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錚:好人的沉默就是對邪惡的縱容

——專訪《自由中國》女主角曾錚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莉莉新西蘭惠靈頓報導)近日,榮獲多項國際大獎的記錄片《自由中國:有勇氣相信》在惠靈頓首映,震撼了各界觀眾。該片導演麥克•波曼和女主角曾錚出席了首映禮並為觀眾解答疑問。我報記者在惠靈頓對曾錚女士做了專訪筆錄:

記者:當您參與拍攝這部記錄片時,讓您回想起很多痛苦的經歷,您當時是怎麼想的?

曾錚:為了講述這個故事,當然不可避免地就要回到不堪回首的過去。我覺得人類歷史上,悲劇在不斷地發生。但是人呢,他有一種潛在的本能,就是保護自我。當這種悲痛過去的時候,人的本能就是把它忘卻,把它掩蓋。但是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呢,實際上我們幫助這些做惡者掩蓋了這段歷史。

我覺得中共這麼多年之所以能夠一次又一次地對人民進行殘酷的迫害,就是因為它一次又一次地在掩蓋、在篡改或者故意割斷歷史,鼓勵人們忘卻。作為我來說,當我在監獄裏遭遇到我從沒想像到的,甚至比納粹的集中營更慘烈的迫害的時候,我覺得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衝動,作為一個親身的歷史見證人,我有這種責任,有這個義務把它記錄下來,把它講訴出來。

當這一段歷史成為過去的時候,我這段如實的敘述,我想對於人類會是一個非常寶貴的財富。而且,我們還有一個更加迫切的現實任務,就是去幫助制止這場迫害。所以,與這樣大的歷史使命比起來,要再一次去揭自己的傷疤,雖然非常痛苦,但是我覺得這是我的責任,這是我的使命。如果我們都因為自己怕疼,而不願去揭傷疤的時候,我們等於在幫助邪惡掩蓋這場迫害,不自覺地在幫助它們,所以我覺得我不能去做這樣的事情。

記者:當您把這樣強烈的一種信息傳達給觀眾的時候,您覺得他們會有一種甚麼樣的反應?

曾錚:我覺得,每個人活在世上,都在想怎麼樣活的更好,都在想怎麼樣得到一個好的生活。中共呢,它可能鼓勵人去追求事業的成功,甚至在物慾上去放縱,然後讓你沉湎於其中。其實我們真正地想一下,怎麼樣能活得幸福?我自己有這樣一個解讀。我曾經在網上開博客的時候,有人問我:「你最喜歡的地方是哪?」我當時就寫了一個:「我最喜歡好人多的地方。」

其實我覺得,我們所有的人,不管你擁有多少財富,你活在這個世上,其實最終你希望自己活在一個好人多的地方,你希望你被好人、被善良的人所包圍。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中華傳統文化的破壞,它扼殺的是人善的東西,讓人變得很麻木。比如有人就說:「我又不是煉法輪功的,迫害法輪功跟我有甚麼關係?」所以,我非常想通過講述這樣一個故事,來喚醒人性中最善良的那一面。當人善良的那一面被喚醒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能試圖對他人好一點點的時候,去關心別人的時候,我覺得這其實關乎到我們每一個人。當你被好人所環繞的時候,你想想那時你的生活是不是會幸福的多呢?

其實我也深深地相信,每個人心靈深處都有善良的一面,不管被淹沒的多深。所以,只要你有足夠的勇氣,把內心最真實的故事,而且把這種善良被迫害、人性被扭曲的這一切真實地展現給大家的時候,我覺得人善良的一面會被喚醒,被打動。哪怕在看完這場電影的這一刻,他被震撼了,他被感動了,我覺得,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沒有白做。當更多人的善念被喚醒,這個世界就會變成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記者:在與導演合作拍攝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您是否受到一些壓力,或者是遇到甚麼困難或者挑戰?

