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张德江任副宰相是中国的耻辱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6月11日讯】中国有句古话,叫作“宰相肚里能撑船”,这句话比喻的是心胸开阔,大人大量,能容纳得了不同层面的批评意见。原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摇身一变,成了本朝的副宰相,以其主政广东之作派,我们不敢奢望张副宰相的肚里能撑船,我看能不能撑竹筏,都还得打上一个问号。

  张德江升任副宰相,乃中国用人机制的一大耻辱,同时也是这届领导班子在组阁中出现的一个重大失误。就工作能力而言,张德江主政广东尚且力有不逮,搞得乌烟瘴气,完全不具有担任副宰相的工作实力;就为官品德而言,张德江在主政广东期间,这个省有过打击报复媒体的前科,残酷迫害文人的恶性事件也发生了一起又一起,且多在海内外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张德江作为广东当时的省委书记,难辞其咎。他的不降反升,说明中国的用人机制已缺失了起码的底线,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也将无可避免给百姓带来灾难,并给国家的发展蒙上了不可预见的阴霾。

  我在广东前后居住了10年时间,对张德江是一副怎样的“吃相”,是有所了解的,然而用不着我多说什么,单从一些论者的文字里,我们就能得出张德江是否适合担任副宰相的判断:

  “广东近五年民主减量的经典事件是‘孙志刚连累《南方都市报》案’——张德江一到广东,就出现大学生孙志刚被当作‘三无人员’打死于广州市收容所的践踏人权民主的惊世惨案——2003年4月25日,《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排除各种阻力,在当日显要版面发表《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这一提醒政府改革收容制度的合法舆论监督,张德江却认为是《南方都市报》给他抹黑,竟然以莫须有罪名将《南方都市报》总编辑程益中及其总经理打入诏狱,直到其离开广东时,冤案才部分解冻。”(见《朱健国:建议张德江请辞副总理提名致“两会”公开信》)

  “张德江等人并不以报复《南方都市报》为满足。非法征地已经成为引发中国社会警民冲突的罪魁祸首,2005年8月,因为土地被强制征用和出卖而难得合理补偿的广州番禺太石村村民开始酝酿了一场罢免村官的运动。罢免的结果令官方难以接受,因为原本被‘钦定’的村干部全部被拉下马来。接受这种结果意味着既得利益的巨大流失,虽然村民的罢免行动完全合理合法,但却遭到全副武装的军警阻挠和镇压,就连为村民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和人大代表吕邦列也遭到了非法拘禁和野蛮殴打。”(见《刘逸明: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转眼间,有‘南天王’之称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到这个中国大陆最发达的省份主政已逾三年。然而三年多来,这位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的毕业生,给广东人民带来的,不是什么辉煌的政绩,而是一场又一场的灾难,难怪有广东省的地方官员和知识份子,最近在毛泽东诞辰日的12月26日,都在借题发挥谈论毛泽东八十六年前在湖南发动的那场‘驱张运动’,将当年那句‘张敬荛不倒,湖南人不安’的口号,改成‘张德江不倒,广东人不安’”。(见《亚洲时报:广东给张德江算总账,民间酝酿“驱张”!》)

  “广东当局的黑社会化和流氓化并不仅仅表现在掠夺民脂民膏方面,对于生活在广东的异议人士,广东当局也是百般迫害和骚扰,自由作家刘水因为在媒体做记者和编辑期间大胆报导广东的社会黑幕而被几度关进劳教所,出狱后又被驱逐回乡,女作家李剑虹在广东打工期间也被强制驱逐出境,笔者本人也有类似遭遇。张德江所领导下的广东执法部门已经彻底沦为执法犯法的先锋,和黑社会并无两样。毫无疑问,有着‘广东王’之称的张德江也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广东黑社会老大。”(见《刘逸明:张德江应该下台——致两会公开信》)

  ……

  可叹张德江把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广东弄得乌烟瘴气,非但没有受到相应的问责和司法追究,反而在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对中扶摇直上。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不少社会贤达纷纷撰文强烈反对张德江“混入国家领导人队伍”,但还是阻止不了他的官场发迹,结果也很快有数百人死伤在他的官欲熏心之下——

