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揭真相:一帶一路恐引發中國金融危機

中共「一帶一路」令多國深陷債務陷阱,令當地居民反感。(Arif Ali/Getty Images)

人氣: 382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報導)中共自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策略(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以下簡稱BRI)後,至今已近六年。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長、前駐WTO大使顏慶章,以他在公共財政、國際貿易法等領域專長,剖析一帶一路的真相究竟為何?他並指出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恐引發中國金融危機。

顏慶章受訪時表示,中共一帶一路實施迄今,全世界已看到它專門去誘惑那些財政困難的國家,提供其鉅額貸款,但貸款內容不清楚,且貸款計劃對該國是否真的有需要,也缺乏合理評估。再加上若干國家的決策者,並沒有進行負責任的評估,甚至中共對決策者有行賄的嫌疑,就形成一帶一路所提供的建設既非該國經濟發展所需的優先項目,又對該國財政造成承擔不起的債務。

「一帶一路已花費大約1兆元(美金,下同),已變成巨大的財政負擔。」他說,中共外匯存底為3兆元左右,其中有超過1兆元的美國政府公債,而這些公債是從事貸款過程的擔保品,扣除美元外債,中共外匯存底實所剩不多,所以一帶一路在未來推動上,已不太具備充裕的財力。

顏慶章新書 揭露中共「一帶一路」真相

顏慶章現任東吳大學嚴家淦基金會法學講座教授、福和會理事長,他的新書《昨是今是》收錄了他發表於報章的「中共BRI荊棘滿布」評論,文章說中共一帶一路實施迄今,已讓全世界認知了以下真相。

真相一:根據亞洲開發銀行(ADB)估計,亞洲國家在2016年至2030年,所須基礎設施高達26兆元。含括亞洲、非洲及歐洲的BRI,項目有交通、能源、通訊等基礎設施,中共未有任何財務估算,但國際機構認為在8兆元以上,從而初期許多國家都正面看待一帶一路。如今國際貨幣基金、世界銀行及頗具聲譽的研究機構,一致指出70個可能涉及一帶一路貸款的國家,有多達23個國家已陷入債務艱困的危險。

他說,一帶一路因欠缺透明的鉅額融資,甚至難有自償性的機制,將更加劇這些國家陷入債務陷阱。其中有8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吉布提(吉布地)、馬爾代夫(馬爾地夫)、老撾(寮國)、蒙古、黑山(蒙特內哥羅)、塔吉克斯坦及吉爾吉斯,更因一帶一路的貸款而成為高度危險債務國。2018年4月,前國際貨幣基金執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應邀到北京演講,嚴肅指出一帶一路造成這些困窘國家的財政愈加險峻。目前馬來西亞對一帶一路的反應,也值得審視其發展。

真相二:一帶一路引發許多國家對中共政治算計的關切。最顯著事例是,與印度有世仇的巴基斯坦,無法支應80億元及年利率6%的一帶一路計劃,只能將瓜達爾(Gwadar)港口,以債作股移轉99年的經營權給中國公司,中共同時將該商港改建具軍港用途。中共興建連結該港口的高速鐵路或公路,須經過中印邊界「喀什米爾地區」,中共、印度及巴基斯坦在此素有領土爭議,中共此舉或將激怒印度投入美國陣營。

此外,他說,中共一帶一路提供貸款給吉布提,2年期間吉布提的外債占GDP比重,由50%驟升為85%,吉布提於是將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紅海軍港讓予中共使用,形同掐住重要海運通道的咽喉,如何不令舉世震驚!國際貨幣基金發現:一帶一路偏愛「嚴重負債窮困國家」(Heavily Indebted Poor Countries),在這36個中的31個國家,中共提供高達80%的債務總額。

專家認為,中共一帶一路實施迄今,全世界已看到它專門去誘惑那些財政困難的國家,造成承擔不起的債務。(Thomas Peter-Pool/Getty Images)

他說,尤其值得矚目者,由於地緣因素的疏離,歐盟對中共在南中國海人造島軍事化與九段線領海主張,堪稱視若無睹。但一帶一路推動5年來的演變,2018年7月歐盟27位駐北京大使(匈牙利除外),聯名斥責一帶一路分化歐盟成員國的共同政策,貸款與投標程序不透明,也嚴重傷害世界自由貿易的精義。

顏慶章表示,根據歐盟及美國智庫的統計,一帶一路得標廠商約90%是中國公司,鮮少創造所在地國家的經濟效益,連歐盟與美國都難以分到一杯羹。回顧5年來強烈呼應一帶一路的台灣政商人士,當今如何合理化這個主張?

