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大陆瘟疫初起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6日讯】与国际趋势一样,入秋以来新流感在中国各地迅速蔓延,无论人口密集的城市或偏僻的乡村都已出现大量感冒发烧的人群。打开网路论坛,学生发烧、学校停课、封校、宿舍隔离等消息铺天盖地而来。后来学校也不停课了,但许多教室里一半以上座位是空的,感染率在50%以上。而与国际社会不同的是,疫情最严重的北美在九、十月份达到高潮后,目前已进入回落期。然而在大陆,疫情初期中国号称死亡率只万分之零点几,全球最低。但即使设法瞒报漏报,中国甲流的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高。毕竟,瞒报能瞒得过局外人,瞒不过家属;谎言能欺骗民众,骗不了H1N1病毒。相信大陆疫情水落石出的日子并不远。

被隐瞒的死亡疫情
文 ◎ 王静雯


十一月二十五日,安徽合肥一家医院里,甲流病人人满为患。图为医生在给重症病人检查。当时中国已发现八例H1N1病毒变异病例,但官方称使用达菲依然有效。(AFP)

九月开始,中国陆续传出一些疑似“肺炎”的病例,医生没有给予专业诊断,甚至连量体温都没有,就给与病人“治疗”。在家属的“提醒”下,医生才“恍然大悟”患者得的是甲流,但是往往医生已经回天乏术。一条条冤死的性命,就像被中共隐瞒的甲流疫情一样,在中国悄然飘荡,成为中共不愿面对的真相和不能说的秘密。

哈尔滨师范大学呼兰学区数学系的徐老师,今年二十八岁,丈夫是政治系辅导员,孩子一岁多。十一月十三日周五,徐老师感觉有点感冒,但由于是学校期中教学检查期间,她依然带病上班。十四日周六她突然高烧,送进哈医大二院,隔天就去世了。尸检发现她的肺部像被火烧过一样。十六日周一单位几辆通勤车都去出殡,全校的人都知道她死于甲流(大陆称H1N1流行感冒为甲流,台湾称新流感),但至今学校也没把她的死讯上报有关部门,因为这直接影响学校的名声和卫生管理人员的前程,也不透露死者的具体姓名。

黑龙江省疫情黑幕

同样的悲剧发生在中国建设银行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分行建北分理处职员张丽的身上。十月二十五日张丽死于甲流。尽管官方没有正式公布她的死因,但她所在的“建北分理处”停业了好几天。有大夫私下透露说,今年三十八岁的张丽,其女儿先患了甲流,女儿治好了,可她被感染,死在了甲流重症定点医院“双鸭山市人民医院”。

据双鸭山医院的人透露,在张丽之前已有十多人死亡,张丽之后又死了一个二十二岁的女患者。双鸭山第一中学就有六人被确诊为甲流感染,第十八中学那个甲流病例,先是被矿总院误诊,后来也不知抢救过来没有。

在黑龙江佳木斯市,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新纪元》记者,十一月中旬,在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的一位二十八岁的女护士患上甲流,转院到哈尔滨医科大学第四附属医院治疗,结果还是死了,从发病到死亡仅五天时间。听说还有一例也死在了“哈四”院。

十二月初,官方称黑龙江大庆市没有一人死于甲流,而老百姓却说至少死了三十二人。网友留言说:“今天去四医院听大夫说,他送走的就有四个了。”“大医院十月份死了两个,十一月份十五日之前死了三个,转二医院的不少于二十人,医院不让报。”“东湖二例,远望电业局一例,大同一例,再别的就不知道了。”“三十二个死的,前两天大医院的朋友告诉我的,还有一个查出来的,竟然跑了……无语。大庆从不上报这些东西,怕引起恐慌。”“都在瞒报,不知这样到最后是欺骗了谁。悲哀啊!”

在黑龙江省会哈尔滨市医大四院,李太太去看望亲友时听说,该院前不久一位十个月大婴儿的母亲死于甲流,“整个医院人都知道,就是不上报。”哈尔滨医大二院重症护理室已经专设一个D区来接收重症甲流患者,“死亡最少有五例了,本院护士也有一例重症的。”“听说那些重症的,进了隔离区,带上呼吸机的就没有下来的,都死了。”

上面这些只是《新纪元》记者最近一两周对黑龙江各市随机调查的结果,然而黑龙江省卫生厅十二月十五日通报说,全省只有九例死亡。毫无疑问,官方只公布了五十多死亡人数的零头。相对于北京、广东、河北等地而言,黑龙江还不是疫情最严重的,其他地区的瞒报现象更严重。