  “张德江的个人私欲是得到满足了,但人民群众却又一次遭殃了!既没有相关专业知识也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张德江目不见睫,‘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4月25日来到铁道部指挥中心,发表‘重要讲话’,对铁路安全工作进行了充分肯定,认为铁路‘运输安全保持基本稳定’,结果话音刚落,4月28日就出重特大事故,重特大至国内铁路部门首例!胶济铁路线上舆死扶伤、惨不忍闻,而且有消息表明,两辆相撞的列车,其中一辆还是奥运宣传专列!网民公开在BBS上留言,‘要求说空话不负责任的副总理张德江下台谢罪’。遑论其它,仅此一回,张德江便已是罪大恶极,再次给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群众造成了无可估量的损失!”(见《廖祖笙:缺德何以确保社会安全和奥运安全?》)

  张德江对自己有多少饭量,有怎样的工作能力,应有起码的自知之明。张德江人称“张北韩”,他所学的专业只与朝鲜语沾边,长期从事的也是党务工作,现在竟然成了“分管工业、电信、能源、交通等重要经济领域”的副宰相,一个门外汉竟敢脸不红、心不跳地去“分管工业、电信、能源、交通等重要经济领域”,此乃滑天下之大稽!这不是把国家的前程当儿戏,又是什么?这不是官欲熏心,又是什么?这不是草菅人命,又是什么?

  新华网山东周村5月3日的电讯称:“截至5月2日18时,经法医鉴定和DNA检测,确认‘4‧28’胶济铁路特别重大交通事故遇难者人数为72人……在这次事故中受伤的416人中,已有63人出院,150人转到淄博市以外的医院继续治疗,仍有203人在淄博的医院治疗。”目前张还是本朝“主管铁路和交通工作”的副宰相,张德江自己说说吧,你该对胶济铁路线上的死伤乘客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你对得起那些死难的乘客吗?你怎么保证“工业、电信、能源、交通等重要经济领域”,在你完全外行的“分管”之下,不再发生类似的重特大事故?是国家的前程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重要,还是你头上的那顶乌纱帽重要?

  我孩子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的第二天,张德江旗下的某部门就对媒体下达了“封口令”,之后公权百般怪异,公然包庇虐杀学生的杀人犯。我用特快专递的形式几次向张德江申诉,张德江对我不予搭理。无耻公权以“经济上拖垮”的形式,一度逼得一个作家不得不一边行乞街头,一边为儿苦苦鸣冤,我本想借助飘扬的党旗,提醒张德江等一众官员别忘了这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就是不为我夫妇俩着想,也得为这个党着想,不能黑到这地步,然而张德江们并不当作一回事。我被逼得走投无路,后又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面见张德江,然而张德江不敢见我,或者说不屑于见我。

  近期我从侧面了解到,广东有些人几乎是在用放大镜看我的每一篇文章,在我夫妇俩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流离失所之后,他们为逃避罪责,也一路耍赖耍到今天,非但到现在不对这起恶性事件做任何处理,还总想着对我夫妇俩雪上加霜。在这里,我想对张德江的那些老部下说:假若这起惨案在张德江手上不是被硬性操作至此,又何来的我今日的喋喋不休?这一因果关系你们永远否认不了。你们爱怎么做就这么做,反正这个党也好像是聋了瞎了,俨然没人能管得了你们那帮恶人。我夫妇俩悲惨至此,没有什么迫害不能再平静面对。你们再对我出手的同时,除了说明这个党的沆瀣一气、丧尽天良、残害忠良,还能说明什么?这近两年时间里,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在哪里呢?你们总想给我扣上“反动”的帽子,孰不知你们这样做只会把自己摆上公然与人民为敌的位置——绝人之后者不反动,包庇杀人犯者不反动,滥用公权欺压百姓者不反动,为民请命、据理力争者反倒“反动”了?幕后无人撑腰,你们敢这么嚣张?什么叫“反动”,你们解释给我听听。

