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如何评价叶利钦?(三)

人气 6

【大纪元5月3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主持人:陈先生,刚才我们谈到您对叶利钦的评价,您对他还有一个评价也是很有意思的,您说他不幸的是把权力交到了普京的手上,您认为这是他晚年中的一大错误。

很多中国人觉得其实普京并没有像您说的那样,因为正因为有普京这样强权的政治才有俄罗斯现在的繁荣,才有俄国现在在国际上的地位,别人不敢轻视它,您怎么解释呢?

陈破空:我想叶利钦在他的任内,内政外交总的说干得不错,但是他有一件事情,就是苦于他的心脏疾病,他曾经在第二任总统刚刚当选就昏倒在地,当时就中风了,经过抢救才能够勉强参加总统就职典礼,参加之后就随即进入医院做心脏搭桥手术,由于这个身体的原因使他对很多事情就力不从心。

其中一个,在民族主义的压力下,他被迫跟民族主义妥协,就开启了一个车臣战争。这个第一次“车臣战争”可以说是叶利钦的一个败笔,也以失败告终。

那么另一件事情就是对于继承人的选择,那么当时他前后用了五个总理,他想启用一代新人,都是用三十多岁、四十多岁的年轻人。那么他一共前后变换了五个总理,一直到了普京时代。

到了普京当了总理的时候,叶利钦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无法支撑,这时候车臣的战火再度燃起,车臣的分裂主义再次点燃起了战火,在这个时候叶利钦的身体可以说是无法应付,就让以前当了内政部长、副部长的普京去处理。

由于普京处理第二次车臣战争就获得了俄罗斯民众的认可,所以叶利钦这时候也觉得应该把权利交给更精力旺盛的人,他就认为普京对他是忠心耿耿的,那么又能处理车臣战争,又能处理些经济问题,又年轻才四十七岁。所以他就果断的把大权交给普京,为了树立起他的威信使他顺利当选。

从权利的策略上的考虑可以说叶利钦有完美的交权、完美的一个结局,对反对派俄国共共产党大乱阵脚,可以说完全来不及反应就在半年内的选举中败北,彻底败北。

但是普京出身于苏共前克格勃的一个头目,说这个人在克格勃里面待过以后耳濡目染,有苏共党文化的影响,所以心地比较阴暗。

所以他上任以来就开了民主倒车,尽管目前俄罗斯的民主基础还是健全的,民主基础还是存在的,但是他在很多方面已经倒退了。比如说他终止地方选举,以车臣分裂为由终止了地方选举。地方选举、州的选举或者省的选举历来是一个民主国家基本的标志。但是普京把地方选举变成了地方首长由他来任命,这是一个倒退。

第二个倒退就是,他抓了新闻媒体,把新闻媒体重新统筹起来,当然没有像中共那么反动,但是也往回走了一些。另外一个,有一些批评普京的记者或者是政治人物,不断的被下毒或者是被暗杀,这也是普京集团所干的。

再来一个就是说,在东欧都在清算共产党的时候,普京摀住盖子没有清算俄国的共产党,因为普京本身是共产党的克格勃的一流人员。再一个就是,他在国际的舞台上,要重新跟西方分庭抗力,实际上这样一个强权道路对俄罗斯是没必要的。

我们看到日本和德国在战后以和平的姿态崛起,同样日本成了第二号经济强国,德国成了第三号经济强国,跟美国和西方以盟友的关系平起平坐,成为八大工业强国之一,并没有削弱日本或者德国世界的形象或影响。

但是俄国走了一个强权道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这是多此一举,多多少少冷战的形态。特别是最近普京叫嚣,在核武器上要重新恢复发展核武器,对美国和西方有个威胁。

我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本身在九九年底,我认为叶利钦的权利交接上非常漂亮。但是我今天回头来看,我认为这是叶利钦的一个败笔,是他晚年最大的失误,就是把权利交给了普京,而使俄罗斯的民主遭到了削弱,当然这种削弱是有限度的,并没有完全的丧失。叶利钦在晚年的时候已经发现了这一点。

叶利钦从不干政,他退休以后过他的退休生活,他真正做到了乔治华盛顿那样的一个形象。但是前不久他已经看不下去了,他说了两句话,他含蓄的批评了普京,他第一句话说:“如果背离了一九九三年的宪法,那么就是对民主原则的背叛。”一九九三年的宪法是叶利钦主导全民公决通过的,保障了各地方的选举,这是针对普京要改变上下二面结构的一个说法。

