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欄】橫河: 中共的滑鐵瀘——為7.20兩周年而作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23日紀元專欄】兩年前中國政府在江澤民授意下開始鎮壓法輪功時﹐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兩年後的今天﹐國內的法輪功仍然在頑強的抵抗著世界上最暴虐專制機器的迫害﹐國外的法輪功越戰越勇﹐而中共已陷入了自奪取政權以來最難以自拔的泥潭。

一個精于階級鬥爭玩弄權術鎮壓人民的政權﹐積幾十年的“鬥爭經驗”﹐為什么這回卻不靈了呢﹖依我看中共還是中共﹐也許比以前更蠢更壞。不同的是它這次打擊的對象。

【暴力無法消滅的信仰】

我聽過這麼一個真實的故事﹕文革期間﹐一個天主教徒被關起來了﹐無論怎麼被打罵﹐他都堅持不懈的向看守他迫害他的人宣傳他的信仰。那是一所以前由法國教會辦的醫院。我在那裡實習的時候﹐已經是十多年以後了。事實上﹐這是那裡的人講給我聽的唯一的一個有關那個醫院文革中的故事﹐也許﹐那是唯一一個人們認為值得講述的故事。88年﹐文革結束十二年後﹐我們從鄉下請了個小保姆﹐她看到廣場上豎立的巨大的毛澤東塑像時﹐驚喜的大叫﹕“看阿﹐一個大菩薩﹗”不屑于她的無知﹐我開始解釋那個塑像和它代表的那個時代的故事。不過﹐當我看到她一臉的茫然時﹐就很識時務的停止了。今天﹐對法輪功鎮壓的殘酷程度和法輪功學員對信仰的堅定和犧牲精神都已遠遠超過了歷史上的任何時期﹔而鎮壓的禍首江澤民即便在他權力的頂峰也最多可算個小丑罷了。不出三年﹐人們會把江澤民忘得精光﹐不管他把“三講三代表”多少遍的寫進黨章甚至憲法﹔而在共產黨滅亡很久很久以後﹐人們還會一遍一遍的講述今天法輪功人史詩般的壯舉。暴政可以消滅人的肉體﹐卻永遠不可能消滅信仰﹐過去沒有﹐現在不行﹐將來也不可能。

【無組織和“以法為師”】

積幾十年地下工作經驗和幾十年內斗統治經驗的中共﹐以為法輪功也像一般的民間團體一樣﹐只要摧毀了組織機構就土崩瓦解了。因此﹐在7。20及其以後的一段時間﹐中共狂捕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各地站長輔導員﹐一時間﹐判刑的判刑反水的反水﹐中共以為已穩操勝券﹐很多人也被中共一時的瘋狂所迷惑﹐以為法輪功堅持不了幾個月。可是﹐這可是法輪功﹐不是什麼普通的組織。法輪功在組織上有兩大特點﹐平時好象沒什麼﹐這時就開始顯出奇效了。一是大道無形。表面上看﹐法輪功確實有一定的組織形式﹐如全國性的研究會﹐省一級的總站及向下的各級分站輔導站。而實質上﹐這些站長輔導員只是召集一下集體學法練功﹐對練功群眾並無任何約束力。這就要談到第二點了﹕以法為師。每個練功人的行為只對法負責﹐而不是對輔導員站長負責。所以在度過最初的休克以後﹐廣大學員真正進入了“大道無形”和“以法為師”的狀態。他們的行動就完全是根據個人對法的理解去做了。具體體現在整體的必然性和個體的不可預測性。當知道了鎮壓的命令直接來自中央﹐而中央信訪辦又被警察接管後﹐天安門就成了他們提出訴求的主要地方。你可以肯定每天必然有相當數量的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練功打橫幅﹐你卻不能預測誰會去﹐這就使防範成為不可能。今天﹐你在天安門抓了幾個北京高等學府的教師﹐明天﹐你會碰到步行幾千裡地來“護法”的從不知計算機行動電話為何物的老農。今天﹐你動員了濰坊所有的地痞流氓把當地法輪功學員關起來毒打以阻止他們進京﹐明天﹐一個來自內地小鎮“得法”才三天的法輪功弟子會手舉“法正乾坤”的橫幅站在金水橋頭。對中共而言﹐這是一場無法獲勝的絕望的掙扎﹐其投入產出極不成比例。中共投入的是全國的財力物力警力﹐得到的是上天安門打坐的法輪功學員也許會減少百分之三十。由于警察都去對付好人了﹐刑事犯罪率也許會上升百分之三百。而當一個國家動用國家機器去殘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的時候﹐就等于正式宣布“懲善揚惡”是國家的基本政策﹐這勢必使民眾的道德水準一泄千裡﹐這個國家很快就會有滅頂之災 。不過﹐我倒是一直認為這是中共想要達到的主要目標﹐要想摧毀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沒有什麼比摧毀她的道德更有效的了。“西方”用于“反對中國”的主要武器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其代理人就是中國共產黨。

