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夢中的神諭

作者:宋寶藍

有人在中,可以開慧學到知識和技能;有人在夢中,看到朝代的更迭興衰;也有人能在夢中,提前預知事情的結果,甚至預知自己的命運,這就是夢境的神祕之處。本篇介紹的小故事,讀來令人莞爾,也能帶給人一些啟迪呢。

薛母神諭

薛夏,三國時期博學多才的學者。薛母懷薛夏之時,曾在夢中看見有人送來一箱的衣服,說道:「夫人一定能生個賢明的兒子,受到帝王的尊崇。」薛母就記下了這個夢,作為將來的驗證。

足月後,薛母果真誕下一子,取名為薛夏。二十年後,薛夏長大成人,才智卓越,學識過人。魏文帝曹丕召薛夏談論經史典章,他能滔滔不絕講談一天,都沒有休息。薛夏文辭華美,凡是文帝所問,他都對答如流,什麼問題也難不倒他。

魏文帝感歎地說:「當年,公孫龍號稱辯才敏捷,但他過於迂腐狂妄。今天聽你所說,都是聖人之言,只有子游、子貢這些人才能與你相比。如果孔夫子在魏國,你一定會進入他的門中,成為他的入室弟子的。」

公孫龍(前320年—前250年),東周戰國時期趙國人,曾經做過平原君的門客,是先秦時期諸子百家之一──名家的代表人物。圖為《至聖先賢半身像.公孫龍》。(公有領域)

說罷,魏文帝親筆御題「入室生」。由於薛夏家境貧窮,魏文帝解下自己的衣服賜給他,以示對他的尊崇。當時,薛夏名望很大,是曹魏時期的一代高士。

薛母二十年前懷胎時所做的夢完全得到應驗。

魏文帝曹丕畫像。(公共領域)
魏文帝曹丕(187年—226年6月29日)是曹操的嫡長子,三國時期曹魏開國皇帝。圖為魏文帝曹丕畫像。(公共領域)

祈夢得詩

在清朝時,也有人在夢中得到神諭,和薛夏的故事稍有不同,是當事人自己做夢,日後才明白夢境的意義。

《閱微草堂筆記》中,清朝大學士紀曉嵐講過一件事,說的是有位名叫霍易書的讀書人,雍正甲辰年中了舉人,留滯京師,但一直沒有什麼成就。有一天,霍易書到呂仙祠中祈夢。

後來在一個夢境中,霍易書看見神向他出示了一首詩:

六瓣梅花插滿頭,誰人肯向死前休?
君看矯矯雲中鶴,飛上三台閱九秋。

雍正五年,朝廷革新衣冠制度,開始規定帽頂,也叫頂戴,即帽頂上的飾物,用以區分官員的級別。霍易書的帽頂是銅盤六瓣,就像梅花,他開始去悟詩中的意思。

清鎏金頂戴。頂戴為清朝官吏帽頂上的珠飾,根據官階的不同而使用不同質材。(公有領域)
清鎏金頂戴。頂戴為清朝官吏帽頂上的珠飾,根據官階的不同而使用不同質材。(公有領域)

清朝時,從鎮國公以下到文武百官,官服胸前都有一塊方補,上面繡著圖案,根據圖案可以看出官員的等級。

清代品官錦雞方補,黃金雉雞徽章。(公有領域)
清代二品官錦雞方補,黃金雉雞徽章。(公有領域)

霍易書以為,既然詩的首句已經應驗,那後面的兩句也會應驗。「君看矯矯雲中鶴,飛上三台閱九秋」,詩中出現仙鶴和三台,他暗自揣測,補服圖案若為仙鶴,是一品官服,三台是宰相位。難道是說日後會成為高官?

後來,霍易書官至奉天知府,因犯下過錯,貶降軍台,所在地叫葵蘇圖,實際是第三軍台。

清朝官文減省筆畫,凡是「臺」字都減寫成「台」字,正好符合詩中的「三台」。霍易書在三台過了九年,才返還家中。霍易書在塞外時,自稱別號「雲中鶴」,用的是詩中的語言。

圖為身穿一品緋袍仙鶴紋的明朝兵部尚書劉大夏。(公有領域)
霍易書暗自揣測,補服圖案若為仙鶴,是一品官服,三台是宰相位。難道是說日後會成為高官?圖為身穿一品緋袍仙鶴紋的明朝兵部尚書劉大夏。(公有領域)

神明提前數年告誡 事後才領悟

後來,霍易書對紀曉嵐的父親姚安公講起此事,姚安公說:「霍字上部是雲字頭,下部是鶴字半邊,正好隱藏了您的姓,並不是泛泛之語啊。」

霍易書感嘆說:「豈止是這樣呢!早年我年輕氣盛,銳意進取,自認為卿相的位置都可以立即到手,不料釀成這番挫折。由此看來,第二句詩是神對我的告誡。可惜當時我沒有深思。」

霍易書錯解了夢中的神諭,自然也就沒悟出詩中的含義,多年以後,他才領悟詩中的意思。

薛夏還沒有出生,二十年後的命運就已經定好了;夢中,神明提前數年告誡霍易書,並以一首詩諭示了他的官運運程。他們的命運就像是按照事先寫好的劇本在上演一樣。誰寫了這樣的命運「劇本」?又是誰,在哪裡,看到了這個還沒有上演的「劇情」呢?@*#

呂仙祠,是位於河北省邯鄲市邯鄲縣黃粱夢鎮的知名廟宇,主奉呂洞賓祖師。(<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Lusheng.jpg">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a>)
呂仙祠,是位於河北省邯鄲市邯鄲縣黃粱夢鎮的知名廟宇,主奉呂洞賓。(Fanghong/Wikimedia Commons)

參考資料:
《太平廣記‧夢一》卷276
《閱微草堂筆記‧灤陽消夏錄六》卷6

責任編輯: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