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给欧洲写墓志铭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1日讯】欧洲以其深远的历史、辉煌的遗产,一直被视为西方文明的孕育之地。人类进入科技和工业迅速发展的二十世纪以来,虽经两次世界大战、冷战时苏联的威胁,但欧洲仍和美国一起,作为自由世界的堡垒,抵抗共产主义、发展资本主义,不仅成为全球最有经济实力的洲际大陆,更给共产铁幕下的人民带来自由的希望。

但是,曾几何时的辉煌欧洲,近年却一步步走下坡路。它在世界舞台的影响力,不仅远不能与当年相比,甚至有美国学者写好了“欧洲的墓志铭”,认为它已经迈向最后寿终正寝的日子。欧洲到底得了什么病使它迅速“衰老”?纵观其现状,并总结众多学者对它的分析,人们起码可以看到四个明显的症状﹕

第一,人口危机。

当今欧洲的一个严重问题是出生率太低,人口不增反降。根据“人口替代率”,平均每个女性生二点一个孩子,才能保持人口稳定。但欧洲人越来越倾向不要孩子,欧洲国家的平均生育率目前只是一点三七。这种现象导致很多国家人口萎缩,像德国、意大利、俄国、西班牙等国的生育率都不超过一点四;瑞典一点六,丹麦一点七,挪威一点八,英国一点九,也都低于人口替代率。

民调显示,二十多岁的德国人,25 %的 男性和20 %的 女性都表示,不会要孩子。按这个发展趋势,到本世纪中叶的2050 年,德国将会失去相当于全部原东德的人口。

意大利的生育率更低,才一点三,男子拥有第一个孩子的平均年龄是33 岁。学者预测,到本世纪中叶,60 %的意大利人,由于都是一胎化,将不知道什么是兄弟、姐妹、叔叔、舅舅等。

俄国的情况也相当严重,现有1.47 亿人口的俄罗斯,到本世纪中叶,将会减少三千万,只剩1.14 亿(过去13 年,俄国人口减少了580 万);欧洲中、小国家也是如此,保加利亚人口届时将会减少36 %;比利时会降至 450 万人(现近800 万);爱沙尼亚更严重,人口将会减少一半以上。

法国在二战结束后15 年内,人口增长了25 %。当时戴高乐政府的总理乐观地计划说,到二千年,法国将有一亿人口。但现在法国人口才 6300 万;因法国生育率同样低于“二点一”的替代率。按联合国预测,到本世纪中叶,法国总人口也不会超过目前的水平。而那时候,非洲一个小小的也门,其人口将会超过整个俄国;而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的人口,将会各自超过原欧盟 15 国的总和。

人口多少对一个国家的生产力、国力等具有重要意义。例如从1800 年到1930 年,美国人口由600 万增长到1.2 亿;同期俄国由3700 万增至近1.4 亿,是强国中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美国生育率近年多保持在二点一,去年人口增长5 %,达三亿人)。

人口多,明显将增加人力、生产力、军力,以及整体国力。从经济角度,它也增加内部的消费能力。例如美国的大众消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二;出口占不到美国经济的20 %。即使美国不与整个世界做贸易,它在国内仍有七成多的市场,可见人口对国力的影响。

第二,年龄老化。

欧洲人口下降的直接后果,是人口老化,社会负担加重。欧洲历史以来第一次出现65 岁以上的老年人数量超过了20 岁以下的年轻人。目前是每六人有一人超过65 岁,到本世纪中叶,老年人数量将会占三分之一。

据统计预测,今后25 年,欧洲的劳动力会下降7 %,同时 65 岁以上者增加50 %。有工作能力的人口下降,同时老年人数量剧增,这一反一正,自然加重社会的负担。 2001 年,欧洲五国(法国、德国、比利时、丹麦、瑞典)的社会福利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GDP )的27-29 %(美国在同年才是 14.7% )。

在欧洲,60 岁以上者的就业率远低于美国。据2003 年的统计,55 到64 岁之间的美国人,60 %有工作;相比之下,德国是 39% ,法国是37 %,意大利只有 30% 。再加上欧洲人的退休年龄较早,人的平均寿命又大幅增高(七十年代欧洲人平均寿命72 岁,现男子78.5 ,女子81.3 岁),那些老年人拿退休金的时间自然延长,还有名目繁多的庞大福利,国家全包的全民医疗保险等等,都给政府增加更大的财政压力,使本来经济就处于滞缓状态的欧洲,更是雪上加霜。