【非“精英”運動的韌性】

中國歷史上所有的運動﹐不管是農民起義還是現代民主運動﹐無一例外的都是精英運動。“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算是中國精英的一大特色了。精英們當然要借助平民的力量﹐“喚起民眾”就成了最大的問題。由于這項工作的困難﹐精英運動必須利用一些特殊的時機和與其最終目標毫不相干的口號進行動員。如中共就是靠日本入侵中國這一特殊歷史背景上臺的﹐其早期有效的“擴紅”口號之一是“想吃肉的跟我當紅軍去”。而法輪功則完全不同﹐從通常的意義來看﹐法輪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非精英的平民運動。有人說法輪功人不替別人爭權利﹐其實如果中國人都要象法輪功人那樣敢于爭取自己的最基本權利﹐共產暴政一天也維持不下去。法輪功已有至少257 人被刑求虐待至死﹐數萬人被關在精神病院﹑勞教所和勞改營受拷打虐待﹐他們中間絕大多數是默默無聞的。他們不會被群眾的冷漠失望﹐因為他們本沒打算去“喚起民眾”(雖然會有這樣的效果)﹔他們不怕默默無聞﹐因為他們原沒想為此出名﹔他們不怕孤獨﹐當他們一個人站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時﹐一個人被關在黑屋子裡拷打時﹐他們知道他們不是孤立的﹐他們知道全世界法輪功學員與他們同在﹐神與他們同在﹐宇宙正義與他們同在。

【遠離本土的世界化趨勢】

任何一個政治運動都帶有國家和民族的特點﹐一旦離開了祖國﹐往往就失去了基本群眾而成為無源之水。中國政府將民運領袖放逐出國而企圖使之自生自滅也可算一毒招了。中共完全失算了的是﹕法輪功不是民運或其他任何政治團體。法輪功是一個“修煉”體系﹐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信仰”體系﹐有一套完整的無懈可擊的“理論”﹐或稱為“法”﹐這個“法”本身就具備了超越一切國界種族和民族界線的特征。中共的鎮壓為之走向世界完成了最後一環﹕媒體大宣傳。中共的鎮壓如果說在國內至少暫時在表面上還多少有點效果的話﹐那麼在海外對法輪功的攻擊則沒開始就失敗了。以美國為例﹐絕大部分非華裔的美國學員是在4。25或7。20以後才聽說並開始練法輪功的。部分地區的美國學員已超過了華裔學員的人數。這樣﹐隨着時間的推移和法輪功在海外越來越國際化本土化﹐中共的“妖魔化”宣傳就越發顯得在粗暴干涉別國內政扼殺別國人民的信仰自由。如果中國領館在美國某城市召開當地華裔人士的反法輪功座談會﹐當地社區的美國法輪功學員前往遞交請願信被拒之門外﹐他們於是在門口就地練功。試想當地的民選官員將會受到選民多大的壓力來支持法輪功﹐而當地的華人社區會由極少數人的行為背上多大的黑鍋。五十年來﹐中共多少次把海外華僑當槍使﹐而一旦用完或惹了麻煩﹐就立即拋棄﹐讓那些“海外赤子”任人宰割。大家都知道南加州聖替市市長拒絕中國政府壓力而給法輪功頒發褒獎的事﹐而人們不一定知道﹐在遞交給包括聖替市在內的聖地亞哥郡內各城市的褒獎申請上就有相當數量本選區美國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證詞。美國的市長們將面對的不是泛泛的遠在中國的人權問題﹐而是實實在在的當地選民問題﹐是本國人民是否享有憲法第一修正案的權利的問題。

在鎮壓法輪功問題上﹐中共的弦已經繃得太緊了。中共五十多年執政的歷史﹐甚至建黨以來八十年的歷史上﹐從沒有一次運動是超過半年的(文革其實是由很多小運動組成的﹐其間仍有不少相對鬆弛階段)﹐也從來沒有遇到過真正有意義的反抗(近年國內的民主運動除外)。兩年的持續鎮壓﹐對受迫害的法輪功來說是太長了﹐但對迫害者來說又何嘗不是呢﹖對法輪功鎮壓和定性的逐步升級表明了鎮壓的失敗和中共的無奈﹐也使中共越來越象個失敗者。象這種四面楚歌﹑徒于奔命﹑每秒鐘都把絃繃得要斷的日子﹐中共還能熬幾天﹖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大紀元專訪】甘地先生主持法輪功研討會 (7/23/2001)    
  • 大連教養院殘忍折磨法輪功學員,陳家富、劉永來遭虐殺 (7/23/2001)    
  • 山東濰坊兩名迫害法輪功弟子的僅40歲的警察死于癌症 (7/23/2001)    
  • 報導指湖北警察燒死活人 (7/23/2001)    
  • 家庭研究委員會新聞聲明:停止殺戮! (7/22/2001)    
  • 明報:法輪功八人 天安門被捕 (7/22/2001)    
  • 自由時報:全球聲援 要求中國停止虐殺法輪功 (7/22/2001)    
  • 法輪功創始人蒞臨華盛頓DC美國法會講法 (7/22/2001)    
  • 美三千法輪功連續兩天遊行 (7/22/2001)    
  • 中共鎮壓兩週年 香港法輪功學員遊行抗議 (7/21/2001)    
  • 海外起訴 使美國不再是迫害法輪功的貪官污吏的退身之地 (7/21/2001)    
  • 中共開始加緊鎮壓法輪功 證實反對北京申奧者惡夢 (7/21/2001)    
  • 旅加法輪功學員靜坐前發表「心在流血」聲明 (7/20/2001)    
  • 取締法輪功兩周年 北京拘六人 (7/20/2001)    
  • 明報:英報告書 讚港不訂邪教法 (7/20/2001)    
  • 亞洲華爾街日報國際評論:思考“邪惡的”想法 (7/20/2001)    
  • 法新社:法輪功支持者集會美國國會大廈譴責中共侵權 (7/20/2001)    
  • 各地法輪功云集華盛頓抗議北京迫害 (7/20/2001)    
  • 聲援大陸學員臺灣法輪功今紀念晚會 (7/19/2001)
  • 評論
    2001-07-23 10: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