曾錚:其實不光是拍這部電影了,自從我從勞教所出來,當我決定要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就知道會面臨許多許多的挑戰。尤其是2002年,我在海外和其他幾名學員一起,向聯合國控告江澤民的時候,他們把我的先生也抓起來了,雖然他並不修煉法輪功。所以要揭露這個邪惡,就需要不斷地跟這個邪惡的政權去抗爭。你有沒有這個勇氣?你敢不敢付出?你敢不敢去講訴你的故事?其實這部記錄片只是其中的一個。

我覺得,通過我這麼多年的經歷,我早就悟到了這一點,就是說,好人的沉默就是對邪惡的縱容。所以無論面對甚麼樣的壓力,只要我們每個人把腰板直起來一點點,邪惡它就害怕了,它就顫抖了。所以當初,雖然看起來它們那麼強大,擁有幾百萬的軍隊,擁有全國所有的監獄,而我只是一個弱女子,甚至當時連澳洲的難民都還不是,我只是個無國籍人士,但是我有這份勇氣,有這份信念,我要揭露它們。我說:「如果你們不放我先生,我就向世界上所有的政府寫信,向所有的首腦去控告你們的罪惡。」

看起來我是一個小小的弱女子,我就覺得我要告訴它,我不接受你們以我先生為人質來要挾我叫我閉口,我不接受你們這種要挾。不管你們做了甚麼,我要做的事情我一定要做。當然我知道這對於很多人來說,也許是非常難的,但是我就想通過我的親身經歷告訴大家,只要我們多一點點勇氣,其實邪惡不想我們想像的那麼可怕,實際上它們比我們更加恐懼。當我們不再恐懼的時候,它們的末日真的就到了。

記者:新西蘭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小國。新西蘭人是一個自由自在、平和的、單純的民族。你覺得這部電影對於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說,會有甚麼樣的意義?

曾錚:我到新西蘭後,昨天參加了法輪功學員將16萬新西蘭民眾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簽名遞交國會的活動。我當時就很吃驚,因為就像你說的,新西蘭是個與世無爭的國家,從人口上,從地理位置上,都是很小的一個國家。能夠有這麼多的人去簽名,從這個比例來說,如果放在美國,就相當於1,200萬人簽名,那就是個不得了的人數,我當時就非常感動。可能是因為你說的地理關係也好,歷史淵源也好,我覺得新西蘭人民保持了一份非常淳樸、非常善良,沒有被外界污染的東西。所以當他們一聽說活摘器官這種事情,馬上就會簽名制止。

儅21世紀的人類面對這樣的邪惡,為了器官,當一個人活著的時候,就把他的器官拿出來,而且不打麻藥,就這樣拿出去賣錢。我想如果人類能夠允許這樣的罪行存在的話,不管發生在誰的身上,我覺得人類沒有資格再做人。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覺得它關乎世界上的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有義務站出來制止這種獸行。所以,這不只是一個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光是關乎法輪功的問題,是關乎人性,關乎人類的問題。

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覺得《自由中國》探討的話題,關乎世界上每一個民族。畢竟今天這個世界是如此緊密的相連,而中國的人口佔了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而且現在人人都想與中國做交易。所以我覺得中國如果沒有自由的話,世界也不會有自由。中國現在發生的任何事情,一定會影響到全球,它造成的災難將是世界性的。所以趁我們現在還來得及,我們一定要制止。從這個意義上說,它跟每個人都是非常相關的。

《自由中國》由新唐人電視台和美國人權記錄片知名導演麥克•波曼聯合製作,以兩名法輪功學員曾錚和李祥春的親身經歷為主線,深刻反映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肉體和精神的殘酷迫害,揭露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奴工產品、網絡封鎖等諸多事實。《自由中國》已獲得6項國際大獎,並被翻譯成12種語言在全球放映。11月14日(本週四)開始,該片在奧克蘭New Market的Rialto電影院公映一週。

(責任編輯:易凡)

評論
2013-11-14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