  我第三次在北京上访时,在京城街头遭到广东官方的悍然绑架,绑架者一度抢走了我的手机。到广东之后,我又被一群人带上高速公路,车子朝不明方向疾驰,绑架者称,把我送往福建是北京的指示(详见《中国作家廖祖笙向国际社会紧急呼救》)。当时张德江正在北京开会,那个“北京的指示”,到底是谁在“指示”?在北京的会议将要决定副总理人选之际,我人还没有到北京,广东驻京办的人就在北京到处找我,并和我的一位朋友说,省里很重视这事,要我的朋友多做做我的思想工作,要相信政府,这事一定能够得到公正处理。然而“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什么呢?那已完全超出了许多人的想像力,只能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对痛失爱子的我夫妇俩重兵把守,严防我夫妇俩再次赴京上访。那段时间,当地一天出动30-40人次的公务人员,每班10人左右,对我夫妇俩进行24小时严密监控,另有一群人坐在我家“闲聊”。我夫妇俩偶尔下楼在小区内的花园里走走,便各个路口、前后左右都是那些监控我夫妇俩的人;我们出门买菜,6个彪形大汉就会一窝蜂跟上公交车,后面有跟踪的小车紧紧尾随,几辆摩托车则在前面“开道”;和政府安排的人一块到外面去吃个饭,一群监控我们的人就坐在几步开外,毫不掩饰对我夫妇俩的监控……北京的“盛会”一开完,所谓的协调小组便也收起了哄、骗、拖的把戏,那些监控我夫妇俩的人也至少是在明处撤走了,这样的轮回不断重演。这不是人类该干的事,更不是张德江任上党和政府所该干的事!我们从中又如何看到那些“公仆”的人性?这事演变成而今这状态,难道和你张德江当初的不作为没有丝毫的关系吗?

  “省里很重视”的结果,是历时近两年不对绝人之后的凶杀案做任何实质性处理,只是一味强权压迫和哄、骗、拖,这还能叫人说些什么?张德江未升任副宰相之前,许多人以为在他在离开广东之前,应该会对廖梦君遇害事件做个了断,至少会还我夫妇俩一个相对的公道,然而没有。那么,我夫妇俩是否要等到张德江坐上了温总理现在的那位子,才能得到张德江对此事件真正的重视,以擦干净他任上的屁股?或者,要等到他坐上了胡总书记现在的那位子,张德江才会良心发现?再或者,要等到张德江作了联合国的秘书长,针对一个作家的疯狂迫害才会结束?我一家人以泪洗面的同时,张德江如坐春风,若无其事,百姓的生死和苦难,对张德江来说到底算什么?

  我一家被迫害成这样,固然可悲,但更加可悲的是张德江竟然成了“分管工业、电信、能源、交通等重要经济领域”的副宰相,这无疑是中国用人机制的一大耻辱,同时也是这届领导班子在组阁中出现的一个重大失误。人性在任何工作中,都应该成为领导者的重要质素之一,一个没有人性的领导,给一方土地带来的注定会是一场接一场的灾难。张德江的升任副宰相,进一步印证着体制改革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假若继续沿用的是目前这样的体制,别说张德江升任副宰相,就是街头的某个无赖哪天执掌了朝廷的重权,世人也一样是不会惊诧的。

  针对我一家的疯狂迫害一天没有结束,“说空话不负责任”的张德江哪怕在媒体上舌灿如花,也并不具有真正的说服力和影响力,这个政党和这届政府同时也跟着蒙羞。一起血淋淋的命案弄成这样,一个惨死的学生历时697天仍然死不瞑目,一个作家在国内被剥夺了表达权和生存权,并一度被逼迫为乞丐,这在客观上,已对一个作家构成了史无前例赤裸裸的残酷迫害,这是无可置辩的事实,张德江之流就是再怎么耍赖,也抹杀不了这一铁板钉钉的事实!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廖祖笙:一群无赖引领中国人民“谋幸福”
廖祖笙:人民何时邀请或推选了无赖来奴役自己?
廖祖笙:2008年5月31日由“个案”看今日中国
廖祖笙:独裁者必须向孩子们忏悔并赎罪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国大学生不再沉默 王沪宁造反?
【一线采访视频版】瑞丽突封城 肉价涨至100元
【重播】FBI及反恐中心作证:美国面临威胁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有冇搞错】古巴猪湾大失败 川普揭美国之痛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