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貿易戰 知識產權和貿易赤字為何不可分

中美貿易戰中也蘊藏了一個普世道理,偷別人家苗,搶別人家市場,當然會遭到對方的指責,甚至懲罰。圖為中國江蘇的農民在插秧。 (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69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中國(和美國之間)巨額貿易順差裡包含著侵犯知識產權產生的巨大收益,而美國提高關稅,不僅是針對貿易逆差,也是對侵犯知識產權行為的一種懲罰」,中國問題專家程曉農說。

從某種程度上看,中美貿易戰中的知識產權和貿易赤字如同一枚硬幣的兩個面,如影隨行。知識產權就是技術,經濟學理論中把技術視為一種資源,與勞動力、資本等類似。

「實際上,中國(中共)之所以想盡辦法要獲取這些技術,還有更大的目的,那就是,把不付費而獲取的種種知識產權在國際市場上變現成自己巨大的經濟收益」,程曉農7月在澳洲媒體SBS上撰文表示。

在不當獲取外國企業的知識產權後,中共可仿製各類民用、軍用產品,然後推出仿製品占領國際市場。「這已經成為(中共)國家發展戰略的一部分和許多中國企業的生財之道,」他說。

從華銳風電案看中共知識產權盜竊行為

今年1月,美國法院宣布中國企業華銳風電(Sinovel)「竊取商業機密」罪成立,這是美國司法部對盜竊知識產權的中國公司提起刑事訴訟並定罪的「第一案」。

華銳風電用名利色氣利誘美國企業的前員工,在非法獲取美國公司超導(American Superconductor)的核心技術後,華銳把超導一腳踢開、再仿冒同類產品輸出到美國市場,獲得巨大的經濟效益。

華銳當時是中國第一、全球第二大的風機整機製造商,其所有風機的電控系統核心組件由超導公司提供。

根據聯邦法院的庭審記錄,前華銳風電董事長韓俊良曾對超導一位高管說,軟件就「像白菜一樣」。負責調查的美國聯邦調查局(FBI)麥耶斯(Josh Mayers)解讀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本質上毫無價值的東西,「為什麼不拿走它?」

華銳獲得超導的核心技術後,以低價占領國內外市場,包括美國市場。根據FBI的調查,在2011年超導把華銳告上美國法庭後,華銳還先後兩次將裝有侵權軟件的四台1.5兆瓦風機出口到美國馬薩諸塞州,安裝在該州水資源管理委員會,此處距離被迫遷來此地的超導新總部僅40公里之遙。而水資源管理委員會接受美聯邦政府資金維持運作,通過公開招標買進了華銳的產品。

再看超導公司的遭遇,核心技術被竊意味著巨大的經濟效益被盜。超導公司在2011年市值蒸發約70%、並裁員900人、被迫搬遷總部,直到7年後的今天,超導的公司規模仍只有當時的1/3。

「這只是過去20年來不斷重複、不斷重複的故事中的新版本,而這些持續地對美國工人、公司以及大的經濟體帶來傷害,」FBI探員麥耶斯曾在「密碼網站」(Cipher Brief)撰文評論此案。

通過竊取知識產權發展產業在給中國企業帶去巨大經濟利益的同時,也給中共帶回了大量的外匯儲備。非盈利機構美國國家亞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2017年的一份報告曾估計,盜竊知識產權給美國造成的經濟損失每年可高達6,000億美元,其中最大的損失來自中國。

6,000億美元約相當於中美兩國2017年的商品出口總額。依中共海關的統計,2017年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額是4,298億美元,而從美國進口的商品總額是1,539億美元。

中共竊取知識產權以及產業補貼政策,讓歐美企業付出很大代價。(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怕惹眾怒 故意低調處理知識產權話題

在中美貿易戰喧囂中,關稅和匯率已漸成焦點,但屬於核心的知識產權話題卻沒有成為公眾視線焦點。有專家分析說,因為談知識產權,中共會招致多國眾怒;如聚焦貿易戰可以避重就輕,讓外界以為是兩國在對峙,反而淡忘引發這場戰爭的真實原因。

「在知識產權問題上,發達國家對中國的態度很容易取得一致,而北京則儘量躲閃,不願多作辯解」,程曉農說。

他表示,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對中共侵犯知識產權之舉積怨已久,而這些積怨都來自中國(中共)過去採取的一些不正當手法,而中共當局也深知這一點。

在3月,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在布魯塞爾與歐盟、日本的同行會面,介紹美國的救濟措施——用301條款調查中共的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政策,並提出討論聯合對華戰略問題。同時,三方發表聯合聲明,將合作解決中國的產能過剩和非市場行為問題。

