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实录:妻妾现世报

陆真
font print 人气: 118
【字号】    
   标签: tags: ,

清代康熙初年,有个人名叫李太学,他的妻子妒忌残暴,常常虐待丈夫李太学的妾,发怒则扒妾的裤子鞭打,几乎没有一天不打。

乡里有一位老太太,能进入阴间,即所谓的“走无常”,她对李妻说:“娘子和妾有夙冤,你应该打她二百鞭。如今你妒火旺盛,鞭打她已经超过了十多倍,那么你就又欠下了她的债。况且良家妇女受刑,按着官家的法律,也不该扒衣服,而娘子则每次都扒她的衣服侮辱她。你觉得这样非常痛快,但犯了天神的忌讳。娘子和我交情深厚,我不敢不告诉你。”

李妻听完乡里老太讲完话后,嘲笑道:“你这个死老婆子,胡说八道,想让我求你祷告,好捞钱么?”

恰好这时经略使莫洛,激起王辅臣的叛变,乱党蜂起。李太学在兵乱中丧生,他的妾归了副将韩公。韩公喜欢李妾的聪慧,极为宠爱。韩公无正妻,家政便掌握在这个妾的手中。而李太学之妻,被乱贼掠去。后来,乱贼败亡,李妻被俘,上级把被俘的女人,分赏给将士,恰好把李妻分给了韩公。这时,李妾把李妻当做奴婢,叫她跪在堂前说:“你假如能听我指挥,每天早晨起来,先跪在梳妆台前,自己脱了裤子,趴在地上挨五鞭,然后听使唤,这样你就可以活下去。不然,你是贼党的妻子,我们就把你杀了,喂猪狗。”

李妻害怕极了,便叩头愿意遵命。但是那妾并非希望她死,鞭打也不很重,只是让她知道痛苦而已。过了一年多,李妻得病死去。计算起所挨打的鞭数来,也正巧相当于那妾被李妻所打的鞭数。

这事韩公并不讳避,并且举它当例子,来说明报应的真实不虚,所以人们知道得比较详细。

韩公还说:因果报应出现的前后,她们双方,就像完全对换了所处的地位一样。既是准确的,又是合理的。这真是一报还一报哇。

(事据清代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本文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南北朝时的南朝刘宋元嘉七年(公元430年),江苏广陵有个叫周宗的人参加了到彦之的北伐部队。后来北伐失利,部队被打散,周宗与其同乡共六人结伴而逃。他们逃到彭城(今徐州)以北的地方时,遇到一座空寺庙,里面没有僧人。周宗等人见寺中有一尊佛像的面部有水晶做成的装饰,他就与同伙窃取下来,拿到附近村庄里去换食物。
  • 每个老师都会说:“今日事,今日毕。”这句名言用在我们班最恰当,我们实在难以预料我们香菇老师明天又会出什么作业,最好天天做完功课,别想偷懒,我们老师看作业超快的,没写马上被抓到,“现世报”马上到。
  • 宋代时,有一位官员名字叫崔易,字伯度,执法十分认真。他在赴宣州任知州时,走的是水路。
  • 据《续搜神记》记载,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安徽有一个地方官。他有三个儿子,皆十来岁了,可都只能发出很简单的声音,而不能说话。一天有一个过路人从他门前经过,听到屋里他三个儿子发出的声音觉的很奇怪,就问他:是什么东西发出这奇怪的声音?他回答说:很抱歉,是我的三个儿子发出的声音,他们全都不能说话。那人便说:那么你应该反省自己以前是否做过什么亏心事?
  • 北宋末年,在福建建安府(今建瓯)有个人名叫黄正之,他还有个哥哥名叫黄行之。黄行之离开家乡到浙江西北桐庐去的时候,恰好碰上了方腊造反。黄行之因为斥责方腊而被反贼杀害。
  • 因果报应,不仅仅是劝人行善的说辞,而是宇宙人生的实相,是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法则。人的命运与祸福,都是有因有果,都是取决于自己行为的结果。作恶降殃,作善降祥;对于过去的不幸,也可以靠行善积德来改运;切莫造下恶因,一旦尝到恶果,也就追悔莫及了。以下为发生在清朝嘉庆年间的两件事。
  • 南宋时期,清河有个裁缝名叫王博,三十七岁。一天,他来到何道士家,对何道士说:“有一天,我喝多了酒,醉卧在桃园里。忽然梦见一个神人,披金甲持刀戟,来到我的身旁。他用脚踢我,让我起来。我问他要干什么,他说,给我送条尾巴来。自此以后,我就觉的尾椎那儿又痛又痒,没几天,就长了个小尾巴,像手指那么大。看起来,就跟动物的尾骨一样。我想把它勒去,可是,一勒,就撕心裂肺的痛。用药物灸,用针扎,也一样” 。
  • 清朝时的苏州枫桥镇,是当时来往客商粮船聚集之处。枫桥镇边上有一座古庙,一无家可归的乞丐夜间就寄宿在此,他双足有疾病不能走远路,白天只能在枫桥镇附近乞讨。
  • 在大陆民国时期,浙江省杭州市有一富翁,家中房屋很多。一九二六年的春天,富翁的邻居家失火,前门已为火焰阻断出路,后屋靠着富翁家的墙。邻居全家呼救,声极悲惨,当时富翁的子女,都想开启侧门,拯救邻居全家的性命,可是富翁却极力阻止说:现在我家的墙阻断了火势,使之不会蔓延到我家来,倘若开门,那么火焰将乘隙而入,我家也要遭到火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