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盗墓贼墓中意外死亡探秘

人气: 6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2日讯】位于皖苏两省三县交界处的大云山,曾是古代重镇,保存着丰富的文化遗产,而此地盗墓猖獗,不久前在一起由组织的大型盗墓案中,有四人离奇死于墓中,事件如同一个个谜团浸透着神秘的气息。

“风水宝地”

大云山,位于皖苏两省三县交界处的江苏盱眙县马坝镇境内。海拔高程不过数十米的大云山却是附近平原的制高点,紧靠着东阳古城。这里自春秋战国时期东阳善道隘线(南北重要的古道)上古镇重邑,秦汉时,为东阳郡县所在地,陈婴曾为东阳令史。西汉时期,此地为南北文化交汇点,经济文化繁盛,保存着丰富的文化遗产。

正因为在秦汉时期有着显赫的历史,大云山以及附近也保留着战国至秦汉两个时代的大量古墓,葬地位于城址东南约700至800米,面积达数十万平方米。这里曾经出土的楚国郢爰、秦代铜权、汉代木刻星相图、凫形玉带钩等文物有很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甚至,有人将大云山一带的古墓群比喻为第二个马王堆。然而,当地盗墓之风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愈加严重。盗墓贼在“要想富,先挖墓”的思想支配下,不惜铤而走险。如今当地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说东阳,到东阳,东阳遍地是宝藏,自从出现盗墓贼,十墓被盗九墓光……”

盗贼赵建新为何选择在大云山山顶盗掘古墓呢,那里究竟藏着什么?据张寅供述,赵曾告诉他们,山顶水塘下埋着的应该是一个王侯墓,他们用工具探出该墓主的棺椁就厚达1.5米。并且,这个赵建新口中的大墓因为位置特殊,又有水塘悬于其上,一直没有被盗过。

当地群众也透露,山顶是块“风水宝地 ”,虽然海拔不高,但却是视野里的制高点,能俯瞰周围整个平原。同时,山顶上还有一口水塘。至于水塘下是否藏有王侯墓,当地群众有的表示不知道,有的则表示听老人说起过,但是谁也没挖过,无法确认。

14人的盗墓团伙一年形成

在张寅供述后,江苏警方一派出所曾派民警去大云山山顶查勘盗洞的位置,但是数人找寻半天都没有发现盗洞。可见该团伙盗墓相当专业。实际上,盗墓经验丰富且又是当地人的赵建新一直坚信大云山顶水塘下有大墓。但是多年来都苦于没有资金,无法组织大规模的盗掘。

2008年初,他找到了朋友毛卫星,并以承揽工程为名骗来了张寅和顾忠建。张、顾二人到江苏盱眙后,赵建新找出种种借口,声称“工程还有很长时间才开始,于其坐吃山空,不如找点事情赚钱。”

于是,赵建新有意组织张寅、顾忠建等人天天在宾馆内观看《探索发现》、《鉴宝》等涉及考古、古董的电视节目,边看边向他们解释,盗墓是怎么回事,盗得的古董如何处理会更加安全等等。发现两人逐渐有了兴趣,赵建新开始向他们介绍起了东阳的大云山。不久,两人便对工程产生了兴趣,加入了赵建新的团伙。有了资金后援,赵建新找来了更加“专业”的“河南帮”四人,并另外邀集了数名江苏金湖人。一个10人的团伙2008年4月便在大云山顶开始了他们的盗宝美梦。

2008年6月间,东阳当地同为盗墓贼的“吴四”无意中发现了赵建新一伙的计划。该团伙第一次盗墓就此搁浅。通过谈判,在与“吴四”谈好了分成及分工后,他们成功将东阳“吴四”等四人吸收入团伙。2008年11月16日,他们再次来到大云山顶,第二次盗宝计划开始实施。

装备精良、分工精细

据介绍,这帮盗墓贼虽临时纠合,但不仅装备精良、分工明确,且相当“专业”。他们白天休息深夜工作。就作案工具来看,这群盗墓贼不仅有洛阳铲、炸药、鼓风机等专业工具,而且很懂如何拿捏“分寸”地使用炸药。据警方介绍,这群盗墓贼每人发放了一个专用手机卡,保持单线联系,每日都有车上下接送。

14人团队,自然会有明确的分工,四名最为专业的河南帮主要负责挖掘通往古墓的巷道。张寅、顾忠建等人负责站岗望风。其他人有的背土有的打杂,毛卫星则负责整个后勤。所有这些人的协调则依靠赵建新这个总指挥。分工明确后,他们每日深夜潜到大云山山顶开始挖掘。挖掘结束后,这群人会用两层厚厚的木板将巷道的洞口隐蔽好,防止坍塌、进水。

