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菁:解救“报捷” 千余孩子在哪?

张菁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28日讯】在中国,贩卖奴工、奴童的情形,已从上世纪末的分散型、个案式发展到了今天的集体化、规模化、深入化,形成一个巨大的犯罪网络,一条条穿州越省的贩奴黑路,十几年营造的利益血链,环环相扣,扯一条动一片,是活生生的21世纪贩卖黑奴中国版!而山西省奴童案中所谓的“专项行动”,不过是一场雷声大雨点小、自上而下的不折不扣的集体遮羞大秀!

千余父母 仅二人带回了孩子

今年6月5日,400名寻找孩子的家长,在网上向社会发出了求救信,引起了媒体广泛报导和国内、外网民的强烈谴责,惊动了中共最高层,胡、温于是下令调查,如今已告一段落。22日,中国劳动保障部、公安部、全国总工会联合工作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山西打击黑砖窑专项行动已解救农民工359人、童工(包括待确认年龄的)共21人。可是,400个呼救的家长只有二人领回了他们的孩子,有父母出面求救有名有姓的孩子就有1,000多人仍然不知下落。

呼救的家长们说,他们的孩子多是在火车站、路边、职介所等各种公共场合被人坑蒙拐骗到各个黑砖窑矿井的。中介人贩子以300~500元转手倒卖给窑主,而孩子们除了一日干12~16小时超强度的工作外,一分钱也拿不到。他们介绍说,经他们自己找到的孩子辨认,有的孩子是十几人坐上同一辆车被拐骗到山西的同一砖窑。走访上百家砖窑寻找儿子的羊爱枝说:“几乎每处都有孩子被强迫做苦力”,“他们蓬头垢面,赤手光脚,砖车拉不动时,监工就在后面用鞭子抽。”她曾尝试着带走他们,但不是被包工头们追着打,就是受到当地警察的阻拦。早在2000年,一个侥幸逃出狼窝、现年21岁的长沙大学生小黑,就曾经被人贩子拐卖到山西运城六亩村的一个砖窑,有57个像他一样的孩子,每天几乎都工作16个小时以上,一日啃几个馒头,几个月才吃上一餐肉。他还亲眼看到,一个孩子被打手用砖头和板子打得血肉模糊后就没了气息。

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付振中连续不断地揭发山西黑砖窑内幕。他已编发了20多期揭露山西黑砖窑的报导。从5月9日起,他与寻子的家长们三度暗访山西黑窑,辗转砖窑上百家,在万荣县一个黑砖窑,他曾看到过数十正在做苦工的孩子,最大的13岁,最小的才八岁。他们吃的、住的,加上身上伤痕,是他一生中见过最悲惨的一幕。5月19日,河南电视台播出《罪恶的黑人之路》后,就有上千河南籍被绑架或拐骗的孩子的家长到电视台来求助,希望获得讯息寻回到自己的孩子。这不包括全国各地其他地方被拐骗的,以及记者没有走访到的那些黑窑里,更没算那些被打死的、工伤死的和病死的孩子。

只找到21人,很显然,不是政府无能,就是害怕涉案人员数字庞大,上上下下难找“干净”人,必须网开一面,才能维持地方政府运作以及政权的稳定。

在23日各层邀功报喜的时候,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可知道,在大大小小的矿井、砖窑,至少还有千余孩子正在打手和狼犬的监视下,在伤痛和饥饿中煎熬,毫无做人的权利和尊严,过着比黑奴更加悲惨的生活,甚至不排除更多的孩子已被灭口,从此人间蒸发。

利益血链交错 法网难张

看看下面的事例就会了解,为什么全山西省就只有21个孩子获救,就会看出,这张密集交错的利益血链所结成的网有多么的坚实。

6月14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纪检组长张鸣起一行,亲临山西省洪洞县一个黑砖场视察,到了现场却发现,那些包身工、奴童竟不见了,八名痴呆者也不知去向,而他们所居住的黑屋也被身份不明者“毁尸灭迹”,现场只留下一堆瓦砾,连那六条众所周知的凶猛的狼犬也一条都不见了。头一天才去过黑砖场调查的县干部说:“昨天来时还是好好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一切都是在“惊动了胡、温”并下了“严查”命令之后发生的。

山西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19日竟轻松地说:“为了逃避检查,一些非法经营者会提前将民工转移。”当然,这是常识!一般人都能预见,难道当局就不能想像到、不能早一点采取预防措施?况且,记者深入虎穴的采访回来的报导从几个月前就开始,许多家长早已报案,公安及劳动监察等部门为何一定要等到胡、温下令了才有所行动呢?既然知道打草惊蛇的后果,何不预先做好防备以便应对呢!

