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山:从大恶到大善–苏联创建立和解体的联想

寒山

人气 7
标签: ,

【大纪元4月27日讯】俄国前总统叶利钦去世了,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帝国终结者。回顾叶利钦的生平,也就是回顾苏联的历史,尤其是苏联解体的历史。

苏联这个名词在世界历史上与其说是一个国家,不如说是一种政体。从建立到解体,苏联在人类历史上创立了两个先例。第一是通过政变推翻合法政府,然后用暴力镇压政治反对派,建立起一个依靠专政治国的政权,然后对整个社会进行全盘改造。“政变”、“专政”、“社会工程”和“改造人”这些名词在俄国十月革命前是非常罕见的,而十月革命等于是给那些形形色色的政治野心家和政治狂人提供了一个启发:原来政治权力可以通过这种暴力手段获取,而对社会的支配欲也可以在“改造社会”的名义下轻易实现。而这个先例的产生,与其说是所谓历史必然性的结果,不如说是像列宁那样具有坚定意志和不择手段的政治家的胜利。

如果说苏联的建立在人类政治历史上开创了一个恶的先例的话,那么它的解体倒是恰恰相反,在人类历史上创立了一个独裁权力也可以行善、甚至自动放弃对国家和社会的控制的先例。苏联毫无疑问是世界历史上最后一个帝国,即一个通过领土扩张建立起来的、用政治权力和武装力量所维持的多种族多民族的国家。

今天很多左派喜欢谈论所谓“帝国”,说美国是今天的“世界帝国”,这是一种毫无历史常识的说法。二十世界真正的帝国是苏联,法西斯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都太短命,而且都和战争联系在一起,作为帝国并不持久。在世界历史上,还没有一个帝国和平地接受再也无法维持下去的现实,自动放弃帝国的权力,和昔日被控制的帝国各部分平等谈判、和气分手、再建立松散的联合体。绝大多数帝国都不甘心垮台,最终是在军事失败中分崩离析或者被新帝国取代的。但苏联不是这样,在世界历史上它是唯一一个在军事力量达到鼎盛时期不战而降、和平接受解体的帝国。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不能不说这是苏联了不起的地方。

哲学上有一个词叫“吊诡”,用在历史上可以指那些不可思议的而恰恰发生了的充满了辨证意味的事件。在这个意义上,苏联从聚到散七十多年的历史之吊诡之处,就在于它的建立是最大的恶,而它的解体又是最大的善–说它是最大的善,是因为我们难以想像,以苏联那样庞大的军事力量,如果它的统治集团坚决不肯放弃权力和对帝国的控制,那么对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么,为什么这个不可思议的大善会发生在苏联呢?这又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又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人们通常用经济停滞、体制僵化和人心思变作为解释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这些可能都很重要,但我想,在苏联面临体制性危机的重要时刻,如果掌权的不是戈巴契夫和叶利钦,而是任何一个共产党强硬派,那么,以苏联当时的所谓“硬实力”和帝国的庞大版图,它完全可以挺过危机,然后不死不活地拖上很多年,让整个世界为它的苟延残喘付出代价。在这个意义上,苏联的解体又是在和十月革命相反的意义上重现了个人在历史关头的重要作用:当年列宁的大恶创立了苏联帝国;七十多年后戈巴契夫和叶立钦的大善又导致了这个帝国的解体。这难道不又是一个历史的吊诡吗?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叶利钦家乡要为他树纪念碑
世界政要赴莫斯科参加叶利钦葬礼
叶利钦风光大葬 规格百年来仅见
叶葬礼世界政要云集未见中共代表团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内蒙再现文革 中共欲铲除蒙文
【珍言真语】直播挨棍 查案被袭 港记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错】美次卿访台 七种武器不仅防卫台海
【西岸观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东恩怨
【重播】首次白宫美国历史会 川普签宪法日宣言
【薇羽看世间】骇人的数据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