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艺术赏析

人物风貌——《巴达萨列‧卡斯提里奥尼画像》

作者:丘实
font print 人气: 2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文:Raffaello Sanzio,常简称拉丁文:Raphael,1483─1520年)出生于意大利西北威尼斯和佛罗伦斯之间马尔凯省的一个小镇乌尔比诺,他在八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十一岁时又成为孤儿,受监护人的照顾。年幼时是跟随画家父亲学画,对绘画极有兴趣。后来转跟随佩鲁吉诺学习绘画。他是一位画家,也是建筑师,与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被称为“文艺复兴三杰”。传说他的性情平和、文雅,和他的画作一样。

拉斐尔绘画的人物清雅,场景平和,即使是画《圣乔治战恶龙》,场面看起来也是明快的。他为梵蒂冈署名室(Stanza Della Segnatura)创作的大型壁画《雅典学院》将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等古圣先贤,统合在一个谐和的画面。他也创作了许多著名的肖像画,例如:《巴达萨列‧卡斯提里奥尼画像》。

卡斯提里奥尼是拉斐尔的朋友,他是法国驻英国大使、人文主义者、欧洲畅销书“廷臣论”作者、讲究服装的颜色配置和布料质地,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时期宫廷贵族的代表人物。画中人看来矜持、庄严、友善、沉静、有着与仪表相符的身份。

在褐金黄主色调中,加上稍许的银灰与白;融合的颜色在光线的照射下闪耀着光彩。优美的轮廓线富含韵律;蓝色的眼睛、敏锐的眼神直视观者,显得特别逼真。他的风貌、人物个性,透过拉斐尔圆熟的笔触色彩、单纯又生动地表现出来。

艺术必须真实再现自然,艺术家应该日臻完善技艺,以忠实表现神所造的万物。拉斐尔所有的作品中都充分体现了这个原则。这幅卡斯提里奥尼肖像画的造形、色彩在恬静秩序中,很是传神,是肖像画的极佳范例。

真实再现自然的精神可由古希腊的两位知名画家的故事来理解:宙克西斯和帕拉修斯二人有一次以各自的精心杰作公开比赛。首先宙克西斯的画因为描绘的水果栩栩如生,以致鸟儿竟然飞来想要啄食画中的葡萄,在众人的赞叹声中,宙克西斯得意地向帕拉修斯说:“请快点将盖在画上的布幔揭开,让大家看看你的作品吧!”当宙克西斯知道原来帕拉修斯画上的布幔就是画出来的时候,也为帕拉修斯的技艺折服。因为宙克西斯的画只是欺骗了鸟儿的眼睛,而帕拉修斯的画却欺骗了人们的眼睛。这两位古希腊大画家的传奇故事非常有名,经常被引用,并且也影响了文艺复兴的创作原则。@*#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玫瑰战争”-权力游戏的真实版!史上最渣的男人-亨利八世!史上最牛的王朝-都铎王朝!充满谜团的名画“大使们”,史上最重要的肖像画家-霍尔拜因究竟想说啥?
  • 枫丹白露宫
    枫丹白露的法文原意为美丽的泉水。十二世纪时,由于这里有着大量的泉水和丰富的森林资源,法王路易七世便决定在此建造一间狩猎小屋和礼拜堂,成为他喜爱的居所之一。在13世纪的时候,法王路易九世将其改建成了一座中世纪的城堡。后续的君主对其进行了许多改造,不过这时候的枫丹白露宫基本上还是一座带有防御功能的中世纪城堡。
  • 宋‧杨万里有一对诗句:“溪边小立苦待月,月知人意偏迟出。”诗人知道那晚一定会有月亮,他痴等月儿出来,哪知月儿好像知人意似的,偏偏迟迟不出来——月亮出来或不出来,都可以写成诗喔。
  • 时祷
    在西方艺术中,至今发现最精美的月历是在15世纪初的一本装饰手抄本《贝里公爵的豪华时祷书》(The Very Rich Hours of the Duke of Berry)。这本月历的包装精美华丽,里面描绘了许多中世纪宫廷和乡村的恬静景致,同时还有令人惊叹的中世纪建筑——所有绘画都用鲜艳且往往很稀有的颜色上色,再用金箔装饰。
  • 梅是四君子之一,很多老师教画,率多由四君子开始教起,是进入花鸟画的起手式。
  • 人生病了要看医生,那么,你听说过给古董“治病”的医生吗?今天,就带大家来认识一下古董医生陈大成。走进陈大成的工作室,进门看到的是很多古董家具,在这里静静地等待修复,其中,有几个韩国柜特别抢眼。今天,我们就透过韩国柜来见识一下,什么叫“化腐朽为神奇”的古董修复吧!
  • 门德尔松逛猪肉铺发现了巴赫!世界最昂贵大提琴见证杜普蕾的早逝、马友友的崛起!最烧脑的音乐:巴赫的赋格!神一般的存在:西方古典音乐之父——巴赫!
  •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 虞世南的《孔子庙堂碑》是楷书名碑之一,有唐代楷法极则的赞誉。本碑得右军体,风格特色如何表现?其唐拓本在宋代为何已贵于千两黄金呢?你知道哪种拓本最好吗?
  • 亚琛大教堂
    亚琛大教堂的建筑物融合了古典时期和拜占庭的传统,是阿尔卑斯山以北地区自中世纪以来第一座大型拱顶结构的建筑物,对于中世纪早期卡洛琳王朝的宗教建筑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在德国建筑史上,更有学者将其称为“卡洛林文艺复兴”,对于中世纪建筑艺术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