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兩億人「三退」有獎徵文】

【三退徵文】中共滅亡的時間、方式和主導者

作者:唐陣

人氣: 352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2月05日訊】如果有人以為我在預言,那就錯了,因為預言是將來時,本文所講的卻是進行時;如果有人認為我是在玩猜想,那也錯了,猜想可能成空,今天我們面對的,已在現實中一點點的呈現。

中共滅亡的時間

我的太太是活躍在東南亞一個著名景點的退黨義工(註:退黨,即退出共產黨,又稱「三退」,包括退黨退團退隊,下同)。她幾乎每天都在幫助出國旅遊的大陸遊客辦理「三退」,基本上每天能退數十人。在勸退的同時,她也收集到大量的民意和心聲,回家時常與我分享。

她發現,在一部份人仍因為不明真相,或者因恐懼中共而不願「三退」的同時,有越來越多可貴的中國同胞卻相當勇敢和明白,選擇了用化名甚至主動用真名退出共產黨。但是,不時也有人發出感慨:中共何時能滅啊?快點滅吧!說了這麼久了還沒滅。也有人問:天滅中共?到底怎樣滅?

在中共滅亡的事實到來之前,似乎真的難以回答同胞們的問題。筆者認為,如果找回中國人傳統中對天理的篤信,人們就會心安,相信一切自有安排。

其實到今天,中共解體前的跡象顯現已久,對照歷史上每一個王朝滅亡前的腐敗無極和天怒人怨,那空有強大的假象下暗流洶湧、民心思變的實質,正和今天相類似,對這些外界論者多有說及,不再詳述。

關於一個政權滅亡的時間,歷史上最有名的預言,如《馬前課》、《推背圖》、《梅花詩》,無一不是婉言曲語示之,箇中內涵雖歷經千年推敲而不衰。而2002年在中國貴州被發現的「藏字石」,所示「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天機已直白瞭然,無需解說。但不到亡黨之日,不信者仍會視之為玩笑。

到底中共亡於何年?身為基督徒的中國知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近期已兩度預言中共必亡於2017。高律師身在中共高壓強權打壓之下,經歷了百般苦難,他表示這一斷言,源自神的啟示。一個信神者,又曾勇敢地為遭中共強力鎮壓的法輪功修煉者作無罪辯護,其境界非同一般,高律師的預言,我們應該相信和支持。

結合長時間對中國政局的觀察,筆者預見,中共的滅亡確實與2017有關,雖不見得就在這一年,卻必然會與2017年交接的最末一屆(當然也可能不會延續這一屆,在十九大前或期間就發生時局突變)中共領導人有直接關係,或早或晚,前後不會超過兩年。換句話說,神給高智晟的「2017」啟示,其實是一個中共滅亡的「關鍵詞」。

中共滅亡的方式

有些長期受中共打壓的同胞,或許希望拿槍幹掉當權者。但上天選擇以何種方式消滅中共,不以人的意願為轉移。世界文明發展至近代,暴力革命這種中共起家用過的方式,已難以成為解決中國問題的好辦法。即使因腐敗生起民眾起義或軍閥混戰,暴力產生的政權也不會成為理想國。

那麼,是多數正義人士認為的和平轉型嗎?可以這樣說,和平過渡確是最佳方式。這方面的呼聲已經不少。就在近日,中共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也在香港媒體刊登專文,呼籲習近平,用五個步驟,儘快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建立民主政體,當中包括解除報禁、黨禁和解決造成「文革」、「六四」、「法輪功」等遺留問題的憲政缺失,以及開放選舉等等。

這當然不同於中共所抹黑的所謂「敵對勢力」煽動,因為發聲者是與現任中共領導人一樣的同根生者。筆者認為,這個聲音恰在此時發出,代表了人心所向,是目前具一定代表性的對中國政治和平轉型的願望。

中共的滅亡,必須有天時、地利、人和。在此之際,一場席捲中國乃至全球的精神覺醒運動,起到了任何其它辦法都無法辦到的、摧枯拉朽地解體中共的作用,為推動中國巨變創造了條件,這就是已經無處不在的「退出共產黨」運動。

自2004年底《九評共產黨》一書發行後,引發強烈的退出中共效應。十年間,無論是中國大陸鄉村田間、城市街頭、親友聚會,還是海外旅遊景點,還有越洋無界的網絡,直抵偏僻山區的電話,全球的「三退」義工們,不辭勞苦,為入過黨、團、隊的中國人辦理真名或化名「三退」,退出者上至高官,下至普通百姓。大紀元退黨網站顯示,平均每日聲明退出者超過10萬眾,至2015年12月5日,已有超過2億2千萬人聲明退出中共。