第三,穆斯林移民涌入。

在欧洲人口下降的同时,外来移民增多,目前已有两千万,其中90 %来自穆斯林国家或阿拉伯世界。恐怖主义兴起后,欧洲的穆斯林社会,出现反美、反犹、反西方文明的激进风潮,甚至呼应恐怖份子,袭击自己所在国,滥杀无辜。这种现象在英、法、德、西班牙、荷兰等地更为显着。

例如英国有200 万穆斯林(其中70 万在伦敦),虽只占人口3 %,但增长速度很快。据英国官方数字, 200 万穆斯林中,一万六千人参与或支持恐怖主义,三千人曾在阿富汗的盖达基地等受过训练。2005 年7 月伦敦被这些移民恐怖份子袭击,造成五53 人死亡。近年英国反恐机构破获、阻止了多起他们的恐怖袭击阴谋。

法国的情况更严重,穆斯林移民有600 万,占人口近10 %。而且自 1999 年以来,一直以每年15 万穆斯林入籍,20 万非法移民进入的速度增长。前年丹麦杂志刊登穆罕默德的漫画事件时,法国的穆斯林移民和阿拉伯世界反西方的疯狂举动同调,游行中高举的标语牌是﹕杀死侮辱伊斯兰的人。由于欧洲左派们热衷“文化多元主义”(即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文化之间没有先进落后之分,文化要多元),因此没有致力于把穆斯林移民融入西方文明。在英国,伊斯兰的清真寺有 1700 个,法国有1600 个,德国有2200 个。几乎全部的清真寺都只强调伊斯兰主义,而拒绝接受西方文明。不少年轻的穆斯林移民,在这样的清真寺被“洗脑”后,参加了恐怖组织;或去袭击、杀害当地的犹太人。去年巴黎有一名23 岁犹太人被穆斯林帮派绑架后殴打、虐待,最后被身上喷汽油烧死。几年前一个穆斯林青年打死一个犹太人后兴奋地说,“我杀了个犹太人,可以上天堂了。”

德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移民也占人口10 %,其中最大群体是土耳其的穆斯林移民,约 320 万(德国的犹太人只有12 万),他们在德国形成一个自己的社会,很多父母甚至不许他们的孩子学当地语言,只是送去清真寺学《可兰经》。

在荷兰,穆斯林有100 万,占人口6 %。几年前,画家梵高的后代、电影导演特奥.梵高因拍了一部揭示伊斯兰欺压女性的影片,就被当地穆斯林青年用割断喉咙的残忍方式杀害。当时荷兰的孩子吓得不敢在自家院子挂荷兰国旗,因为当地穆斯林可能认为这是“挑衅”。

根据英国一项全国性调查,26 %的穆斯林表示,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忠于英国; 40 %支持用伊斯兰宗教法代替英国的法律; 13 %支持盖达恐怖活动。在有些英国城镇,穆斯林甚至讨论建立“伊斯兰议会”,为将来在英国境内建立“穆斯林省”做准备。英国的红十字会甚至把圣诞树等标志从他们办的“慈善中心”拿掉,怕冒犯当地的穆斯林。

六十年代的法国是安全的,但随着穆斯林移民的涌入,犯罪率直线上升。据“国家统计研究所”(INS )的数字,1960 年法国犯罪率是12 %,到 2000 年时增长70 %;警方说,法国境内的 60% 罪犯,90 %以上的犯罪活动主谋,都是移民。

即使在一向平静的瑞典,其第三大城市马尔摩(Malmo )因穆斯林移民涌入,强奸、抢劫、烧毁学校,反犹,伊斯兰私刑(Honor Killing )等,简直无法控制;很多当地的白人被迫搬离。

信奉真主的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曾宣称﹕“已有很多迹象显示,真主将引领伊斯兰在欧洲获得胜利——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枪,也不用征伐;在未来几十年,五千万穆斯林进入欧洲,会把它变成伊斯兰的洲际大陆。”

第四,福利社会主义捆住手脚。

在经济走向全球化,亚洲,甚至美洲的经济都在腾飞的今天,欧洲的经济却发展滞缓。被称为“旧欧洲”代表的法国和德国,失业率长期在10 %左右,是美国(现为 4.5% )的一倍以上;但经济增长率还不到美国的一半。