九月早已出现甲流死亡病例

据大陆官方报导,中国首个罹患甲流死亡的病例出现在十月七日的西藏,河南首例甲流死亡病例是十一月九日开封尉氏县的一名十八岁高中学生,然而据海外媒体调查,早在九月九日,河南太康县第二高中高一女生李晨就因甲流死亡。也就是说,中共隐瞒死亡疫情至少长达一个月。

李晨今年十六岁。九月一日开学,九月七日就发高烧,学校诊所说是普通感冒。当天她的病情就非常严重,呼吸衰竭,被送往河南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住院十二天后死亡,共花费十三万余元。目前太康二高、太康医院以及省人民医院,都联合隐瞒死亡疫情,只是在出事后迅速更换了学校校长。

爆料者还说,九月二十八日太康又有一人死亡,症状和李晨相似。两例死亡后,太康县也没采取任何措施,医院还封存了李晨的病例,不让任何人查看。

被当成心肌炎的甲流死者

十一月二十二日,陕西省卫生厅通报了该省首例甲流死亡者是安康市一名二十四岁农民,但没有公布其姓名住址。十二月九日《大纪元》报导说,死者艾贵龙生前身体无病。十一月六日他感冒发烧,到县里一个小诊所输液后不烧了,但第二天早上就感到胸口疼,安康市中心医院急诊室诊断为心肌炎,十一月七日作了心肌手术,随后按心肌炎治疗,每天医药费四万元,但病情一直不见好转。

一天艾的家人问医生:现在这么多得甲流的,他是不是甲流呀?“十日下午,医生突然说,病人被确诊为甲流,西安有专家会诊,建议家属转院到西安。但不久中心医院就变卦了,把病人拉到该院在某地的传染科隔离,到了晚上九点多,又用救护车把病人拉回了中心医院“内三科”,院方说在那里治疗不方便。

随后几天病人都是清醒的,十六日艾的未婚妻还给他喂饭,十七日晚上医生说病人有点烦躁,十八日病情开始恶化,这里出血那里出血的,十九日病人陷入昏迷,二十日一早家属刚在抢救单上签字,没过两分钟医生就说人已经死了。医院通知火葬场马上拉走尸体火化,家属一个都不让看。

艾的母亲和未婚妻走了几个小时的路后赶到火葬场,只见他一丝不挂地躺在那,家属都不许靠近,火化后家属没钱买骨灰盒,殡仪馆的人随手捡了个塑料袋,装上了死者骨灰。

事后家属找到中心医院理论,医生却责骂说:“安康市委出了四十万,买了机器,县政府也给了近十万元医疗费,你们还闹什么闹,你们还欠医药费十四万多!”至今家属也不知道市委出的四十万买来的机器是干啥用的,家属只知道病人被医院误诊给害死了。

据《新纪元》核实,中共一边掩盖大陆甲流疫情,一边由各地疾控中心命令殡仪馆二十四小时配备专人、专车处理死者尸体。知情者说,当局对甲流疫情与当年的萨斯(SARS)疫情处理手法相似。医院发生甲流死亡必须立即通知当地疾控中心,马上处理遗体,家属无权自主。



听说大蒜能防治甲流,人们纷纷购买,加上游资热钱的炒作,今年大陆大蒜价格上涨了四十倍。图为十二月八日河北一大蒜批发市场。(AFP)

误诊肺炎 两岁童至死也没闭眼

雷文杰,生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死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四日。在五天内转诊三家大医院的重症加护病房抢救,当时医院一直认定是肺炎,但怎么治疗也不见好转。最后医院说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直到十一月五日从电视上看到甲流死亡案例后,家长才明白孩子至死也没闭上那双漂亮大眼睛的缘由。

家长找到卫生厅医政处,质问为什么没给孩子做甲流检查?为什么不隔离接触过的人?某处长回答说:“我看你们都好着,不用隔离。”与人们想像的瘟疫不同的是,这次甲流个体差异性非常强。两个住在一起的人,一个得甲流死了,另一个却什么症状都没有,这与每个人的免疫能力直接相关。

同样的误诊发生在山东省曲阜市劳动局保险科科长王战身上。十一月五日晚,王战发高烧,服药后没有明显疗效。六日到八日在社区诊所输液治疗,仍高烧不退。九日上午,在家人陪同下到曲阜市人民医院呼吸科就诊,医生诊断为肺炎,住院治疗。直到十二日王战病危了,医院才怀疑是甲流,但这时已晚了,在以甲流治疗十六天后的十一月二十八日,王战撒手人寰。目前家属正为此事申冤,要求当地政府给个说法。

花季少女之死

潘登是江西省南昌市蓝天学院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十一月十四日开始发烧,在学院后街的平价诊所打了两瓶点滴(静脉注射输液),十五日基本退烧,下午还去玩了两小时乒乓球,十六日早上又发烧了(体温三十八点七度),而且头疼得厉害。学校医务室做了血液检查后,先给她臀部打了退烧针,又给她打了三瓶点滴。

