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靜女乘客被請下飛機 可事後她卻說:無法更感激了

【大紀元2017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方紫韻編譯報導)當美國西南航空一架飛機即將起飛時,機長突然調頭返回停機位,這時空姐走進客艙,請一位沒干擾其他人的中年婦人下機。幾個小時後,這位婦人對西南航空感激涕零。為什麼呢?一起來看看吧!

安靜女乘客被「請下飛機」

在四處傳來乘客因各種原因被機組人員驅趕下飛機的消息浪潮中,這位名叫佩姬·烏樂(Peggy Uhle)的婦人的經歷,讓人稱讚。

2015年5月,一架西南航空(Southwest Airlines)班機從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羅利達拉姆國際機場起飛,飛往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一切似乎很正常,乘客登機、就坐、關閉電子設備,空乘人員檢查安全、機艙門關閉,飛機一切就緒,進入跑道,準備起飛。

然而就在飛機正在滑行的時候,機長突然通知大家,表示飛機需要重返航站樓。

女子乘坐西南航空的班機,被請下飛機。(DANIEL SLIM/AFP/Getty Images)
女子乘坐西南航空的班機,被請下飛機。(DANIEL SLIM/AFP/Getty Images)

在飛機抵達航站樓的登機口時,空姐走到佩姬的座位旁邊,請她拿好隨身物品下飛機。

「我以為我坐錯了飛機,(所以被空姐叫下飛機)。」佩姬說,她沒有跟空姐追究什麼,而是很順從的拿起東西就離開飛機。

驚人的消息

走進候機廳,在登機口工作的一名西南航空執機人員請佩姬到更換登機牌的櫃檯諮詢。

來到更換登機牌的執機櫃檯,佩姬被告知給自己的丈夫打電話。這一系列的要求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佩姬沒有多問,馬上打開手機,撥通了丈夫的電話。

電話中,丈夫告訴佩姬,他們24歲的長子在科羅拉多州的丹佛市遭遇創傷性腦損傷,已經陷入昏迷狀態,正在醫院搶救。

將日本高超的醫療技術、完善的服務和海外不斷增加的醫療需求相結合是「醫療滯在簽證」產生的原因。圖為日本一家醫院的醫護病房(YOSHIKAZU TSUNO/AFP/Getty Images)
忙碌的病房。(YOSHIKAZU TSUNO/AFP/Getty Images)

丈夫擔心兒子出現意外,希望佩姬能夠馬上飛抵丹佛。

聽到這個彷彿晴天霹靂一般的消息,佩姬的眼淚湧進眼眶,隨時都可能滑落下臉龐。她當時恨不得長有一雙翅膀,馬上飛到兒子身旁。

航空公司送來的驚喜

「登機口的空乘人員已經知道了我的情況,他們已經為我訂好了直飛丹佛的航班,而且就在2個小時後起飛。」佩姬接受採訪時介紹。

佩姬說,空乘人員為她訂好的班機,是西南航空最早一班從羅利達拉姆國際機場起飛,直接前往丹佛的航班。

之後,佩姬被送到飛機登機口附近一個安靜的私人休息區,等候登機。西南航空的工作人員更安慰佩姬,讓她不要著急。

飛機登機的時間到了,佩姬發現西南航空請所有其他乘客等候,讓她第一個上飛機,並把她的座位安排在機艙門附近,這樣飛機抵達丹佛,她是最早下飛機的乘客之一。

大多數乘客不知道有關飛機的各種訊息。圖為飛機上的客艙。(Fotolia)
飛機客艙。(Fotolia)

滿懷感激,同時也因為兒子的傷勢心急如焚的佩姬順利抵達丹佛,讓她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行李竟然也從飛往哥倫布市的航班上取下來,轉到這架飛往丹佛的飛機。

在佩姬抵達丹佛的航站樓時,她不僅在第一時間就拿到了行李,還獲得了一個午餐盒。

讓人稱讚的是,所有的這些服務,都是西南航空贈送給佩姬的。

尊重生命

西南航空沒有為自己所做的宣傳,佩姬和家人卻記得她得到的幫助。

「西南航空從沒問我要過丹佛航班的費用,也沒收過行李運輸費或其它的費用。」佩姬說,「我得到的照顧是首屈一指的。我們一直很喜歡西南航空,現在所有的言語都無法表達我們對西南航空的稱讚。」

佩姬說,她與丈夫事後還接到西南航空工作人員的電話,詢問他們的兒子情況如何,這讓她無法更感激這些好心人的關心與幫助。

佩姬在事情發生的3週後表示,兒子仍在接受治療,正在努力康復。

 

責任編輯:朱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