总部在巴黎的“经合与发展组织”(OECD )去年发表题为“走向发展”的160 页报告指出﹕今后10 年欧洲的发展趋势是,经济将进一步衰落;20 年后,平均每个美国人的财富将比德国人和法国人多出一倍。

二千年时,欧盟元首们聚会誓言,到2010 年,欧洲将成为全球最有竞争力和经济实力的;但现在看来像一个玩笑。上述报告对欧盟国家按个评分,结果主要国家的经济力全都是B- ,没一个进入A 等。与此同时,美国的加州如单独计算,已排为世界第八大经济体,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整个法国;新泽西州相当整个俄国(世界第15 位),佛罗里达州相当南韩,马里兰州等于整个香港。

欧洲和美国的差距之所以越拉越大,主要由於哲学理念不同。美国更看重“自由”,通过减税,削减福利,减少经济规定,鼓励充分市场竞争,从而激发人的想像力、创造力,保护“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 ),发展资本主义。而欧洲则热衷“平等”,通过高税收、高福利,“劫富济贫”进行财产二次分配,在本质上仍是实行“集体主义”,以群体的名义(现在叫“公共利益”)剥夺个体的权利和自由,限制资本主义的发展。结果和共产主义相似,“杀鸡取蛋”的结果,鸡越来越少,蛋也自然更不够分,最后大家一起受穷;只不过由于选举制度使推崇福利社会主义的政党被淘汰,所以这个走向贫穷的过程比共产主义缓慢。

通过高税收而“劫富济贫”的做法,是高举“追求平等”的道德大旗而实施的严重不道德行为。在西方民主社会,财富是能力和努力的标志,“劫富济贫”就是蔑视才智、践踏勤奋;就等于是褒扬愚笨、鼓励懒惰。

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奋创造着成绩的人们是幸福的;而不劳而获者,永远是所有社会中最不快乐的群体。2005 年的美国民调显示,收入最高的5 %群体,认为自己“非常幸福”的,比低收入的 5 %,多出 50% 。据“经合与发展组织”的统计,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的工时,比德国人多22 %,比荷兰、挪威人各多 25% ;即使是英国人,也比美国少10 %。但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美国认为,“工作是人生幸福的最主要来源”; 89 %的美国人满意自己的工作。

2002 年全球35 国《大众社会调查》(GSS )显示,56 %的美国人感到他们的人生“非常幸福”,而法国才是 35 %,德国更低,才是 31% ,虽然他们有更多的付薪假期,工作时间又比美国人少很多。

美国学者布鲁克斯(Arthur Brooks )分析说,这和美国人多信奉新教伦理的“勤奋工作有利灵魂”有关;同时资本主义的激烈竞争,导致人们必须勤奋,因为美国没有欧洲那么多的铁饭碗保护政策。

“给旧欧洲写墓志铭”

上述这四个症状(当然不只这些)显示,欧洲确实“病了”。近年有多位英美学者撰文指出欧洲陷于危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国际问题专家林蔚(Arthur Waldron )曾撰文“欧洲的危机”。英国作家、政治评论员普赖斯- 琼斯(David Pryce-Jones )在“欧洲的灾难性变形”一文中指出,欧洲对伊斯兰主义的妥协,就像当年英相张伯伦对德国法西斯的“绥靖主义”,是可怕的历史重演。

英国当代历史学家约翰逊(Paul Johnson )在“欧洲到底需要什么”中结论说﹕欧洲已是正在死亡的洲际大陆。《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塞谬尔森(Robert Samuelson )文章的标题就是“欧洲的终结”,指出欧洲这么高调反美,正说明他们在默认自己的衰落。美国《新闻周刊》国际版编辑扎卡拉(Fareed Zakaria )在“欧洲的衰弱和坠落”一文中论证说,欧洲已经衰落,它反美并无实力,总不能用“无”来打“有”。

86 岁的资深而多产的美籍德裔历史学家拉克尔(Walter Laqueur )今年五月出版了他的第70 本书,书名是《欧洲的最后日子﹕给旧大陆写墓志铭》,他分析了欧洲的种种病症之后感叹说﹕即使欧洲决心改革,也为时太晚。欧洲在世界事务上扮演主导性角色的日子已成为历史。欧洲在全球的影响力,最好的可能是维持中等,最糟的前景是,它将像恐龙般成为人们凭吊的古迹。

2007年7月20日于纽约

(转载自《开放》2007 年8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8-01 9: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