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談中美貿易戰談判 可能達成階段性協議

1月12日,江蘇連雲港一家生產織品的工廠工人正在工作。(STR/AFP/Getty Images)

1月12日,江蘇連雲港一家生產織品的工廠工人正在工作。(STR/AFP/Getty Images)

人氣: 69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美中副部長級官員上週在北京舉行了去年川習會後的首次面對面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也可能會在本月稍晚訪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14日預測,美國有望與中方達成協議結束貿易戰,並稱北京希望展開談判

儘管中美貿易戰談判看似有明顯進展,但外界對於中共是否遵守承諾仍心存疑慮。據悉,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正在考慮通過多種方式確保北京遵守承諾,包括維持目前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直到北京履行承諾為止,或者暫停部分懲罰性關稅,但是保留在中方未能履行承諾時重新實施的權利。

就最近的貿易談判進展,大紀元近日採訪了原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鄭宇碩和UCLA安德森預測中心經濟學家俞偉雄。他們認為,中方為避免陷入一個非常嚴重的災難性危機,一定會想辦法妥協,雙方很可能會達成一個階段性的協議。

記者:上週結束的中美貿易副部長級別談判,中美各自的聲明內容不一樣,就目前各方面消息來看,您如何看待中美貿易談判?

鄭宇碩:基本來說,中美之間的關係是非常緊張的。中美雙方為了爭奪未來二三十年的經濟霸權、在經濟科技領域的領先地位,長遠看,中美之間的矛盾將是結構性、長期性的,很難避免和化解。

但雙方能就貿易談判達成階段性協議的可能性並不低。因為雙方都希望避免兩敗俱傷的全面貿易戰,雙方都有國內的政治需要,希望能達成協調,兩國領導人也需要避免貿易戰給自己的聲望及影響力造成打擊。一般的看法,雖然達成協議,但雙方的矛盾還存在、美國還會繼續給中方施壓。

記者:在您看來可能有哪些初步成果?

鄭宇碩:中方願意多買一點美國的農產品、能源和工業產品,這樣就降低美國貿易逆差,中方是蠻願意做出一定的讓步的。

但就結構性的問題來說,中共人大正在討論外商投資法,對利用行政手段強迫外商投資轉讓技術,它答應不會再做。只是一種原則上答應尊重知識產權,但美方要求很具體地定下來、保證中國會執行,所以在這方面的討論還具有一定的挑戰。

記者:您怎麼看2019年中共政權的走勢?

鄭宇碩:去年到2019年中共面對貿易戰是有種種的壓力,主要是外部環境的變化。大家也看到了西方國家對中國經濟增長沒有帶來政治改革是不滿意的,現在全球對中共的影響力更是相當警惕。所以可以預期中共在外面將遇到更大的壓力,在國內經濟走下坡的情況下,北京政府的對內高壓政策是否會同樣遇阻,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以下採訪對象是UCLA安德森預測中心經濟學家俞偉雄。

記者:您認為中美談判達成協議的可能性有多大?

俞偉雄:從目前的發展看,中美貿易衝突尤其對中國經濟產生了很大的問題。若中方無法跟美國達成共識,在3月1日美國提高兩千億中國產品的關稅稅率時,中國將會陷入一個非常嚴重的災難性危機。它若想辦法避免此事發生,就一定會想辦法妥協。所以我認為中美90天的停火談判當中,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很高。

但這並不代表中美貿易之間在未來將獲得和平快樂的生活。 在高科技方面,美國會對中國做出更嚴格的防範,不會像以前一樣你中國要購買什麼樣的產品就什麼產品,未來會越來越減少。

記者:美國提出兩點,就是中方提出的協議如何能保證自己去執行,還有就是具體的細節。是不是說明外界已經很難再去相信中共了?

俞偉雄:的確沒錯,美國這次很謹慎。我覺得在談判的過程當中,美國會讓中共知道,如果未來中國違反這個共識,美國就會把未實施的關稅擺到檯面上來。中方也應該知道不能夠再像以前那樣、光說不練。你不做,美國就會實施制裁,讓中共很難像過去那樣說一套做一套。

記者:美國強調中國要進行結構性改革,海外的及大陸的知識分子認為中共不可能在結構性改革方面進行讓步。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也強調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你覺得美中之間在這塊是怎麼樣一種博弈?

俞偉雄:我的看法是中美之間對結構性的改革看法不太一樣,但雙方可能達到一個都可以接受的共識。

第一,中共的所謂國家資本主義是美國沒法接受的,認為這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中共政府用一個國家的資源來對企業做政策補貼,在國際社會中尋求市場化的優勢;然後中國企業再用低價產品掠奪全球市場,並把市場上的美國、歐洲等其它國家的企業打敗。

美國是要憑你的本事、技術和產品質量來經營,這一部分美國會堅持要求中共做出改變,中共也不得不做出改變。

但美國沒有要求中國去做政治性改變,這一塊很複雜。我認為,需要中國內部自上而下地直接提出來的一個要求,才比較有可能。

記者:所謂的中共放棄2025的計劃,外界很難相信,這個可以祕密進行,這部分很難考核?

俞偉雄:是的,這的確很難。但中共如果不遵守國際上的法律就會受到很大的制裁,所以中國的跨國企業以後會非常小心。企業跟國家之間聯繫越緊密的話,在國內市場或許是一個優勢,但在國際市場反而是一種劣勢,會嚴重到讓人家不相信你,大家都不要你的產品。#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1-15 6: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