打完点滴她就告诉医生,药不管用,头还是痛得厉害。下午潘登的好友又去医务室,说她病得很厉害,请医生去看看。医生要求把病人背到医务室后,做了二十多分钟检查,这时潘登已经昏迷不醒了,好友见状拨打一二○,二十分钟后救护车才到。送到江西第一附属医院抢救,不久这位十八岁花季少女离开了人世,临死前只听她喊了一声:“妈、姐救命!”就再也没有了音讯。至今家属也没收到正式的死亡通知书。

一位母亲的“达菲抗争”

山东济南一位署名青竹的母亲在网络上发帖,讲述了她是如何为女儿争取到救命的甲流药物:达菲,而她单位里一位二十三岁的同事却死了。

“这位女孩子也是高烧几天不退,到医院要求做甲流检测,医院同样不给做;女孩子当时也是烧得两眼通红,和我孩子症状一样,可她回家后就死了。太令人悲愤了。”

“十一月十五日,我十三岁的孩子开始发烧,三十八度多,而且伴有头疼、咽疼、咳嗽等症状。十六日早上我带孩子去济南最大的医院看病,在发热门诊,大夫首先让孩子查血,得出结论说不是甲流,建议‘居家休息’。接下来三天,孩子越烧越厉害,已经超过三十九度。我详细地查阅了有关甲流的资料,发现孩子的症状与甲流极为符合。打电话咨询说,只有疾控中心才能做咽拭子测试,确定是否是甲流。我打电话到疾控中心,他们的答复是,只对医院,不对个人,不接受个人的检测申请。

十八日下午,孩子高烧三十九度二,两眼发红,精神极度萎靡,心跳加快,并有心慌、胸闷的症状。晚上六点,我再次带孩子去这家医院就诊,大夫让孩子又查了一次血,结论是病毒性感冒。我要求进行甲流检测,要求给孩子用达菲,大夫说:‘孩子没有严重的并发症,不能进行检测,而且达菲有非常大的副作用,严格控制,不能给。’

另一位医生还说:目前治疗甲流还没有特效药,达菲只有在发病六小时内才有效,现在已经是第四天,效果不大了。我说:‘不对,按照你们这种诊断流程,任何人都不可能在六小时内确诊为甲流,就好比狂犬疫苗,在二十四小时内注射效果最好,但超过二十四小时也有效,道理是一样的。’医生听后一楞,无语。大夫设置的第一道障碍被我击破了。

我继续坚持要求做检测,要求用达菲。医生又开始设置第二道障碍,说:‘检测费需要一千六百元,如果结果是甲流,国家出钱,如果不是,自己掏钱。’我说:‘人命面前,钱不是问题,做!’接着他们又给我设置第三道障碍:让我等‘砖家’的意见。

半小时后,‘砖家’建议先给孩子做胸透,如果肺部严重感染就做检测,如果没有就按普通流感治疗。当时我真的愤怒了,刚才就诊时大夫已经用听诊器听了孩子的肺部,说没问题,既然他们知道没问题,还让做胸透,这是什么目的连傻瓜都知道!更何况,有没有严重的肺部感染也不是确诊甲流的标准!我说:‘你们这是在人为制造障碍,折腾人,我不做,不花那冤枉钱!我也不在你这看病了,我去别的医院!’

听见我在医院走廊打电话联系别的医院,他们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砖家’经过再次商量后同意给孩子用达菲,而且竟然不用做检测!我最终拿到了救命的达菲,而此时距我到医院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我的孩子就坐在走廊,忍受着病疼的折磨,看着她的妈妈为争取一盒药而使尽全力!

回到家,孩子服药后病情缓解了。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我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心中五味杂陈,悲愤交加!医生本来是治病救人的,可为什么他们故意设置重重障碍,他们的良心何在?!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

过了治疗黄金期就没办法了!?

