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界媒體看中國:金牌與騙局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8月02日訊】(美國之音報導)葉詩文,漂亮的名字,漂亮的身材,漂亮的容貌,漂亮的成績,2012年倫敦夏季奧運會游泳金牌得主。一夜之間,葉詩文成為國際媒體新聞報導和評論的爭議人物。而中國官方或官方為她作出的辯護,更是將人們的注意力引向官方不願意讓人們注意的事情。

從某種意義上說,不管她願意不願意,16歲的杭州小女孩葉詩文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當今中國政治、當今中國體育的一個象徵。

*強得邪乎?*

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格言是「更快、更高、更強」 (Faster,Higher,Stronger)。力爭世界強國地位並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為強國的中國,如今推出女孩游泳強人葉詩文。

關於中國是否強得邪乎的問題,中國國內和國外已經有汗牛充棟的、而且還在繼續迅速增加的評論。在這裡我們只能是花開兩朵,各表一支,這次主要說葉詩文。

簡單地說,中國如今已經是毫無爭議的奧運金牌超級大國。隨著中國金牌總數的迅速增加,每一枚金牌的新聞價值含金量也不可避免地以同樣的速度下跌。但來自杭州的葉詩文及其金牌可謂獨樹一幟,特別吸引國際媒體和國際觀眾的眼球。

「吸引眼球」的另一種說法就是富有不可思議的戲劇性,令人不得不側目而視,刮目相看,不得不予以注意甚至懷疑。美國《芝加哥太陽時報》記者里克•莫裡賽7月31日從倫敦發出的報導,其導語可謂十足地展示了這種戲劇性:

「星期一,中國的葉詩文奪得女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將世界記錄縮短一秒。她在最後一段50米的自由泳中游出了28.93秒的成績,比瑞安•羅切特最後50米的29.1秒還強。讀到這裡,諸位讀者要小心不要搞錯,羅切特是男子,是奧林匹克男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得主。」

*疑雲翻滾*

葉詩文在這次倫敦奧運會上奪取第一枚游泳金牌之後,已經毫無爭議地成為新聞人物。她在奪取第二枚游泳金牌之後,有關她的爭議,有關中國是否給運動員服用禁藥的疑雲更是翻滾劇烈。

僅僅是掃瞄一下中國和世界媒體的標題,就可窺疑雲之一斑:

「葉詩文平靜地領取第二枚金牌,有關服用禁藥的疑雲風暴圍繞她盤旋(英國《獨立報》,7月31日)

「中國游泳運動員葉詩文否認服用禁藥的傳聞」(澳大利亞《澳大利亞人報》,8月1日)

「葉(詩文)被迫回答是否服用違禁藥問題」(《愛爾蘭時報》,7月30日)

「奧林匹克/游泳:中國互聯網行動起來為葉詩文辯護」(法國《巴黎人報》,8月1日)

「快得邪乎?中國女子被懷疑•最後一段速度超過男子〔奧運•游泳〕(日本時事社,8月1日)

「在奪取第二枚金牌之後,中國的葉詩文被迫應對禁藥問題」(印度《快報》,8月1日)

「中國表示指責葉詩文服用禁藥是『小心眼』」(加拿大《多倫多明星報》,8月1日)

*官媒發言*

《多倫多明星報》報導標題所指的顯然是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在8月1日發表的社評,題目是「刁難葉詩文,西方輿論太小心眼了」。

「對葉詩文的突出成績,一些人有疑竇可以理解,尤其是中國游泳隊員歷史上曾經出過興奮劑事件。但葉詩文通過了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的檢查,被驗證未使用任何興奮劑。」

「試想,假如葉詩文還是同樣的膚色,並創造了同樣的速度奇蹟,只是把她的國籍換成美國,西方輿論大概會完全變成另一副腔調。菲爾普斯在北京奧運會得了8塊游泳金牌,這「正常」嗎?當然正常,除了事情本身存在這樣的可能性,沒有人提任何質疑,大概還因為他是美國人。」

在國情特殊、媒體言論控制嚴密的中國,《環球時報》可謂時常享受特殊待遇,享受特殊的言論自由,能就一些敏感的問題發表意見,其中包括在其它中國報紙被嚴禁提及人權活動家陳光誠的名字的時候公開提出陳光誠問題,並表示陳光誠所在的山東臨沂政府或許行為失當。

