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邊城青年:還我公民權益 如期舉行區選

11月17日,香港邊城青年恩蕊在台灣集會發言。(視頻截圖)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11月20日訊】11月17日,香港邊城青年恩蕊在台灣撐香港音樂會發言,香港的抗爭活動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五個多月,在這段時間裡被捕、流血的人數多到數之不盡。只算被發現、被自殺的案件,也即是警方的所謂屍體發現案,已經高達2600多宗。

「警察血腥暴力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六月時用胡椒噴霧、催淚彈,到現在動不動就要用到真槍、實彈。」她說。

被捕的人是在警察局內被性侵、強暴,大學的戰場,每天都有很多路過的年輕人,只是逛街、上學,都會無理逮捕。「香港人在過去6個月當中,竟然習慣了在催淚彈下的生活。」恩蕊說,「我們因為政府而知道什麼是布袋彈、橡膠子彈、水炮車,甚至在今天,我們還見識了音波炮,三發子彈指向學生,有救護員和記者失去眼睛。」

恩蕊表示,甚至有律師事務所發表聲明,已有少女正式向警察投訴,在警察局內被強暴,警察到處散播謠言,意圖影響公平審訊。這些都是警察無法無天、徇私枉法的鐵證。警察濫捕,破壞法治,始作俑者是在這些警察背後的香港政府,「他們纔是這個社會撕裂得如此嚴重的源頭之一。」

她強調自「送中條例」推行而來,香港政府一直漠視民意、利用台灣命案這人血饅頭無限放大、希望公義得以彰顯的所謂初心,不管是100萬人、200萬零一人,還是有義士以死相諫政府,政府依然是「I don’t give a shit on it」(我不感興趣)。後來警察的一連串漠視法紀的行為,政府都視若無睹,草菅人命。「率先破壞公義,何來談公義得以彰顯的初心?」

恩蕊說:「香港人現在都會說,千萬不要對荒謬習以為常。其中一個最大的荒謬,就是扭曲毫無代表性的議會,不管是立法會還是區議會,現在主導的都是建制派,這代表了不管政府想推廣什麼,建制派都會為它護航,令荒謬的法案得以通過。」

她表示,當初提出「送中條例」的正是劫持台灣命案死者意願、硬推法案的建制派議員,之前彈劾林鄭月娥的議案,也因為建制派的阻礙,而沒辦法在立法會上討論和投票。所有的大綱項目(《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工程,把納稅人的錢,幾千億、幾萬億扔進海裡的撥款,建制派也是站在政府一邊,全數贊成。

「更可恥的是,當民主派議員提出要在議會當中為早前去世的科大學生默哀,建制派一眾議員竟然離奇迴避。對人命漠視令人心寒。」

她並譴責在建制派控制下的區議會,雖然只是地區性,可是卻影響深遠,大家都知道7月21日元朗白衣人無故毆打市民的事件,區議會有議員提出3個有關調查7·21元朗「無差別事件」的動議,但都被建制派(因占大多數席位)否決,就算是提議建立一個檢討7·21事件的工作小組,建制派依然否決,使得「7·21事件獨立調查,現在就這樣不了了之」。五千萬建一個小小的噴泉,17億建一個短短的人行天橋,這些都是在建制派的支持下一一通過。

恩蕊認為,導致今日的局面,完全是因為香港政府沒有代表性及認受性,要真正達到還政於民,除了在體制外的抗爭,還要有體制內的革新去配合,雙管齊下才能完整地建立一個屬於市民、屬於香港人的政府。所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背後的含義是要光復香港過去的美好,並革新現有的制度。

投票是作為每一個生活在公民社會中的人的權利,同時也是一份責任,把真正能夠將社會發展成更完善、聆聽市民意見的人選出來,纔是對社會負責。

她表示,「可是現在很多時候,我們都忘了那一票是有多重要。香港區議會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我們常常會因為很多原因,覺得少我一票應該沒差別。區議會是唯一香港人能全民投票的,可是就是因為少你一票,少他一票,少著少著,就這樣把整個議會讓給站在和市民對立面的政客。」

在台灣集會上,香港邊城青年對台灣人的表達。(視頻截圖)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並不是只是一個口號,恩蕊說,「我們需要每一位香港的民眾,利用手上還能利用的選票,行使公民權力。所以,請拜託大家,接下來的選舉,請回家投票。」尤其是台灣的朋友,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們非常羨慕你們能夠用選票選出代表自己國家的領袖。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是我們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前衛,是亞洲民主社會的典範。請你們務必好好利用手上的選票,可能就是差你的那一票,整個議會都會變成不一樣,變得更好。」

「最後,我們在這裡再次要求香港政府,還我公民權益,如期舉行區選。」香港邊城青年恩蕊說。

責任編輯:楊亦慧  #

評論
2019-11-23 2: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