十一月十七日,河北沧州市献县三十一岁的孕妇支玉英因高烧及呼吸困难,住进沧州市人民医院,据家属透露,发热门诊的医生连体温都没量,就直接写三十八度。家属提醒是不是甲流,但没引起医生重视,没作甲流检验就把人送进妇产科,二十日孕妇病情加重,紧急剖腹产保住了胎儿。二十三日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医院联系疾控中心进行采样检测,当天确诊为甲流,但已错过黄金治疗期。在住院二十一天、欠下十一万医疗费后,支玉英于十二月八日离开了人世。如今家属认定医院误诊,但院方不但不负责任,还粗暴对待维权家属。

十一月二十日左右,辽宁省丹东市的一名客车司机,发高烧被丹东中心医院用救护车送到沈阳医科大学,医大称治不了,其又被拉回丹东,住进重症监护室九天、花费九万余元医疗费后死亡,时年三十九岁。据中心医院医生透露,现在对重症甲流患者,“没办法治,只有听天由命”,这个病例没有上报。

学校军队 聚集性感染更突出

与国际趋势一样,入秋以来甲流在大陆各地迅速蔓延,无论人口密集的城市,还是偏僻的乡村,都已出现大量感冒发烧的人群,特别是学校和军队这样聚集性强的地方,疫情最为严重。

打开网络论坛,铺天盖地的都是学生发烧、学校停课、封校、宿舍隔离等消息,后来学校也不停课了,但很多教室里一半以上座位是空的,感染率在50%以上。

十二月二日,中共国防部在北京举行全军甲流爆发疫情现场应急处置演练,承认甲流已在军中蔓延。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张雁灵表示,入秋以来,解放军部队聚集性甲型H1N1流感疫情明显增多,目前已发生聚集性疫情五十一起,而近期在个别单位还出现了上百人甚至数百人的群体发病。随着新兵入伍,甲流疫情在全军范围内汇聚、传播和扩散的威胁进一步加大。

与国际社会不同的是,疫情最严重的北美在九、十月份达到高潮后,目前已进入回落期,然而在大陆,疫情初期中国只统计因甲流直接死亡的人数,号称死亡率只万分之零点几,全球最低。直到十一月六日后才按照国际惯例,把因甲流而导致并发症死亡的算在甲流死亡案例中。

即使出现大量的瞒报漏报,中国甲流的死亡人数也在不断攀高,疫情呈现节节上升的局面。了解甲流危害性的人都说,瞒报能瞒得过局外人,但瞒不过家属,谎言能欺骗民众,但骗不了H1N1病毒,相信大陆疫情不久就会有水落石出的日子。◇

================================================================================

甲流疫情新知
文 ◎ 齐先予


美国加州的H1N1甲流疫苗。(Getty Images)


病毒:目前H1N1球状病毒是四种病毒基因的组合:北美猪流感、北美禽流感、人类A型H1N1流感、以及亚洲与欧洲的猪流感。其传染性极强,但毒性比预期温和。

十二月八日,美国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指出,目前甲流在美国的感染率为15%,住院率1.44%,重症率0.24%,感染死亡率约0.048%,这跟普通季节性流感(0.1%的死亡率)差不多。但由于病毒极易发生变异,专家担心如同西班牙流感一样,在第三波疫情中死亡人数飙升。一九一八年的西班牙流感全球59%的人感染,死亡率2.5~5%。预计这次疫情从今年三月开始,将持续两到三年。

症状:轻症:类似普通感冒,但一般在三至六小时内会急速发高烧(37.8℃以上),严重头痛、全身性肌肉酸痛、关节疼痛、严重疲劳感。重症为出现下列症状之一者:持续高热三天以上,剧烈咳嗽,咳脓痰、血痰,或胸痛,呼吸浅短,口唇紫绀,神志改变,如反应迟钝、嗜睡、躁动、惊厥等,严重呕吐腹泻、X光检测有肺炎症状、心肌酶水平迅速增高、原有基础疾病明显加重等。一般孕妇、慢性病患者、肥胖者、五岁以下儿童、六十五岁以上老人较易成为重症患者。

检测:以台湾为例,轻症做鼻黏膜A型抗原的快速筛选,半小时验出结果,阳性代表A型流感感染,医师会给达菲Tamiflu(台湾叫克流感)。重症会做咽拭子病毒核酸测试RT─PCR(六小时内完成),以检测病毒类型和次分型,同时做病毒分析,监控病毒是否有抗药性及变种。需七至十四天培养病毒,并做毒株基因分析。目前发现七百零三株病毒中有六株对达菲有抗药性,但对Relenza 乐感清(台湾叫“瑞乐沙”)都有效。

治疗:轻症无需治疗也能好,高热病人给予退烧剂。纽约法医发现,半数以上甲流患者死于细菌性肺炎,当病毒攻入人体后,细菌乘虚而入,适宜抗病毒与抗生素药物同时使用。重症需住院治疗。重症尽可能在发病四十八小时内(三十六小时内为最佳),给予神经氨酸酶抑制剂,如达菲。目前大陆治疗轻症甲流评价需要花费六百元人民币,重症近八万人民币。

全球疫情: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感染后死亡率排名,最高为阿根廷、加拿大、以色列,最低为印度、德国、日本。由于大陆一向隐瞒疫情,其表面上的最低数据没有参考价值。

