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三部分 另一個歐洲:共產主義的犧牲品(40)

《共產主義黑皮書》:「戰爭狀態」

作者:安德烈澤傑‧帕采可夫斯基(Andrzej Paczkowski)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5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1日訊】四、「戰爭狀態」,對廣泛鎮壓的一種嘗試

接下來的是一場以驚人的精度準備的大規模警察和軍事行動。超過7萬名士兵和3萬名警察,加上1,750輛坦克、1,900輛裝甲運兵車和9千輛卡車、汽車,以及幾個直升機中隊和運輸機,開始了行動。部隊集中在主要城市和工業中心。他們的任務是鎮壓罷工、使國家的正常生活癱瘓、恐嚇人民,而且阻止團結工會的一切反應。電話線被切斷(導致了許多人死亡,人們不能打電話叫救護車),邊境和加油站被關閉。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需要通行證。嚴格的宵禁和全面的審查被強化執行。罷工和示威活動十天後結束,證明了(管制)計劃的有效性。過程中,14人遇害,數百人受傷。大約4千名罷工的工人被捕,在聖誕節開始的第一批審判中被判處了3至5年的監禁(有些長達10年)。所有被告都由負責制止和懲罰「任何違反戒嚴令的行為」的特別軍事法庭審判。在此期間,蘇聯、東德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軍隊也處於臨戰狀態,在一旦罷工和示威變成一個全面起義而波蘭軍隊無法管控的時候,就準備介入。

壓制的第二部分包括拘禁所有反對派和團結工會的武裝分子,在12月12日和13日之交的午夜之前開始。幾天之內,通過這種簡單的行政決定,超過5千人被關在49個位於主要城市之外的隔離中心。主要目標是讓團結工會癱瘓,並用SB的合作者取代團結工會負責人。隔離的策略歷時12個月,是一種看起來似乎不那麼嚴格的監禁方式,相對容易實行,因為它無需地方法官庭審。SB原則上沒有對被拘禁、監禁或判刑的人使用「禁止的方法」(即酷刑),自我滿足於使用以暴力支持的「說服技巧」。SB也加強了對合作者的招募和對武裝分子進行說服的努力,讓其移民出去,還經常勒索他們的家人。

雅魯澤爾斯基(Wojciech Jaruzelski)將軍在1981年10月18日接任PZPR第一書記(他保留了他先前擔任總理和國防部長的職位),不得不應對黨內的超級強硬派,其中包括工業部門內的黨幹部、軍官和退休的MSW官員。這些人組建了自衛團(雖然從沒人襲擊過他們),配有重型槍枝。他們要求審判被拘禁的人並給予其更嚴厲的判決,包括死刑。強硬派想要廣泛的恐怖;他們認為廣泛的鎮壓(沒有死刑)寬容得無法接受。儘管反對團結工會的宣傳活動很強勢,黨的領導人還是決定不用強硬派要求的這些方法。與其使用斯大林主義者的方法來粉碎社會抵抗,他們決定「緩和緊張局勢」。即便有這一政策,當局在1982年5月1~3日(1791年憲法周年紀念日,因此是一個傳統的節日)和1982年8月31日(1980年格但斯克協定周年紀念日)還是強力鎮壓了團結工會的示威。數千人被捕,數百人被審判,還有6人喪生。在這些公開審判中,團結工會地下的一些領導人被判最高5年徒刑。在拘禁中心於1982年12月關閉、戒嚴令於1983年7月22日正式取消之後,仍有多達1,000名政治犯因參與地下工會活動、地下印刷、傳播被禁文學和書籍,或者有時只是為犯人帶一套讀物而被關押。當局還開除了許多人。1981年12月,成千上萬的罷工者遭受這種折磨,記者特別被挑選出來走所謂的「驗證程序」──總共有超過1千人失去了工作。

除了1981年12月13日之後的幾週,波蘭再沒有經歷過與1949~1956年期間相當的鎮壓,安全機構確實使用了許多新方法,用保密局的話說為「誤導信息和誤導方向」,在20世紀70年代內務部成立有著很多分支機構的「四部」自治D組時已經使用過。直到1981年,這個組的注意力多集中在教會和類似的組織,戒嚴令公布後,才把團結工會加入擴展了的工作範圍,並開展了一系列針對工會的財產攻擊。D組還燒毀工會大樓、點燃汽車、毆打團結工會武裝分子、發送死亡威脅,並散發假的小冊子和假的地下報紙。在個別情況下,受害者被綁架並被灌下大量巴比妥類或其它藥物後扔在路邊。有不少人在被毆打中喪生,其中包括1983年一個名叫普雷米克(Grzegorz Przemyk)的男學生在一個警察局遇害。

這類型的行動最為人所知的案件之一,是D組人員在1984年10月19日謀殺了波皮耶盧什科神父(Jerzy Popieluszko,譯者註:團結工會的支持者)。根據官方的版本,凶手們是自己採取的行動,他們的上級不知情。這種說法看來很合理,鑒於安全系統受到嚴密管控,所有重要的行動需要部長一級開的綠燈。在此事件上,MSW最後確實起訴並懲罰了肇事者,但在其它幾起謀殺牧師和與團結工會有關人員的案件中沒有人受到懲罰。如果以人民的反應來看,這類活動沒有達到其主要目標,即在既定的圈子中散布恐懼。相反的,反政權者似乎變得越來越堅定。

在戒嚴令剛頒布最初的暴力對抗和1982~1983年對示威活動的全面鎮壓之後,鎮壓變得比較有限。地下武裝分子意識到他們最多是冒著在監獄裡蹲幾年的風險,而且經常有對政治犯的大赦。在體系演變到了這個階段時,離其斯大林主義的起源已相去甚遠。

五、從停火到投降,政府陷入混亂(1986—1989)

在1986年底的情形,受到了蘇聯改革(perestroika)和開放(glasnost)以及波蘭經濟停滯的影響,雅魯澤爾斯基將軍的團隊試圖挑出可以與之達成妥協的反對派團體。在做這個努力之前,迫害有著相當的緩和。1986年9月11日,內政部長基什恰克(Czeslaw Kiszczak)將軍宣布釋放剩餘的225名政治犯。為了維持最低的懲罰標準,決定將參加被禁組織或地下出版物的人處以罰款、在家軟禁或拘押在有最低安全設施的場所。因此,這些迫害類似於1976~1980年的程度,但有一個重要的區別:現在政府面對的不是數百人,而是成千上萬的武裝分子。1988年初,在第一波罷工之後,鎮壓再次升級,但在8月26日的一份公報中宣布,與團結工會的談判開始。

儘管安全人員對這些變化感到沮喪,大多數人還是表現得很克制。但是,有可能其中有些人試圖阻止達成協議。1989年1月有兩位在地方上為團結工會教區工作的牧師被謀殺。直到現在也不清楚這只是一個簡單的犯罪行為,還是D組幹的。

1989年6月4日選舉、馬佐維耶茨基(Tadeusz Mazowiecki)的政府成立後,對「武裝部門」(內務部和國防部)的控制權仍然在以前的首長手中。1990年4月6日,SB被解散並由國家保衛局(UOP)取而代之。

在波蘭,共產主義制度永遠不能真正宣稱有任何合法性或法律依據,因為它既不尊重國際法也不尊重自己的憲法。從其1944年至1956年誕生開始就是一個犯罪實體,始終準備著大規模地使用蠻力(包括軍事力量)。#(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林達而,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3-12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