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参政”何罪之有

龙啸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3月19日讯】古人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中国古代,无论士人墨客,还是凡夫俗子,有志之士莫不以天下为己任。当君昏臣佞、世有不公时,有多少忠义之士拍案而起,仗义执言,伸张正义;当天下无道、民不聊生时,又有多少英雄人物力挽狂澜,归正乾坤,救民于水火!其间涌现出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广传天下,名垂青史!几千年来,这些英雄义士们从来都没有被安上过所谓“参与政治”的罪名。

然而,在中国大陆,在中共腐败成风、鱼肉百姓、践踏人权、荼毒生灵的今天,如果有仁人志士忍无可忍,奋起反抗中共的暴政,却会有许多国人似乎是出于“本能”的反感,甚至恶语相加。如果被问及反感的原因,他们的回答可能只是一句莫名其妙的 “那些人参与政治”。这类人中不是只有忙于生计、不谙国是的小民,也不乏世事练达的上流人士和饱学的知识份子。而且对于后者,他们自以为有“清醒”的认知能力,其思想和论点表现的更为顽固,更容易迷惑别人。

细分析起来,国人这种对“参政”的反感非常的不理智,不合逻辑。社会总要有人去管理,国家总要有人去安定,无人“参政”,国必将不国;正义总要有人去伸张,不平总要有人去抱打,一任独裁残暴的政权肆意妄为,国人势必永无宁日。如此浅显的道理,那么多人却不甚明了,反而让对“参政”的无端仇视占据自己的心灵,一代又一代,经年不醒。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共对国人几十年的洗脑相当的成功。因为究其缘由,国人有这种思想都是拜中共所赐,都是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极权统治,处心积虑的“培养”出来的。

中共执政几十年来,都在刻意扭曲“社会政治”的概念。这种扭曲是从篡改中国文明史、丑化传统文化开始的。

为了论证“社会发展是阶级斗争的结果”这一歪理邪说,也为了突出所谓的“社会主义优越性”,中共不断的歪曲史实,抹煞中华文明创造的一个又一个辉煌,却不断的宣扬甚至夸大、虚构末朝乱世中的社会矛盾和人心败坏后阴暗的权力斗争,以此来代表历史的主流,否定几千年来正常的政治活动,而一概斥之为“统治阶级压迫被统治阶级”的过程。这种歪曲和丑化体现在国人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学校中的历史教育,到近年来大陆拍摄的大量反映明清宫廷争斗的电视剧,可以说无所不在。

实际上,如果真正的通读一遍中国五千年文明史的话(是说古代的史书,不是中共和现代人写的教科书),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中国古代,由于有对上天的信仰,对社会制度有很大的制约,所以在大部分和平时期,其实都是政通人和的。其间或许有一些权力争斗,但那都是某些个人的道德问题,一般并不会影响政局,不会在民众中产生什么波动。而且历朝历代都不乏明君圣主,从尧、舜、禹、商汤到周文王,再到唐宗宋祖,在他们的时代,君主贤臣修身律己,爱民如子,以国为家,治下百姓安居乐业,万众一心,江山稳固。特别是大唐的贞观之治,那真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的太平盛世,其安宁、富庶和强盛令大唐一度成为全世界所有民族都向往的“天朝” ,堪称几千年中外文明史中治世的楷模。

然而在中共的教育中,所有这一切都被淡化和扭曲,而被突出的则是“统治阶级”的狡诈和残暴、“被统治阶级”的穷困和痛苦。当然,中共抹黑传统文化,其中一个很明确的目的就是:“我黑,就不能叫你知道别人白。” 中共几十年来的洗脑教育也确实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在当今的中国,真的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承认自己的祖宗文化了,甚至有许多所谓学者在媒体和著作中连篇累牍的批判传统文化的“落后、虚伪、无耻……”,实在是令人可恼可叹!这些人之所以不认祖宗,其实就是中共的“狼奶”喝多了!

“我黑,就不能叫你知道别人白。” 这当然还表现在中共对西方自由社会不遗余力的攻击谩骂中。

由于共产党产生之初,就定下了“消灭剥削阶级,解放全人类”(也就是“推翻所有非共产政权,统治全世界”)的“宏伟目标”,并且在成了气候之后,真的在前苏联 “共产国际”的策动之下,通过政治渗透和武装暴动等方式,实现了不断的推翻现有非共产政权、向全世界的逐步扩张。因此,共产党很快就成了全世界非共产国家的最大威胁。同时,共产党政权的内部残酷斗争、对广大民众的屠杀和精神摧残,也是人类文明最大的一次浩劫,令所有的文明自由社会为之侧目。因此,才会有西方社会联合起来,对抗、抑制、解体共产党政权,这就是形成东西方两大阵营的起因。所以,西方社会对共产党政权的反感和敌视由来已久,这也是人间正义公理的必然选择。

但是,这种敌视只是针对共产党,而非共产党铁蹄下的人民大众。特别是在共产阵营大势已去,对世界再也无法形成实质性威胁的今天,西方社会对中共的声讨和抵制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道义,尽量消除中共极权对国际社会的危害,敦促中共的改良,声援和解救饱受中共压迫荼毒的国人。

