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 马国谈425上访亲身经历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4月25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李姗姗吉隆坡采访报导)今年距离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已经整整十年,当年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集体上访已成为中国近现代历史上里程碑式的标志性事件。从那一天,人们看到了中国人民的反迫害精神与对信仰自由的坚持,也使法轮功从中国走向世界,震撼性的展现在世界人民眼前。不少人因此知道了法轮功,并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近万人不得不在政府门口上访?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让这万余人在过程中始终平静祥和?事实是否如中国政府报导的那样?带着这连串的疑问,我们有幸采访到当年亲身参加四二五,如今身在马来西亚的法轮功学员张女士。

张女士一九四八年出生于中国北京,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亲身参加过六四、四二五、七二零等重大活动,是这些历史事件的见证人。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张女士辗转来到马来西亚,今天我们就请她从当事人的角度讲给我们历史的真相,告诉我们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记者:你好,张女士,我看过您的资料说您是法轮功的老弟子了?
张:算是吧,因为我是一九九四年走进大法的,最开始是在一个朋友家看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觉得这功法太好了,就想炼,那时候师父已经不在北京办班了,我就参加了师父天津讲法班。后来又跟了师父的郑州班,济南第二次讲法班和延吉班,就这么一路炼到今天。

记者:就是说九九年四二五的时候您已经修炼法轮功五年了?
张:对。

记者:那当时法轮功在中国是怎么一种形势?
张:就是有好多人炼。比如早晨吧,隔不远就能看见有炼功点。光北京的五个主要城区就有二百多个炼功点,我那时候是北京崇文区陶然亭西门炼功点的负责人,光我们小炼功点就好几十人,多的时候近百人。

记者:就是说当时社会普遍是支持法轮功的?
张:是啊,支持,还有褒奖呢,是边缘科学进步奖。而且那么多人都炼,法轮功本身教人向善,家庭和睦,所以学员的亲朋好友也都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普通民众都挺支持的。

记者:那么为什么还想到要上访呢?
张:因为其实在四二五之前有的杂志报纸就有对法轮功的不实报导,比如光明日报。而且中央电视台也有不实报导过,我们还去过中央电视台反映情况,就是讲自己的修炼过程,炼法轮功怎么受益。那时候整个电视台的一楼大厅都是接待员,听法轮功学员讲,然后他们记录。

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好,所以看见有不实的报导就会去反映情况,其实就是让他们把报导更正了就行。

记者:四二五中南海上访也是这个理由吗?
张:四二五主要是因为何祚庥在天津青少年博览杂志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天津学员为此去当地政府部门上访,结果反倒被抓了。而且天津的政府说,你们的事我们解决不了,你们只能去更高级的部门反映,那意思就是你们只能去北京的中南海,因为那上访最高了。后来我们听说了这个消息,也没有说组织大家去上访,就是谁愿意去政府部门反映情况就去,完全就是自发的。比如我们炼功点我知道的是去了十几个人,可能还有,我也没问别人,所以不确定就是这个数。而且都是自己去的,可能关系好点儿的三三两两一起走。

记者:当时想到要去上访害怕吗?或者说紧张?
张:当然还是有点紧张的,因为想到既然他们能抓天津的,那也能抓我们啊。我临出门的时候还跟我先生讲,我说我可能回不来了什么的。

记者:就是说其实心里没底,可能还是冒着生命危险,那为什么还要去呢?
张:因为我想到这么好的功法,百利而无一害啊。可能政府不了解,就算可能有危险,也还是得有人向政府部门讲清真相啊。

记者:也就是说去中南海上访是讲清真相?
张:其实当时我们提出有三点:一个是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学员,一个是有合法的修炼环境,再有就是允许合法出版大法书籍。我个人理解是在这个过程中要向政府将清真相,介绍大法的美好。

记者:您是四二五当天一早就去的吗?
张:对,其实我前一天晚上就去了,也就是四月二十四号晚上,但是那时候还没什么人,星星点点的有几个同修,我就又回去了。第二天我一早上七点来钟就去了,坐的十三路公共汽车,到府右街。

