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乾龍:認清共產邪靈與人人有關

——讀《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有感之一

人氣: 106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24日訊】沒有讀九評編輯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真無法想像我們的生存環境有多危險。我們也確實感受社會不對勁:人與人傷害大於關愛,人與環境不和諧,生活感到壓抑、沒有樂趣和安全感。但我們不知道問題在哪,有多危險,怎麼辦。得過且過,對未來迷茫。

絕大多數人真不知道,以為共產黨隨著東歐和蘇聯的解體而勢力大衰,對人類已構成不了危害,而事實卻恰相反,共產黨表面的衰勢而實質以變化多端的各種形式,大力滲透全球並將毀掉我們。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已說清了社會各個領域反人類反自然規律的現象,直接導致了社會問題、人類的苦難特別是中國的人的災難,直接或簡接與共產黨有關。

該書中發出二條特別振聾發聵的聲音,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實實在在有物質形的邪靈生命;它以救世主的名義,說是要建立人類大同的幸福,消滅和變異人的精神與肉體,讓人背叛神和傳統,讓人最終道德敗壞而被淘汰。

這就容易解釋了為什麼以基督信仰為基的美國,曾經對中共的反人類迫害而無力或不敢制止;這就容易解釋了為什麼勤勞聰明的中國人起早貪黑的勞作卻人人活在不安、鬱悶或哭泣中,這就容易解釋了有五千禮儀之邦的中國為什麼毒食遍地、人人為敵、文化變異……這就容易解釋了講究天人合一、敬天畏命的中國人為什麼受霧霾、沙塵暴、洪災、地震、瘟疫等威脅?這就容易解釋了為什麼中國官員如此腐敗貪污並經常被抑鬱自殺;這就容易解釋了中國青少年犯罪的越來越呈年少化、集團化、黑社會化,賣淫、吸毒、打架、拼富、自殺……層出不窮……

魔鬼,是變化多端的,但它邪惡的吃人本性是不變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揭開了共產黨白骨精、畫皮的面貌:共產邪靈有時以暴力恐嚇,有時打著「科學」、「進步」的口號欺騙;有時以故作高深的學問迷惑人;有時則以「民主」、「平等」、「社會公正」等口號滲入到社會諸多領域;有時冠以「社會主義」、「進步主義」、「自由派」、「新馬克思主義」、各種左翼黨派等;有時打著「和平反戰」、「環保主義」、「全球化」、「政治正確」等貌似正義的旗幟;有時支持「先鋒藝術」、毒品合法化等放縱人的慾望……奪取政權、暴力或激進並不是唯一的表現形式,共產黨的厲害在於,它能把它的邪惡力量精準地落實到每個個體生命上!

人都有善惡、佛性與魔性的一面。正信堅持道德或原則性的律條不變,但邪靈表面似乎也讓人感到「善意」或「利益」,但都是放縱人的惡,擴大人毀滅性的一面,把壞的說成好的,迷惑性很強。比如性解放、同性戀自由、女權運動等,這類替反人道、生命規律的負面力量說話,正迎合了很大一群人追求慾望的需要,魔鬼把他們的需要推向全人類,這正是鑽了人類生命的漏洞而毀人的最得力陰謀,途徑是通過文化、家庭、藝術、教育、法律、新聞、會議、運動等各種工作或活動!正義力量糾偏這種偽善或錯誤,魔鬼立即召集人間被異化的力量進行群起而圍攻,令人間正氣弱而魔性大。

不能說,現代各種思潮、變異的藝術作品、人類慾望下的各種變異行為都是共產黨直接作用,但,包括科技在內,一切背離神或反神的力量,至少,共產黨竭心盡慮地起到了擴大、刺激和發場作用。比如中國的文學,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可以說基本上沒有純文學雜誌發表過真善美、合人性的偉大作品,艱澀、黑沉、不知所云的東西充斥文壇,暴力、色情、嘲笑底層百姓的低級下流作品泛濫,甚至母親的金色陰毛之類的東西充斥文章。那美術、音樂、舞蹈、影視等等都是如此,新聞,更是垃圾和黃色的內容污染著報刊網絡……引導著很大一部分人群墮落。再比如,科技,共產黨把它提高到神的高度要求人們崇尚,打著反迷信的旗幟卻罔顧科技無法解釋的改變人類社會的神奇現象。

說共產黨是魔鬼,不僅因為它表面變化多端,關鍵是這股力量無形無影,或者說是極其微觀的黑色能量,它能作用到每個個體生命上。中國人原以為共產黨只體現在暴政與權力組織上,其實,色、欲、變異的各種思潮與文化,以及反傳統、替反自然規律說話的各種組織都與共產黨有關。對於信神的來說,三界中泡著情慾,共產黨就利用這些漏洞來迫害人。空氣的每個微粒上都浸滿了欲、私、恨、仇等毒素。人人分明感到共產黨影響著自己生命生活。共產黨設立了人大、政協,讓幾千萬的基層精英心甘情願為它賣命獻智,包括黨員及各類被它綁架的人,人人成了受害者。連普通的家庭主婦,歷史上從來沒有如此龐大的人群如此深烈地為了錢、名、社會地位等而喪失良知與人倫。

共產黨無形無影,恰恰反證了神佛的存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猶如人類迷途中的指明燈,讓我們看清了善惡好壞,遠離邪惡,歸還傳統,走向真正人性化的人類社會。希望全人類特別是中國人,人傳人,抽空一定都來讀讀這本書。

責任編輯:任慧夫

評論
2018-06-24 9: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