另一方面,從中美貿易衝突升溫以來,無論是中共駐WTO大使的發言,還是中共媒體宣傳都刻意對知識產權保持低調,只做了一些「原則性」的空泛表態。

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週一(8月20日)撰文總結說,在知識產權(IP)這一主題上,中共反駁向來都是空洞的。

「我們當然不會強迫和竊取知識產權,我們已經取得了很大進步並最終確保不會這樣,整個問題只不過是美國編造的情節。」他模仿中共官方發言說。

也的確如他說的,中共商務部7月做出的一個最全面「澄清」表白幾乎也是這個套路,而且因內容虛構多,被美國另一家科技智庫信息和創新基金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歸類為「小說」。

圖為2018年5月19日中國江蘇省南通的一家造船廠內,一名工人正在逗一隻公雞。(AFP/Getty Images)

貿易順差和知識產權 中共兩邊都不肯放

中國問題學者程曉農表示,在貿易赤字和知識產權這兩個方面,中國(中共)都不願意讓步。因為如果減少對美國出口,外貿順差就沒了、外匯儲備會下降,經濟增長會滑坡;如果尊重西方國家的知識產權,技術來源就沒了,技術進步就會停滯。

「對中國(中共)來說,對美國讓步,自然是全部輸光;如果不讓步,硬扛下去……多少還能出口一些,大不了結果和讓步一樣。」他分析說。

程曉農認為,中共選擇不讓步還有一個考量,就是撈不到美國的技術,至少還可以從其它國家的外資企業撈。

「中國(中共)在中美貿易爭端中選擇不讓步,是衡量過利害得失後,按照一切對自己最有利的路徑來確定方針的」,他說。

美國企業研究院的史劍道也分析說,因為勞動力老齡化、金融體系受債務拖累,兩方面都在危及經濟增長,中國未來更加依賴創新(知識產權)。

他表示,中國(中共)政府也知道它對創新有更大的需求,所以隨著中國國內勞動力和資本消退,「很難相信它們會減少強迫和偷竊知識產權」。

「與2005年相比,中國更大的市場規模使得它要強迫許多跨國公司都變得更容易。由於技術的進步,現在通過網絡竊取技術也比過去更容易。」他說。

川普要求公平 貿易赤字和知識產權都要解決

但是越來越多跡象表明,川普要求「公平貿易」既包括糾正巨額的貿易赤字,也包括糾正中共竊取知識產權的問題,這是中共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本週二、三將進行中斷3個月的中美貿易會談,由美國財政部國際事務副部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與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進行會晤。

外界普遍不看好這次會晤。據悉,到目前為止,北京只提供了採購協議,並沒有提出任何實質性的結構改革建議。另外,美國的財政部副部長也沒有貿易權,所以可能象徵性勝於實質。

美國企業研究院的史劍道表示,現在仍然存在的問題是:北京是否願意提出一個川普願意公開支持的提議?他認為,真正要考慮的是——美國是否應該相信中共許諾的任何事——這一基本問題。

「中共不會簡單遵守協議。它會在某個時刻採取符合其利益的行動,並迴避或『重新解讀』它不再或不希望做的任何事宜。」他說,中共入世17年,中美之間數不清的戰略(和)經濟對話會議基本無效,這就是證據。

史劍道表示,美國需要出台一個持久而簡單的執法程序,否則跟中共的交易就是不值得的,因為中共與美國達成協議、卻不執行,那只會維持現狀。

「雙方可能15個月內再回到原點,屆時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活動開始,對華貿易政策會再次成為贏得關鍵選票的工具。」他說。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顯然完全誤判了川普要求「公平貿易」的決心。之前有多家媒體報導說,中共高層之前不相信川普真會與之展開全面的貿易對抗,認為這是川普競選策略,而且一旦貿易戰發展下去、雙方都遭受重創的話,需要選票的川普經受不起損失。

前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家張煒近日在英國BBC發表文章(題為「觀點:美中貿易戰是全球新冷戰的前哨戰」)指,事實上,川普是公開拋棄對中國(中共)加入自由民主陣營幻想的第一位美國總統,並從貿易層面入手,務實地承認了中美之間的對抗,並著手全面應對中共在貿易和經濟、制度和全球領導力競爭層面帶來的衝突。

對中美貿易戰的未來走勢,他分析說:「從短期看,集權國家對社會有著較強的控制能力,也能夠迅速動員國家資源解決貿易戰帶來的問題,中國(中共)政府正是希望憑藉這一組織優勢來取得貿易對抗中的第一輪勝利」。

「但是從根本上看,這場對抗依舊是人心之戰,只要自由陣營在社會層面能夠對極權制度給全世界帶來的損害達成共識,他們則會憑藉著內生的技術、人性和根本制度優勢,最終戰勝違反人性和破壞社會公平正義的力量。」

「對這一點,人類還是應該對自己具有信心」,張煒總結說。#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8-21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