当然,这些是中共绝对不想让国人明白的,所以要极力的遮掩和歪曲。这种遮掩和歪曲最初的表现是所谓的“资本主义反动势力对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疯狂反扑”。在这一歪理邪说彻底破产之后的今天,中共已经全面转向了极端民族主义的策略—— 把西方国家都描绘成为为了私利不择手段、狂妄自大的野兽,将西方社会对中共极权及其治下各种假恶斗现象的抵制都扭曲成对中华民族的欺凌、对中国资源和财富的觊觎、甚至是对所谓“中国强大”的忌妒,以此来欺骗国人,抹黑西方的政治制度。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对美国政府的妖魔化宣传了,从美国为抑制共产政权对外侵略的朝鲜战争(朝鲜战争的真正起因是中苏扶持的金日成政权对南朝鲜的武装入侵),到美国为维持世界和平所作的种种努力和军事行动,到美国不断收留和保护被中共迫害的民运和宗教人士,再到美国历来对中共人权状况的指责,都被中共用来在国人中树立所谓“企图分裂中华民族、颠覆中国”的“霸权主义”老美形象。中共几十年的宣传确实成效斐然,以至于现在仍有许多国人一提美国就骂不绝口。其实这些人可能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用理智思考一下:美国敦促中共改善人权,真正受益的还不是中国民众吗?如果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后,没有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中共的经济制裁,那么在社会矛盾空前激化的当今大陆,恐怕同样的屠杀早就发生过不止十次了!

中共成功的把西方社会塑造成“民族敌人”之后,不但方便了自己抓其一点不计其余的抹黑西方民主制度,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更大的“好处”:国内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极权暴政制造的民族问题和信仰问题,都可以轻松的扣上“勾结国外反华势力”、“有颠覆国家的政治图谋”的大帽子。长期生活在“西方威胁论”谎言下的国人,自然害怕所谓的“亡国”和“西方列强的欺辱”,所以宁可选择去忍受鱼肉百姓的中共“狼妈妈”,也不会去认可和支持那些“危害国家民族的政治运动”了。

中共对“社会政治”的扭曲最彻底的一次,莫过于它自己的暴政了。

其实中共对民众能否参政从无定论,何时同意,何时反对,完全是出于自己生存的需要。中共建政之初,为了制造恐怖、树立权威和打击异己等等目的,一直是怂恿民众 “参政”的。在历次镇反和文革中,中共统治下的大陆,“政治觉悟低”一直是无知和落后的代名词。无数的国人响应“党的号召”,狂热的投入了“伟大、光荣、正确 ”的“社会主义政治运动”中,在一场场无比惨烈的闹剧中,泯灭了人性,出卖了良知,迷失了自我,甚至葬送了生命,最终却都是给卑劣无耻的党及其阴谋家们做了嫁衣裳。

几十年的动乱,给国人带来的创伤是刻骨铭心的。在痛彻心肺的反思中,国人虽然最终看清了“社会主义政治”的本质,由此造成的心灵的扭曲和变异却是再也难以恢复了。自此以后,国人再谈起“政治”的时候,头脑中浮现的不再是古人“修身、齐家、平天下”的抱负,因为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早已被中共贬的一文不值;也不是西方民主制度“平等、自由、博爱”的精神,因为西方国家都是些“虚伪、强暴的民族敌人 ”;而完全是中共残酷狡诈的权力斗争和欺骗荼毒民众的无耻伎俩。于是,在中国大陆,“政治”成了阴险狠毒、极度自私的同义词,人们再也不相信正义和公理可以依靠“政治”来维护,甚至不再相信世间还有良知和善念。如果社会上有了什么运动和呼声,不论其动机如何纯净,如何善意,也很难得到国人的信任,甚至有很多人宁可通过想像也要给其强加上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国人灵魂扭曲阴暗至此,皆出于中共所为,思想起来实在可恨至极。

国人对“政治”的反感,除了这种观念和理性的变异之外,还有一种心理层面的原因,那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aumatic stress didorder)。这是心理学家们对一种心理疾病的称呼,其症状之一就是:在遭受严重的精神创伤之后,人的心理上会对类似的可能给自己带来伤害的事物产生一种无理性的排斥。再说具体一点就是:中共几十年来对异己分子的迫害和屠杀所造成的创伤和恐怖一直深深埋藏在国人心中,所以当有某种威胁到中共统治的言论或者行为需要国人去表态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理智思考和辨明是非,而是条件反射式的逃避,甚至是强烈的反感和敌视。这是一种由恐惧和自我保护的本能引发的违背常理和人性的心理反应,所以被归入心理疾病之列。

总而言之,国人对“参政”的反感其实都是中共惧怕人民反抗、为了维护自己生存的需要一手制造出来的。中共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在当今的大陆,当有许多人去反抗中共暴政的时候,更多的国人却是避而远之,甚至仇视谩骂。在这些反抗者中,有政治纲领明确、立意推翻中共的武装和政党,有为自身权利奋起抗争的宗教、维权人士,有代表社会良心的作家、律师、评论家,也有正在从思想层面解体中共的法轮功群体。当然,对于后几种人群来说,他们不会承认参与政治,对他们而言,只是为了保障自己正当的权益,维护社会应有的正义与良知,制止中共对善良民众的残酷迫害,解救被中共裹胁和迷惑的同胞。然而,也难免有一些国人仍会按照中共灌输的概念,认为“威胁中共生存”本身就是“参政”无疑。那么,我这里要问一句:如果确是为了人民的权利,为了国家和民族,为了天理和公义,“参政”,又何罪之有?(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赵小兰盼更多亚裔参政 卸任后想访台
纽约侨界座谈 保留侨委会及参政权受关注 
颂猜下台 曼谷机场重开
泰总理:他信可返政坛 须尊重司法体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党报诡异捧习父子 反习势力蠢动?
横河:610副主任被诉不寻常 料有更高官员落马
【舞蹈三剑客】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神韵演出幕后
【十字路口】政变危机 习出兵台湾有七大风险
【军事热点】美运用印太盟友优势互补 对抗中共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