可是,看看各省市的公安在镇压法轮功的问题上,又狠、又准、又持久,一家一家地抓、几百几百地关,雷厉风行,绝不会轻易漏掉一个,并在监狱里从精神到肉体全方位给予折磨;对待一些挺身维权人士包括双目失明的陈光诚等人,又关、又打、又判,而对那些糟蹋孩子的黑心窑主、拐卖骗子、黑中介、收保护费的执法人员、知情不报的失职者,却表现得那么迟缓,以至于在“专项行动”前,就让那些糟蹋孩子们的嫌犯“清扫门户,干净迎客”。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别呢?可以说,金钱是重要根源之一。一个山西矿老板就能花800多万元买架飞机送给“人民公安”,法轮功、维权人士能吗、又愿意吗?常言道:吃人手软、拿钱消灾,在贪腐盛行、臭名昭著的中国官场,有钱能不使鬼推磨吗?

童工问题严重 山西见一斑

非法利用童工,在中国各省市县乡镇都极为普遍,不同的是工作环境恶劣的程度,以及支付微薄工钱与无偿地剥削。河北临西汪江砖厂,包工头将两名智力发育不全的少女骗来,白天做工长达16小时,晚上逼迫她们为其他男工提供性服务,表现好的人可以50元向老板买嫖票,去她们住的单间发泄一回。有时,她们被推进30来人的大宿舍里,任由那些残疾民工一双双脏兮兮的手摸、掐,扯光衣服猥亵,可她们直到逃走的二年多时间,从未拿到过工钱。

而山西省在奴役、贩卖儿童方面一点也不逊色,大案也曾惊动过中央多次,总是杜而不绝。就说几桩近年被揭发出的案例吧。

◆13岁的孤儿孙贵明,四岁时父亲自杀,九岁时母亲病死,此后一直跟着奶奶住。奶奶死后,他就不得不弃学打工。2002年10月9日,在山西吉县一家饭店当童工,只因帮老板买菜多花了一元五角,老板认为是他偷的,于是就指示三个男青年把他毒打一顿,其间,打昏了又用冷水泼醒。他被人送到医院后,虽捡回了一条性命,但从此变成了残废人。直到两年后的2004年,《山西日报》记者再次采访他,涉案的老板仍然在逃,更别说赔偿。

◆2002年,山西万荣县六毋村曾因使用河南籍的童工案发后,被罚款14万元。五年后的2007年6月,《南方周末》记者在六毋村发现,这里的60余家瓦窑厂仍有童工,仅记者视野所及便不下20个。

◆05年8月中旬,在山西省晋中市祁县宝成玻璃器皿厂,一名年仅15岁的童工段辉栋上班第八天就被车间主任用铁钳重戳后死亡。而事后赴祁县采访这一事件的记者,竟看到在距事发工厂数百米的另一个玻璃厂里,还有十多名童工在辛苦劳作。祁县中国最大的人工玻璃吹制基地,全县160多家玻璃器皿厂中,二、三十家曾被查出非法雇用童工,仅2004年,全县就遣散了115名童工。

◆2006年3月,阳高县常安街有一家名为蔚进祥糖果生产厂的黑窝,没有证照非法生产达五年之久,产品远销上海、武汉等十五、六个省市。令人难以相信的是90%的工人是未成年的孩子。执法人员突查时,15名未成年的“女工”正在包“果珍棒”;另一个车间里,两名“男工”戴着脏兮兮的黑手套正揉着糖稀。

为了甩开记者的追访,违法经营的砖窑、煤厂及矿主们,常常采取威胁手段。本次揭发洪洞县黑砖窑的记者付振中,就已接到过几十通喊打喊杀的恐吓电话。稍早时的今年1月10日,《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专题部主任兰成长等人,到山西浑源县水沟村的一个煤矿采访,以了解非法营运等问题,却被矿主侯振润等人活活打死。

不见具承担精神的党员 只有庸官

奴童案爆发后,案发的县份竟没有一个县长为眼皮下发生如此失职的事情而遭拘留调查!更没有一个省长、部长乃至总理出面请辞,以对如此惨无人道的奴役案负责。山西省长说教式的“道歉”,不仅只字不提对遭奴役、伤害和死去的受害儿童的经济赔偿问题,还避重就轻,以罚款了事的无照经营等民事违法行为,来遮掩层层虐待、伤害孩子们的所有刑事犯罪。全山西省清查的小矿井、砖窑有8,760个,单单在洪洞县就有非法黑砖窑95个,长期奴役、伤害、草菅孩子的温床,怎么变成了仅30几人涉案呢?

