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惡魔與陰鬼 深度揭秘毛澤東周恩來關係

人氣: 2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0月11日訊】1976年1月8日,中共前總理周恩來病逝。由於當時特殊的政治形勢,一時之間中國的政治前台產生巨大的真空,周的去世在老百姓的心中形成了無可填補的失落,於是周恩來的個人聲譽達到了歷史上的頂點,以致後來造成了影響深遠的「四.五』運動。

隨著歷史的冰山一角漸漸露出海面,周恩來的神人地位開始被嚴峻的事實真相所挑戰。反思周,我以為最重要的視角是要把他與毛的關係捆綁在一起來考量,從「毛—周聯盟」 這個視點觀察歷史,一定會給我們帶來巨大地顛覆震撼。老毛罪惡滔天的真相已經慢慢被世人痛切感知,老毛基本已經被很多人認同為他是與希特勒和斯大林並列的 20世紀三大惡魔之一。

讓我們從邏輯上做一個分析推理:毛—周二人的政治生涯是水乳交融息息相關的,在殘酷的毛式鬥爭淫威下,除了周,再沒有其他人可以一 直得到信任和重用,換句話說,周是唯一一個與毛和諧、默契的不倒翁。兩人的政治組合是中國現代權力最高度和諧的核心結構,因此評價周恩來是絕對不能與研究毛澤東分離的。

共軍的宣傳聖手製造了一個「人民的大救星」毛澤東,可是他先把土地分發給農民,讓農民幫助他打敗了蔣介石,然後一轉身他又把土地全收回去了;接下來他以運動健將之勢,一次一次、分批地把全體中國人整得死去活來;餓死幾千萬,文革大動亂。這個「大救星」的仁政實在帶有極端恐怖份子的本質特徵,現在還敢言之鑿鑿使世人肅然起敬麼?真的全是自欺欺人!

周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無人能及的:任何重要事情,一定是先向老毛請示,討得聖意,然後他就運用一切政治天才和謀略手段,敷之以堅韌、耐心和細緻,將事情完滿實現。周的崇拜者千萬不要忘記基辛格說過這樣耐人尋味的話:「毛認為自己是個哲人;周則自認是個從命執行者,或者說是個斡旋者;毛熱衷於加速歷史進程;周卻更喜在歷史中找尋有用之物。」基辛格在暗示我們,周實際上是一個沒有原則和沒有自己大志向的政治家,他只是一個非常出色的大總管,而且他還是一個非常實用主義的幹才。因此我們可以知道,周沒有策劃和思考抽像理想的智慧,在他的性格氣質裡,他不能夠判斷大是大非,他天生是一個忠誠的管家,是一個執行者的角色,無論為誰服務,他不考慮也沒有能力去判斷甚麼是正確的,甚麼是錯誤的,他需要一個皇帝給他下達聖意,這個人就是毛澤東,歷史給中國找到了一個最佳的政治組合:「毛—周配」。

老周只要面對老毛,鐵定是恐懼到全無聰明機靈勁,基本上腦袋瓜子就不會轉動了。在共軍的班子裡,很多好漢都敢跟老毛過一下招,有些人還敢當面頂撞,過招和頂撞是出於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是政見不合,是為國家或人民振臂一呼。彭德懷為餓殍遍野拂袖而去,還敢於迎面相見黑面不語;劉少奇敢於批判毛澤東「七分人禍」;林彪敢於和老毛撕破臉皮,因為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說要置你於死地就置你於死地;鄧小平死不悔改,始終不願意為文革唱讚歌;彭真以獨立王國,硬是頂住毛派左論的霸道意識形態和文革先聲。雖然這些人實際上都曾經是抬轎的轎夫,但是到了關鍵時刻,還是有偶爾一兩次作為男子漢的骨氣的。

可是老周永遠要被老毛吃定,他之所以被毛吃定,就因為他沒有自己的大是大非的原則。據毛的貼身侍衛張耀祠回憶:在1969年毛的生日宴會 上,毛當著林彪、康生、陳伯達、汪東興、張耀祠等人的面怒斥周恩來,周嚇得誠惶誠恐地乞求:「我有罪,我有罪,請主席寬恕!」直到他快要去世的最後幾天,周還寫了一封信給老毛,信中以一罪臣的口吻說:「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仍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反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像樣的意見總結出來。」 讀到這樣的信,你看和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有甚麼區別?這是奴才的認罪書,你還崇拜「周恩來神話」嗎?老周不僅對毛俯伏貼地,而且對江青及其爪牙,也是無計可施,被人欺負得抬不起頭來,罵不敢還口,節節退讓,全無政治智慧甚至一點點的權術技巧。

在毛皇帝的時代,老毛的所有天馬行空的壞主意,全是由周這個奴才大總管親力親為徹底貫徹實施的,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了周,毛一事無成!我們必須特別思考一下這個特別的狀態:毛的左臂右膀,彭、高、劉、林、鄧,以至次一等的大將陳雲等等,全被他一一打倒靠邊站,毛那些流氓親戚朋友,江青、毛遠新、王洪文、張春橋、姚文元之輩,沒有一個人是可以做事情的,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壞分子,其他各路諸侯,都在遠處觀望,毛再有天才,連區區一件小事他也是無能為力的!好在還有一個門下奔走的優良走狗周恩來!那麼周越能幹,他的罪過就越大,中國人民就越遭殃。當毛已經眾叛親離而只有一幫小人環繞之際,就是一個極能幹的大總管在支撐著一個專制黑暗荒唐的殘局,如果沒有了周,歷史一定會從它的極端迅速走向反面,中國的變革早就發生了。從這個意義來說,周恩來的鞠躬盡瘁是在給反動歷史注射苟延殘喘的強心針罷了。

看看一部多米諾骨牌連鎖效應的故事,真是有趣之至:1976年1月老周匆匆走了,接著老鄧被再次清除,清明節民怨沸騰,7月老朱謝世,最後老毛便一命嗚呼了,最後的餘波,一個迫不及待等候已久的顛覆瞬間完成!這裡暗示著所有人都已經對毛忍無可忍了,只等著天子駕崩就動手,唯獨周,還在苦苦為毛支撐殘局。一旦沒有了周,毛還能苟活嗎?

