亡政权。在与国际接触后,很快从游牧社会向西方民主制度过渡。而共产党中国,至今仍然还停留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巢臼中,虽然有了一些空间,还是摆脱不了背离国际文明的野蛮形象。

中国还指责“占人口不到5%的僧俗农奴主控制着占人口95%以上的农奴和奴隶的人身自由和绝大多数生产资料”。可是看看中共,到现在还以5%的共产党员来控制95%中国人民的人身自由与大多数生产资料,中共的合法性又在哪里?

西藏虽然落后,但是自古以来没有发生过饥荒,反而是被中共统治后,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初期,也就是从平定叛乱到大饥荒时期,藏人死亡人数约80万,占总人口1/6左右(贝克:“饿鬼”)。但是中共领导人中,只有胡耀邦1980年视察西藏时做过检讨和道歉,并且下令撤回汉人官员,但是他自己最后被他的汉人同志斗倒,胡锦涛继续采取流血镇压的手段。

二、西藏自古以来不是中国领土

中共为了推销它的大一统观念,“某某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作为它开动宣传机器,不厌其烦进行推销的经典语言。以为谎言连说三遍就真能成为真理。且不说自古以来的“古”从什么时候算起谁也说不出、定不了,而且翻开历史来看,也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情。中国领土随对外侵略程度的不同而不同。

“西藏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2004年中共发布的《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白皮书中说的,这个“自古”何时开始?

白皮书中说,“公元13世纪西藏成为中国领土一部分”。然而13世纪占领西藏的是蒙古人,他们不但统治西藏,也统治中国,蒙古人还统治欧洲许多国家。如果说西藏因此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那么欧洲那些地方也成了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但是从蒙古人的立场来看,中国不更是蒙古国的一部分?1951年西藏在威胁与欺骗下与中共签署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第一条也是这样写的:“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用“回到”的字眼,就说明西藏在这以前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

中国的汉族文明发源于黄河流域,是黄河的中下游,四周围是所谓的东夷、西戎、南蛮、北狄,西藏还在西戎之西。即使后来历史记载,也是居住在青海的羌人西迁,在唐朝建立吐蕃国,才与中原建立较密切的关系。不但有文成公主嫁给松赞干布与玄奘西天取经的故事,吐蕃更与唐朝在青海发生连年的战争,后来更争夺西域四镇。公元763年,吐蕃还占领唐朝首都长安15天,立金城公主侄儿李承宏为“唐帝”。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中国自古以来也是西藏的领土。

因此,这些都不是统一的理由。

三、西藏的独特地理、文化与宗教

中国之所以“自古以来”不能统一西藏,是因为西藏人既不是汉族,而且它有独特的地理环境、文化背景与宗教特色。

西藏有“世界屋脊”之称,高度多在4,000米以上。因此汉族很难适应这种高原气候,交通也不便,这是汉族难以长期统治西藏的原因。

即使中共统治西藏,推行“汉化”也不如新疆容易。因此即使到现在,西藏自治区汉人的数字还超过不了藏人,因此西藏的文化与宗教得以凭这个“天意”保持下来。到现在还有与汉语完全不同的语言和文字。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交流的增加,显然,西藏要维持这种“独特”的情况是越来越困难了。因此青藏铁路的通车被喻为中国对西藏的第二次侵略。

值得探讨的是,西藏在历史上被“中国”占领时期是元、清两朝。这两个朝代则是蒙族与满族统治中国的时期,也就是说,蒙、满两族比汉族有能力统治西藏。这是什么原因?仅仅是军事上的骁勇吗?还是他们对藏族也相对的尊重而减弱藏人的抵抗?

事实也证明,西元七世纪,佛教传入西藏,吸收西藏民间对自然崇拜的原始苯教的神和仪式而逐渐成为现在所说的藏传佛教。藏人的出家人叫喇嘛,所以也叫喇嘛教。但佛教在西藏广为传播,却是蒙元统治西藏期间。在蒙族统治期间,藏传佛教也被蒙古人接受,并且传入蒙古。这些宗教文化上的相通也与汉族有很大不同。

虽然中共“解放”西藏后就用他们的意识形态改造西藏,但是正式的“民主改革”,则在达赖逃亡后大张旗鼓的进行。当时采取与中共合作的班禅额尔德尼在1962年交给总理周恩来的七万言书中说:“民改前西藏有大、中、小寺庙2,500余座。而民改后由政府留下来的仅有70多座。全西藏过去僧尼总数约有11万多人,其中外逃者可能有10,000,剩余约十万。民改结束后住寺僧尼权且算作有7,000人,减少了93%.”

文革期间寺庙受到更大破坏,到文革结束仅剩八~十三座。大部分宝物被毁坏,还有一部分被运到北京,80年代,有13,537尊佛像运回西藏。还有不少金属的佛像、法器被卖到北京、上海的金属熔炼厂,西藏代表团团长1983年就在北京一个工厂里买回600吨。

现在虽然中共进行补救工作以便开展统战,但随着中国的全面腐化,宗教也被腐蚀。

四、西藏被汉化的威胁

西藏被汉化的最大威胁,自然是汉人的大量涌入,改变藏人的文化、宗教,乃至语言、文字、宗教、习惯,甚至血缘。13亿汉人对200多万藏人(全国约500多万人),强弱立见。中国强大的经济资源与西藏落后的生产力,西藏显然也失去抵抗力。

目前西藏人口200多万,中共的数字说藏人人口占西藏人口的九成多。然而以拉萨来说,1949年人口约30,000,现在50多万,如果不是汉人大量增加,何以会有这样多人口?就算拉萨的汉人只是一半,也超过25万,已占总人口的一成以上,那么藏人怎么可能在整个人口中超过九成?何况几十万的解放军还不算在内。