防治:WHO推荐以疫苗为主。目前中国已有四千万人接种了疫苗,但由于只有三个月的研发时间,匆忙投产,临床数据不足,副作用大。卫生部曾规定三岁以下儿童、患有基础病变者、孕妇等禁止接种,而这些人正是流感的高发对象。打疫苗前每个人还要签写书面保证,一旦出现副作用责任自负。

这些都让人感受到连政府对疫苗质量都不放心。除四例死亡外,很多地方发现接种后的副作用很大,“没接种的孩子都没发烧,接种的孩子却在发烧了。”十二月九日广州市疾控中心表示,有12%的人群接种后也不会产生抗体。

普遍认为只有当疫苗接种能覆盖60%以上人口时,才能有效降低疫情的冲击,如今中国的疫苗接种覆盖率仅为2.3%。◇

================================================================================

中美对比 专家分析大陆疫情
文 ◎ 华明、文华


十二月十七日,美国政府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H1N1在美国的最新情况和因应措施。(Getty Images)

十三亿人口的中国,感染甲流死亡的只有四百人?!这个夸张的数据,不仅显示中共隐瞒死亡疫情的诡计,更突显中国卫生监测系统异常薄弱。透过专家抽丝剥茧的分析,大陆疫情的实况逐渐被勾画出来。

如今人们最关心的是到底中共隐瞒了多少死亡疫情。由于大陆将疫情资料当成“国家机密”,外界只能根据一些失真的数据来推测猜想,但也有专家能利用其专业知识,从各种潜在数据的蛛丝马迹中,找到探寻真相的钥匙。由于美国疫情数据较为完整透明、具有权威性,我们不妨利用中美疫情对比,来勾画大陆疫情的总体轮廓。

美估算死亡人数是更准确的纪录法

十二月十日美国政府卫生官员宣布,根据全国的统计资料估算,从四月至十一月中旬,美国民众因感染甲流死亡人数已达一万名,约六分之一(五千万人,约15%的总人口)民众已被H1N1病毒感染。然而当时美国流感监测系统统计显示,截至十一月二十八日,美国一共有四万零三百九十九人因流感住院,一千九百二十九人因流感死亡。很多人都不理解美国政府公布的这一万死亡人数从何而来。

美国国立卫生院(NIH)的病毒学专家胡宗义博士在接受《新纪元》采访时介绍说,目前医院公布的数据是经过复杂的实验室检验确诊的病例,都比实际情况低。由于种种实际原因,不可能每个被感染的患者都有机会得到确诊。比如人得病了,他不一定去医院,而是在家休息,或自己服药。即使到医院看病的,也有没做甲流检查的,现有的快速诊断检测准确率不高,样本采集及处理过程中出现问题等,这些都会导致实际病人数高于医院检测到的数据。

因此,最后估算数据要考虑所有的这些因素对统计数据加以校对,以尽量反映实际真正的疫情爆发与流行情况。于是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CDC)对美国甲流流行病特点做了统计学研究,得到以下估算模式:

确诊人数×79=实际感染人数(即每个H1N1确诊病例代表有七十九人被感染);住院人数×2.7=实际甲流住院人数;死亡人数/住院人数=甲流死亡率(目前美国是6%),所以估算实际甲流死亡人数=住院人数×2.7×6%;目前所公布美国死亡一万人就是从这一公式计算得到的。

公开才不会引起民众恐慌

几十年来,美国卫生部门利用流感监控系统,常年监视着流感的五大类指标,其中包括流感病毒类别比例调查、流感样就诊比率调查、普通死亡率调查、流感住院率调查和各州流感分布和等级调查。这五大指标的数据分别来源于不同的独立单位,用以交叉验证以确保其准确性。

对于疫情公告,奥巴马十月二十四日宣布进入“全国紧急状态”,这是自一九七六年美国国会授权总统有此权利,第一次因公共卫生危机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美国强大的科技实力、高效透明的政策,加上“先治病、后收钱”等医疗保障制度,都增强了民众对流感的认识及防治机制。目前人们普通认为:公开疫情才是给老百姓最大的定心丸。



十月二十三日,洛杉矶Encino社区第一家公共H1N1流感疫苗卫生所医护人员正在为民众接种疫苗。(Getty Images)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陆对疫情的统计混乱及隐瞒。十二月十一日中共卫生部宣称,全国流感病例中甲流病例已达91%。这等于变相承认了中共隐瞒甲流初期时的关键时刻,听任病毒肆意传播,直到甲流病毒占流感病例的91%了,才宣布大陆全面爆发了甲流疫情。