叶利钦还说了一句话,说:“如果打压民主剥夺人民的民主权力,就是恐怖份子的胜利。”我想这些话对普京都是很难听的。

当然叶利钦已经是到了他的暮年,也不可能再扭转俄罗斯的政局,但是他仍然是头脑清醒的看到了这一点。我相信由于叶利钦的巨大影响,叶利钦所开创的民主基业,普京的倒退路线也不会走太远。

李天笑:对于普京的这个政策有很大的争议,有些人认为他是个铁腕人物,有的人甚至把他跟俄国的彼得大帝相比,据说他长得也像,这个也可能是转生。但是我想普京最大的问题他有这么几个。

一个就是,他开了民主的倒车。就是在一九九三年叶利钦奠定的宪法里面,开创了杜马形式,上院和下院原来是最高苏维埃的上院和下院。那么这个形式奠定以后,实际上就是俄国整个它的议员怎么选出来,主导民主政治奠定了一个非好的基础。

但是普京上台之后,首先他就是把这个杜马,也就是他的下院,它本来一半是按照单选制的,就是直接每一个225个选区里面多选出一个人,至少有一个;另外一半是按照比例指出来,就是联邦按照政党的比例来分配议会的席位,就是一半对一半。但是普京把它全部变成按照比例。

那么换句话说,就是只要你成为一个很大的党,比方说统一俄罗斯党,这一次杜马的选举占了百分之三十七多,像这样的党控制了大党以后就等于控制了杜马。这样的话,他这么改了以后,几乎独立的这种议员他就不可能再通过竞选来进入杜马议会了,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他的新闻上他本来是俄罗斯叶利钦开创的是什么呢?就是百家争鸣。私营新闻机构跟国营的都存在,大概是一半对一半这样的情况。但是现在所有的大的电视台全部被这个普京慢慢的变成国有,而且普京通过国家机构对他们进行命令,就是说你们只能报好的方面,不能报坏的方面。

普京现在他竞选用不着进行竞选,他就通过电视台放他一些节目,因为他讲俄国人就是最喜欢看电视,电视形象去决定一切,这样的话他就完全把新闻媒体操纵在自己手里。

还有就是对人权的问题。我们最近知道就是有两个受到中国政府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俄罗斯取得了难民的地位,但是在这次胡锦涛访俄的时候,普京把这两个人强行通过它的移民局遣送回国,他们的命运现在不得而知。但是根据中国现在迫害的状况的话,他们的命运是非常悲惨的。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普京在人权的问题上、在新闻的问题上以及在议会的问题上都是在开民主的倒车,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使出来的。

主持人:我们再回到叶利钦。我们知道你如果一直在中国大陆生活的,我们都看到比如像苏联刚刚解体的时候,你看苏联现在四分五裂了,老百姓要排着大队去买面包,吃不上喝不上,然后生活水平级级下降,GDP下降等等,好像一切都是非常荒芜、很落败的景象。您能不能给我们观众朋友介绍一下,就是苏联在苏共解体前和之后它的不同还有它的变化?

陈破空:我想苏联七十多年计划经济的运作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巨大的问题。就是重工业重,轻工业轻,使一头重一头轻。

另外就是搞军事积累和军事竞赛,结果动用了大量的国家物力、财力和人力,使人民生活相对困难;而且由于长期官僚体系非常的僵化,工作效率低下,加上俄国长年处于冬天的状态,所以这个体制和人的懒散更加严重,所以到苏联发展了七十多年的时候,可以说已经失去了活力。

在勃列日涅夫统治的18年几乎是停滞的18年,然后结果接下来连续死了三个领导人。在这个勃列日涅夫时代到后来的安德罗波夫时代,这些时代苏联只有一个东西在发展,就是军队,就是核武器,就是太空的这些东西,其他的人民生活,轻工业、国家形象、政治结构都没有发生变化。

由于再加上在之前斯大林的这种大清洗、暴政、大屠杀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创伤,所以在这种基础上可以说苏联解体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叶利钦留下一个烂摊子。

