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聯成公所要修章程 防三權再被架空

事關聯成政治生態大變化 雙方激辯近三小時 修改章程欲將顧問委員會設為最高決策層

聯成公所主席黃達良與其他數名顧問委員針鋒相對,雙方激辯數小時。 (蔡溶/大紀元)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8年08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聯成公所清查前顧問趙文笙的「梁案捐款」風波尚未完結,日前召開的審議「修訂章程」緊急議員大會再起波瀾,背後涉及內部控制權之爭。

8月18日(週六),聯成公所在臨時議員大會上,發布由顧問陳玉駒、于金山、李銳成草擬,議員王鏑執筆的聯成公所章程修改草案。但議案一出,馬上引發質疑。

之所以要修改章程,顧問委員會召集人陳玉駒表示,是為了避免重蹈「趙文笙把持聯成12年,一手遮天」的覆轍。因為章程有不足之處,給了趙文笙可乘之機。

然而,未參與制定新章程的聯成主席黃達良說,趙文笙獨裁不關章程的事,而是聯成的18個僑團與25個議員「沒有盡力」。

事關聯成的政治生態大變化,雙方爭辯近三個小時,場面一度劍拔弩張。

趙文笙時代 三權均架空

在趙文笙時代,聯成主席就是榮譽職務,沒有實權,真正最有實權的是趙文笙。趙文笙以顧問的身分,可以一個人開支票、一個人將聯成大樓的樓頂租給AT&T電信公司35年,安裝發射塔。

趙文笙的獨裁是怎麼造成的?聯成的「政權組織」,會員大會是最高權力機構,議員會議在大會閉會期間代行職權,加上主席和顧問委員會,三者構成聯成的「三權」。但趙文笙實際上已經架空了三權。

「趙文笙當權時,議員大會、行政單位樣樣不缺,但他從未召開議員大會。」于金山說,自己身為顧問,實際上既沒有顧、也沒有問,因為趙文笙從未通知他開會。陳玉駒顧問亦表示,自己對聯成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聯成的顧問委員會,由所有健在的資深前主席組成。其中,黃玉振顧問已過百歲,陳玉駒顧問和李銳成顧問已80多歲,于金山顧問也有70多歲,梁君甫顧問遠在佛州。接下來,才是60多歲的趙文笙顧問。

趕走老顧問後,趙文笙成為當時在職代表中,資格最老、經驗最豐富的,所以他理所當然的成為聯成「核心」。加之他每日坐鎮聯成,主持一切事務,主席只是象徵性的代表聯成主持活動,對外應酬,有事要向趙文笙請示,他具有最終決定權。

疑借修章 調整權力結構

于金山說,趙文笙獨裁恰恰與章程有很大關係。將來再發生「一人獨大」的問題怎麼辦?修章的目標,不針對主席和議員的責任,而是賦予顧問委員會更多責權,他希望顧問集體領導,「顧問以後不可以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

根據章程修改草案,針對顧問委員會有多項修訂,將顧問委員會提升為「機構董事會」,「亦為公所之最高決策單位」,「顧問委員會由卸任主席及經全體顧委會投票通過之特殊貢獻人士組成」等。

相較舊章程中,舊的顧問委員會僅「備供諮詢,協助策劃,審查會員入會與職員候選人資格」,修章後,新的顧問委員會成為聯成最高決策層,這就大大提高了顧問的含金量,變的和公司董事會差不多了,由董事會投票說了算。

而議員大會則成為機構理事會。如此一來,聯成既有盈利組織的董事會,又有非營利組織的理事會。董事會的權責用詞,包括「設定、指示、監督、聘任罷免、審理批用、解讀」等,而理事會則負責「審核、諮詢」。

秘書長職位 亦引爭議

對於顧問委員會增加助理或秘書長,增加「特殊貢獻人士」兩項,亦引起爭議。相較公所的行政職員由議員會議選舉出來,任期僅兩年;秘書長由正召集人提名、顧問委員會投票通過即可,顧委會屬於永久性質,這就給秘書長發揮影響力開了一道門,卻不受議員大會的監督,存在較大的治理漏洞。

雙方唇槍舌劍,寸步不讓。聯成副財政何茂林說,顧問應該養尊處優,難道簽張支票還需動用顧問;聯成元老陳玉駒反問,如果不願老人占位,請明說。于金山則表示,修章是「收回聯成時的共識」,一切為了對聯成公所負責,對會員負責。

這次會議的結果,各議員將新舊版本的章程拿回家消化,再作討論。至於聯成12月舉行的會員大會上,是否就成立修章小組進行投票,還是直接將草案拿到大會進行投票,仍未解決。◇

責任編輯:文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