大陆统计缺乏科技常识

在美国一家生物公司从事甲流疫苗研究的李博士(James Lee)对《新纪元》表示,这次甲流病毒传播的速度史无前例,传遍全球只用了六周,过去一种流感病毒需要六个月时间。目前中国官方报告十一万人感染甲流,四百多人死亡(截至十二月十六日),“这个数据绝对是不真实的。”假如真的只有十一万人感染,这在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人们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根本觉察不到,官方也不会称其为流行病。事实上现在大陆医院甲流患者人满为患,人心惶惶。

在美国一个非官方甲流统计网站上(http://www.flucount.org),中国甲流死亡率0.33/百万,全球排名约一百二十名,而美国约16/百万,排名第六,同样人群的香港为6.42/百万,排名三十二。李博士表示,大陆平均医疗条件和卫生水平远远低于美国和香港,怎么可能大陆死亡率低得这么离谱呢?让专业人士来看,这只能说明中国的卫生监测系统非常薄弱,病例统计都搞不准确,如何防治?他还质疑,近来官方报告的数字猛增,似乎是给国内外人士看的,只希望大家相信,如果再压着不报,又要成“国际笑话”了。

美国计算流感死亡率是按照“超量死亡率”这个国际通用概念,跟中国的统计方式大不相同。流感病毒往往会严重影响原本患有其它疾病的患者的健康,这些慢性病患者如果不遇上流感流行,本来可能继续生活许多年,但遇上流感,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都可能患上流感并死亡。对于他们的直接死因,医生可能仍报告为心血管病、高血压等,但死亡的根本诱因应定为流感。

这样在每周/每月/每年的死亡人数统计曲线上,如果突然出现一个明显增高的死亡高峰,而且在时间上与流感流行相吻合(可合理推延一至二周),则通过与历年相应资料的比较,超出正常死亡人数的“超量死亡”都可认为是流感所致。

目前美国每年三点六万人死于流感,而中国只把没有基础病变的人突然死于流感的才算成流感死亡人数,所以中国卫生部公告的二零零七年中国流感死亡人数为两人,二零零八年为三人,直到今年十一月六日,中共才在国际压力下改变统计方法。如今流感在中国还只是被列入丙级传染病,此类病的发病数字和死亡病例都无需报告。北京协和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黄建始认为,“中国对于生命统计落后美国起码要五十年。”

专家:两千八百万患者需服达菲

对于目前大陆甲流死亡四百多人的官方数据,很多大陆专家也同样持怀疑态度。中国工程院专家坚持认为,高峰时大陆将有一点三亿至二点六亿人感染,占总人口的10~20%;其中八百万到一千七百万名患者需要住院治疗。假如按照美国的估算方式,取八百万和一千七百万住院病人的中值一千三百万,则1,300万×2.7×6%=210万,那疫情高峰时估计大陆将有两百一十万人死亡。

卫生部甲流临床专家组副组长席修明呼吁说:“各省要按照人口总数2%的比例,尽快申请从中央储备中调拨‘达菲’”。2%的人口这意味着全国可能有两千八百万重症感染者,服用一般药物都无效,只有依靠甲流特效药达菲才能缓解病情。

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在这两千八百万的重症患者中,哪怕按美国住院患者6%的死亡率,全国也有一百六十八万人死亡。

官方将死亡数据隐瞒二十多倍

至于目前大陆甲流疫情现状,特别是真实死亡人数,有官员称之为“绝密”,大医院的医生、甚至疾病防治中心的普通人都无法知道实情。但从一些官方措施中人们也能感受到形势的严峻。

十二月初,沈阳市政府要求每家三级以上综合医院至少腾出五十张病床用来收治甲流重症病患,山东甚至将征用宾馆和学校作为集中收治甲流病人的场所,北京各医院的发热门诊早就七天二十四小时轮流转,目前还将增设一批收治甲流重症病人的医院。

关于大陆甲流死亡人数,我们有几种推测方式:假如美国的疫情跟大陆类似:三亿人口的美国甲流死亡了一万人,那十三亿人口的中国已被甲流夺走四点三三万人的性命。或我们利用香港的数据来类推大陆情况。截至十二月十日,七百万人口的香港死亡四十三例,则十三亿人口的大陆就已死亡七千九百八十六人,无论是四万多还是近八千,这些都绝非目前官方公布的三百二十六人,显然,官方至少隐瞒了二十四倍多的死亡人数。

借鉴美国的计算方法:以北京官方数据为例。截至十一月二十九日,北京确诊病例九千两百零七例,其中住院治疗三千三百一十九人,死亡二十八人。那北京的估算死亡人数:3,319×2.7×6%=538人,这个数字是官方报的近二十倍。北京应是全国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其它地方漏报会更多。


十二月二日,北京地铁里带口罩的乘客。(AFP)