特别是现代科技的发展,不但飞机与火车相通,还有电视、电台的普及,乃至商业化,都在侵蚀西藏的文化与宗教。电台、电视是中共的一言堂,也被严密控制。13亿人都被中共洗脑,何况几百万的藏人。

大量汉人带来的“现代”生活方式,也使藏人难以抵挡。例如卡拉O K文化在西藏普及。青藏铁路的通车,势必加速汉化过程,因此被称为“第二次侵略”。这次参加通车仪式的记者,在到达拉萨以后,亲自体会到汉人文化与生活方式的入侵。根据多维记者的报导,“就在午夜不久后,我们许多人,包括我在内,都收到一个声音柔软的女性在用中文问:”你需要按摩么?‘“也许藏人开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汉人绝对明白。

中国政府常常吹嘘中国在西藏投入多少资源,但是就连胡耀邦也奇怪,这些资源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西藏还是那样贫穷?如果我们看现在西藏的重要党政职务,包括私人企业的重要职位,哪一个不是汉人占据?这些资源都落在他们手里。大概除了僧侣之外,各行各业都要汉化,怎么不导致整个西藏的汉化?

五、什么是西藏的自由

由此可知,所谓西藏的自由,最重要是尊重他们自己的选择。独立是最佳选择,就是由西藏人民决定自己的命运,外界不应干预。

但是鉴于中国统治了西藏的现实,因此应该做到;

1、严格限制对西藏的移民,甚至是游客,以免藏人的种族灭绝和生态的急速破坏。

2、让更多的自由藏人(不是党员藏人)进入各级政权组织,以保证真正的自治,也就是“藏人治藏”。因此应该考虑在西藏废除党委制。

3、以强制性手段来保护西藏的文化与宗教,例如教育课程的规定,宗教活动的鼓励等等。

4、国家拨足够款项保护生态环境,并严厉惩罚渎职者与破坏者。

5、在开发西藏资源的时候,必须保证藏人的基本权利,也就是他们的基本人权,例如就业权利。

在中共实现自己民主改革前,很难对中共有所期望,因此需要外界多多监督。

六、西藏未来如何发展

最近几年,因为国际压力,中共假装与流亡藏人进行谈判。从2002年以来,双方共举行五次会谈(四次在中国,一次在瑞士),但进展不大。主要分歧两个方面:第一,对达赖究竟是否放弃寻求独立有认知差距。流亡政府寻求自治,但中方却认为达赖依然是分裂主义分子,没有停止进行分裂活动,认为流亡政府把西藏问题国际化。第二,是整个藏族地区的统一问题。流亡政府认为不论是从民族、语言、宗教、传统和人民的期望,以及地理环境等方面,整个西藏民族地区应该统一在一起,但中方否定。

后者是技术问题,前者才是根本问题。北京以此刁难,甚至要达赖表态台湾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才可以洗脱他的“分裂主义”罪名。中国之所以如此强人所难,是它的政策决定的。中国现在对西藏的政策,除了加强控制与开发,就是用拖延战术。今年7月6日是达赖71岁生日,中共等待达赖喇嘛因为自然规律而圆寂后由共产党决定继承人,以达“釜底抽薪”之效。达赖喇嘛也有因应之策:

第一,达赖继续表达他的中间路线。也就是放弃独立,要求真正的自治;以此揭露中共的蛮横无理,争取国际最大限度的支持。为此中共也将批判达赖的程度升级,不但在首届佛教论坛,而且在西藏本土开展。

第二,巩固流亡政府的民主制度。达赖已经多次表示,一旦中共操控灵童的产生,他就情愿放弃达赖的称号,以民主政治来取代。因此,他已经逐渐放权,将世俗的事情放给流亡政府,他只从事宗教精神层面的事。也就是说,一旦藏传佛教变成党传佛教时,不惜破釜沉舟,以西方的民主制度来逐渐取代现时的制度,以保证西藏人民的福祉。

第三,要从根本上挽救西藏,确保西藏的自由,只能是中共放西藏一马,这就需要中共放弃一党专政,树立自由民主的理念。这是非常困难的,汉人没有这样的认识,藏人要与汉人的民主运动合作,在国际的支持下向中国施压,虽然它的效果也有限,但是好过没有。只望中共的改革快过藏人灭绝的速度。

如果中国以为封锁达赖喇嘛的有关资讯,或者对他进行革命大批判,乃至圆寂后就可以让藏人遗忘,那是到现在还不明白宗教信仰的力量。实际上现在藏人不但与中国官方还继续爆发冲突,例如去年5月下旬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上千藏人与公安武警爆发冲突;今年7月中旬突然盛传达赖喇嘛已经到达北京、并即将到访毗邻西藏的青海著名藏传佛寺塔尔寺,逾万藏民闻风赶至。而流亡海外的西藏青年人,特别是西藏青年大会,还倾向于用更激烈的手段反抗中共的统治。藏人的不同声音,表明民主已经开始生根,没有领袖的“一言堂”。例如最近胡锦涛访问美国前,放出消息可能让达赖回国,所以达赖下令美国藏人不要参与抗议活动。但是藏人仍然去抗议,而事实也证明所谓达赖回西藏事情,只是中共制造的一场骗局。(青海万名藏人迎候达赖,可能是这个谣言的后续效应。)但是这种骗局越来越难骗到藏人了。一旦达赖走了,那些不同的激进声音会不会变成实际行动,值得关注。这些都使西藏的未来发展,还有许多变数。

(《2006世界青年关怀西藏论坛》讲稿)

转自《民主论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林保华:国共的“人性交流”
圣诞前夕来自中国的简单事实
林保华:共产党给维权人士的圣诞“礼物”
林保华:认同台湾 不要全否定中华民国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