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穷孩子、农村留守儿童、无依孤儿和残障孩子,遭遇被拐卖、压榨、虐打,像路边脚底下的野草,任踩任踏,谁来为他们喊冤、谁来为他们索偿?那些密密麻麻的各级妇联、儿童团体哪去了?为何在这种时候总听不见她们的声音?为何她们总是袖手旁观、不站出来为孩子们说句公道话、用母亲的情怀温暖这些伤痕累累的心灵?那些获政府拨款、受国外大财团、非政府机构资助的各妇女组织,难道没有道义责任全力呼吁、追踪个案、促使受害儿童获得各方面的照顾和经济赔偿吗?花瓶就是花瓶,只为摆设而摆设。

相信每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犯罪温床不付之以炬,人贩子依然有恃无恐、愈发猖獗。岂是抓几个运气不好的来做做样子就能了事的!更何况,山西的拐卖、奴童案数目和规模惊人。

相形之下,同一时间在中国以外的地方,英、美、加、澳四国联手也破获了一个儿童色情跨国网络,救出31名孩子,一举逮捕了700多人,并且还在继续追查。为保护孩子,凡是沾边的无论是何身份,格抓勿论,决不姑息。反观中国,如此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残害儿童,一个巨大的跨省犯罪网络,仅仅抓了30几名涉案者。同是孩子,同是生命,中国孩子,特别是农民的孩子,为什么命就那么贱啊!穷吗?看看名列世界前茅的国民生产总值的飞跃,看看美轮美奂的城市建筑,再看看美国拉斯维加斯大赌场来自中国的豪客,富啊,富得溢油!干瘪的是长年关在深井矿底、砖场煤窑的那些包身工、童工、童奴的身躯。

中国保护儿童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少,有《宪法》、《劳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还有2002年12月实施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以及签署的联合国保护儿童的相关法案。可是,这些真正能起作用吗?能有效保护孩子们免遭零售批发吗?法律是有的,案件是不断的: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员都也是常常受“惊动”,就是童工、童奴依然,就是孩子找不到!

胡、温在听取那些“专项行动”的捷报后,拿什么去平息人们的愤怒?拿什么去安抚那成千上万伤心欲绝的家长们?在白天大合唱“解救建功”赞歌之后、夜幕降临的夜半,你们可睡得安稳?统一口径,中共又玩老把戏让人气结的是,童奴案就这样迅速告一段落,剩下的是全国媒体又一次集体失语,相关消息只有获中央授权的媒体才能报导,一律统一口径,像《山西日报》、《第一新闻网》等官方媒体,甚至百度等搜索网站,都已将很多原始的奴童案的报导和图片删得干干净净。这种手法,让人想起二年前南通孤儿院负责人密谋私自割掉了二个智障少女的子宫的案件、湖南数家福利院集体倒卖婴儿案等,一开始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在报导揭发,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统一的腔调、统一的内容,最后抓了几个当事人,有的随后就放了,有的判了个缓刑就再也不提了。至于那些受害的孩子们最终的下落,是否得到安全保护,是否获得赔偿,一切都成了谜,甚至在百度上也搜索不到相关案件最后的处理结果。

一个同样的问题还要问胡、温:你们高谈的“社会和谐”到底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是否一定要弱势阶层、普罗百姓“闭嘴”才能成全你们的“和谐”!

6月20日,400多位寻子父亲们,万般无奈,再次联名发出求救信,呼吁加大解救力度,扩大查找范围,要全国联动寻亲。他们说:“轰动全国的洪洞虐工事件,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还有1,000多个生命正在遭遇危难……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可是,从深意上想想,靠现行体制、腐败架构救孩子,救了今天救不了明天,救了张家救不了李家。一个四川盲人歌手周云蓬对什么是孩子?什么是中国孩子有这样的总结的:

那《中国孩子》是什么?
──是吃人盛宴上的羹炙,
是取乐的工具、消遣的物件,
是“活该生在中国”的蝼蚁,
是被斗争掉的、被沉默掉的、被忽略掉的、
被代表掉的、被和谐掉的,
中国奴隶!@

(2007-06-27)(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6-28 7: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