再以军队为例。据新唐人电视台记者十二月十一日采访报导,近期大陆各大军区总医院急诊科都人满为患,医生护士非常紧张、繁忙。广州军区总医院医生说,他们每天接受三、四十个重症病人。病患大多基层医院治不好的,病情严重的才送到总医院来。济南军区总医院则表示,他们每天最多新收治五十个到六十个重症患者,他们都有特殊的疫情处理,由专车送来就诊。成都军区总医院医生则说,“高度反应的全部都送到五四七医院去隔离,具体的他们那边没有反馈讯息给我们。”

中国现有七大军区一百万人,其中北京军区(人数四十万),沈阳军区三十五万,济南军区三十万,南京军区三十二万,广州军区二十一万,兰州军区二十八万,成都军区二十五万。如果广州军区每天有三十多重症病人住院,一个月三十天,这样依美国算法估计每月死亡人数:30×30×2.7×6%=145人,从九月至今三个月,四百三十七人死亡。由此我们可以大概推算出,中共军人可能至少有上千人死于甲流。

错过黄金治疗期 死亡率将剧增

目前人们最关心的是大陆甲流到底死了多少人,官方称只有四百多人死亡,毫无疑问这是被大大隐瞒了的虚假数据。有消息称,十二月初,辽宁省在处级以上干部会议上透露,该省有四百万流感患者,其中甲流患者占80%,死亡率1%,也就是说,仅辽宁一省的甲流死亡患者就达三四万,全国至少上百万了。

对此胡宗义博士分析说,由于很多数据被掩盖,目前很难具体分析大陆疫情死亡情况,但从大陆疫情防范措施的诸多漏洞上看,1%的感染死亡率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次新流感除了传染性极强外,其易感人群也跟过去不一样。以往流感死亡病例主要集中在六十五岁以上的老人,而这次主要是中青年,十八至六十四岁的患者占了75%以上,而且发病急、重症率高,治疗不及时很容易死亡,因为治疗流感是没有特效药的,只有相对有效的一些药物,能辅助阻止病毒的繁殖,关键还是看个体的免疫力强弱。用药越早越好,否则当病毒在人体内繁殖多了,就很难治疗了。

据《新纪元》调查,由于官方隐瞒疫情,很多民众都不知道得了“感冒”会死人,结果错失了最佳治疗时间,使很多原本能治疗好的人失去了生命。重症甲流患者的黄金治疗时间一般在四十八小时,最好是三十六小时内,之后药物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由于个体间差异,有的人感染了甲流,过几天不吃药也能抵抗过来,但有的人就会出现严重的病变,甚至生命危险。一般甲流重症病人发病很急,从开始发烧到死亡,很多只有二至三天时间,特别是农村和城里看病难的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就没了。目前在大陆治疗轻症甲流需要花费六百元人民币,重症则需要七八万人民币,而重庆一个重症病人花了十七万。由于担心医药费太贵,很多人对于类似“感冒”的甲流也采用拖的办法,不治疗,或吃点普通感冒药,结果延误的病情,即使去医院的,也有很多误诊情况,这就大大增加了大陆甲流的死亡率。

中共掩盖疫情,实质就是在变相杀人。胡博士最后指出,民众只有认识到重症甲流的危害性,及时治疗,才能有效减少死亡,彻底公布疫情,这是中国的当务之急,否则不但危害中国人,也危害全世界。◇

================================================================================

谎言再精致也挡不住瘟疫
文 ◎ 王华


十一月二十七日,北京街头出现的甲流防疫宣传画。(AFP)

人命关天,但是面对一条条无辜冤死的百姓性命,中共依旧一贯冷血以对,操控媒体报导甲流疫情,谎言连篇,只为了一个目的——表面政权的“稳定”。

十二月十七日,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在一次大会发言中称:“北京市已经抑制住流感高峰的到来,成功建立起人群的免疫屏障。”他说,目前北京市已有两百三十万人接种疫苗,接近北京人口的10%。此外,14%的人已得过或感染过甲流,身上已存在甲流抗体。此前确诊的甲流病例中40%是学生,但随着60%的学生接种了疫苗,甲流感染主体已从学生转为机关干部、工人和家政人员。

对于北京甲流死亡人数居全国之首,(截至十二月十七日,北京累计甲流危重症病例五百四十一人,死亡五十七例),方来英解释说,这是因为“北京的公共卫生力量比较强,可以准确地判断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他还说,人们担心流感病毒在人、禽、猪三者身上整合变异为“超流感”,那将是灾难性的。“因此,面对每个重症患者我们都会考虑‘是不是有别的事’。H1N1给我们提供了实战演练的机会。”