据警方介绍,巷道洞口有两层木板支撑,这群人在离开前会在木板上铺上塑料布并且铺上旧土、杂草,甚至还要“请”来山羊在上面踩踏、拉些粪便以掩饰洞口位置。每天工作结束后,这群人有的折回盱眙县,有些则直接留宿在山脚下一户单门独户的老农家。据老农介绍,这群人一直睡在他家的羊圈里,白天根本见不到人,也听不到说话。晚上何时出去自己也没听到过动静。

从去年11月16日至今年1月4日凌晨,这伙人在这里干了近2个月,但是直至警方前来调查,当地群众都不知道这伙人一直在秘密实施盗墓。

“L”型盗墓隧道绕过山顶水塘

近2个月的时间,这伙盗墓贼留下了一个直径1米左右,纵向深度十余米,横向长约二十余米的隧道,这个隧道的形状如横卧的“L”。

据张寅供述,因为山顶有水塘,为了能抵达水塘下所谓的“王侯墓”,这群盗墓贼研制了周密的计划。分析了土质以及第一次盗墓失败的经验后,他们选择了东北角靠近后山的地方向下打洞,这样方便背出并掩埋新土,同时远离山路,不容易被发现。找准位置后,他们采用炸药深入土层爆破等手段先挖出了一个直径约1米,深达十余米的竖井。认为竖井的深度足以超过水塘水深并抵御塌方后,他们开始横向挖掘。

这伙人将事先准备好的绳梯固定在竖井上,并开始深入井底,如蚂蚁搬家一般,一点点从隧道尽头挖土。在这个过程中,这伙人又找来通风管道铺设在隧道内,每次作业都有鼓风机向内吹风,以防止隧道内的人缺氧窒息。而隧道内挖出的新土也不会随即丢弃,这群人找来编织袋,将挖出的新土运至通常村民无法抵达的后山倾倒填埋。

至1月4日凌晨事发前,这群人成功地挖出了隧道并安全绕过了山顶水塘,挖成了这条不为人知的盗墓隧道。

巷道内神秘中毒四人死亡

2009年1月4日凌晨2时许,一直在盗墓隧道洞口的一名河南人突然喊“出事了!出事了!有人中毒了!快来救人!”听到喊叫,附近正在站岗望风、地面背土以及打杂的11个人都先后围到洞口。当时,隧道内有三个河南人正在挖洞,其中一人随后爬了出来。为了救人,赵建新以及江苏金湖人“小徐”、“大周”都下到隧道内。意外再次发生,地面上的人们发现,三人下洞后,用于出入洞口的绳梯就坏掉了。此刻,隧道内共有5人。地面的同伙决定系上绳子,再带一根绳子下洞去拉人上来。几人轮流下到隧道中,先救上来的是“大周”,当时呼吸困难,但是经过人工呼吸和按压胸部,“大周”逐渐清醒过来。

河南人“大个子”随后被救了上来,但是已经气若游丝。这时,顾忠建赶到并在同伙的催促下系上了绳子下到隧道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隧道内的人也一个个被拉了上来。就在顾忠建被拉到离洞口还有2米左右的时候,系他的绳子突然断了,顾忠建摔到了十几米深的洞底。最后,所有人被拉出后,“大个子”和“小徐”已经死亡。赵建新和顾忠建还有些微弱的气息。

河南帮重返再次盗宝被捕

见到如此情形,经过多次救援已虚脱的其余10名同伙就开始将四人转运到山脚下的一处废弃民宅中。张寅见赵、顾两人还有气息,就决定找车将他们送去医院救治,这也就有了弃车抛尸的那一幕。同时,其他同伙在逃离现场前将“小徐”埋在了山脚下的一处树林中,而“大个子”的尸体则被逃离的河南帮其他三人带回了老家。

因为中毒原因不明,赵建新和顾忠建的尸体已经被送往南京做更全面的解剖、分析。

四人的中毒死亡原因着实难以解释。因为,这群盗墓贼经验丰富,在挖掘隧道过程中一直都有鼓风机和通风管道向下送风,近2个月的时间里都未出现缺氧的情况。那么在1月4日凌晨突发的中毒事件中,是挖掘到腐蚀物还是中了“王侯墓”设置的机关,让人匪夷所思。

令人惊讶的是,河南帮在带回“大个子”尸体后,其中有人于1月12日再次折回大云山顶,试图潜入隧道内盗宝被在此守候的江苏警方抓个正着。

目前,该起盗墓案14名盗墓贼除4人死亡外,已有8人被捕,另有两人在逃。

考古专家分析表示:虽然目前警方已确定盗墓贼是因为中了墓葬内的毒气而死,但这种毒气应该不是古代人为了防盗而特别设计,而是因为封闭严实的古墓葬内的有机物质发生变化,所产生的一些有毒气体所致。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1-22 1: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