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中大副教授陈健民回望香港十年

陈健民(大纪元资料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7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今年是香港主权移交10周年,香港中大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日前接受本报专访,回顾香港过去10年。他说,03年七一改变香港政治文化,相信以后香港市民在面对威胁香港的事情时,都会敢于站出来。而沙士(SARS,即萨斯)事件更让他醒觉生命的可贵,也从中体会到香港精神:“灾难来前,人人要互爱互助。”

对于香港的民主发展,陈健民强调除了要求普选特首和立法会之外,还要推动政党政治。

香港促进大陆民主发展

陈健民在中大的办公室门上贴的是粤北孩子的照片,以及要求平反六四的漫画。这位在香港土生土长,又曾经在美国耶鲁大学进修的香港学者,非常关心大陆的民主进程发展。

九七年他选择了留在香港,他的爱国定义显然和中共有很大不同:“在中共看来,爱国就等同支持共产党,在香港人看来是分开的。我爱国,就是爱人民,爱你的文化,爱你的土地等等,就这种感觉。政府是可以批判的,历史上绝对不能接受的中国政府也存在过。香港和中国大陆官方的爱国定义不同。”

他认为,香港的民主进程发展对大陆有很大的示范作用,这也是让中共非常害怕的。03年七一之后,一下子多了很多形形色色的打着大陆学者的人来找他,陈健民直言:“他们来收料,23条之后中共加紧了对香港的控制。”

03年七一改变香港政治文化

这10年,陈健民认为,香港人开始把香港当作自己的家,想要好好经营。但一国两制的矛盾就充份体现了出来:“民调显示,大约有七成市民要求尽快有双普选,最后结果如何,人大常委通过人大释法把这个普选的声音给封杀掉了。这个是(中共)中央和香港人民的声音不一致的地方,这个矛盾是很明显的。”

但矛盾中又有乐观的地方。在陈健民眼中,03年七一大游行对香港政治文化起到了很大的变化,那天他在游行现场感动得快哭了出来,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没有移民留下来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香港人本来无力感很强,但03年七一之后,23条没有办法通过,然后叶刘淑仪和董建华下台,我觉得政治文化对香港来说,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影响。”

这个影响就是23条之后,香港人敢于站出来,而他们的参与也会改变现实:“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威胁到香港的时候,我想香港市民会站出来,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大的改变。香港人会觉得他们的参与会改变这种现实,这种感觉以前是没有的。这会在香港慢慢发展下去。”

灾难来前 互爱互助

另一件让他难忘的事情就是SARS:“SARS来了,我们见到一下子人生很多事情都很难控制。灾难要来的时候,无论你是怎么富裕的城市,现代化的城市,一下子就垮了下来。百姓觉得,很多事情要自己来,公民社会变得非常重要。老百姓要自己掌握自己的生命,要互相帮忙,互爱互重,那个事情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他续说:“香港精神是在那里体现出来,人先学会,谦卑一些,不管你怎么伟大富裕的城市,面对大自然,面对上天的灾难,真的人要很谦卑。”


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继2004年4月6日释法后,又火速于4月26日否决香港07、08年普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此举让多位努力研究香港政治改革出路的学者,对政府毫无诚意的咨询彻底死心。代表八成研究香港政治学者的“香港民主发展网络”(民网),随即宣布杯葛港府的政制改革咨询,只会在建制外发表意见。左一为陈健民。(大纪元资料图片)

中共害怕香港有执政党

谈到香港的民主发展,他认为,香港的民主化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双普选,另一个就是政党政治。普选的重要性不再多说,陈补充,香港没有执政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立法会里面,有相当多的党派在里面。公民社会里面也有相当多的团体在联系。现在要把香港治理的好,把政党踢开,不理他们,能很好的管制香港吗﹖这是我很大的疑问。”

他直言中共很害怕香港有执政党的出现:“中共会怕特首忠诚不只是对着中共,他有政党在背后。对于中共来说,掌控这个局面,相对更难,因为我要控制一个人和一个政党,难度是不同的。第二点,中共一直把香港不希望是一个政治实体,不希望是一个政治城市。觉得只要弄好经济就好。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认为政党政治不重要。”

但他强调,政党政治是民主化的一个重要指标:“特首没有授权,他没有这么高的民意威望,压不了立法会,另外他没有政党背景,他也很难通过政党去沟通,香港非常需要民主才能解决结构上的矛盾。推动香港的社会发展,让人投入进去,一定要给人归属感,归属感其中一个来源是民主。”

吴邦国讲话对政改设线

对于吴邦国在七一前发表‘香港无权论’的讲话,陈健民认为,这显示中共要对政改要划一个底线:“未来半年应该是香港讨论政治改革的时候,在政治改革没有开始之前,中共要把底线说得很清楚。你们不要说怎么改就怎么改,中央有意愿,他们要划一个底线。”

而吴的讲话警告香港非三权分立以及要求加强行政主导,陈健民指出,香港《基本法》列明,香港的制度已经是三权分立。他认为,吴的讲话意味着中共要更加强权:“过去10年,他们觉得立法会有些权力,用错了,就把它收回。行政长官也有些权,要更加强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他对10年后新一届任命班子的人选没有多评。但他质疑曾德成的左派背景是否有认受性:“我担心他能否掌握香港的主流,我担心这些人多的时候,香港政府是否还会发生23条这类的事情。”

至于未来,他相信,市民争取民主的诉求仍很强烈,23条之后香港公民社会开始成长起来,他们敢于为维护自己的利益站出来。他说:“对自己有信心,我们往前走,中国也在改变,我们争取的民主在将来一天会在香港出现。”(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7-06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