北京卫生局的谎言

从方局长这番发言中,有分析能力的人不难解读出跟官方公开说辞的不同之处。两百三十万占了北京人口的10%,就算北京人口两千万,14%的人已经感染过甲流,那感染人数应该是两百八十万,但官方公布的北京甲流确诊人数为一万人,这里面相差了两百八十倍。此前方来英解释说是人们没去医院检查,而网民则说是医院不让检查。不管怎样,北京当局总算是变相承认了官方数据只是压缩了两百八十倍实际疫情之后的不实统计。

对于北京死亡率最高,方来英说是因为北京检测能力最强,能“准确地判断出重症呼吸道感染者的死因”。言外之意,其他地方人死了,医院还搞不懂是因为甲流致死的,所以其他省市的甲流死亡案例都存在严重漏报现象。

对于未来疫情发展,方局长好像很为病人负责,每个重症都会考虑是否感染了其他更严重的病毒,他还把H1N1当成了未来处理“超级流感”的“实战演练”。大陆不知情的民众可能还很难读懂这位卫生局长的弦外之音,其实他是在为大陆爆发的另一场瘟疫提前透透风。

大陆甲流病毒的变异

据海外记者调查,沈阳陆军总院有医生透露说,目前大陆甲流已经发生变异,目前没有任何药物可治疗这些变种病毒,医生普遍的态度就是:听天由命。这类患者一旦确诊即直接隔离,除了隔离之外,尚无有效的医疗作为。那些康复的人都是靠自身的免疫力康复的,而不是靠药物。

该医生还透露,这个已经变异的甲流,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年龄层最容易感染,感染后的致死率又最高。因为是呼吸道疾病,肺活量大的人群越容易得这个病,年轻体壮的最容易得。它的症状就是发烧,咳痰,咳血,发烧一直发到死为止。

据内部人士透露,卫生系统各种关于甲流感的文件、内部通电发了已经二三十份了,气氛之紧张已经超过当年的萨斯。萨斯的死亡率是10%,但目前疫情还在继续恶化中。

回顾当年的萨斯,直到蒋彦永站出来说话,人们才发现自己被中共精致的谎言欺骗了。这次也一样,目前大陆流行的说法是,“甲流不可怕,可防、可控、可治疗”,许多人对甲流都失去了警惕。然而实际情况是,重症甲流若不及时治疗,很容易死亡。如今大陆很可能已经有数万人、甚至上百万人死亡了,只不过中国太大,只要中共把持住媒体,死亡的信息就无法公布于众,在众人的眼里就等同于没有发生。过去六十年里,中共利用各种政治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人,但在普通大陆人的感受上却很难察觉,人们麻木而且健忘。

认清真相 才能安度瘟疫

为何中共总是在疫情上撒谎呢?因为在它眼里,百姓的性命并不重要,它要的是表面政权的“稳定”。中共总是自欺欺人,采取“鸵鸟式”的听不见、看不见,不愿直接面对现实。

当疫情发生时,报喜不报忧的思想决定了它要隐瞒疫情,这也不是哪个人想这么做,而是这个中共官僚系统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遇到疫情灾害,它想的就是少报病例、不报病例、后来干脆少诊断也就少病例了。

今年九月,当第一波甲流病毒在中国传播时,人们很紧张,中共也很害怕。但为了它的所谓六十诞辰,它不顾劝阻,依然搞了十一大游行。从那以后,第二波甲流在大陆更大规模爆发,当时游行的军队中不少人就得了甲流而无人理会。接下来的事实是,中共军队疫情非常严重,官方承认至少发生了五十一起聚集性传染群,每天上百的士兵病倒,估计死了数千人。

中共对疫情的爆发,一是掩盖,媒体不报导就等于没发生,二是大事化小,化整为零,把病人隔离出来一保密,外人就不知道了。再有就是拖,拖到季节性病毒消失后,中共又站出来搞所谓科学加政治的宣传。上次萨斯神秘的来,神秘的去,而中共却趁机把灾情变成其威胁百姓、为自己歌功颂德的所谓好事,声称中共如何率领人民战胜了疾病,殊不知正因为中共当道,人们才遭受了这样多的不幸。

如今H1N1甲流病毒已经在全球形成了一场世纪大瘟疫的雏形。面对这样一个不顾百姓死活的政权,民众突破封锁、寻找疫情真相,也就成了自救的前提。疫情面前,真相就是健康、真相就是性命。但愿大陆百姓都能识别中共精致的谎言,找到真相、找到安康。◇



十一月六日,在乌克兰基辅,有民众装扮成猪流感病毒,提醒大家要警惕流感的危害性,当时乌克兰已有一百零九人死于甲流。(AFP)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53期“封面故事”栏目(2009/12/24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gb/155/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2-26 1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