叶利钦面对的就是一个四分五裂,被各加盟共和国的经济连系中断,这个正常的政治连系中断。各加盟共和国追求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宗教、自己的体制,各忙其事,还面临一些军队、黑海舰队、乌克兰的部分和俄罗斯的部分及复杂的情况

再有俄罗斯内部的复杂情况,俄罗斯内部由二十几个联邦国家构成,又面临这种情况,再加上这个叶利钦他要主导政治改革的同时,同时又要进行经济改革,他不想像戈尔巴乔夫那样只进行一项政治改革,经济改革不管。

那么这个经济改革就是大规模的私有化,所谓“休克疗法”就是李博士刚才讲的震荡疗法是怎么回事呢?就说短时间内实现全民的私有化,大规模的私有化。当时俄国的私有化是这样实现的。它把国营企业、国营单位拿来开始分解,让每一个包括从领导、从干部到职工全部都有股份,以股份的形式发放给全民。

主持人:但它的股份是怎么分配呢?

陈破空:他就是以这个企业人人都有份,它的分配根据企业的产质基本上是平均的来切割,但是你可以买卖,股份可以买卖的,你也可以持有等等情况。由于这个情况,整个企业的结构发生深刻的变化。

国营企业的解体,一下子生产下降、生产下滑,重工业不能适应轻工业,民用产品供应不继,所以俄罗斯的确出现了困难,这个困难就是用“货架空空”和“严冬漫漫”来形容。

就是当时很多的日用品买不到,货架是空的;那个冬天是漫长的,没有取暖的设备。但是即便是这样的困难,俄罗斯没有冻死一个人,也没有饿死一个人。

而中共在执政的时候,在没有进行任何体制转型的60年代就已经饿死了至少3,800万人;而那个北朝鲜没有进行任何的“休克疗法”或者别的疗法,它在90年代就饿死了200多万人。

所以叶利钦那样的困难也没有饿死一个人、冻死一个人;而对照列宁时代,列宁当时在搞体制转型的时候,那个沙皇时代转到列宁时代的时候,大量的饿死至少以20万以上计。

我们看到列宁在1918年一段著名的话,他说的那个话什么“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也就是那个时候都惨到那个地步了。面包没有了、牛奶没有了,大家为了一点吃的,夫妻感情体现就是一点点吃的东西来互相让,那就是最深刻的夫妻感情了,在叶利钦时代这样的东西是没有出现的。

所以尽管中共对俄罗斯当时的情况,进行大量的诽谤和污蔑,什么经济崩溃、民不聊生等等来说这些话;但是中共比照他自己过去饿死的历史那是很汗颜的。但事叶利钦他们很快的渡过了这个时代,我记得过了两年之后,两年严冬之后,俄罗斯人货架就充实了,冬天就有暖气了。

俄罗斯人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改变两件事情,第一个全民医疗保健没有改变,任何人有病是可以免费送到医院救治的。

另一个没改变的,就是学生的伙食,学生在学校里面可以享受免费的午餐是没有改变的。所以俄罗斯的情况迅速好转,但就在好转的时候,不巧的是突然发生亚洲金融风暴,就是1997年、1998年由泰国那边开始发生亚洲金融风暴,对俄罗斯偏就是致命的一击,在这时俄罗斯又一次的陷入了困境之中。

但是即便是如此的困境,俄罗斯的经济在1998年开始出现了增长,而且呈现起飞的态势,就是叶利钦执政的最后两年。他调整了经济结构、调整了政治结构之后,激发了整个俄罗斯民众的生产力、积极性和创造力,俄罗斯经济开始增长。

所以在普京接掌之后,由于石油的涨价,经济全面起飞。现在的俄罗斯重新崛起,崛起之快可以说令世界非常吃惊。比中国、比印度、比周边的国家崛起都快,俄罗斯的情况刚才李博士也讲了,不是比中国差,而是比中国好。它的平均产值、它的供应资源等等,健康结构都比中国强。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7/5/3 7:16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寒山:从大恶到大善--苏联创建立和解体的联想
【热点互动】历史铭记叶利钦
【热点互动】4.25事件的来龙去脉
秦耕:叶利钦的背影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欧中峰会 欧盟对中共转强硬
【大选观察】川普对付中共敢说敢做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珍言真语】谢田:捆绑蚂蚁金服 中共在港捞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