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先予:三鹿破产 谁步后尘?

齐先予

标签:

【大纪元3月20日讯】编者按:中国奶业巨头三鹿集团日前正式破产,但结石宝宝在中国大陆仍继续产生,多美滋奶粉结石宝宝已发现有近百名;中国另一奶制品巨头蒙牛的添加剂又爆出争议,官府相袒……谁会步三鹿后尘?

二月十二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民事裁定书,正式宣布三鹿集团破产,并将在三月四日上午十时拍卖三鹿资产。据说北京三元公司将收购大量三鹿资产。三鹿这个中国奶业巨人在至少欠下六条人命、制造出三十万结石宝宝的轰动之后,居然能如此轻松的入土为安,这不能不算是中共统治的一大特色。

官方表示,自从去年九月三聚氰胺毒奶曝光以来,三鹿集团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二日全面停产。据当地政府去年底公布的数字,三鹿集团总资产为十五点六一亿元(人民币,下同),总负债则达二十六点六四亿元(包括用于支付患病婴幼儿治疗和赔偿费用的九点零二亿元借款),已严重资不抵债,于是宣布其破产。一月二十二日,石家庄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了二十一名被告,几个承认制造添加三聚氰胺的农民被判死刑、死缓,而三鹿集团原董事长田文华等人则只判无期或有期徒刑。

由于中共控制了媒体舆论,三鹿毒奶事件中大量事实被隐瞒。本刊此前曾发表多篇调查报告揭示被掩盖的真相。首先,真正的投毒手是奶粉厂自己,奶农在液态奶溶解度的限制下,不可能添加那么高含量的三聚氰胺。其次,不少大陆律师表示,田文华等人犯下的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而不是后来判刑所依据的“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而且依照中共的《破产法》,三鹿的破产处理过程中存在当局违法的行为。

三鹿破产过程涉嫌触犯《刑法》

依据中国《破产法》,三鹿在申请破产前一年内的下列行为均属无效或可撤销行为,包括:隐匿转移财产、虚构债务、以不合理价格进行交易等。而北京三元公司在去年十月就以很低的价格,将三鹿集团挣钱的七个部门以“先托管、再资产收购”的方式占为己有,三元只承担三鹿的部分债务。这七个部门包括三鹿乳品一厂、二厂、三厂、六厂,以及三家位于河北唐山、山东和河南的奶厂。

分析指出,三鹿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对受害人的赔偿,然而根据《刑法修正案(六)》第六条,“剥离优质资产进行虚假破产或并购重组,逃废赔偿义务,侵犯受害者权益的行为均属非法,甚至涉嫌虚假破产刑事犯罪”,对三鹿的破产处理涉嫌触犯《刑法》的这条法规。

为了安抚民众,中国奶业协会表示将向三十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和建立二亿元的医疗赔偿基金,但患儿家长表示,重症患儿即使得到三万元的赔偿,也不够弥补家长花费的医药费,而轻患者的二千元赔偿连普通假冒商品买一赔一的标准都没达到,这样的赔偿完全是在欺负受害者,没有一点司法公正可言。

蒙牛非法添加OMP和IGF-1

二零零八年年末,当人们发现三鹿擅自添加三聚氰胺后,一些媒体对另一奶粉强手蒙牛OMP奶提出了质疑:OMP到底是什么、是否符合《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据财经网报导,二月二日,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向蒙牛所在的内蒙古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下发了“关于蒙牛特仑苏监管意见的函”,要求蒙牛暂停向其生产的特仑苏OMP牛奶产品中添加OMP及IGF-1物质。

“特仑苏”源自蒙古语“金牌牛奶”,一箱十二包普通牛奶大约二十几元,而一箱蒙牛特仑苏牛奶则要卖到五十元左右,加OMP的蒙牛特仑苏牛奶更要卖到将近六十一元。二零零六年三月底,蒙牛推出新产品“特仑苏OMP牛奶”时说,蒙牛自行研发出了OMP蛋白(Osteoblast Milk Protein造骨牛奶蛋白),能对人体骨密度提高和促进骨骼合成代谢具有独特机理和功效。

IGF-1是一种激素,能参与调节细胞生长、分化和DNA合成,对人体几乎所有细胞——当然包括骨骼细胞——产生促进作用。在牛奶中添加激素,这对孩子正常的生长发育是非常有害的。蒙牛在近日的声明中否认他们在特仑苏OMP牛奶中添加了IGF-1,然而在二零零六年二月蒙牛申请的发明专利中却写道:“本发明涉及奶饮料,特别是涉及一种含有IGF-1的液态奶,……一种能够促进人体对钙吸收的液态奶。”

中共当局变相支持非法产品

面对质监局和民众的质疑,二月十一日蒙牛公开回应说,“OMP是以牛乳为原料,经脱脂、膜过滤等工艺制成的牛奶碱性蛋白混合物,主要成分为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等。”蒙牛在声明还承认,他们的OMP实际是国外使用多年的碱性牛奶蛋白MBP(Milk Basic Protein)。MBP获得了包括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一般安全性GRAS认证、新西兰农业及林业局食品安全认证等多项权威认证,是安全可靠的。