记者:那么早?人多吗?
张:是啊,已经有不少人了。后来又陆陆续续有人来。

记者:那你到了之后站在哪里,是随便站吗?
张:我到了之后就站在中南海信访办公室西北门的门口附近,因为车站在那,我就在那下车。

记者:从始至终都站在正门口?
张:差不多,就算偏一点也是就在正门口对着的地方旁边一点,因为站了没多久之后,警察就把我们赶到门口的街对面站着去了,不让站在政府门口前的便道上。那时候人已经越聚越多了,警察又把附近街道站着的都引导到街对面,好像故意形成了一种把政府包围起来的样子,其实都是警察让我们站成那样的。

记者:我们知道后来中国报导中一直提到称“法轮功围攻中南海”,那我听您讲了之后,我理解就是本来你们是随便站的,但是警察故意把你们“疏导”成一个包围圈的样子?
张女士:对,因为当时我们觉得警察就是做普通的疏导工作,为他们工作方便,就听从他们安排的站,事后我明白他们就是为了诬蔑报导法轮功。而且我们站的时候还都主动把盲道让出来,因为北京的街道都有盲道,给盲人行走方便的,我们都特意把盲道让出来,为的就是不给民众或者政府造成麻烦。

前几排都是站着,年纪大的还有外地赶来的学员就在后边可以坐着休息,因为很多外地来的学员头天晚上就来了,一宿没睡觉,就让他们能在后边休息。但是前排的为了展现大法的美好,就都是站着。

记者:那您是站着还是坐着的?
张:我一直都是站着的,我们互相之间都提醒得站直了,都不乱动,要展现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的风姿。因为从早上开始警察就来回来去的录像,那种大的摄像机架在警车上,就那么一遍一遍的录。我们就想要让他们看到大法最好的一面。

记者:他们一直录相,你怕不怕?
张:当时不怕,大家还都愿意站前边呢。事后想起来有点后怕。

记者:有人围观吗?
张:有是有,但是我站的地方围观的不多,因为就是在政府门口,可能旁边的街道北海那边的围观的人多。

记者:后来中国政府说因为你们上访阻塞了交通,是吗?
张:根本不是,我们都是站在人行道上,又没有站在汽车道或者自行车道,怎么阻塞交通?是政府自己把附近街道都戒严了,让车辆绕行,给交通造成的负担。其实是政府怕普通群众看见,怕他们了解真相,所以戒严,不让他们过来看。我女儿和我先生下午来的时候根本进不来了,不让进了。就是只许出不许进。

记者:那谁在维持进出的秩序,是警察吗?
张:是啊,警察可多了,离我们特别近,也就两三米,而且每隔一米就一个警察。警车里也全是警察,穿着迷彩服的防暴警察。我当时还想呢,警察应该是抓坏人的,干吗对我们这帮修真善忍的好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心里也有点害怕他们会不会打人。后来我知道实际上那天出动了北京和周边地区所有派出所公安局国家安全局的全部警力。

记者:政府为什么要动用防暴警察?是因为你们有口号,横幅或其它活动吗?
张:没有,我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什么都没有,就是站着。其间传过几次话,让懂法律的学员进去跟政府对话。我也不懂法律,就没进去。开始进去了一批代表,谈的不行,又进去一批,大概传话了几次,都是找懂法律的几批代表进去跟政府对话。

记者:他们对话期间你们就在外头站着等着?
张:是,就是站着等着,非常的平静祥和,连说话聊天几乎都没有。下午的时候警力突然增加了,政府还传文字的东西过来,就是那种打印机打印的,也没公章也没签字,就让我们回去,否则就怎样怎样,后果自负什么的。

记者:那你们有人回去吗?
张:我没看见有回去的,有的学员就把那纸条撕了。我们当时就想,我们是一个整体,派的学员代表还在里头,事情也没解决,不能回去。我还想呢,既然来了就没打算回去。同修之间都互相鼓励,就觉得气氛始终是祥和慈悲的。就是那种正的力量很强。然后过了一阵子,警察也都站累了,就明显少了,有的就上车里抽烟聊天去了。

