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賄賂江澤民等家族 德銀行中國撈金術曝光

外媒最新的調查發現,德意志銀行20年前進入中國,為贏得業務,其不斷搭建與中共高層及親屬的人脈,大膽行動背後其實就是充滿走穴和使用潛規則。圖為法蘭克福德銀大樓。(DANIEL ROLAND/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7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紐約時報》和德國報紙《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Zeitung)的最新調查發現,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20年前進入中國時發現面臨同行激烈競爭,為贏得業務其不斷建立與中共高層及親屬的人脈,大膽行動的背後其實就是走穴和潛規則。

該調查涵蓋電子表格、電子郵件等機密銀行文件,還有對德意志銀行高層的訪談和內部調查報告,發現這家國際知名銀行向能通達中共高層的顧問支付了數百萬美元、僱用了數十名執政的中共高層親屬,同時還給了一些政治精英的家庭成員送大禮。

以下是《紐約時報》和《南德意志報》的最新報導,德意志銀行向中共高層靠攏的幾個要點。

第一、在中國,最重要的是您認識人

與其它投資銀行一樣,德意志銀行也很早就了解到,「關係」對確保在中國的交易至關重要,特別是要與控制著中國大部分資產的共產黨精英人士保持關係。

在2002年至2012年期間,德意志銀行總裁約瑟夫‧阿克曼(Joseph Ackermann)找到張紅力(Lee Zhang),請張加入德意志,幫助該行在中國拓展業務。

張紅力當時是德意志銀行的長期競爭對手高盛(Goldman Sachs)駐北京辦事處的高管。等張紅力加入德意志銀行後,便果斷採取行動,很快就讓德意志銀行在一些大型中國國有企業的公開發行股票中占了一席之地。

張紅力給銀行帶來的轉變非常大。才入駐中國兩年,德意志銀行總裁阿克曼就被安排與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會晤。該行還為高端客戶支付高爾夫球帳單,客戶包括後來的中共總理的兒子。

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說:「他向我介紹了各種各樣的人。」

2006年,德意志銀行在中國工商銀行的首次公開募股中發揮了領導的角色,這是當時全球最大的一次銀行股上市。這筆交易不僅給德意志銀行帶來了一筆意外之財,還給了它在中國新的「吹牛」資本。到2011年,德意志銀行躍升成為中國和亞洲地區(日本以外的)首次公開募股的頭號發行銀行,名列彭博社銀行排行榜的首位。

張紅力於2018年卸任中國工商銀行副行長,曾在2014年8月8日被其前雇主德意志銀行在香港告上法庭。(大紀元資料室)

第二、用禮物獲得中共權貴的寵愛

根據德意志銀行的內部文件,該行向中共官員、他們的家人和頭號中國國有公司的高管送出總計超過20萬美元的禮物。

比如: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獲得了一套Bang&Olufsen音響系統。其它的禮物還有:一瓶1945年的拉菲羅斯柴爾德城堡葡萄酒、羊絨大衣、高爾夫俱樂部和豪華酒店的住宿,甚至還包括有嬰兒汽車座椅,內部文件估價為3,977美元,送給了當時國有石油巨頭中公司的一位高管。

「他們說,高盛和摩根大通在這樣做,所以我們也應該這樣做。」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說。

第三、付錢給顧問四處搭線

當德意志銀行在2005年想購買一家中資銀行的大量股份時,它聘請了一位名為黃緒懷的顧問。黃幫助提供了競標信息,使德意志銀行得以中標。黃獲得的報酬超過200萬美元。

德意志銀行知道黃緒懷與中共總理家族有密切關係,可能觸犯銀行的合規「紅旗」,但該行還是再次僱用黃,並支付了300萬美元作為報酬。

根據統計,該行共向七名中國顧問支付了價值超過1400萬美元的報酬,這些顧問都幫助德意志銀行在中國贏得了其與國有公司的交易。

第四、僱用中共權貴的子女

德意志銀行積極招聘中共權貴的子女。根據該銀行律師製作的電子表格,招聘的新員工中有數十名是年輕的、缺乏經驗但有很好的人脈關係。

其中有一名新人被一位銀行高管稱為「可能是見過的最差候選人」。但儘管如此,他還是得到了在德意志銀行的工作,因為他的父母是大型國有公司的高管。

甚至一名員工在給同事的電子郵件中指出,某位職位申請人「不符合我們的標準」。但在獲知申請人是當時中國宣傳部長劉雲山的兒子後,他得到了工作。

而對合格的候選人,德意志銀行也經常根據他們的人脈關係進行評估。一位銀行家指出,另一位候選人王希沙(其父現在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可以「接觸」廣東的一家國有汽車製造商,當時她的父親是廣東省的最高官員。

德意志銀行對19名「關係雇員」的內部調查發現,他們幫助銀行帶來了1.89億美元的收入。

「這是一個講關係的國家。」阿克曼在接受採訪時說:「當然,我們培養了這些人脈。」

第五、內部升起紅旗警報

德意志銀行的內部文件顯示,雖然銀行的合規官員沒有制止該行在中國的某些做法,但一些高級管理人員已經感到不安。

例如,在討論是否聘請黃緒懷擔任顧問時,該銀行的合規負責人在一封電子郵件中提出了質疑。「我擔心的是,這個人也在為別人服務。」香港合規部負責人李寶利(Polly Lee)致信給高管蒂爾‧斯塔福德(Till Staffeldt)。

斯塔福德後來成為德意志銀行的全球首席運營官,負責合規、監管和預防金融犯罪,他目前仍然擔任該職務。

其他人也擔心張紅力建立的聯繫。文件顯示,當時德意志銀行投資銀行業務負責人寫信給律師,稱他「對張紅力做生意的方式、是不是把錢裝在信封內送出感到恐懼」。

該行聘請的一家律師事務所後來發現,黃緒懷受僱引起了「危險信號」,可能違反了《反海外腐敗法》。

第六、德意志銀行支付罰款

8月,德意志銀行支付了1,600萬美元罰款,結束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對其的指控。證監會稱,德意志銀行用腐敗手段來維持其在中國和俄羅斯的業務。

德意志銀行的內部文件顯示,其法律顧問已警告高管們,僅與中國有關,該行就可能面臨美國證監會逾2.5億美元的罰款。

前南德意志銀行首席執行官阿克曼在發給《紐約時報》和《南德意志報》的書面答覆中說,他已警告該行員工:沒有任何業務值得冒毀掉聲譽的風險」。

他說,雖然為了增加在中國的收入和利潤,他曾給員工施壓,但「感到有壓力不能成為違反合規、法規或當地法律的借口」。

德意志銀行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說,它「已徹底調查並向當局報告了該行某些過去的行為」,而該行現在「已加強政策和控制,並在發現問題的環節採取了行動」。

聲明還提及,報導提到的「這些事可以追溯到2002年,現在已經得到解決」。#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10-15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