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央行錢印出來了 借錢的人沒了

中國經濟不景氣﹐失業大軍林立。圖為資料圖。(Getty Images)

人氣: 1259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12月24日訊】中國貨幣始終保持高速增長,2019年9月廣義貨幣已經達到195.23萬億人民幣。但是大陸的經濟狀況不佳,借債的三大主體債務繁重,結果中共央行的錢印出來了,借錢的人卻沒了。

大陸「一襟明月兩袖清風」日前在雪球網撰文分析了大陸目前的經濟現狀:經濟差,做什麼都虧錢,掙錢的機會太少了,沒人借錢了。

以下是《經濟的問題:錢印出來了,但借錢的人沒了!》一文。

國家通過央行來發行貨幣,然後商業銀行拿到貨幣之後通過信貸投放來放大貨幣,簡稱乘數效應。然後,拿到貨幣的居民、企業和政府,分別通過消費、生產和投資來拉動經濟又一輪的發展,通過掙來的收入、利潤和稅收來償還銀行的錢。這就是國家經濟運行的簡單模式,我們以此模型來分析下當前中國經濟的狀況。

第一:我們並不缺錢!

從2008-2019年貨幣數據來看,我們可以得出三個結論:

1、中國貨幣始終保持高速增長。從廣義貨幣M2來看,2009年增速達到28.42%,2013年廣義貨幣首次超過100萬億,雖然自2010年開始增速下降,但是直到2016年都是高於10%,哪怕2017年之後回落到10%以下,廣義貨幣增速仍高於同期GDP增速。到2019年9月廣義貨幣已經達到195.23萬億,民間的說法是我國的廣義貨幣總量大致相當於美日歐總和。

2、廣義貨幣增長源於金融放鬆。我們看到央行總資產增速並不高,尤其是2015年、2019年甚至是負增長,廣義貨幣的高速增長對應的是貨幣乘數的放大,就政策上來講,是與2013年開始的金融自由化有關,金融創新對應的是擴大了金融企業的資金槓槓率,在宏觀上的表現就是貨幣乘數效應的擴大。

3、央行貨幣投放模式的改變。自2001年中國入世以外,外匯占款是我國央行發行基礎貨幣的主要方式,從2008年-2015年,外匯占款接近80%,但2016年開始,央行貨幣發行越來越轉向商業銀行債權。從依託外貿企業的實際收取的外匯到以商業銀行債權為貨幣之錨,央行貨幣投放與居民、企業、政府的融資行為關係越來越密切。

綜合起來看,過去十年,中國廣義貨幣增速雖然逐步下降,但仍高於同期GDP增速,從總量上來看,接近200萬億人民幣。而貨幣增速主要源於金融放鬆,金融放鬆的基礎在於居民、企業、政府向銀行的融資,銀行隨後以這些債權向央行提取貨幣。

第二:但借款人不想借了!

居民、企業和政府拿了這些錢去做什麼呢?通俗講就是去投資,居民區買房、企業去投資、政府搞基建。但到了2019年,我們越來越發現,他們都不想借錢了。

1、房產投資相對穩定。與居民買房對應的是房地產開發投資,從2008年到2019年,增速從21%下降到2015年的1%,此後出題的樓市政策刺激房地產投資,目前房地產投資仍維持在10%左右位置,是三大投資中相對比較高位的,但問題是,國務院不僅再次強調「房住不炒」,而且明確指出「不用房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政策」,地產投資下降的趨勢比較明確。

2、實體企業投資下降。2015年是中國投資的轉折年,第二產業增速從2013年下降到20%以下,2015年開始下降到10%以下,2019年9月絕對值同比下降23.4%。企業基本已經不想再拿錢來投資。

3、固定資產投資下降。與二產投資類似,自2015年開始政府基建投資不斷下降,2019年9月增幅是-4.6%。隨著2015年末提出去槓桿的任務,金融防債務風險擺上重要日程,地方政府的隱性政府壓縮成為重點,融資受限進而導致投資壓縮。

企業和政府作為借款人,基本已經不大願意借款投資,或者說債務負擔已經很重,沒能力再繼續借錢。

第三:三個主體都沒錢了!

通俗講,要從銀行借錢,你得有還款能力,得有信用。借錢不是送錢,但問題是三大主體的收入狀況越來越差了,這也是銀行錢借不出來的根本原因。

1、先看居民負擔。

從2008-2019居民購房負擔率來看,2008年的樓市刺激政策下,負擔率從56.7%上升到2009年的76.74%,一年時間上升了20個百分點,此後一直穩定在80%左右水平,但是2015年再次刺激後,負擔率升到90%以上,到2019年上半年,負擔率已經達到110%。從累計購房負擔率來看,2009年超過50%,2015年超過70%,2019年已經超過80%。居民購房負擔的加重,導致了消費支出的壓縮,汽車、手機等消費出現20年來的首度下滑。

2、再看政府負擔

從總財政赤字來看,2010-2019近十年,只有2012年有財政盈餘1.12萬億,而自2015年開始年度財政總赤字超過2萬億,2018年上升到4萬億以上。國債發行在2016年上升到近3萬億,2018年超過3.5萬億,2016年開始發放地方債,均在4萬億以上。一邊是巨額財政赤字,一邊是巨額債券,收入越來越少,債務越來越大,也是借不動了。

3、最後看企業

從規模工業企業數據來看,營業收入自2017年開始下降,利潤總額自2018年開始下降,下降幅度在10%左右。資產回報率從最高的2011年的9%,下滑到2019年僅有3.47%。企業效益越來越差,資產回報率甚至已經低於5年期以上貸款利率4.85%。

綜合起來,我們的結論是:一是央行的錢還是在穩定增長,我們的經濟並不缺錢。二是居民、企業、政府都不借錢了,不想再投資了。三是居民、企業、政府借不動的背後,是因為不僅收入下降了,而且債務負擔很重。回到我們的國家經濟模型,央行發行貨幣給商業銀行,但問題是商業銀行的錢,借不出去了。金融之所以差,是因為經濟差。什麼叫經濟差,通俗講就是做什麼都虧錢,掙錢的機會太少了。要改變這種狀況,唯有深化改革,也唯有改革,方能走出另一片天地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12-24 5: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