记者:气氛明显缓和了?
张:对,我感觉就是那种正的场抑制了邪恶,因为我们表现的非常的祥和慈悲。

记者:后来代表什么时候出来的?
张:晚上九点多。他们出来说问题基本解决了,见到了朱镕基总理,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什么的,大家可以自动疏散了。

记者:也就是说那次对话的结果是问题解决了,答应了法轮功的要求?
张女士:对,就是那么说的,但是做的却是另外一套,不仅没有解决,反而疯狂的镇压,还诬蔑法轮功。连和平上访也被说成什么“围攻政府”。其实我们特别平和,而且临走把地面上的纸屑都捡干净了,连警察抽烟后的烟头都捡了。整个场地特别干净。

记者:所以很多人都佩服法轮功很有纪律。
张:其实没有人统一组织什么或者要求什么,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大家都信一个法,都有法来衡量、要求自己,自然就能做到整齐划一。就好像大家都是为了证实法而来,那很快上万人甚至更多就能聚集在一起,说事情解决了,那立刻就疏散了,非常快的。

记者:我看事后中国政府报导说有一万人参与了四二五?
张:我感觉不止,绝对不止这个数字,因为那条街胡同里面都站满了人,没有在街面上的还很多。而且后来统计数字的时候,问各个单位都有哪些员工去了,我们公司就没有把我报上去,我知道的是很多公司都没把员工报上去,整个崇文区才报了几十人。

记者:现在距离四二五整整十年了,那天给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张女士:就是那种大法的威力啊,大法对人内心的改变。因为我们后来撤离的时候,就一句话,那么多人,一瞬间就散开了,真的不夸张,就一瞬间,街道也干干净净,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当时周围的警察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因为就是纪律严明的军队都很难做到这样。

记者:所以他们认为“法轮功有组织”?
张女士:不修炼的人很难理解,因为这就是反映了大法的那种力量,内在的力量。其实根本不需要组织,就是那种大道无形,从无中来,又回到无中去的感觉。大家都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要释放我们的同修,就来上访了。过后说问题解决了,那我们就都回去了,其实就这么简单。

记者:四二五结束后法轮功在中国的形势有什么变化吗?
张女士:说实话,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修炼的没什么变化,大家还是每天去炼功学法,但其实中国政府已经紧张起来了,从四二五之后,天安门就有警察常驻了。我感觉那时候他们已经在计划要迫害法轮功了。

记者:那么那时候你身边的人通过四二五怎么看法轮功?
张女士:触动太大了。我的同事都说,法轮功真了不起,太有纪律了,比邪党开大会的纪律都好。就是说可能以前他们并没有对法轮功有什么深刻的认识,但是通过那次四二五,他们都看到了大法的,你说凝聚力也好,团结也好,总之常人能理解的就是大法的威力对于人心的改变,真的是不可思议的。

记者: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四二五是什么心情?
张女士:就是特别神圣,能够参与这样的历史时刻,非常的荣幸。每次回忆起来都是感到太荣幸了。我也愿意和大家分享我当时的经历,希望将自己见证的历史时刻展现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了解法轮功学员。

记者:好的,张女士,谢谢你今天跟我们分享你的经历,告诉我们历史的真相,我相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全世界人民都会来了解真相,对法轮功有正确的认识。谢谢您!
张女士:谢谢。

编后语:通过这次采访,我们了解到法轮功之所以能够在中共疯狂打压十年仍然屹立不倒,其中的精神力量值得我们钦佩。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共政府在此事过程中所令人不齿的手段,以及随后歪曲历史真相的报导。可以说,四二五是具有历史意义的非凡的日子,从那一天,中共政府所展露出的打压人民背后的险恶用心,与善良祥和的法轮功学员形成鲜明的对比;从那一天,使上亿人身心收益的法轮大法从此被推上了世界舞台;从那一天,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从此走上了艰难的正法之路,书写了为正义与争取信仰自由的人类历史篇章。

在这个纪念四二五十周年的日子,我们为所有坚持正义与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衷心祝愿他们早日获得信仰自由!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章天亮:江泽民自述镇压法轮功的原因
大陆代理法轮功案件律师 需要道德勇气
台湾民众修炼法轮功  10年暴增150倍
网络直播:“四.二五”10周年香港反迫害游行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