二月十三日,中共卫生部发布公告,称其已会同有关部门专家对蒙牛OMP食用安全性进行了研讨,确定消费者饮用目前市场上含OMP的蒙牛牛奶制品没有健康危害。尽管卫生部指出OMP不在中国批准使用的食品添加剂中,也不属于申报新资源食品的范围,但目前官方默认蒙牛OMP依然在市场上销售,等于变相允许了蒙牛的违法行为。

对此,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表示不满。他说,OMP是否有害,至今国际社会还无定论。据奶协调查,目前国外很少食用OMP奶,美国政府至今没有一个权威认证机构授予该类产品以食品行业的正式批准。“一旦卫生部正式下发盖章公文,确认蒙牛OMP奶无害。我们奶协将正式发公文质疑,而且不排除采取法律手段。”蒙牛是否会像三鹿那样栽在添加剂上,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大陆国产奶粉三聚氰胺事件中全线落马之后,最受欢迎的进口奶粉多美滋也至少导致了九十六名结石宝宝。(Getty Images)


进口奶粉多美滋也出问题

自从三鹿毒奶粉事件后,大陆国产奶粉几乎全部查出了三聚氰胺,于是家长们不得不把目光转向进口奶粉。然而二月十一日大陆媒体引述海外媒体的报导,称国际著名品牌多美滋(Dumex)奶粉同样导致儿童患肾结石。此消息在令人震惊之余,也让很多家长感到绝望:中国家长还有什么奶粉能放心的喂养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呢?

据媒体报导,贵州凯里市的蒋亚林三十多岁才生下女儿,她一直买法国达能公司原装进口的“多美滋牌金盾金装多学1加奶粉”。“一个月的奶粉钱就占去了我们夫妻两人收入的十分之一。”蒋亚林回忆说,去年九月三鹿毒奶曝光后,尽管当时国家质监局的质量黑名单上没有多美滋,为了保险,蒋亚林还是带着七个月的女儿去黔东南州人民医院做了检查,没想到B超检出女儿双肾结石,二至三粒米粒大小。事后她才想起女儿晚上经常莫名哭醒,小便常尿不出来等异常现象。

蒋亚林随即致电多美滋公司,得到的答复是产品没有任何质量问题。于是她在网路QQ论坛里发帖,结果发现在四川、广东、浙江、江苏、辽宁及新疆等二十个省、市、自治区,有四十八名服用多美滋奶粉的孩子被查出患有不同程度的肾结石或积水。截至二月十四日晚八时,多美滋结石患儿人数已高达九十六名,其中最小的出生仅一百天。


昂贵的进口奶粉也无法使孩子免遭痛苦。(网路图片)


未检出三聚氰胺并不等于合格

随后上海质监总局宣布,他们检查了所有多美滋奶粉的留样,“没有检出三聚氰胺,所有批次全部合格。”然而公众的质疑并没有消除,很多人质问说,“不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就安全吗?三鹿毒奶曝光之前,三聚氰胺也不在质检部门的检测之列,何况导致婴幼儿患结石的原因不是只有三聚氰胺一种,质监局不应该在未查明真相之前就认定多美滋是安全的,政府有责任尽快查出导致九十六名结石宝宝的真实原因。

最近在网路上还流传一个来自多美滋中国公司总经理李伟思给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要求员工不接受任何采访或查询,一切问题由公司对外事务总监来回答,然而这位总监却常以“请参照标准答案”为由,拒绝回答记者的具体问题。据悉多美滋是目前大陆高级婴幼儿奶粉市场中占有率最高的品牌,估计在30%左右。多美滋在中国有金盾装与普通装之分,民间传说金盾装是原装进口,普通装奶源来自大陆,但多美滋外事总监回应说:多美滋100%是进口奶源。

对于多美滋合格的官方证明,蒋亚林表示:“一般由奶粉导致结石的原因可分为:高渗透压,奶粉中的乳清粉含盐过高,奶源含有偏高浓度的双氧水和人为抗生素、其他化学物质等。这些上海质监都没有提到。”蒋亚林表示,她和其他患儿家长已委托“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律师志愿团”研究越洋诉讼,他们会为孩子的不幸而努力抗争。

二月十八日,卫生部表示已命令各地方卫生当局对婴幼儿肾脏病例展开流行病学研究。据甘肃省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肾病患儿从未食用过任何奶粉,有人猜测结石的产生也许与婴幼儿的喂养习惯或家庭居住环境有关。从上述一系列混乱处理中人们不难看出,最该破产的还是这个执法犯法的政权。步三鹿后尘者,非中共莫属。◇

本文转自第110期《新纪元周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12/6011.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大陆问题奶粉事件不断  律师:制度问题
蒙牛牛奶添加成分惹争议被令停止
毒奶粉受害者再告三鹿集团
赵百川:切莫把“元凶”当“共犯”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郑州惨剧不断 祸起书记一句话?
【时事军事】中共底线被美军行动越踩越烂
【秦鹏直播】习访西藏 为何深夜制裁七美国人?
【新闻看点】郑州多地塌方严重 农村伤亡不让报
【未解之谜】再生人画图为证 推特寻亲
【古韵流芳】 岑参边塞诗 飞雪似梨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