這一次,在葉詩文是否涉嫌服用違禁興奮劑問題上,《環球時報》再次表現出中國官方媒體所罕見的坦率和週全。

然而,《環球時報》的坦率和週全畢竟是國情特殊的中國的坦率和週全。中國缺乏言論自由,媒體被嚴格禁止就敏感問題進行公開辯論。按照國際標準,按照國際公認的言論自由的標準,《環球時報》的言論顯然既太欠缺坦率,也太欠缺週全。

*環球盲點*

例如,《環球時報》沒有提許多被查出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都是先前通過國際體育當局正規檢查的,對取得驚人優異成績的美國運動員提出懷疑的大有人在。

現在人們不清楚《環球時報》社評展示出如此之大、如此之明顯的盲點,是其撰稿人因學識不足,還是因意識形態所限,或是言論自由不足。

從目前的各種跡象來看,《環球時報》社評的大漏洞是意識形態和言論自由不足導致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中國北京的博客作家張亞軍(Zhang Yajun音譯)在英國主要報紙《衛報》就葉詩文奪金牌引起的爭議和中國官方和一些公眾的憤怒反應發表文章說:

「中國必須停止糾結於這一點。取得優異成績的運動員受到懷疑是常見的事情。這種事情不僅發生在中國運動員身上,也發生在許多其它國家的運動員身上。蘭斯•阿姆斯特朗先前是美國最優秀的自行車運動員,但在他整個的運動生涯中一直都有人懷疑他服用禁藥。」

張亞軍提出的並非是一般人想不到的莫測高深的精闢論點,他所列舉的美國著名運動員阿姆斯特朗的例子也是眾所周知,絕非美國或中國的國家機密。但是,這種論點,這種例證顯然是《環球時報》這樣的報紙不方便提出或發表的。所以,張亞軍只能在英國的報紙上用英語發表。

實際上,在是否服用興奮劑問題上受到美國媒體和國際媒體懷疑的美國著名運動員就算是沒有一個排,至少也有一個班。

*體育騙局*

通過服用興奮劑、服用禁藥來提高比賽成績是一種欺騙。先前共產黨國家東德以及中國都進行過這樣的大規模的欺騙。現在的中國運動員是否還在主動或被動地參與這種騙局依然引起爭議。

但批評者指出,中國的體育從總體上說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局。批評者說,中國體育的宗旨是「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然而,中國政府雖然擁有世界第一的稅收,但中國對面向大眾的文體設施投資卻少得可憐;與此同時,中國卻投入巨額的資金用於極少數的體育尖子的選拔和培養,以便奪取金牌,為國爭光,實際上是為領導人臉上貼金。

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抱怨說,中國運動員的獎牌是中國政府擅自挪用納稅人的超巨額稅金堆砌出來的。在2008年中國有人估計,中國奪取一塊金牌,要耗資人民幣7億。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表示,他保守計算也要大約8千萬元人民幣。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中國政府體育部門官員為爭取運動員拿到好成績而虛報運動員年齡、給運動員服用違禁興奮劑之類的醜聞先前多次發生。

公平地說,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的醜聞在世界許多國家都有發生。然而,中國畢竟是中國,中國是一個缺乏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國家。在其它國家(至少是在西方民主國家),人們幾乎總是可以肯定運動員服用興奮劑是一種私人行為,不是政府行為。在中國,人們則幾乎總是難以肯定運動員服用興奮劑是一種私人行為,不是政府行為。

*葉詩文,犧牲品*

中國缺乏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由執政黨控制的新聞媒體不得獨立、自由地進行有可能讓政府顯得很難堪的新聞報導,使中國媒體否認葉詩文服用興奮劑缺乏公信力。

葉詩文是否服用了興奮劑目前令許多人感到懷疑。但人們可以毫無懷疑的是,從一定的意義上說,葉詩文是中國缺乏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犧牲品。葉詩文何時才能走出這種犧牲品的境界,中國政府何時才能開放新聞自由,中國的新聞媒體在敏感問題上的報導評論何時也在國際間獲得足夠的公信力,這一切目前還不清楚。

與此同時,無論葉詩文本人、家人,以及中國體育部門官員如何否認,對葉詩文是否服用興奮劑的疑雲依然是徘徊不去。在疑雲紛飛之際,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社論說:

「對未經證實的作弊行為大喊『狼來了』,這種做法是錯誤的。但作弊這種做法本身錯得更離譜。要讓人們對體育恢復信心,我們就應該嚴厲懲罰那些通過作弊取得成績的人。」

(責任編輯:張頓)

評論
2012-08-02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