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這些歷史照 你見過如此逼真的版本嗎(上)

亞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人氣: 22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Petr Svab報導,陳潔雲編譯)你對這些照片可能並不陌生:亞伯拉罕‧林肯,丘吉爾,肯尼迪……但它們這樣的栩栩如生,估計你還是第一次看到。在這裡,古舊滄桑被代之以俗世氣息,或許這就是瑪麗娜‧阿馬拉爾(Marina Amaral)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間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讓觀者獲得了審視重大歷史事件與名人的新視角。

溫斯頓‧丘吉爾。(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溫斯頓‧丘吉爾。(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令人吃驚的是,阿馬拉爾沒有藝術或設計方面的專業背景。她是一名國際關係專業的大學生。給老照片著色可說是她兩種興趣的交集。

「我一直對歷史很著迷,而Photoshop(處理圖片)一直是我空閒時間最喜歡做的事。我把所有時間都用來探索這種軟件的功能,也試著拓展出自己的技巧。」在接受大紀元電郵採訪時她說,「有一天,我意外在互聯網上發現一些上色照片,我的兩大愛好可以變成一個事,這種可能性把我迷住了。」

諾曼底登陸的美國部隊。(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諾曼底登陸的美國部隊。(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但僅只是愛好,不意味著她會敷衍了事。「這會花去幾小時以至幾天。」她說。

 亞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亞伯拉罕‧林肯。(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最重要的部分是研究的過程。工作之前,我需要投入幾個小時以找到儘可能多的信息。為了尊重圖像的原始氣息,保有所有的歷史細節是非常重要的。」阿馬拉爾說,「不過有時候我無法找到足夠的信息,因為有些照片太老了。那樣我就不得不基於我所學的東西採用猜的辦法。」

最難的部分則是細節。「我不能在大家都知道是紅色的地方用綠色。我盡我所能忠實於原來的色彩,保留儘可能多的信息。」

當然,也有些人更喜歡原照片不上色的樣子。「我不時收到不理解我創作意圖的人發來的信息,」阿馬拉爾說,「我就向他們說明,我不是想要取代原來的圖像。我只是想提供另外一個視角。」

她的下一步計劃是製作一本書,並辦個展覽。「我只是在等待有人邀請!」

上色老照片。(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上色老照片。(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美國「垮掉的一代」代表小說家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1943年在海軍入伍時的檔案照。(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美國「垮掉的一代」代表小說家傑克‧凱魯亞克(Jack Kerouac)1943年在海軍入伍時的檔案照。(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刺殺肯尼迪總統的李‧哈維‧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1939—1963)。(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刺殺肯尼迪總統的李‧哈維‧奧斯瓦爾德(Lee Harvey Oswald,1939—1963)。(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傑奎琳‧李‧鮑維爾‧肯尼迪‧奧納西斯(1929-1994)。(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傑奎琳‧李‧鮑維爾‧肯尼迪‧奧納西斯(1929-1994)。(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戰中美國製造的B-26「劫掠者」(Marauder)轟炸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戰中美國製造的B-26「劫掠者」(Marauder)轟炸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維‧奧斯瓦爾德頭像。(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維‧奧斯瓦爾德頭像。(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李‧哈維‧奧斯瓦爾德頭像(警方原始照片)。(Dallas Police)
李‧哈維‧奧斯瓦爾德頭像(警方原始照片)。(Dallas Police)
艾爾方斯‧加百列‧卡彭(Alphonse Gabriel Capone,1899-1947,暱稱艾爾‧卡彭)美國黑手黨成員,曾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首領。(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爾方斯‧加百列‧卡彭(Alphonse Gabriel Capone,1899-1947,暱稱艾爾‧卡彭)美國黑手黨成員,曾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首領。(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12日,法國聖奧諾裡訥鎮的民眾在三色旗下歡迎三名盟軍(美國)大兵。(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12日,法國聖奧諾裡訥鎮的民眾在三色旗下歡迎三名盟軍(美國)大兵。(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11年美國麻州的小礦工們。(Photograph by Lewis Wickes Hine/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11年美國麻州的小礦工們。(Photograph by Lewis Wickes Hine/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6日,紐約時代廣場上的人們正仰頭閱讀關於盟軍諾曼底登陸的滾動新聞。(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1944年6月6日,紐約時代廣場上的人們正仰頭閱讀關於盟軍諾曼底登陸的滾動新聞。(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戰中曾為日本皇軍、蘇聯紅軍和納粹黨衛軍打仗的朝鮮裔軍人楊景鍾(Yang Kyoungjong,1920—1992,左)。(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二戰中曾為日本皇軍、蘇聯紅軍和納粹黨衛軍打仗的朝鮮裔軍人楊景鍾(Yang Kyoungjong,1920—1992,左)。(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將軍(1890—1969)。(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威爾將軍(1890—1969)。(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森豪威爾將軍乘坐吉普車駛過德國一小學時,向三個德國小學生微笑。(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艾森豪威爾將軍和部下乘坐吉普車駛過德國一小學時,向三個德國小學生微笑。(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肯尼迪三兄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肯尼迪三兄弟。(Courtesy of Marina Amaral)

(待續)#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6-09-06 1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