筆者記得,在很早的時候,有人對「三退」運動不以為然,更有人質疑化名退黨有何實際意義?但今天,「三退」已成時尚,作為「三退」義工的家人反饋說,現在勸人辦「三退」非常容易,願意退的人都退的很乾脆。因為人們越來越相信,共產黨很快就要滅亡,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

據香港《動向》雜誌2012年引用中共官方內部權威機構所作的統計稱,九成中央委員親屬已移民海外。筆者相信,因為越是處於頂層的官員掌握的資訊越多、越快、越全,他們早已做好多手保險和準備,比如,他們或透過可信的親友,也可能接過「三退」義工的電話,以安全的方式參與了蘊含天意的「三退」運動。他們為自己留後路的同時,也會在恰當的時機起解體中共的關鍵作用。

回顧明慧網和大紀元的「三退」一線報導,中國社會各階層,包括中共體制內高官,確有大批人已化名「三退」,身在曹營心在漢,這讓中共本身和死守中共之徒無可奈何。

別看這些人現在還在黨務的各個崗位,表面上還在做著共產黨的工作,講著黨話,實際上人心已變,已不再是其黨的人,換言之,這個黨已非其黨,除卻一批頑固之徒。一旦時局有合適的觸點,這批人頃刻會現身正義陣營。中共歷來將意識形態洗腦放在極端重要位置,但卻會潰敗於此。

舉例說,筆者有一好友是國營單位的中共黨的組織委員,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就書面申請退黨及辭去黨務職位,但上一級機關馬上給她做所謂的「思想工作」,不讓她退黨。後來她就向大紀元退黨網站化名退出了中共,有人要入黨時,她會巧妙提醒:這個黨其實不能入。

需要鄭重說明的是,中共的滅亡,必然以拿下前黨魁江澤民為前提。清算江澤民迫害中國民眾的罪行,將是解體中共的重要契機。

眾所周知,江澤民踩著「六四」學生的鮮血上台,當政期間貪腐色情治國,使整個中國社會道德加速墮落,又出賣國土,更犯下主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行。據說,江在下台前曾留有「政治遺囑」,要求對「六四」和「法輪功」不能平反,江在中共十六大後為何戀權不退?為何十七大要塞進多個親信延續干政?到十八大也有同樣作派?都是因為這一恐懼,江派進而從經濟、政治等各個方面全面牴觸習的改革行動。

但到今天江派整體上已成強弩之末,隨著習近平打虎拿下週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一大批江派核心成員,現仍在高層的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三個江派檯面人物也危機重重,且面臨這一屆期滿也必須退位。客觀上說,習近平遇上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徹底摧毀江澤民集團的良機。

再者,從2015年5月響應習近平當局「有訴必應」而興起的全球「起訴江澤民」浪潮,為習近平解決中國問題提供了一個重大突破口。因為,江澤民之罪與中共之罪從一開始就相互捆綁,兩者互為表裡,一旦其中一個被清算,另一個必將會如雪山崩塌般呼應。

時至今日,全球「訴江」浪潮與「三退」大潮已經匯流重合,抓捕江澤民這一時機實際上已經成熟。而不論還有沒有中共十九大會議的出現,在這一關鍵節點,一批與「文革」、「六四」和迫害法輪功包袱無關的中共領導人,當中可能不乏已化名退黨者,一旦真正控制局面,解體中共時機也已成熟。

2017年前後,有一天可能會出現這一幕:一個中共基層單位的黨支部書記接到通知去鎮裡參加黨務會議,黨委書記一臉嚴肅的說:「上邊有令,這次是最後一次開共產黨的會了,回去跟大家說,以後中國沒有共產黨了。」

數天後,全國性的慶祝中共解體的活動有序的陸續舉行。其時一個臨時政府機構早已經在運作,多個解禁令先後頒布,正義的清算工作正式啟動,全球關注。

中共滅亡的主導者

綜上,筆者認為,中共滅亡的主導者,當然不是貪官,不是江澤民,也不是中共所指的所謂國外敵對勢力。從正面看,解體中共的主導者,是主流的覺醒中國公民,億萬退黨人士和退黨的推動者——退黨義工。

中國即將到來的現實將印證這一句話: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而解體中共的執行者,或會是習近平等中共現高層。給予機會,才有和平過渡的中國未來,諸位且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5-12-05 10: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