完整地回顧長時段的歷史,我們會看到「毛—周組合」這一完美的政治聯盟造孽實在太多。鬼有「陰陽二鬼」之說,一陰一陽,沒有周這個陰柔的春風化雨的仁術,毛的陽剛之氣就全是龍捲風而已。以周的懷柔之術籠絡人心,為這個政權披上溫情脈脈的面紗。毛常常以暴戾之氣帶來暴風驟雨式的災難,而周就用衛生巾去替他擦屁股。在對待知識份子的問題上,毛準備以斬草除根的方式製造一代毛式帝國的奴性文人,可是從自由主義的蔣家天下留下來和從西方回來的天真的知識份子,根本不吃這一套,於是周的作用就是春風化雨般地慢慢引領知識份子入其彀中,軟硬兼施連騙帶哄地漸漸改造洗澡之,捶打鞭笞之,最後這些知識份子都成了天下最乖巧、最世故、最軟弱、最無恥的御用工具,這裡的功勞以周的感化作用最大。

周的招牌式殺手鑭「斡旋術」總是能夠產生以柔克剛的神奇力量,使政治協商中的談判和民主辯論向專制意志傾倒,因為周的柔術和斡旋只有一個目的:他只認定了毛是絕對正確和絕對恐怖的主子,為了避免衝突、分裂和決鬥,周想盡辦法讓其他的不同政見和不同力量都馴服毛,他果然有這樣的柔化魔力。

所有今天披露的秘密檔案都一一指向一個共同的特徵:在歷次重大的分歧和爭論、決策中,都以周的關鍵一票改變了形勢,使毛的主張暢通無阻。朝鮮戰爭時,初期中共政治局中只有毛主張出兵朝鮮,其他成員全部反對,連毛的親信元帥林彪也以病為由辭任, 結果還是周的投票傾向了毛,並且周循循善誘使其他人順從或默認了毛的意見。廬山會議上打倒彭德懷,也是以周和劉少奇的推波助瀾使事件完全出乎眾人意料的方式發生逆轉。文化大革命周全力支持毛倒劉,周親任劉少奇專案組組長,整死賀龍的也是這位老戰友周恩來。

每一次的關鍵時候,中國歷史上最荒唐、最無辜、最冷酷的災難,都在這個儒雅、認真、週到和細緻的總理的忠實執行下,以最大規模的罪行的方式發生了!大躍進人民公社後餓死幾千萬人, 統計局秘密統計餓死人口的數據,上報周恩來,周秘密呈示毛澤東,然後周拿回這些數據,吩咐呈報者立即毀滅這些數據資料,不得讓第三者知道!透露這一細節的人沒有說,統計和呈報這些數據資料的負責人,後來是否無疾而終?

除了一個解釋——周是一個愚昧兼忠誠的毛總管,崇拜兼恐懼的毛奴才,麻木兼自私的毛走狗——我們再很難找到其他的理由解釋周何以會參與這些罪惡的故事。

「周恩來神話」一點兒都不完美,所有盲目的崇拜者都不願意對完整的歷史加以思考,也不願意接受很殘酷無情的事實真相。我索性再把這個神話毀滅多一次吧,關於毛為何不去參加周的葬禮,36年來有許多的猜想,其實都是崇拜周的愚民一廂情願的遺憾。我的猜想是:毛從來就很蔑視周,他寧肯給張玉鳳扇嘴巴子,也不會給周假以辭色,甚至當著幾千個高級幹部的面,在大會上舉著柯慶施的文章嘲笑周:「恩來,你是總理,你能夠寫得出這樣的文章嗎?」周始終是毛的看家狗牧羊犬,他的追悼會毛不會放在心上,此其一;其二,毛絕對不會去參加這個追悼會,因為周已經享有了「人民的好總理」的清譽,毛不會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手下和百姓敢怒而不敢言的冤大頭,而周反而卻因為鞠躬盡瘁而盛名赫赫,毛早就心懷妒意,十里長街送總理,百萬民眾悲飲泣,毛再去趁熱鬧,豈不是給他錦上添花?其三,兔死狐悲,周是毛的危局扶手,所有事情都需靠這個大總管打點著,如今他一走,大廈將傾,自己亦必很快收場了。毛的所有鬥志都因為周的去世而徹底喪失,還參加甚麼追悼會!

有一個迷信說法是「朱之不存,毛將焉附?」(朱德與毛澤東生死相依)其實應該把朱換成周,周才是毛一生的真命枴杖,沒有了周這個最忠誠、最能幹、最體面、最週到、最忍辱負重的大總管,毛必一事無成!無論周如何忠誠、能幹、體面等等,他只是忠於一個人,而不是忠於他的祖國和他的人民,所以這個神話必須而且必將破滅。這就是本文的結論。

(轉自互聯網,有刪節;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2-10-11 4: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