真相三:中共2008年採行寬鬆政策的結果,造成2009年至2015年期間,非正規金融體系所形成國家債務由20%劇增至150%,其中「鬼城」不動產開發與欠缺競爭力產業占有半數,而「影子銀行」則有30%的「貢獻」。如今中共對一帶一路國家的紓困,更令其金融體系置於險境。

誠如上述,中共一帶一路特別偏愛「嚴重負債窮困國家」,其完全悖離審慎貸款的行徑,固然達到讓對方掉入「債務陷阱」的目的,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估計,中共至少對28個上述「嚴重負債窮困國家」,提供紓困、甚至免除債務的措施。根據國際清算銀行估計,中共未償債務在2017年已高達257%,而國際貨幣基金估算到2020年時,這項比率將高達300%。

中共「一帶一路大撒幣

顏慶章說,由於吉布提港口為連結歐亞非三地的關鍵港口,中共占用此港也引發歐盟不滿,去年英國、德國官員接連公開批評一帶一路政策。2015年,印度也聯合美、日、澳洽商「印太倡議」,要對抗一帶一路。意大利(台譯義大利)則不顧歐盟主要成員國表態反對一帶一路,逕自與中共簽屬備忘錄(MOU)。

他認為,意大利自去年大選後,目前政府仍為「聯合政府」,未來若政局變動可能影響備忘錄效力,因此「實質效應仍有待觀察」。除了國際反對,中共國內對於一帶一路也出現反對聲音,質疑大筆經費為何不用於國內醫療、住宅、教育等民生建設。

顏慶章表示,「中共外匯存底從最高峰的4兆1000億元,掉到現在3兆元左右」,加上大陸國內債務疑慮未除,未來一帶一路建設,若持續面臨簽約國無力繳息,或政黨輪替影響契約履行等問題,貸款銀行將連帶受到衝擊,加上中共本身的債務問題,他認為,「這可能將引發中國金融危機。」

他解釋,雖然帳面數字,中共債務占GDP比重僅約48%,但若加計地方政府債務、影子銀行等隱藏性債務,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去年第1季統計數字,中共目前整體債務占GDP比重約299%。

顏慶章指出,美中貿易戰後,許多貿易專家對於中共要如何維繫經濟成長,包括一帶一路如何繼續供應資金,均已產生極大的疑問。事實上美中貿易戰,並不僅止於經濟層面,這也是決定民主政府面對極權政權是否能勝出的考驗。任何重視民主與人權的人都應該希望,在任何可能的情況,期盼美國與中共的對決終將獲得勝利。

顏慶章:經濟發展著重在國家制度是否尊重市場機能

顏慶章對大紀元說,經濟發展的美好成果,著重在整個國家制度是否合理尊重市場的機能。他在新書中也說,中國經濟成長的背後,有大陸自然環境持續惡化、貧困人口極其眾多、財富分配至為懸殊,以及資金脫逃等難以估計的問題,以及貧富、生活嚴重不均的問題,中國14億人口,有12億人未搭乘過飛機,仍有5億人家中沒有抽水馬桶。

他說,當年台灣若與中共簽署「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必然跟中共經貿結合更深,而且台灣也會因為經濟過度依賴中共,而導致產業市場風險,與對國安風險難以控管,「當時台灣如果走錯這一步簽了ECFA,中共說翻臉就翻臉,將會是一個很嚴重的結局。」

他說,台灣是以貿易為導向的國家,如何設計良好的經貿制度,同時融入自由程度高、能帶動台灣制度改善、強化國家安全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顯得非常重要。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19.10月號/第15期 #

責任編輯:林岑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